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碧玉刀 正文

第三章 血酒
 
2019-07-25 14:26:1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墙头上的蔷薇和含羞草,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着,青石板铺成的小路,蜿蜒通向花荫后的红砖小屋。
  窗子是开着的,竹帘半卷,依稀还可以看到高台上摆着几盆花。
  段玉记得很清楚,这里的确就是昨夜花夜来带他来的地方。
  但他却实在不知道花夜来到哪里去了,更不知道这黑衫僧是哪里来的。
  今天在这里的人,昨夜他连一个都没有见过。
  那白衣垂髫的少女,刚才当然也不是对他笑,她认得的显然是卢九。
  卢九仿佛也曾经到这地方来过。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呢?
  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现在却好像越变越复杂了。
  黑衫僧只叫人倒了一杯酒给卢九,道:“酒如何?”
  卢九尝了一口,赞道:“好酒。”
  黑衫僧道:“中土的酒,多以米麦高粱酿造,这酒却是葡萄酿的,久藏不败,甜而不腻,比起女儿红来,仿佛还胜一筹。”
  卢九又尝了一口,笑道:“不错,喝起来果然另有一种滋味。”
  黑衫僧道:“这酒入口虽易,后劲却足,而且很补元气,你近来身子虚弱,多喝两杯,反而有些好处的。”
  他居然和卢九品起酒来,而且居然还是个专家,谈得头头是道。
  不只他完全没有将段玉这些人看在眼里,卢九竟似也将他们忘了。
  顾道人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贫道也是个酒鬼,主人有如此美酒,为何不见赐一杯?”
  黑衫僧这才转过头瞪了他一眼,沉着脸道:“你是谁?”
  顾道人道:“贫道顾长青。”
  黑衫僧道:“你莫非就是那嗜赌如命,好酒如渴的顾道人?”
  顾道人道:“正是贫道。”
  黑衫僧突然仰面大笑,道:“好,你既然是顾道人,就给你喝一杯。”
  他挥了挥手,那轻衣垂髫的少女,就捧了杯酒过来。
  顾道人一只手接过,一口气喝了下去,失声道:“好酒。”
  黑衫僧却又沉下了脸,冷冷道:“虽然是好酒,你却只配喝一杯。”
  顾道人也不生气,微笑道:“一杯就已足够,多谢。”
  王飞脸上颜色早已变了,突然大声道:“这酒我难道就不配喝?”
  黑衫僧道:“你是谁?”
  王飞道:“江南霹雳堂的王飞。”
  黑衫僧道:“你知道我是谁?”
  王飞冷笑道:“最多也不过是僧王铁水而已。就算你杀了我,我也要喝这杯酒的。”
  黑衫僧突又大笑,道:“好,就凭你这句话,也只配喝一杯。”
  他果然就是僧王铁水,除了铁水外,世上哪里还有这样的和尚?
  那轻衣垂髫的少女,立刻也捧了杯酒过来。
  王飞一仰脖子就喝了下去,冷笑道:“原来这酒也没什么了不起,简直就像是糖水,喝一杯就已足够了!”
  铁水仰面大笑道:“好,凭你这句话,还可以再喝一杯。”
  王飞怔了怔,也大笑道:“既然如此,就算是糖水,我也喝了。”
  顾道人叹了口气,喃喃道:“想不到你骗酒喝的本事比我还大。”
  卢九忽然道:“既然如此,这位段公子就当喝三杯。”
  铁水道:“他凭什么?”
  卢九道:“你不知他是谁?”
  铁水道:“他是谁?”
  卢九道:“他就是中原大侠段飞熊的大公子,姓段名玉。”
  铁水冷冷道:“这不够。”
  卢九道:“他也就是昨天在画舫上,将你四个徒弟打下水的人。”
  铁水的脸色变了,质问道:“你为何要将他带来?”
  卢九却答道:“我并没有带他来,是他带我来的。”
  铁水皱眉道:“他带你来的?”
  卢九道:“他带我来找花夜来。”
  铁水怒道:“那女贼怎会在这里?”
  卢九道:“她不在?”
  铁水道:“当然不在。”
  卢九道:“昨天晚上她也没有来?”
  铁水道:“有洒家在这里,她怎敢来?”
  卢九叹了口气,用丝巾掩着嘴,轻轻咳嗽着,转脸看着段玉,道:“你听见了么?”
  段玉苦笑道:“听见了。”
  卢九又叹了口气,道:“你走吧。”
  段玉还没有开口,铁水已霍然长身而起,瞪着段玉,厉声道:“你既然来了,还想走?”
  卢九道:“他并不想走,是我叫他走的。”
  铁水道:“你为什么要叫他走?”
  卢九道:“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铁水道:“他骗你,你还将他当作朋友?”
  卢九道:“也许并不是他在骗我,而是别人骗了他。”
  铁水道:“你相信他?”
  卢九道:“他本就是个诚实的少年,绝不会说谎的。”
  铁水瞪着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段玉,突又大笑,道:“好,好小子,过来喝酒。”
  段玉道:“这酒我也配喝?”
  铁水道:“无论你是个怎么样的人,你能令卢九相信你,这已很不容易。”
  卢九微笑道:“这已配喝三杯。”
  那轻衣垂髫的少女,又开了新樽,满引一杯,用一双白生生的小手捧着,脸上带着春花般的甜笑,盈盈的送到段玉面前。
  春光明媚,春风轻柔。
  满园的花开得正艳。
  铁水虽然骄狂跋扈,虽然贪杯好色,但看来倒也是条英雄。
  千古以来的英雄,又有几个不是这样子的。
  段玉虽然一直空着肚子,但此情此景,此时此刻,忍不住也想喝两杯了。
  黄金杯中,盛满了鲜红的酒。
  段玉微笑着,接过了这杯酒。
  他的笑容突然冻结,一双手也突然僵硬。
  杯中盛的竟不是酒,是血。
  鲜红的血!

×      ×      ×

  “叮”的,金杯落地。
  鲜血溅出。
  铁水怒声说道:“敬酒不喝,你莫非要喝罚酒?”
  段玉没有开口,只是垂着头,看着鲜红的血,慢慢的流过碧绿的草地。
  卢九动容道:“这不是酒,是血!”铁水脸色也变了,霍然回头,怒目瞪着那轻衣少女。
  少女面上已无人色,捧起那新开的酒樽,惊呼一声,酒樽也从她手里跌落。
  槽中流出的也是血。
  血还是新鲜的,还没有凝固。
  少女失声道:“刚才这里面还明明是酒,怎么会忽然变成了血?”
  顾道人动容道:“酒化为血,是凶兆。”
  王飞道:“凶兆?这里难道有什么不祥的事要发生了?”
  铁水沉着脸,一字字道:“不错,这里只怕已有个人非死不可。”
  王飞道:“谁?”
  铁水没有回答,却慢慢的抬起头,锐利的目光,慢慢的在每个人脸上扫过去。
  这目光就像是一把刀,杀人的刀。
  凶刀!
  每个人的掌心都不觉已泌出了冷汗。
  就在这时,花丛外突然有个人大步奔来,大声道:“花夜来的画舫已找着了。”
  这人光头麻面,浓眉大眼,正是昨天被段玉打下水的和尚。
  铁水道:“画舫在哪里?”
  这和尚道:“就在长堤那边。”
  他随手往后面指了一指,指尖竟似也在不停地发抖。

相关热词搜索:碧玉刀

上一篇:第二章 顾道人
下一篇:第四章 月夜钓青龙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