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碧玉刀 正文

第四章 月夜钓青龙
 
2019-07-25 16:04:3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很少有人被装进过箱子,更少有人还能活着出来。
  这人遇见段玉,真是他的运气。
  现在他已坐了下来,但眼睛却还是在瞪着那桑皮纸。
  华华凤脸色已有些变了,段玉却笑了笑,道:“阁下看他像是个杀人的凶手么?”
  这人道:“不像。”
  他居然也开口说话了,段玉似乎有些喜出望外,又笑道:“我看也不像。”
  这人道:“别人说他杀的是谁?”
  段玉道:“是个我连见都没有见过的人,姓卢,叫卢小云。”
  这人道:“其实卢小云并不是他杀的。”
  段玉苦笑道:“当然不是,只不过若有十个人说你杀了人,你也会忽然变成杀人凶手的。”
  这人慢慢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这是什么滋味,我也被人装进过箱子。”
  华华凤忍不住道:“但现在你已出来了,是他救你出来的。”
  这人又慢慢的点了点头。
  华华凤道:“所以你就算没法子救他出来,至少也不该想要这五千两银子。”
  这人面上忽又露出痛苦之色,黯然道:“我的确无法救他出来,现在我只想喝杯酒。”
  段玉笑道:“你也会喝酒?”
  这人笑了笑,笑得很苦涩,缓缓道:“能被装进箱子里的人,多少总能喝一点的。”
  他喝的并不止一点。
  事实上,他喝得又多又快,一杯接着一杯,简直连停都没有停过。
  越喝他的脸越白,脸上的表情也越痛苦。
  段玉看着他,叹道:“我知道你很想帮我的忙,但你就算帮不上这忙,也用不着难受,因为现在根本就没有人能把我从这口箱子里救出来。”
  这人忽也抬起了头,凝视着他,道:“你自己呢?”
  段玉在沉吟着,道:“现在我也许还有一条路可走。”
  这人道:“哪条路?”
  段玉道:“先找出花夜来,只有她才能证明我昨天晚上的确在那栋屋子里,说不定也只有她才知道谁是杀死卢小云的真凶。”
  这人道:“为什么?”
  段玉道:“因为也只有她才知道卢小云这几天的行迹。”
  这人道:“怎见得?”
  段玉道:“这几天卢小云一定就跟她在一起,所以卢家的珍珠和玉牌,才会落到她手里。”
  这人道:“你能找得到她?”
  段玉道:“要想找到她,也只有一种法子。”
  这人道:“什么法子。”
  段玉道:“她就像是条鱼,要钓鱼,就得用鱼饵。”
  这人道:“你准备用什么做鱼饵?”
  段玉道:“用我自己。”
  这人皱着眉道:“用你自己?你不怕被她吞下去?”
  段玉苦笑道:“既然已被装在箱子里,又何妨再被装进鱼肚子。”
  这人沉默着,接连喝了三杯酒,才缓缓道:“其实你本不该对我说这些话的,我只不过是个陌生人,你根本不知道我的来历。”
  段玉道:“可是我信任你。”
  这人抬起头,目中又露出感激之色。
  你若在无意之间救了一个人,并不是件能令人感动的事;但你若了解他,信任他,那就完全不同了。
  但这时段老爷子若也在这里,他一定会很生气的。
  因为段玉又忘记了他的教训,又跟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交上了朋友。
  段玉忽然转身从窗台上拿了个酒杯过来。
  杯中没有酒,却有样闪闪发光的东西,看来就像是鱼钩,钩上还带着血丝。
  段玉道:“这就是我从你身上取出的暗器,你不妨留下来作纪念。”
  这人道:“纪念什么?”
  段玉笑道:“纪念这一次教训,别人以后再想从你背后暗算你,机会只怕已不多了。”
  这人不停地喝着酒,竟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段玉道:“你不想看看这是什么暗器?”
  这人总算抬起头来看了看,道:“看来好像是个鱼钩。”
  段玉笑道:“的确有点像。”
  这人忽然也笑了笑,道:“所以你不妨就用它去钓鱼。”
  段玉道:“这东西也能钓鱼?”
  这人道:“不但能钓鱼,有时说不定还会钓起条大龙来。”
  段玉笑了笑,觉得他已有些醉了。
  这人却又道:“水里不但有鱼,也有龙的,有大龙,也有小龙,有真龙,也有假龙,有白龙红龙,还有青龙。”
  段玉道:“青龙?”
  这人道:“青龙是最难钓的一种。你若想钓青龙,最好今天晚上就去,因为今天晚上正是二月初二龙抬头。”
  他的确已醉,说的全是醉话。
  现在明明已过了三月,他却偏偏要说是二月初二龙抬头,他自己的头却已抬不起来。
  然后他非但嘴已不稳,连手都已不稳,手里的酒杯突然跌在地上,跌得粉碎。
  华华凤忍不住笑道:“这么样一个人,就难怪会被人装进箱子里。”
  段玉却还在出神地看着酒杯里的鱼钩,竟似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

