第一章
 
2019-12-08 14:57:52   作者:宇文瑶玑   来源:宇文瑶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朝云峰顶。
  斜对起凤峰的断崖,一片宽约百丈的石坪之上,正展开一场惨绝人寰的生死搏斗!
  石坪的中央地面,盘膝坐定了一位赤面长髯,身躯高大,秃顶断眉,神情威猛的黄衫老人!
  黄衫老人的右边,站定了一位白发齐肩,白袍及地,身体娇小面貌姣好,脸色十分阴森的老妇。
  老妇右手仗剑,左手却挥动着一根长约丈许的白绫,横拦在黄衫老人的面前三尺之处摆动。
  黄衫老人的左边,是一位身高不过五尺,蓬头乱发,鹰鼻吊眉,短衫及膝,人鬼难分的老头儿,正转动着一双小眼,不停向四下溜转。
  这在三位老人身前十丈左右,横七八竖的躺着了十多具残碎不全,血肉模糊,死状奇惨的尸体。
  这些尸体都是穿着一色的紫色劲装,跟此刻围站在石坪四周的十多位劲装大汉,俱是一般装束。
  面对着三位老人而立的,是一双衣着怪异,神态诡谲的男女,男的大约有五十左右,骨瘦如柴,直如僵尸一般。
  女的却因面罩黑纱,看不出年纪,但就身材而言倒是极为苗条,这两人看上去颇似这班紫衣劲装大汉的首领人物。
  此时,这位五十左右的瘦男人,忽然摇晃着骨瘦如柴的双手,大步朝三位老人坐立之处走了去。
  跨过了两具尸体,瘦老人倏地止步不前,暴睁一双泛射绿光的眼睛,指着黄衫老人冷笑道:“龙子虚,如果尔等这‘星海三老’之名自认是靠着闭目装死,跟杀死几名老夫手下的无名之辈得来,老夫今日就破除这惯例,只要尔等将老夫所需之物献出,老夫立即罢手,放尔等一条生路去……”
  语音微顿,突又哈哈大笑接口道:“龙子虚,这可是老夫看在昔年交谊,才肯这般例外行事哩!否则,你可曾听说过大漠三雄手下有过漏网之鱼?”
  被唤作龙子虚的黄衫老人,依旧闭目静坐不语,恍若未闻。
  那位白发老妇竟然长叹一声,幽幽地向瘦老人恨恨说道:“罗文弘,你我俱是七十多岁行将就木之人,还能有什么事儿想不开,放不下心呢?昔年恩恩怨怨,是是非非,老身早已淡忘,你仍要提起那些旧事,岂不是显得气量太狭窄了么?何况……”
  白发老妇又是一声低叹,正要再接着说下去,瘦老人罗文弘已嘿嘿一笑,冷冷道:“金七姑,非恩即怨,非爱即仇,没有龙子虚插足,罗文弘不会终身未娶,五十年来含恨于心,难得行将就木之年,有此机缘幸遇贤伉俪,老夫如再放过,只怕此生已无再遇之期了吧!龙子虚——”
  罗文弘再度指着黄衫老人喝道:“你是个男人,拿出点男人的气概来吧!否则辱没了‘星海三老’的名望事小,丢了武林人物的脸,可就永远为人所不耻……”
  罗文弘语音未已,黄衫老人似乎已被激动,断眉连翕,双目暴睁,两道精光一闪出,好不威猛。
  白发老妇金七姑睹状,心中大为一惊,掉头柔声说道:“大哥千万莫动无名啊……你静心调息,疗伤要紧,罗文弘的事,由妾身跟雷二弟应付即可。”
  龙子虚闻言,只得威势一敛,双目黯然地点点头。
  罗文弘僵尸眉一撩,冷喝道:“死期已至,还有什么伤好疗……”
  那位一直站在十多丈外,袖手旁观面罩黑纱的女人,此刻忽地一闪而至,高声向罗文弘尖叫
  道:“初更已过,新月已残,罗兄何必枉费唇舌,耽误时刻?待妾身先收拾这金七姑,你去打发那雷钧如何?”
