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青芒紫电,流星落地;百媚千娇,玉璞归真
2019-07-05 09:34:3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多年来武功的锻炼,多少次动手的经验以及他本身那一份过人的聪颖,都告诉熊倜他无论左避,右闪,仰或是上拔都无法躲开这八处攻击,除了……除了下避。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刹那里,他决定了应该做的方法,至于他的决定是否对的,他已不再有时间去考虑了。
  他身形急遽的下倒,手中的剑,乘势上挑,格住了常漫天来的一剑,削开了袭向额角、右腮的两粒弹丸。
  其余的四粒钢丸,以及常漫天后发的一剑,都在他身形倒下的那一刻打空,然而却已都快触着熊倜的衣服了,若他稍为踌躇或身形稍慢,那绝不可能避开这八处的攻击。
  须知高手对敌时,本身的武功,自然是分出胜负的最大关键,然而机智的判断,有时却更能决定胜负,不知若干武林高手,就是在这种关头上,不能善为判断,以至往往在可以躲避的情况下,失去了仅有的机会。
  在身形倒下时,熊倜绝未停止思考,他知道身形一倒,空门更是大露,此后必定会遇到更危险的攻击。
  他暴喝一声,左手扬起一股劲风,向常漫天劈去,右肘以及脚跟,猛一点地,向后急窜。
  然后,他左臂向右一划,身形翻转,倏地变了个方向,向上窜了丈许,腿肘微一曲伸,又一转折,剑光前引,正是“苍穹十三式”里的第五式“落地流星”,带起一缕锐风,直取站在旁边的丑人“敏敏”。
  “苍穹十三式”的绝妙招式,再加上“潜形遁影”的无上轻功,就在瞬息之间,他变幻了两个方向,全力一击,剑尾的寸许寒芒,在微弱的晨曦里,仿佛是一道电闪,前后十二年的苦练,使熊倜成了空前的剑手,超迈了数十年来许多在武林中享有盛名的人物。
  他这剑放开了常漫天而刺向“敏敏”,正是他聪明之处,须知玉面神剑的剑法并不可怕,可怕的却是“敏敏”的暗器与剑式配合,他知道只要制住了“敏敏”,对付常漫天,以他和尚未明两人来说,是绰绰有余的。
  从此山谷的夹隙里射出的一道旭日的金光,照着熊倜的剑光一闪,“敏敏”的眼光里,突然有一种奇异的光芒,像是也作了个重大的决定,望着剑光的来势非但不避,反有迎上去的意思。
  笔下写来虽长,然而当时却真是霎眼之间,就像这手上的铁块突然掉在地上的瞬息。
  熊倜“嗖”地一剑,已刺中“敏敏”的肩下与前胸之间,却“噗”一声,发出一种极奇怪的声音。
  这种声音,绝不是当一柄利剑,被持在一个内家高手里,而刺中人体的声音。
  而这时熊倜的感觉,也是奇异的。
  那就好像他所刺中的一块极厚地,而毫无知觉的东西,他本能的手上猛注真力,但是手上的剑,却只在“敏敏”身上缓缓地划下寸许。
  熊倜这一惊,的确是非同小可。
  须知他这剑,固是神兵利器,他手上所发出的真力,又是何等惊人,莫说是人体,就是一块巨石,也不难一劈为二。
  他大骇之下,猛地拔出长剑,远远落在地上,瞠目看着这怪异的“敏敏”,只见他面上仍是毫无表情,身上的创口,也绝无一丝血水渗出,只有一双大眼睛,仍在一闪一闪地望着熊倜。
  玉面神剑也不理尚未明,掠了过来,看着“敏敏”的伤口,满面喜色地说道:“刺进去了?”
