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绝代双骄》的修辞艺术
 
2005-03-06 09:46:00  作者:胡仲权  来源:网络转载  评论:0 点击:

  一、前言
 
  古龙的《绝代双骄》为其中期的代表作之一。据于志宏先生的《古龙武侠小说出版年表》①的记录,此书出版于一九六七年,距其一九六○年创作出版的第一本小说《苍穹神剑》有七年的光阴,可说是其创作技巧趋于成熟的作品。一直以来,关于古龙小说中语言艺术的探讨不少,以修辞学角度切入者则鲜见。本文尝试以《绝代双骄》为对象,析论其在修辞格运用上的艺术效果及特色。
 
  二、夸张铺饰以惊悚情志、鲜明印象
 
  夸饰的修辞方法具有强烈的表达效果,就表达者而言,透过夸饰的方法,足以惊悚读者的情志,满足其好奇的心理需求。就接受者而言,夸饰的修辞方法,能使读者的记忆受到较强的刺激而产生鲜明的印象,表达接受之间,所欲表达之情志或印象,得以鲜活突出。《绝代双骄》全书一开始便运用了夸饰的技巧,使读者立刻被其惊悚情志的语言吸引,而留下对江枫及燕南天两个人物的鲜明印象:
  江湖中有耳朵的人,绝无一人没有听见过“玉郎”江枫,和燕南天这两人的名字;江湖中有眼睛的人,也绝无一人不想瞧瞧江枫的绝世风采,和燕南天的绝代神剑。只因为任何人都知道,世上绝没有一个少女能抵挡江枫的微微一笑,也绝没有一个英雄能抵挡燕南天的轻轻一剑!任何人都相信,燕南天的剑,非但能在百万军中取主帅之首级,也能将一根头发分成两根;而江枫的笑,却可令少女的心粉碎。
此段文字,首先运用数量的夸饰方法,以全盘否定再否定的方法,极言全天下的江湖人皆听闻江枫和燕南天的名声,也都想一睹江枫的风采和燕南天的剑术,接着分用数量夸饰之方法,说世上的少女皆挡不住江枫的笑,人间的英雄均抵抗不了燕南天的剑;再来则以物象夸饰的手法,指出燕南天的剑可于百万军队攻杀的战场上夺取元帅的首级,能细致地剖分头发,最后以人情夸饰的技巧,铺叙江枫的笑能令少女皆心碎。
  整段文字,连用不同的夸饰手法,令读者开卷即陷入惊悚的文字之中,情志起伏震荡,形象鲜活,既达到令读者“爱奇闻诡而惊听”的效果,更令人读来对二人印象深刻,颇具开卷震场之效果。《绝代双骄》中运用夸饰的技巧颇多,如为凸显黑蜘蛛的狂傲和自负,透过他的冷笑说:
  我若存心要跟住一个人,就算跟上一辈子,那人也不会知道。我若不愿被人瞧见,当今天下,又有谁能够瞧见我的影子?
此处透过时间的夸饰与空间、数量之夸饰,凸显出黑蜘蛛这个角色在隐藏自己行迹上的自负,同时也点染出其狂傲之鲜活形象,令人印象深刻。又如小鱼儿对自己吃撑肚子的自嘲:
  小鱼儿这才笑了笑道:“我肚子都快撑破,连一只蚂蚁都吞不下了。”
此处以空间缩小的夸饰法,形容肚子吃撑了,能容下的空间极为有限,一只蚂蚁都吞不下的夸饰,设想别出心裁,令人惊悚之余,别饶情趣而印象鲜明。
 