  罗文弘应声道:“就依你所言,最后再请龙子虚慢慢消受也好!”
  语音一顿,便直向那位蓬头乱发的矮老人扑去,口中同时喝道:“雷钧,快亮出你的‘碧血夺魂棒’吧!”
  人到,声到,掌到……
  “蓬——”两人一掌接实,各自退了半步!
  “天池矮叟”雷钧小眼一转,嘿嘿笑道:“罗文弘,老夫‘碧血夺魂棒’已经有二十多年未见血腥气了,谅对付你等区区‘大漠三鬼’中的‘瘦、阴’两魔,还不必劳动老夫用此杖来对付你们哩……”
  喝叫之间,已反手还击,一霎间连攻七招之多。
  ‘瘦鬼’罗文弘僵尸般的脸上,掠过一丝惊异之色,他似是料不到雷钧的还击手法竟然如此快捷。
  但‘大漠三鬼’在武林中的名望,并不稍逊于‘星海三老’,武功自是也不会差到哪里!
  ‘瘦鬼’罗文弘身形微退,让过“天池矮叟”雷钧的一轮急攻,蓦地大喝一声,迅速拍出三掌一指。
  雷钧一阵嘿嘿长笑,既不避让对方三掌一指,反而更措掌挥拳,直向“瘦鬼”罗文弘的怀中抢攻,这种大为武林所忌的不要命打法,倒真把罗文弘逼得连连后退。
  在另一边,“星海三老”中的“千手婆婆”金七姑,也跟那黑纱罩面的“大漠三鬼”中的“阴鬼”毕嫦战在一起。
  金七姑右手一只“五阴剑”左手一幅丈八白绫,直把毕嫦裹得风雨难透。
  但是,一片剑光绫影中,那位身材秀丽的“阴鬼”毕嫦,却如电转轮飙般的挥动着一根霞光溜转的玉尺,旋起万点的银丝,宛如一张银网,将“五阴剑”和白绫挡在外面。
  “千手婆婆”金七姑的脸色,似乎越来越沉重,半个时辰不到,“五阴剑”和白绫已经失去先机。
  毕嫦在激战中忽地一声清叱,掌中玉尺顿时光华大盛,金七姑大感双手一震,人已被一股无比强大的潜力,逼退三步!
  毕嫦玉尺微收,横胸抱立,格格大笑道:“誉满武林的剑绫双绝,亦不过尔尔,金七姑,贤伉俪的盛名,委实是浪得虚传了些吧!”
  “阴鬼”毕嫦语带讽刺,金七姑自然听得出来,但适才自己突被对方潜力震退的余悸犹在,凭自己数十年修为之功,竟然未能察觉这股潜力,究竟是何种神功?
  由此而见这“大漠三鬼”中的“阴鬼”确有惊世骇俗的武功绝学,果真单打独斗,看来自己确然不是对方的敌手。
  金七姑心念电转,自感今日之势,大大不易对付,但她口中依然不易退让,冷冷应道:“老身夫妇是否虚得浮名,与你何关?毕姑娘,这也犯得着你们劳师动众,追踪千里么?”
  “阴鬼”毕嫦冷笑道:“你们星海三老,这点不成气候的小小名气,也用得着妾身兄妹来追踪千里么?不是妾身夸口‘天龙玉尺’一举,百招之内,你们‘星海三老’决难脱粉身碎骨之厄的,只是……”
  金七姑道:“你好大的口气!”
  毕嫦连声冷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妾身念在你们夫妇成名不易,故而不为已甚,才随你们奔走千里,好言相劝……”
  金七姑怒道:“强人所难,还不为已甚么?”
  毕嫦蒙面黑纱连连颤动,也自怒道:“金七姑,你依然一口咬定那‘七巧金钗’不在你们夫妇身上么?你们真把妾身当作孩童般好欺么?”
  金七姑冷笑道:“你自愚若此,与老身夫妇何关?”