  “刺进去了。”这一无表情的“敏敏”,声音里也满含喜悦。
  熊倜及尚未明,看着这一对怪人的奇怪表情,瞠目结舌,不知所以。
  哪知玉面神剑却走到熊倜面前,深深一揖,道:“这位兄台可是姓熊。”
  熊倜怔然道:“不敢,小弟正是熊倜。”
  他实不知这常漫天为何先倨而后恭。
  玉面神剑敞声大笑,仿佛心情甚是开朗,面上的积郁也一扫而空,道:“好好,不知兄台可否移玉寒舍一坐,小弟有些须事,还要请兄台指教。”
  尚未明一听大为错愕,暗忖:“这厮找我大哥又有何事,莫非有什么诡计不成。”
  他朝熊倜做了个眼色,意见是叫熊倜不要答应。
  哪知熊倜对这对怪人,好奇心已起,像是没有看见尚未明的眼色,道:“兄台宠召,不敢不从命。”
  玉面神剑常漫天又连声大笑,欢然道:“兄台的确是个豪迈英雄,那么就请兄台到寒舍一叙吧。”
  熊倜微一点头。
  常漫天与“敏敏”已连袂掠起,熊倜也随即展动身形,走到尚未明身前时,微微一顿,低声说道:“我们也去看个究竟。”
  此谷内方圆不过数亩,一眼望去,尽收眼下,熊倜暗忖道:“还两个怪异角色,不知住在哪里。”
  他这个念头方即兴起,四人身形便已到了峰脚。
  玉面神剑回头微笑道:“到了。”
  熊倜及尚未明见前面只是寸草不生的危岩削壁,哪有半间房间,方自一怔,常漫天却已伸手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左右推动了两下,那块岩石竟然带起一大片山石,缓缓向后溜去。
  熊倜、尚未明齐都一骇,忖道:“原来他两人是住在山腹里,只不知道常漫天怎么能和这样一个奇丑的人住在一起,而忍受得住。”
  那“敏敏”轻悄没声的钻了进去,玉面神剑常漫天伸手肃客,熊倜及尚未明微一迟疑。
  “这两人太过诡异,而且方才显然对我等具有深意,此刻引我们到这黑黝黝的山洞来,到底有何用意呢。”尚未明满腹狐疑,瞅了熊倜几眼。
  熊倜却忖道:“这两人的暗器和剑式配合的阵法,天下无双,我们绝不是对手,何况那丑人武功更深不可测,竟似刀剑难伤,他两人如要对我等不利,大可不必费这么大的手脚,将我等引到这山洞来。”
  他一念至此,再不考虑,大踏步走进洞里,常漫天又朝尚未明微微一笑,尚未明见事已至此,只得也走了进去。
  熊倜一进洞,便看出里面是一条极曲折的山道,尚未明却只能看到一片漆黑,随又听见“隆隆”一阵响声,洞里光线愈发黑暗,他知道洞门已经被玉面神剑常漫天又堵死了。
  这时候熊倜已从容地朝山腹走去,他的惊异远不及尚未明的多,这一方面固然是他目力特异,另一方面却是他本身也在山腹里耽过很长的一段时候,所以他认为这并非什么太奇怪的事。
  然而尚未明却不同了,在惊异之中,他甚至有些恐惧,他又想去掏火折子,但手刚掏进怀里,自己不免觉得好笑,火折子不是根本没有带在身上吗?这他方才在谷口的夹隙外就知道了。
  突然,火光一闪,他望过去,火光后有一张非常英俊的面孔正带着微笑在看着他。
  原来常漫天已点上火折子了。
  于是他们就借着这并不十分明亮的火光,朝前走去,他们并没有施展出轻功,但脚底下却都得快。
  渐渐,那火折子的火焰像是突然小了,常漫天笑了笑,噗地一口将火折子吹灭,哪知道火折子吹灭之后,洞里的光线反更明亮,亮得竟像是在白天,尚未明大奇,熊倜也回过头来望,原来洞里的山壁上,嵌着一颗一颗滚圆的珍珠。