  三、巧设譬喻而灵动画面、塑造情境
 
  譬喻的修辞方法,能使抽象的画面具体化,使其灵动活泼,更可引发丰富的联想,使作者有效地塑造其所欲传释的情境。《绝对双骄》之中,古龙常巧设各类型之譬喻,不仅使其所欲表达的情境,适时地塑造出来,更透过譬喻之相似联想功想,灵活生动地摹绘出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如:在描写小仙女张菁的倩丽模样的时候:
  她缓缓抬起了手,姿势也是这么轻柔而美丽,就像是多情的仙子,在星光下向世人散播着欢乐与幸福。
此处以明确的手法,籍星光下向世人散播欢乐和幸福的多情仙子,譬况小仙女张菁轻柔而美丽的抬手姿态,极为细腻而维妙维肖的捕捉住其倩女的形象,使人读来沉醉于一股轻缓柔美的情境之中。又如在描述碧蛇神君的神态时说:
  他又瘦又长的身子,弯弯曲曲地藏在枝桠间,全身像是没有骨头;那双又细又小的眼睛瞪着小鱼儿,活脱脱就像是条蛇,毒蛇。
整段文字运用明喻的手法,以没有骨头及毒蛇之眼,形容碧蛇神君弯曲瘦长的身形,以及细小的眼睛,使人笼罩于一股冷酷而邪毒的情境之中,准确地捕捉住碧蛇神君如毒蛇般的邪恶形象。又如形容苏樱的镇定时说,
  谁知“这丫头”的身子虽比春天的桃花还单薄,神经却坚韧得像是雪地里的老竹子。
此处地雪地里的老竹子,譬喻苏樱遇事不忙不乱的镇定神情,颇为传神。又如江枫咬牙对移花宫怜星宫主描绘述邀月宫主时说:
  你姐姐根本不是人,她是一团火,一块冰,一柄剑,她甚至可说是鬼,是神,但绝不是人。
此处同时运用了博喻及隐喻的方法,以火、冰、剑、鬼、神等喻依,譬况邀月宫主高高在上,犀利而忽冷忽热,阴晴不定的性格形象,同时暗指其缺乏人性的人格缺陷,形象逼真而画面鲜活灵动,准确地塑造出江枫当下怨忿的情境。同样的情境也出现在对邀月宫主语声的譬喻上:
  这话声是那么灵动、飘渺,不可捉摸,这语声是那么冷漠、无情,令人战慓,却又是那么清柔、娇美,慑人魂魄。
连用三个隐喻及博喻,从不同的面向广博地譬况邀月宫主的语声,将脱尘、恐惧,以及动人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情境呈现出来,整个语声架构的抽象画面,被具体灵活生动的彰显出来,令人印象深刻。
 
  四、连续设问以跌宕文势、暗蓄余韵
 
  设问的修辞方法,透过刻意设计问句的形式,以吸引读者的注意,使其留下深刻的印象。就文义的行进而言,设问的方式,形成反思而造成文义的顿挫现象,运用连续设问的方法,可使文义周折于扬行与顿挫之间,形成波澜起伏而跌宕有力的语势。
  问句本可激发读者的疑惑,逗引悬念,连续设问的方法,可引发读者一连串的悬念与疑惑,使文义在悬疑的氛围之中饱含张力,暗蓄无穷的余韵。
  古龙善于运用连续设问的方式以跌宕文势,暗蓄余韵,《绝代双骄》中此类的修辞方式屡见不鲜,如:
  他充血的目光凝注花月奴,惨笑道:“救活我?……世上还有谁能救活我?你若死了,我还能活着么?……月奴,月奴,难道你直到此刻还不了解我?”
此段江枫的自言自语,以提问兼激问开端,第二句的激问作为第一句的回答,答案又在回答问题的反面,紧接着第三句以激问接续前二句的问题,再生新的问题,反诘而增加语势,最后以激问作结,问而不答,表面看似不满花月奴,却暗蓄两人相爱相知的深情。
  整段文字以连续设问的方式,答中复问,问中反诘,语势波澜起伏,跌宕有力,而内蓄饱含张力的情韵,充分彰显出江枫面对妻儿及自身死亡威胁时,生死情爱纠葛的复杂心情。又如:
  海红珠扑到江边,又痛哭起来,嘶声道:“你若不想见我,为什么要到这江边来?……你若想见我,为什么见了我又要走?为什么……为什么?”
此处叙述海红珠看到朝思暮想的小鱼儿,正激动高兴之际,小鱼儿却纵身投江,错愕的自言自语,以激问开端,问中暗蓄回答问题的答案,第二句以激问接续,也是问中隐藏回答问题的答案,末二句则连用两个疑问句作结。
  整段文字连续设问,问而不答却问中有答,逗引读者无限的悬念,语势跌宕起伏、波澜顿挫,将海红珠当下错愕复杂,惊喜交集的心绪,揭露得淋漓尽致②。又如小鱼儿看到铁心兰与花无缺坐在同一车厢里时,心突如绞痛的呼喊道:
  我几时对她这么好的?我为何要为她痛苦?这不是活见鬼么?
此处连用三个疑问句,首句以对自我的疑问开端,二句自问而兼有回答首句之功能,三句接着自问也兼有回答前二句之功能,句中套句,答又兼问,语势跌宕而波澜起伏,抑扬顿挫之间,其内心曲折反复之心绪自然表露无疑。
 