  “阴鬼”毕嫦忽地发出一阵格格娇笑,大声道:“金七姑,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语音略顿,手中“天龙玉尺”微扬,接着冷喝道:“好话已尽,莫怪我们手下无情,你且试试妾身‘天龙玉尺’能否逼出你‘七巧金钗’来!”
  “千手婆婆”金七姑虽然明知今日一战,由于自己的丈夫“九天神君”龙子虚伤势未愈,不能动手,拼命结果必然惨烈无比,“星海三老”的名望,可能就此消失于武林之中,但时势已复如此,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因此金七姑就应声冷冷道:“老身正要见识‘天龙’绝艺,毕嫦,你尽管施展,但要抢去老身夫妇的‘七巧金钗’,只怕你今生休想了。”
  右手“五阴剑”一振,电光一闪,剑气惊人,“闲云出珑”“醉柳迎风”“紫甸凝寒”,三招连环迸出,左手白绫一式“平沙雁起”,直向毕嫦卷去。
  毕嫦嘿嘿一笑,双肩微晃人已拔起三丈,金七姑三剑一绫,恰恰从她的双足之下劈空。
  她笑道;“金七姑,你承认得好啊!”
  毕嫦人在半空中,依然能够凝气发话:“我要不逼出你夫妇怀中的‘七巧金钗’,妾身兄妹就永远不返大漠……
  话落人落,接着又是一阵格格娇笑道:“金七姑呀,尝尝妾身玉尺滋味吧!”
  青光暴现,霞影千条,毕嫦掌中玉尺一挥,顿时挟着一片呼啸之声,真有万顷的波涛,奔腾而来的威势,罩向金七姑。
  金七姑因为情急而泄漏了话题,心中本自懊悔,三剑一绫再告落空,心中越发不是滋味,因而神情黯淡的发愣着。
  待毕嫦玉尺猛挥,劲风袭体之际,金七姑虽已惊觉对方“天龙玉尺”的招数有些邪门,威力大得出奇,但想从容退避,却已为时过晚。
  眼见金七姑空有一身绝顶功力,而无法逃脱毕嫦的玉尺袭体,含恨荒山之际!
  突然,那位一直闭目静坐,行功疗伤,对身外事物当真有如不闻不问的黄衫老人“九天神君”龙子虚,突地两眼一睁,发出一声清叱,双袖齐飞,向外拍去,凌空发出一股威猛如火的劲大力量,撞向毕嫦掌中的“天龙玉尺”。
  “轰……轰……”两声响似雷鸣的巨震过处,毕嫦的身形,已退至十丈开外,“天龙玉尺”下垂,两肩不住抖动。
  “九天神君”龙子虚则口吐鲜血,晕倒在地。
  金七姑幸脱死劫,惊魂乍定,正待腾身扑击毕嫦,就在她目光一转之间,忽地不进反退。
  她宝剑还鞘,白绫缠回腰际……
  两颗老泪,更已顺腮落下。
  她的老伴,“九天神君”龙子虚,已因适才一时情急,出手救她,拼将用以疗伤的一口真罡之气,更不惜牺牲数十年性命交修的一身内力,发出“十二都神罡”将毕嫦击退。
  然而,名列“星海三老”之首,以“十二都神罡”威震武林的“九天神君”,却也因而一身功力俱失。
  金七姑目睹斯情,哪里还顾得追击毕嫦!
  她迅速的扶起了乃夫,斜倚在自己胸前,掏出一颗保命续元的灵丹,塞进他的口内。
  灵丹入口,“九天神君”龙子虚的双目倒也立告睁开,但已失去了先前湛然神光。
  千手婆婆柔声道:“大哥,你怎的如此冒失啊!你不该……”
  龙子虚发出一声苦笑,道:“七姑,那鬼女呢?她没受伤?”
  金七姑摇头道:“伤势不重……”
  龙子虚断眉紧锁,低叹道:“七姑,看来我们是难逃此劫了……”话音一顿,突然挣扎的起来。
  他正色道:“七姑,要雷二弟住手!”
  金七姑闻言一怔,不过此刻她已不愿再跟龙子虚争执,只依言向激斗中的雷钧叫道:“雷二弟,大哥要你住手!”