  光线,就是从这些珍珠上发出来的,尚未明却识货,一看便知道每一颗珍珠,少说点都是价值不凡的珍宝,他对这常漫天的一切,不禁又加深了几分怀疑,若说这点苍派的掌门居然当起强盗来了,似乎不大可能,但这些珍珠却又从何而来呢。
  玉面神剑忽地又赶上两步,走到熊倜的前面,回面笑道:“这里便是寒舍了。”说着话,手又在山壁上推了两推。
  熊倜及尚未明不禁都直着眼看着,忽地眼前照来一道猛烈的光线,一道强光斜斜地照在地上。
  走出山壁,他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这山壁后是个极大的洞穴,四壁挂满了各种珍宝,几乎将山壁都铺满了,看不到一片灰色的石头,珍宝上发出的光茫,照耀得人几乎睁不开眼来。
  常漫天笑道:“两位稍候,我去去就来。”他满脸喜色,似乎有什么非常令他高兴的事发生了一样。
  接着,他走到一个用龙眼般大的珍珠织成的帘幕前,走了进去,将满怀错愕、惊异的熊倜及尚未明留在这山洞里。
  这山穴非但四壁满挂珍宝,连桌几都是玉石所制,散乱地放在地上,最怪的是在这山峰里,竟似有空气在流通着。
  再一望顶上,也满挂着珍宝等物,有一处挂的是一片火红色的玛瑙,似乎在微微动着,原来那里有一道很深的裂隙,空气便由此入。
  熊倜暗自惊异:“这样的山洞,难为怎么被他们寻来的,这么多的珍宝,我更是连见都没有见过。”
  尚未明却走到一个角落里,看了许久,忽然叫道:“大哥,你快来看。”熊倜走了过去,只看那边壁上并排挂着十余柄剑,长短不一,剑鞘的式样和质地,也各有不同。
  练武之人,都最喜剑,尚未明忍不住抽出一柄来看,“呛”然一声龙吟,居然也是口宝剑。
  他方自把玩,常漫天也走了出来,朗声笑道:“看过熊兄的‘倚天剑’,这些剑简直都像废铁了。”他不知道倚天剑之外,还有一柄“贯日”剑。
  熊倜一惊,暗忖:“他怎的知道这剑。”
  常漫天已又笑道:“我知道两位此刻必定疑团甚多,小弟但望两位忘却方才的事,两位有所不知,小弟实有难言的苦衷。”
  说到此处,他脸上又沉露出先前那种忧郁的神色,但瞬即回复,道:“只是现在好了,要两位举手之劳,小弟多年来的痛苦,不难迎刃而解,小弟只希望两位念在同是武林一脉,能仗义相助。”
  熊倜沉吟了半晌,在猜揣着此人求助的目的,只因此人太过诡异,是以他也不敢冒然允诺。
  常漫天眼一瞬,道:“两位可曾听到过三十年前,武林中有个极厉害的人物,连当年霸绝江湖的天阴教主苍虚上人夫妇,武林中侠义道的领袖铁剑先生展翼,对此人都让个三分,只因他不但武功高强,轻功暗器更是妙绝人寰。”他微一停顿,更加强了些语气,道:“尤其厉害的是他易容之术。随时可以改换自己的容貌,甚至连身材都能改变。”
  熊倜突地接口道:“阁下所说之人,是否就是昔年号称万相真人的田苍。”原来飘然老人曾对熊倜说起武林中的各派异人,其中这“万相真人田苍”,飘然老人也再三道及。
  熊倜当时就很奇怪:“好像他老人家对这万相真人也很看重。”飘然老人这才将田苍的一些奇行,告诉给熊倜,并说当今天下武林中,若论轻功来说,除了自己之外,就要数这万相真人了。
  是以熊倜此刻听了常漫天的一番描述,心中一动,便说了出来。
  “正是万相真人田苍。”常漫天道:“方才两位见到的那位,便是万相真人唯一的爱女,散花仙子田敏敏。”他笑了笑又道:“也是小弟的妻子,小弟多年足迹未现江湖,也是为了她。”
  熊倜及尚未明,听到那丑人“敏敏”,竟是万相真人的“爱女”,又叫做“散花仙子”,心中又奇怪,又为好笑。
  后来一听她竟是这英俊潇洒的玉面神剑常漫天的妻子,心中的疑异,再也忍不住要流露出来了。