  五、善运映衬而对比鲜明、形象生动
 
  映衬的修辞方法,透过对所观察之对象不同程度的冲突与刺激,使读者接受到对比鲜明而生动的形象。古龙善于运用映衬的修辞方法,使欲表达的对象对比鲜明而形象生动,《绝代双骄》此类的修辞手法如:
  远处龟山巨大的山影朦胧,近处垂杨的枝条已枯萎。
此两句话中,一近一远;一巨大、一枯萎;一个影像模糊,一个形态清晰。透过对衬之映衬手法,使两个远近不同的物象对比鲜明而形象生动,令读者印象深刻。又如在描写小鱼儿与花无缺两人的武艺之时,前后有两段精彩的对衬描写。描写小鱼儿的时候说:
  他手掌搭在梁上,身子有如秋枝上的枯叶般飘荡不定,由下面望上去,似乎随时都会跌落下来!
全段文字着眼于轻灵的动态。而描写花无缺时则说:
  花无缺笔直凝立着的身形,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砥柱,不但自己屹立如山,也给了别人一份安定的感觉。
则着眼于凝立的静态,前后两段文字一动一静,一轻灵飘荡,一笔直凝立,透过对比映衬的手法,加深了读者对小鱼儿活泼好动,聪明灵活,以及花无缺稳健持重,成熟优雅之性格印象。又如:
  这一天纵然对一生多姿多采的小鱼儿来说也是特别值得怀念的,就在这一天里,他经历到从来未有的伤心与失望,也经历到从来未有的兴奋与刺激,假如他以前始终还只是个孩子,这一天却使他完全成长起来。
此段文字运用了双衬的手法,形容小鱼儿这一天里难得的人生经历,一方面用代表负面情绪的伤心与失望,来说明这一天的不愉快经历,同时,另一方面又以代表正面情绪的兴奋与刺激,来诠说这一天的愉快经历,两组经验对比鲜明而形象生动,愈加彰显这一天的不平凡。又如花无缺与燕南天比剑场景的描写:
  花无缺围着燕南天飞驰不歇,燕南天脚下却未移动方寸。花无缺剑如流水,燕南天却如中流之砥柱。
此处连用了两个对衬句段,先就动作摹写,以花无缺以燕南天为中心飞驰不歇的动,对比燕南天脚步未移方寸的静。再就剑法譬喻,以如流水灵动的花无缺剑法,对比如中流砥柱凝立的燕南天剑法,场景鲜活生动,令人印象鲜明。再如描写化身为铜先生的邀月宫主,瞧着小鱼儿熟睡脸孔时的目光:
  冷漠的目光,也变得比火还热。
则是运用反衬的手法,以冷、热两种对比鲜明,极端相反的现象,集中而组合在一起,准确地摹写出邀月宫主当下爱恨交织矛盾复杂心绪的目光,形象生动而令人印象深刻。