  

  又一村的包子是很有名的,所以比别的地方的包子贵一点,因为它滋味确实特别好,所以买的人也没什么怨言。
  但等到它冷了的时候再吃,味道就不怎么样了,甚至比普通的热包子还难吃些。
  段玉嘴里嚼着冷包子,忽然发现了一样他以前从未想到过的道理。
  他发现世上并没有“绝对”的事,既没有绝对好吃的包子,也没有绝对难吃的包子,一个包子的滋味好坏,主要是看你在什么地方,和什么时候吃它。
  本来是同样的东西,你若换个时候,换个角度去看,也许就会变得完全不同了。
  所以你若要认清一件事的真相,就必须在各种不同的角度都去看看,最好是将它一块块拆散,再一点点拼起来。
  这道理仿佛给了段玉很多启示,他似已想得出神,连咀嚼着的包子都忘记咽下去。
  对面的一扇门上,挂着苏绣门帘,绣的是一幅春夜折花图。
  华华凤已走了进去,里面好像就是她的闺房。
  那个从箱子里出来的陌生人,已被段玉扶到另一间屋子里躺下。
  他好像醉得很厉害,竟已完全人事不知。
  酒量也不是绝对的,你体力很好,心情也很好的时候,可以喝得很多,但有时却往往会糊里糊涂的就醉了。
  段玉叹了口气,替自己倒了杯酒,他准备喝完了这杯酒,就去钓鱼。
  说不定他真会钓起条龙来,世上岂非本就没有绝对不可能的事?
  就在这时,那绣花门帘里,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来。
  一只纤秀优美的手,正在招呼叫他进去。
  女孩子的闺房,怎么可以随便招呼男人进去的呢?
  段玉犹豫着,道:“什么事?”
  没有回答。
  不回答往往就是最好的回答。
  段玉心里还在猜疑着,但一双脚却已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门是开着的,屋子里有股甜甜的香气,挂着绣帐的床上,乱七八糟的摆着好几套衣服,其中有一套就是华华凤刚才穿在身上的。
  显见她刚才试过好几套衣服之后,才决定穿上这一套。
  现在却又脱了下来,换上了一套黑色的紧身衣裤,头发也用块黑巾包住,看来就像是个正准备去做案的女贼。
  段玉皱了皱眉,道:“你准备去干什么?”
  华华凤在他面前转了个身,道:“你看我像干什么的?”
  段玉道:“像个女贼。”
  华华凤却笑了,嫣然道:“女贼跟凶手一起走出去,倒真够人瞧老半天的了。”
  段玉道:“你准备跟我出去?”
  华华凤道:“不出去换这套衣服干什么?”
  段玉道:“但我只不过是出去钓鱼的。”
  华华凤道:“那么我们就去钓鱼。”
  段玉道:“你不能去。”
  华华凤道:“为什么?”
  段玉叹道:“钓鱼的人,往往反而会被鱼钓走,你不怕被鱼吞下肚子?”
  华华凤笑道:“那也好,我天天吃鱼,偶然被鱼吃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段玉道:“你以为我是在说笑话?你看不出这件事有多危险?”
  华华凤淡淡道:“若是看不出,我又何必陪你去?”
  她说得虽然轻描淡写,但眼睛里却充满了关切和忧虑,也充满了一种不惜和段玉同生死、共患难的感情。
  这种情感就算是木头人也应该感觉得到。
  段玉不是木头人,他的心已变得好像是一个掉在水里的糖球。
  他似已不敢再去看她,却看着床上那套苹果绿色的长裙,忽然道:“你这件衣服真好看。”
  华华凤白了他一眼,又忍不住笑道:“你难道看不出我刚才一直在等着你说这句话,现在才说岂非已经太迟了。”
  段玉也忍不住笑道:“迟点说也总比不说的好。”
  华华凤嫣然一笑,转身关起了门。
  明明是要出去的,为什么忽然关起了门?
  段玉的心忽然跳了起来,跳得好快。
  华华凤又将门上起了栓。
  段玉的心跳得简直已快跳出了腔子,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场面。
  他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华华凤已转过身,微笑着道:“现在就算隔壁那个人醒过来,也不知道我们去干什么了。”
  她笑得好甜。
  段玉红着脸,吃吃道:“我们干什么?”
  华华凤道:“你不是说要去钓鱼吗?”
  段玉道:“在这屋子里钓鱼?”
  华华凤“噗哧”一笑,忽然间,她的脸也红了起来。
  她终于也想到段玉心里在想什么。
  “男人真不是好东西。”
  她咬着嘴唇,瞪了段玉一眼,忽然走过来,用力推开了窗子。
  窗外就是西湖。
  这屋子本就是临湖而建的。
  月光照着湖水,湖水亮得仿佛是一面镜子,一条轻巧的小船,就泊在窗外。
  “原来她要从这里出去。”
  段玉总算明白了,长长松了口气,忍不住笑道:“原来这里也有条路,我还以为……”
  华华凤很快地打断了他的话,大声道:“你还以为怎么样?”
  她的脸更红,恨恨地瞪着他,道:“你们男人呀,心里为什么总是不想好事?”