  常漫天招呼熊倜尚未明在一张很长的石椅上坐下,那张石椅很暖和,不知是什么东西制的。
  而他自己却在对面一个树根状的石墩上坐了下来,一摆手,说出一宗很惊人的怪事来。
  原来玉面神剑虽然凭着自身的艺业,镇住了天下武林的异言,也镇住了本派中人的不满,然而点苍里有不少比他长了一辈的剑客,对他仍是屡有闲言,说他无论威望和武功,都不足以做这武林五大宗派之一的掌门,这些闲言,自然有不少会流入他的耳中。
  这样过了几年,闲言仍是不歇,他素性淡泊,年纪又长了几岁,渐渐觉得江湖上的争名好胜,极为无聊,考虑了许久,索性将派中的事,都交给他平日相处甚好的一位师叔来掌管,自己却孤身一剑,飘游四海,寄情于山水之中。
  他本无目的地四处行走,无巧不巧,让他闯入大洪山里的幽谷来。
  在谷口,他就发现那块“入谷者杀”的石碑,他自负武功,非但不惧,反而想一探这谷中的秘密。
  原来这“甜甜谷”本是百数年前的一个盗窟蔵宝之地,内中珍宝堆积无数,不知怎地,百十年来大约那些盗党却相继物化,却被“万相真人”发觉了这个所在,他见了这些财物,也不觉目眩神驰,竟然带了自己的女儿田敏敏,住在这绝谷里了。
  万相真人生性本极孤僻,爱妻死后,出家做了道士,但是“贪、嗔”之念,仍极浓厚,得了这些财宝后,变得更是古怪,见了任何人,却以为是要来抢他的财物的。
  玉面神剑不知究竟,闯入谷去,遇到了万相真人,三言两语之下,便动起手来,他武功虽高,却远远不是万相真人的对手,被万相真人点住穴道,关在山谷里想活生生饿死他。
  散花仙子田敏敏,此时亦有十九岁了,出落得美丽非凡,但却被父亲关在这幽谷里。
  她情窦初开,平日本就常常感怀,见了英俊潇洒的常漫天,一颗炽热的心,竟无法抑制,居然瞒了父亲,将常漫天偷偷放走。
  不但如此,她自己也跟着常漫天逃出谷了。
  正是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两人一见倾心,一路上情不自禁,在一个月明之夜,情感奔发,便成了好事。
  良夜沉沉,长空如洗,月色满窗,虫声刮耳,常漫天一觉醒来,发现怀中的不再是千娇百媚的心上人,而是个丑怪绝伦的怪物。
  他大惊之下,一跃而起,眼前光华灿烂,自己却又回到“甜甜谷”的幽穴了。
  那丑怪的怪物想是也醒了,望着常漫天低语道:“常哥哥,你起来啦!”常漫天一听这声音,全身立刻冰冷。
  他惶急叫道:“敏敏,你怎么……”
  此刻珠帘后缓缓走出一人,阴笑道:“我索性成全了你们,让你们在一起,可是也别想走出这‘甜甜谷’一步。”
  那丑人大喜跃起,叫道:“爹爹,你真好……”
  话尚未完,低头看见自己的身上,却已完全变了个样子。
  原来万相真人发觉自己的女儿背叛了自己,忿怒得几乎失去了理性,便不顾一切地追纵出山,被他在一个极小的村落里,发现了常漫天和田敏敏的踪迹,于是当晚,他便下了毒手。
  他素性奇僻,盛怒之下,做事更是不择手段,对自己的女儿,竟用了一种极厉害的迷药,将她和常漫天带回谷去。
  然后他不惜将他花了多年心血,得来的千年犀角,再溶以钻粉,珍末,以及一些他的奇方秘药,渗合成一种奇怪的溶剂。
  就用这溶剂,他使自己美丽的女儿,变成了极丑的怪物。
  玉面神剑见了这情形,心下便也恍然,他又急,又怒,掠了过去要与万相真人拼命。
  万相真人却冷笑道:“天下之大,哪有女婿要找岳父拼命的。”