  六、想象示现以描摹传神、激发共鸣
 
  出现的修辞手法,主要是经由想象的过程,籍由形象化的语言,描摹对象,使其灵动传神而激发读者的共鸣。古龙《绝代双骄》中运用此类的修辞方法颇多,如:
  七月,夕阳似火,烈日的余威仍在,人和马,都闷得透不过气来,马车飞驶,将道路的荒草,都辗得倒下去,就好像那些曾经为江枫着迷的少女腰肢。
此处透过联想的想象,籍着经为江枫着迷的少女腰肢,形容道路旁被马车碾倒的荒草,少女腰肢的迷倒形象,引领着读者去联想被碾倒之荒草柔软倾折的姿态,极为传神而生动。再如:
  小鱼儿笑道:“我真想找个很丑很丑的女孩子来……癞痢头、扫把眉、葡萄眼、塌鼻子、缺嘴巴,再加上大麻子……我倒要瞧你对她如何?”
此处籍由丰富的想象,将特异之头、眉、眼、鼻、嘴的形象,配上麻脸,极为生动地摹绘了一个丑女的模样,令人读来似活灵活现般忍俊不禁。又如:
  答话的却不是那少年,而是个戴着个高帽子的矮胖子,笑得满身肥肉都像是长草般起了波浪。
此处运用丰富的联想能力,戴着高帽子的模样,凸显其怕矮的心理状态,又以长草般起了波浪,描绘其笑起来满身肉颤动的模样,极为传神地勾勒出一个矮胖子心理及生理的状态。又如:
  第一个看似是五、六岁的小孩子,仔细一看,这“孩子”竟已生出了胡须,胡须又白又细,却又仿佛猴毛。他不但嘴角生着毛,就连眼睛上、额角、手背、脖子……凡是露在衣服外面的地方,都生着层毛。他面上五官倒也不缺什么,但生的地方却完全不对,左眼高,右眼低,嘴巴歪到脖子里,鼻子像是朝上的。
古龙常发挥其异于常人的特异想象能力,运用想象示现的方法,塑造出一些有别于常态的人物形象,此处便是一个典型的粒子,整段文字首先着眼于多毛的特异现象之上,紧接着以五官不正的形象附加于多毛的形象之中,使多毛的异象更添诡异,成功而传神地塑造出“嚼心蛀肺”毛毛虫这样的一个诡魅的人物。再例如对萧咪咪形象的描写:
  一个轻衫绿裙,鬓边斜插着朵山茶花的少妇,盈盈走了进来。她步履是那么婀娜,腰肢是那么轻盈。她自那百丈危崖外走进来,当真就像是邻家的小媳妇跨过道门槛,就连那朵山茶花都还是稳稳的戴着,没有歪一点。
此处运用侧笔,以邻家小媳妇跨国门槛,鬓边斜插着山茶花,自百丈危崖外走进来,还是稳稳戴着没有歪一点的情景,将萧咪咪那体态轻盈,婀娜多姿的“迷死人不赔命”形象,描绘得维妙维肖,跃然纸上。又例:
  一走进门,他才发觉屋子里竟弥漫着一种如兰如馨的奇异香气,他竟像是一步踏上了百花怒放的花丛中。
此处驰骋想象,以像是一步踏上了百花怒放的花丛中,侧面描写小鱼儿踏进弥漫着如兰如馨奇异香气之屋子里的情景,令人心领神会。
 