  话音刚落,激斗中的两人倒是极其听话,顿时应声住了手。
  原来场中罗文弘与雷钧本是打得难分难解,尤其是雷钧那套只顾抢攻拼命,不顾自身安危的亡命招式,只缠得罗文弘空负一身极高武功而无从施展。
  特别是阴鬼毕嫦重伤而退,罗文弘更是大为不安,意欲罢手,却苦于无法迫退对方。
  此时,耳听金七姑这声叱喝,在罗文弘正是求之不得,而雷钧则是师兄之命难违,两人自是立时住手。
  雷钧飞身奔向龙子虚身旁,一脸愤怒之色,道:“大哥,今日之势,求生求死,都必须一拼命,‘大漠三鬼’的手段,大哥难道还不知道吗?你怎么令小弟……”
  龙子虚乏力的摇摇头,不容雷钧说下去,幽幽长叹一声道:“二弟,你陪七姑逃走吧!”
  金七姑闻言浑身一震,她意识到一定有什么不幸的事情要发生,但她已打定了主意,不想再让龙子虚费神。
  雷钧却不然,闻言大叫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我看成了贪生怕死之徒了么?雷钧要是认得个逃字,岂会被人叫‘星海三老’?”
  龙子虚皱眉道:“趁着他们伤势未调息过来,赶快离开为是,二弟,你在匹夫之勇上犯了极大的错误……”
  雷钧摇头冷笑道:“武林之中,只有血流沙场的‘星海三老’,没有舍死逃命的,大哥,你要把我们全砸了么?”
  龙子虚呆呆地看了雷钧一眼,道:“不是我,是天龙的门下凶徒把我们砸了……”
  说着发出一声低叹又,道:“二弟,我们跟天龙门下的恩怨太多,终久不免要有个结束,不过一切事务都由我而起,所以——”
  金七姑突然插口道:“也有我啊!”
  龙子虚苦笑道:“冤有头,债有主,七姑,你别说了!”
  身形微侧,突然面色一沉,向雷钧喝道:“二弟,此时我全身真罡已散,内功俱毁,根本不能再与任何人动手,故而今天局势,正如你适才所言,拼也是死,不拼也是死,既然生死两难,又何不另辟蹊径别寻门路呢?”
  雷钧闻言一怔,道:“大哥,你自己呢?”
  龙子虚道:“已成废人,生不如死……”
  雷钧短眉一皱道:“不成,七姑,你不劝劝他么?”
  金七姑摇头道:“不,二弟,我跟大哥早有但愿同日同时同刻死的盟约在先,你不必担心我会离他而去。”
  雷钧的脸上,闻言展现了一丝的笑意,他想,七姑是不会舍大哥而去的呀!
  龙子虚似是早知金七姑的心意,苦笑道:“你们如果再不走,只怕永远没有机会了!‘大漠三鬼’志在‘七巧金钗’,你们倘能依言离去,只要我应付得当,罗弘文与毕嫦绝不会对我暴下毒手,但如果你们不走……”
  雷钧嘿嘿一笑道:“大哥,你以为‘大漠三鬼’会任由我们离去?你以为他们会放松对大哥的残刑迫取么?”
  话一说完,金七姑已喝道:“二弟,你别再说了,为了‘星海三老’的血海深仇,你就依着大哥所说,赶快离去,将来也好为我们报仇!”
  “九天神君”龙子虚黯然的点了点头,回顾“千手婆婆”金七姑一眼,喟然长叹,痛苦的道:“七姑,我知道不能勉强你非走不可,但是,你留在此处,不仅无益,而且还会招来更多的罪受!”
  金七姑凄然一笑道:“有苦正该我们同受的啊……”
  雷钧忽地冷冷应道:“大哥,我心意已决,请你切勿再阻拦了……”
  说话之间,探怀自衣襟之内,取出一根长仅尺许的短棒,双手一拉,立刻伸长为五尺长的一根“碧血夺魂棒”。
  他恨恨地怒道:“老夫若不能扑杀此辈,也要拼个血流五步。”
  蓬头一晃,转身大踏步走开。
  龙子虚望着雷钧的背影,皱眉叹道:“孽障不消,劫数难逃……”
  此时,“瘦鬼”罗文弘也正陪着“阴鬼”毕嫦从山坪的另一端,面罩煞气的向“星海三老”的坐处行来。
  罗文弘嘿嘿怪笑一声,向毕嫦道:“雷钧交给老夫,你速将龙子虚夫妇制服!”