×      ×      ×

  夜。
  月夜。
  月下湖水如镜,湖上月色如银,风中仿佛带着种木棉花的香气。
  小舟在湖面上轻轻荡漾,人在小舟上轻轻的摇晃。
  是什么最温柔?
  是湖水?是月色?还是这人的眼波?
  人已醉了,醉的却不是酒。
  三月的西湖,月下的西湖,岂非本就比酒更醉人?
  何况人正年青。
  华华凤把一支桨递给段玉。
  段玉无言的接过来,坐到她身旁,两只桨同时滑下湖水,同时翻起。
  翻起的水珠在月光下看来就像是一片碎银。
  湖水也碎了,碎成一圈圈的涟漪,碎成一个个笑涡。
  远处是谁在吹笛?
  他们静静地听着这笛声,静静地听着这桨声。
  桨声比笛声更美,更有韵律,两双手似已变成一个人的。
  他们没有说话。
  但他们却觉得自己从未和任何一个人如此接近过。
  两心若是同在,又何必言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段玉才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道:“假如我没有那些麻烦的事多好!”
  华华凤又沉默了很久,才轻轻的道:“假如没有那些麻烦的事,这船上也许就不会有你,也不会有我了。”
  段玉看着她,她也在看着段玉,他们的手伸出来,轻轻一触,又缩了回去。
  但就只这双手轻轻的一触,已胜过千言万语。

相关热词搜索:碧玉刀

上一篇:第三章 血酒
下一篇:第五章 天公作美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