  七、随物摹写而拟态状声、曲尽情貌
 
  摹写的修辞方法,主要是透过对客观环境的观察,以主观的感知官能加以抉择组织,而使客观环境的情貌得以准确地呈现出来,古龙《绝代双骄》中次类修辞方法的运用颇富,如江枫临死前的一幕场景:
  大地充满仇怒的喝声,得意的笑声,悲惨的狂叫,婴儿的啼哭!混成一种令铁石人也要心碎的声音。
这里透过喝、笑、叫、哭四种不同类型声音交织的听觉摹写,构筑成一幅诡异氛围的音声画面,深刻地描绘出仇怒、得意、悲惨错杂的情貌,同时点染出无辜婴儿啼哭的无奈及无助,令读者读来恻恸而心碎。又如小鱼儿看见草原风光的一幕:
  雾渐渐落下山腰,穹苍灰黯,苍苍茫茫,笼罩着这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风吹草低,风中有羊嗥、牛啸、马嘶,混合成一种苍凉的声韵,然后,羊群、牛群、马群,排山倒海般合围而来。
此处运用了综合摹写的方法,其中有动态与静态视觉的摹写,也有听觉的摹写,更有视觉触觉通听觉的通感摹写③,使视觉的色泽与动物特有的鸣叫声交融在一起,摹绘出一幅大自然草原的风色和情貌。又例:
  黑的牛,黄的马,白的羊,浩浩荡荡,奔驰在蓝山绿草间,正如十万大军,长驱挺进!
整段文字首先着眼于视觉经验中有关色彩的摹写,其中黑的蓝的暗色与白的黄的明色色彩明暗对比,黑的白的蓝的绿的冷色与黄的暖色色彩冷暖对比,有明有暗,有冷有暖。其次,牛、马、羊的动态浩荡行进在静态的山脉与摇曳的野草之间,动静对比,构成一幅辉映成趣的生态画面。又与描述小鱼儿诠说疼痛的一段话:
  小鱼儿道:“但这不是普通的疼,是特别的疼,就好像被针刺,被火烧一样,疼得热辣辣的,疼得叫人咧嘴!”
  全段着眼于摹写身体的触觉,有质地感觉上针刺的触觉摹写,也有温度感觉上火烧的触觉摹写,更有味觉通触觉的通感摹写④,将身体疼痛的感受,诠说得淋漓尽致。又如关于码头上气味的一段摹写:
  空气里有鸡羊的臭味,木材的潮气,桐油的气味,榨菜的辣味,茶叶的清香,药材的怪味……再加上男人嘴里的酒臭,女人头上刨花油的香气,便混合成一种唯有在码头上才能嗅得到的特异气息。
此处极力透过嗅觉的摹写,描绘码头上杂味混杂的特殊气息,其中有不同类型的香气,以及各种不同来源的臭味,再加上怪味、辣味等,使码头上人货错杂,气味混浊的场景顿然落入眼帘,如亲临现场一般。
 
  八、大量排比以营造气势,振奋精神
 
  排比的修辞方法,是将范围性质相同或相似的意象,有次序有规律地连续衔接,一方面可籍接续的文字,营造语言行进的气势,另一方面则可经由意象的重叠反复,提振读者之精神,古龙《绝代双骄》中排比的修辞方法俯拾皆是,如:
  红衣人截口笑道:“红的是鸡冠,黄的是鸡胸,花的是鸡尾,至于后面那位,你瞧他模样像什么,他就是什么。”
此处以单句排比的句法,色彩冠句首,循鸡身之规律,自冠、胸到尾,三句连接而下,令读者印象深刻。又如:
  但听“咚砰,噗”几响,几声惨呼,一人被他撞上屋脊,一人被他抛落街心,一人被他插入屋瓦。
此处以单句排比的句法,描写燕南天被围攻时,武艺惊人,重创敌人的场景,以燕南天为核心,循其纵身而上撞破屋顶过程的规律,以敌人撞上屋脊,抛落街心,插入屋瓦三幕景象连贯而下,将一幕惊心动魄的武打场面,描绘得淋漓尽致。再如对恶人谷诸人讨论到头痛的小鱼儿时,哈哈儿所说的一段话:
  哈哈儿道:“如今这位小太爷,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要吃就吃,要喝就喝,谁也不敢惹他,惹了他就倒楣,‘恶人谷’可真受够了他了,这几个月来,至少有三十个人向我诉苦,每人至少诉过八次。” 
此处籍哈哈儿的话,描述小鱼儿在恶人谷众人调教下,青出于蓝让众恶人自食其果的情境,“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要吃就吃,要喝就喝”四句一单句排比的方式连接而下,其中来、走代表行动出入之自由,吃、喝显示饮食随意之放肆,四句两组,单句排比而下,一个肆无忌惮令人头痛的小鱼儿形象跃然纸上。再如说到小鱼儿招式之博杂时:
  小鱼儿两双手忽拳忽掌,他的招式忽而狠辣,忽而诡谲,忽而刚烈,忽而阴柔;忽又不刚不柔,不软不硬。他正是已将杜杀武功之狠辣,阴九幽之诡谲,李大嘴之刚烈,屠娇娇之阴柔,以及哈哈儿之变化集于一身。
此段极至所能的描写小鱼儿武功的博杂多变,大量运用排比,先就其招式之特征连用排比,说明招式中的狠辣、诡谲、刚烈、阴柔、不刚不柔、不软不硬,续就招式来源,揭露其承继了杜杀之狠辣、阴九幽之诡谲、李大嘴之刚烈、屠娇娇之阴柔、以及哈哈儿之变化,整段文字连用排比而下,语势磅礴,既一气呵成,又前后呼应,令人读来受其语言所营造之气势所提振,对小鱼儿博杂多变之武功印象深刻。又例:
  小鱼儿瞪着他,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也不知他是真的听不懂自己的话,还是假听不懂;也不知他是聪明,还是呆子。
此处描绘小鱼儿对花无缺无奈的心境,整段文字以复句排比的方法,从三个不同的面向,表示出小鱼儿气笑皆非,真假疑惑,聪愚不知的复杂心境,强烈地彰显其内心当下对花无缺的无奈心境,又如在描写戏班子表演场面时,这样写着:
  另外还有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几个人,有的在旁边舞刀,有的在翻筋斗,有的在打锣,有的在敲鼓。
连用单句排比,点染出戏班子杂耍的各种动作,连续排比而下,顿时营造出热闹而目不暇接的画面,加深了读者的印象⑤。
 