  又道:“何况我老人家已诺了你们的婚事,难道你爱的只是我女儿的面貌,如今见她丑了,便做出这等张致来。”
  须知田苍自幼混迹绿林,说出话来,也完全是强盗口气,但却又言词锋利,玉面神剑竟怔往了。
  田敏敏呜咽道:“爹爹,女儿从此一定听你老人家的话,爹爹你……”
  万相真人冷凄凄一笑,道:“我知道你是嫌你的样子不好看,但天下之大,能使你恢复本色的人,再也没有了,便是我老人家自己,哈,也办不到,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田敏敏一向自负容貌,一个美貌的少女,突然变成个其丑无比的怪物,心里的难受,不难想见。
  何况她看到心上人望着自己的那付样子,心知就是以后勉强生活下去,也是陡然增加彼此的痛苦,她柔肠百转,心一横,决定以死殉之,让爹爹见到他自己的女儿死在他面前。
  “那么,他也总该落几滴眼泪吧。”她凄然一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掠到角落里,极快的从万相真人多年搜集的宝剑和这盗窟原有的名剑里,抽了一柄,横刀向颈上抹去。
  玉面神剑大惊失色,但阻截已是不及。
  万相真人却漠不关心地望着,像是根本无动于衷。
  田敏敏引颈自决,哪知那柄裂石断铁的利刃,削到自己颈子上,就像一柄钝刀在削一块极坚硬的牛皮,丝毫没有反应。
  万相真人冷冷笑道:“若是有能削得过我这物事的剑,那你也不必自杀啦,我看你还是听爹爹的话,老老实实地陪着你的小丈夫过日子吧。”他生性奇僻,简直将父女之间的天性全磨灭了。
  自此常漫天在甜甜谷一耽八年。
  这八年来,世事的变化自大,他们这小小的甜甜谷里,也是历经变迁。
  身具上乘内功的万相真人,因为心性太僻,练功时走火入魔,竟丧了性命,如此一个奇人,就这样无声无臭地死了。
  田敏敏这八年来,性情亦是大变,在她心底深处,有一种浓厚的自卑感,使得她不时地想要折磨常漫天。
  常漫天引咎自责,认为都是自己才使这个美貌的少女变成今日这种地步,是以处处容忍,决定终身厮守着她,有时他出山去买些粮食用具,也是马上就回来,不敢在山外停留片刻。
  八年来有误入甜甜谷的人,无论是谁,没有一个能逃出性命的,有时常漫天见着不忍,田敏敏却气道:“我知道你好看,喜欢人家看你,但是我丑,看过我的人,我都要杀死他。”
  常漫天为情所累,终日郁郁,只有在听着她的声音的时候,才能得到一丝安慰。但有时田敏敏却终日一言不发。
  两人山居八载,无聊中,却练成一种任何人都没有这份心思练成的暗器与剑式配合的阵法。
  这种阵法,天下除了他两人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的,田敏敏平日无所事事,就苦练武功自遣,轻功、暗器,早已炉火纯青,不在其父万相真人之下,若她能出江湖,怕不立时就能大大扬名。
  熊倜及尚未明听他娓娓道来,不禁感叹万相真人的冷酷,田敏敏的可怜,对这位玉面神剑的情深一往,更是称贺不已。
  常漫天触动往事,又不禁黯然神伤。
  良久,他方说道:“刚刚熊兄那一剑,却能将拙荆的皮肤划开一道口子,是以小弟猜想,以熊兄这柄剑的形状看来,莫不是江湖传说的‘倚天剑’吗,如今苍天相佑,有了这剑,拙荆多年的苦痛,也许能够从此解脱也未可知,所以小弟这才不嫌冒昧,但望熊兄能将此剑借与小弟一用。”
  熊倜慨然答应了,反手将剑鞘也解了下来,一并交给了常漫天,道:“阁下只管拿去用便是。”