  此时“天池矮叟”雷钧只走了五步,就跟瘦、阴两鬼迎头相遇,他一言未发,就挥棒直向两人劈去。
  罗文弘击出了一掌,震开了“碧血夺魂棒”,又道:“留下龙子虚的活口!”
  毕嫦应声道:“不必罗兄吩咐,妾身自有分寸……”
  语音未了,人已腾空而起,电疾射般向金七姑夫妇跃去。
  罗文弘接连五掌,总算挡开了“天池矮叟”的一轮猛攻,“碧血夺魂棒”的威力,倒真令他不敢轻视。
  但“瘦鬼”罗文弘身为“大漠三鬼”之首,“天龙子”的门下首座大弟子,一身武功,确是不同凡响,迅快的让过了雷钧的一轮猛攻。
  暴喝声中,罗文弘突然飘身而起。
  雷钧的漫天棒影,并未能将他罩住,万缕红光乍现,罗文弘的那双瘦手,顷刻之间已变得通红如火,凌空直向雷钧下击而来。
  雷钧目光突现骇然之色,拼命的将“碧血夺魂棒”尾端连连的转了三转。
  但听得一声轻微的爆响过处……
  一蓬碧色银针,像牛毛细雨一般,自那“碧血夺魂棒”的尖端,激射而去,五尺之内,一片绿光闪亮。
  眼看那“破血银针”已穿过了罗文弘掌力之内,雷钧这才松了一口气,大喝道:“罗文弘,老夫这棒内‘破血银针,沾身断魂’,你今日已经恶贯满盈,死期到了……”
  话音未已,罗文弘突然笑道:“不见得吧?”
  双掌一击,火色光焰突现,那甫告穿透罗文弘掌力的“破血银针”,忽然如遇烈火,化成一缕轻烟逝去。
  罗文弘的“三阳神煞”掌力,不仅可熔金烁石,更是雷钧那支“碧血夺魂棒”的克星。
  银针化去,“三阳神煞”掌力直击雷钧而来,纵令“天池矮叟”功力通神,此刻也已无法闪避。
  只听得一声惨烈的悲呼,雷钧宛如焦雷击顶,浑身衣履毛发,都已成了灰烬。
  可怜“星海三老”中,素以强悍暴烈为著,却又嫉恶如仇的“天池矮叟”雷钧,此刻竟被烧成一段焦炭。
  只有那根“碧血夺魂棒”摔落三丈以外,未遭火劫。
  罗文弘掌击雷钧之后,身形一沾地,便即掉头扑向那独坐在地上,痛苦不堪的“九天神君”龙子虚。
  不过,当他刚刚走到龙子虚的身旁,忽然又掉头他去。敢情毕嫦陷入了险境!
  原来金七姑耳听“天池矮叟”那声惨呼,即知雷钧已遭了毒手,一腔悲愤,顿时打心底直冲喉头。
  雷钧之死,已证明大漠三鬼决不会手下留情,金七姑原本仅存的一点希望,也整个的幻灭消失了。
  所谓一夫拼命,万夫莫敌,金七姑一旦置生死于度外,剑、绫双绝的功力,也突然暴增了一倍。
  毕嫦却因罗文弘已然除一强敌,以为他将立即赶来相助,故而不免略为掉以轻心,未尽全力施为,此长彼消之下,毕嫦顿时自陷危机。
  金七姑右手“五阴剑”却又改刺为削,一招“月涌江流”直刺毕嫦左肩,左手白绫缠向“天龙玉尺”,待毕嫦发觉金七姑这一手的狠毒时,玉尺已被对方裹住了。

相关热词搜索:玉剑金钗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