  九、辛辣反讽而幽默风趣、滑稽嘲弄
 
  反讽的修辞方法,即是言与意反的表达方式,言辞表面所显露的含意与说者内心真正的意念相反,籍由此种表达方法,一方面流露出幽默风趣的效果,另一方面则是滑稽嘲弄,暗蓄辛辣讽刺的意味。古龙常籍此辛辣的修辞方法,表现出其对人性黑暗面的深刻洞察力,令读者在辛辣快感,幽默逗趣之余,不免嗅出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苍凉孤寂感,《绝代双骄》中此类的例子如:
  小鱼儿道:“我又听人说,这‘犬子’的父亲乃是一代大侠,我又想,常言道:龙生龙,凤生凤,一代大侠怎会养得出如此卑鄙无耻的儿子。” 
此段话表面上似在骂江玉郎卑鄙无耻,不肖其父江别鹤一代大侠的风范,实则指桑骂槐,讽刺江别鹤卑鄙无耻。又如江小鱼在欧阳丁、欧阳当两兄弟临死前对他们说的话:
  你们这简直不是明知必死才害人的,简直是为了害人,而宁可去死,像你们这样的人,倒也少见得很。
说少见似乎是称赞两兄弟,骨子里却是讽刺两兄弟阴险恶毒的损人利己行为,以及最后损人利己不成,竟为此而害死自己的愚蠢行径。再如铁萍姑对江玉郎说的话:
  你还是找别人温存去吧!像你这样既聪明,武功又高的大英雄,大豪杰,我怎么高攀得上。
表面上似在赞赏江玉郎武功高,人聪明,是个英雄豪杰,实际上却是在嘲弄其花拳绣腿,狡猾凶狠而卑鄙无耻。又如白开心形容李大嘴的话:
  我怎么会和那大嘴狼走一条路,他若能上西天,我宁可下地狱。
白开心当然不会愿意下地狱,故此处乃籍以辛辣讽刺李大嘴该下地狱没,自然也就不能上西天了。又如白开心要杀白夫人之前对她说:
  你真是个活宝贝,从今以后叫我怎么离得开你。
话才说完宝贝就变成了母狗,活得人就被扼断了脖子,当然也就离得开了,相形之下,死前的这番话便显得多么地讽刺而令人印象深刻。又如胡药师消遣白山君的话:
  白老哥,看来你真是老福气,看来只怕等你进了棺材,我这小嫂子还是年轻得跟个大姑娘似的。
表面上似是称赞其妻子白夫人,骨子里却是讽刺其夫人不守妇道,年纪不小还卖弄风骚,有这样随时可能让其戴绿帽子的老婆,还说他是老福气,其言外辛辣的讽刺意味,真是深入骨髓。
 