  常漫天大喜之下,接过了剑,手却像因过度的兴奋,而有些微微颤抖了。
  熊倜及尚未明也不禁相对唏嘘,他们本是多情之人,熊倜听了这一对久经患难,受尽折磨的儿女英雄事迹,不禁想起夏芸来,长长叹了口气,忖道:“我这真是欲速,反而不达了。”
  尚未明也知道他的心境,遂道:“大哥不要着急,我想夏姑娘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
  熊倜点头道:“但愿如此。”
  过了一会,里面仿佛有女子呻吟之声。
  又听到常漫天像是在低声安慰着,接着,常漫天飞步而出,喜色满面,道:“好了,好了,真是苍天有眼。”
  熊倜、尚未明一齐站了起来,道:“恭喜常兄。”他们也为他高兴,也在为“敏敏”高兴。
  常漫天又匆匆跑了进去,他欢喜过度,竟失常态,似乎回到了幼童时,得到了糖果时的那一份欢喜。
  片时,常漫天又跑了出来,道:“拙荆定要面谢各位,她这就出来了。”
  话未说完,珠帘一掀,熊倜及尚未明眼前俱都一亮,一个绝代佳人,映着满室珠光,俏生生地走了出来,美艳不可方物。
  常漫天得意地笑着,此刻,他为他的妻子深深的骄傲着,眼睛也亮了。
  田敏敏朝熊倜及尚未明深深一福,脸居然红了,说不出话来。
  他们见了她的娇羞之态,想起方才那臃肿丑陋,凶恶的怪物,心中暗暗好笑,对万相真人奇妙的易形之术,又不免惊异。
  玉面神剑捧着那柄他以为是的“倚天剑”,交还熊倜,笑道:“英雄宝剑,相得益彰,两位俱是少年英侠,前途自是不可限量。”他朗声一笑,道:“日后两位若有用得着我夫妇处,只管吩咐便是。”
  熊倜及尚未明忙不迭的称谢着。
  熊倜暗忖:“我虽然因此耽误了些时候,又险些送命,但能交着这等人物,也算不虚此行了。”
  常漫天和田敏敏四目相对,往事如烟,恶梦已逝,两人欢喜得睫毛都挂着泪珠,像是有万千心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尚未明不禁感叹:“情之一字,颠倒众生,真是不可思议,任你是再大的英雄好汉也难逃此关。”望了熊倜一眼,见他正在怔怔地想着心思,暗笑道:“看来大哥也在想着夏姑娘呢。”
  于是他笑道:“大哥,我们该走了吧。”
  常漫天慌道:“两位千万要在此盘桓些时日,怎地现在就要走呢。”
  于是尚未明才将夏芸被掳,熊倜焦急,现在此间事了,一定要连夜赶去,这些话说了出来。
  常漫天一听,说道:“既有这等事,小弟也不敢再多留两位。”
  他微一皱眉,又道:“那武当四子,与小弟也有数面之雅,却想不到他们是这样不通情理的老道,两位此去武当山,却千万要小心了,别人尤在其次,武当的掌门大侠妙一真人,端的非同小可,不但剑术通玄,内功也已到了飞花伤人的地步呢。”
  熊倜傲然一笑,看过四仪剑客的武功,觉得也无甚出奇之处,不免就将武当山低估了。
  其实武当派领袖中原武林宗派,垂数十年,派中高手如云,熊倜及尚未明武功虽高,若想在武林中视为圣地的武当山上去讨人,真是谈何容易,莫说是熊倜,便是飘然老人昔年,又何尝轻视过武当派,四仪剑客在江湖上名头虽大,但在武当派里,也并不能算做第一流高手哩。

相关热词搜索:苍穹神剑

下一篇:第十七回 松籁微鸣,人入山去;飞珠溅玉,剑化龙飞
上一篇:
第十五回 水流千里,豪士壮语;壁立万仞,异客奇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