  十、适时精警而发人深省、耐人寻味
 
  精警的修辞方法,是运用简单精炼的语言,出人意料或别具用心地揭示深刻的意念,使人初闻似是寻常,仔细品味却又意味深长,耐人寻味而发人深省。古龙善于在小说中随事议论,或借题发挥,或介入插叙,引领读者深省,进而不知不觉地被其吸引而实际品味起来,最后感受到其字里行间所透露出之无穷意味,有时看似岔断情节,凭空而降,破坏了情节结构进行的顺畅性,却别有一番无理而妙的奇趣,《绝代双骄》这一类的修辞例如:
  小鱼儿笑道:“女孩子还是糊涂些好,女孩子知道越多,麻烦就越多,你只要知道我有两下子就行了。”
此段话表面上似是小鱼儿回答铁心兰,关于慕容九害他的问话,却也流露出古龙个人观察女性后,对女性心理行为的认知结果,颇耐人寻味。相类似关于对女性观察的见解,也见于花无缺回答小鱼儿关于女人天生就可以骂男人的问题中:
  能被女人骂的男人,才算是福气,有些男人,女人连骂都不屑骂的。
整段文字对两性关系自有一番深解,辛辣酸讽中别饶幽默之奇趣,仔细品味又似别有深意,耐人寻味。类似之句子,还见于苏樱告诉铁心兰的话里:
  男人都是贱骨头,你越是急着去找他,他就越得意,你若不睬他,他反而也许会爬着来找你。
古龙此时又变成观察男性心理行为的专家,对男性某些行径可说露骨而毫不留情地讥刺,此段话同样辛辣酸讽而别饶幽默之奇趣,一样耐人寻味。再如小鱼儿听到赵家庄家丁,关于天香塘和段合肥商场竞争恩怨之说明时,所说的一番话:
  想不到商场竟也和战场一样,看来在商场上结下的仇人,竟比在战场上的仇人仇恨还要深。
表面上似在发表对天香塘和段合肥商场竞争恩怨的感想,唯其对商场之冷酷的评语,仔细品味却发人深省,别有深意。又如欧阳丁、欧阳当兄弟临死前,求小鱼儿用他们的财宝去做些好事,为他们赎赎罪时,小鱼儿摇头叹息所说的一番话:
  奇怪,很多人都以为用两个臭钱就可以赎罪,这想法岂非太可笑了么?若是真的如此,天堂上岂非都是有钱人,穷人难道都要下地狱。
道理浅显易懂,此处古龙借题发挥,随事评论一番,更加发人深省而意味深长。再如描写到铁萍姑看到道路上陌生来往的行人,却不知何去何从时茫然心境的一段话:
  她忽然发觉,一个人若想在这世上自由自在地活着,实在不如她想像中那么容易。
突然介入插叙,虽看似交代人物之内心思维活动,却感慨深长,对人生别有一番衷肠,独具深意而耐人寻味。有一段江玉郎与江小鱼的对话,只见双方高来高去,对话之内容则是机锋巧变兼意味深长:
  到了这时,江玉郎目中也不禁露出狂喜之色,却故意叹了口气道:“绝代之佳人,大多是倾国倾城的祸水,致命之毒物,也常常是人间美味,唯有良药,才是苦口的。”小鱼儿一把拉住他的手,笑道:“好听的话,大多是骗人的,江兄还是少说两句,赶紧去救人吧!” 
虽是关于情节结构需要的人物对话,言尽之余暗蓄深意而发人深省,读来颇有警策之效果。又有一段关于燕南天站在山顶的描绘,也极为发人深省:
  燕南天孤独的站在山巅,看来是那么寂寞,但他早已学会忍受寂寞:自古以来,无论谁想站在群山最高处,就得先学会如何忍受寂寞。
眼看着对燕南天孤立山巅之形象描绘已曲尽其形,突然作者横插进来,借题发挥而大发议论。仔细寻思其所发表的议论,似乎是延续对燕南天的描绘而来,细细品味却又不然,仿佛要对世人发出忠告,切莫一心追求高位,否则就必须先学会忍受寂寞,自古以来一语,道尽千古身处高位者的孤独寂寞,发人深省。
 
  十一、结语
 
  古龙在《绝代双骄》中所使用的修辞方法颇为丰富,除了以上所述的方法外,其他如:
  突然,一声鸡啼,撕裂了天地间的沉闷。
透过拟人的转化修辞方法,将鸡啼模拟成人的双手,将破晓鸡啼,黎明阳光驱走黑暗的景况,说成是撕裂了天地间的沉闷,颇富想像创造之功能。又如:
  但不知怎地,这又懒,又顽皮,又是满身刀疤的少年,身上却似有着奇异的魅力,强烈的魅力。尤其他那张脸,脸上虽有道刀疤,这刀疤却非但未使他难看,反使他这张脸看起来更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这又懒,又顽皮,又是满身刀疤的少年,给人的第一个印象,竟是个美少年,绝顶的美少年。
则是运用了类叠的修辞方法,不仅有连续隔离使用“刀疤”“少年”的类字修辞方法,更有隔离使用“这又懒,又顽皮,又是满身刀疤的少年”的类局修辞法,加深了读者对小鱼儿此一人物的印象。
  整体而观,《绝代双骄》虽不乏各类型之修辞方法,却仍以上述所说九种修辞方法最为普遍而常见。分析此九种修辞方法,可以发现其主要的特色在于想像力丰富,所形成的语势较为有力,营造的氛围也较为强烈,对读者所造成的心理震撼度也较高,语意所引发的的言外效应则非常深邃,综合这些分析可得到如下的结论:
  一、《绝代双骄》修辞方法所引发的奇趣,使故事情节内在的意蕴饱含张力,撩起读者的好奇心,吸引读者探奇的目光,足以引发读者阅读的兴趣,满足其阅读的快感。
  二、《绝代双骄》修辞方法所强化的语势,及其所营造的强烈氛围,足以提振读者的精神,维系其阅读的持续力。
  三、《绝代双骄》修辞方法所形成的心理震撼,足以加深读者对故事情节、人物性格形象、事件特征的印象,使读者留下鲜明的记忆而传颂不已。
  四、《绝代双骄》修辞方法所造成的言外效应及精警效果,足以引发读者之深省,使其回味不已,更对其所面对的现实人生,起一定的警策作用,获致阅读外的生命启示功能。
 
  杜甫《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诗名句:“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观古龙《绝代双骄》中所使用的修辞方法,与杜诗所言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参考文献
 
  《修辞学》 黄庆萱 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 1985年9月五版
  《辞格汇编》 黄民裕 湖南出版社 1991年6月二版二刷
  《修辞学》 沈谦 国立空中大学 1992年9月三版
  《古龙武侠小说研究》 陈康芬 淡江大学中国文学系硕士论文 1999年5月
  《新绝代双骄》 古龙 风云时代出版公司 1999年9月初版二刷
  《文坛上的“异笔”:台湾武侠小说家琐记》 叶洪生 《文讯月刊》 2001年11月
  《握紧刀锋的古龙》 薛兴国 《亚洲周刊》 2002年12月
  《“新派武侠”革命家:古龙小说艺术总评》 叶洪生 《文讯月刊》 2005年3月
 
  
  注释
 
  ① 见风云时代出版公司《新绝代双骄(二):慕容世家·附录》,1999年9月初版二刷
  ② 此四个问句中,尚运用了隔离反复的修辞方法,不断地问歇迭用“为什么”,将海红珠心中对小鱼儿那种充满错愕疑问的复杂心绪,更加强烈的彰显出来。
  ③ 凉本是属身体上对温度的触觉,此触觉易生精神上孤寂而茫然的感觉,与视觉上苍绿之冷色所引发的精神感受同类,故常被组合在一起,惟此处要表达的是听觉,乃关于对草原上牛、马、羊混合叫声所升起的孤寂茫然感,所以是以视觉及触觉通听觉的通感摹写法。
  ④ 辣本是味蕾对食物之味觉感受,此种感受与生理上身体发炎时的疼痛感觉相类,故转移来用以形容触觉上的疼痛感受,是味觉通触觉的通感摹写。
  ⑤ 此段文字起首连用四个叠字: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属类叠之修辞方法,虽非排比,却也用属连接反复出现形式的修辞方法,与排比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个修辞法前后衔接在一起,有相辅相成之功,同时增益了此段强调热闹场景的效果。

相关热词搜索:绝代双骄 修辞 艺术

上一篇:一部划时代的武侠经典之作──试评《风云第一刀》
下一篇:古龙的美学三论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