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毒梅香 >> 正文  
第五章 江上风云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章 江上风云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七妙神君随着说话,又将那少女横抱在怀里,举步走出舱外。
  此时七妙神君望着一片江水,心中暗暗叫苦,他此刻手中又多了一人,怎能再像方才那样以绝顶轻功飞渡这二十余丈的江面?
  但他势又不能叫人家备船送自己过去,那样一来,岂非失了自己的身份。
  他日注江心,却发现自己方才用以飞渡江面的那只灯笼正漂浮在离船六丈远近的江面上,心中又忖道:“若是我用‘暗香浮影’里的‘香闻十里’身法,或可渡此一段江面,但这‘香闻十里’的身法,我仅在石室中静坐练气,却未曾使用过,何况手上还有一人,若一个不好,岂非更是难堪?”
  须知七妙神君之“暗香浮影”虽是内功练习的要诀,但却将轻功中绝妙的身法,寓之于内,这种内功与轻功连练的方法,也就是七妙神君的轻功能独步武林的缘故。
  这念头在他心中极快地思索了一遍,此时那孙超远与贺信雄也来到船头。
  小龙神躬身抱拳道:“神君来去匆匆,晚辈也未能一尽仰慕之愿,但望日后有缘,能再睹神君风采,略领教诲。”
  七妙神君微一摆手,心中又忖道:“看他们对我的恭敬之色,就可以知道‘七妙神君’这四个字在武林中的地位,从今而后,这‘七妙神君’四宇就要我来发扬了。”
  他思索至此,再不考虑,平手一推,竟将那少女身躯直接送去。
  他内力本惊人,只见那少女的身躯,宛如离弦之箭,平着直飞出去。
  江里白龙以及小龙神贺信雄齐都一愕,不知他此举何为。
  哪知他人方离手,自己也直飞出去,出势竟比那被抛少女还急,脚尖找着那飘浮在水面上的灯笼,此时那少女的身躯也恰正飞来。
  他双手齐出,轻轻托着那少女的身躯,人也随着去势而飘,脚尖仍踏在灯笼上。
  孙、贺二人,远远望去,只觉他凌空虚渡,宛如神仙,心里更是惊佩得无以复加。
  就这样,他以绝顶的身法,在江面上滑过去十丈远近,离岸只有六七丈远了。
  他心中微微一喜,哪知运用这种内家的绝顶功夫,心神一丝也松散不得,他心中一喜,脚下便一沉,他知道真气将散,心中又是一惊。
  忽然他觉得已渐下沉的灯笼却猛又往上一升,原来此时正好一个浪花涌来,将下沉的灯笼往上一托,轻功练至微妙之处,就是飞蝇之力,也能将身躯托起,何况这力道强胜不知千万倍的浪花。
  他心神略动,身躯随着这灯笼上升之势一浮,在那浪头最高之时,脚尖用力一踏,身形一弓,嗖地飞越了出去。”
  虽然他手上托着一人,但当他飞起在空中时,身形仍然是那么安详而曼妙,宽大的衣袂随着江风飘舞着,那情况是难以描摹的。
  等到这次他身形落下时,已是岸边了,他已势竭,静立了半晌,调匀了体内的真气,将托着那少女的双手,平放了下来,极快的几个纵身,向城内飞身而去,晃眼便隐没在黑暗中。
  那少女醒来时,发觉自己处身于一间极为华丽的房间里,那是她从未享受过的华丽,甚至连所睡的床,都那么柔软而温馨。
  床上挂着流苏的帐子,铺着锦缎装成的被褥,房间所摆设的,也绝不是一个平民所能梦想的,她舒散地舒展了一下四肢,在她醒来的一刹那里,这一切确乎都令她迷惑了。
  然后,她突然记起她本是被困在船里,一条突来的人影,使得她昏迷了,此后她便茫然一无所知。
  但现在却怎地又会躺在这里呢?
  她更迷惑了,她想起这两个多月所遭遇的一切,远比她一生中其余那么长的时日总积还多,这不是奇异的事吗?
  她想起她的“家”,那本是一个安详而舒适的家,父亲方云奇在当地开了个小小的教武场子,收了三四十个学生,虽然并不十分富裕,但却是小康了,小城的居民,也对他们都很尊敬。
  但是有一天,她想起那是坏运开始的一天,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闯进她的生活,使得她失去了安祥和舒适。
  “但是父亲却那么高兴着那少年的回来,叫我叫他做哥哥,后来又叫我称他欹哥,并且告诉我他叫金欹,是父亲失踪了十多年的亲生儿子。
  “我开始奇怪,为什么父亲的亲生儿子姓金,而且失踪了这么久。
  “父亲告诉我,他的欹儿这十多年来,在外面遇着了许多奇怪的事,而且有一个本事非常大的人,教给他一身武功。
  “这些事我虽听得有趣,但却不知怎地,对我的‘欹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讨厌,他总是那么阴阳怪气的,两只眼睛更是又凶,又狠,又冷,看起人来,像是要把别人吃下去似的。
  “但是这些还不算最坏的,更坏的是父亲有一天突然要我嫁给我的欹哥,我吓死了,妹妹怎能嫁给哥哥呢?父亲这才告诉我,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又说欹哥本事怎么大,在外面有怎么大的地位。
  “我不肯,我怎么都不肯,父亲气了,说:‘不嫁也要嫁。’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我又凶又狠,我急得哭了。
  “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那欹哥突然站在我的身侧,我也不知他怎么进来的,他问我为什么不肯嫁给他,又说他十分喜欢我。
  “这时候我恨透了,恨父亲为什么一定要我嫁给他,我就气着说,只要他将他的父亲、母亲全杀死,我就嫁给他。
  “他站了一会儿,就出去了,我本来是说一时气话,哪知过了一会,他一手抱着父亲,一手抱着母亲,走到房里来,往地上一丢,我连忙爬起一看,呀,父亲、母亲真的都被他杀死了。
  “这时我简直吓得说不出话来,我再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没有人性,我又哭,又闹,又骂,他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话也不讲一句。
  “我更怕了,我知道除了一死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来逃过他,于是我拿起刀就要自刎,哪知他手一动,我的刀就跑到他手上去了。
  “就这样,我死也死不成,但我更立定决心不嫁给他,有天他说:‘你不要以为我真拿你没办法,其实我手一点,要你怎样便怎样,只是我实在太喜欢你,不愿意强迫你。’
  “他日日夜夜地看着我,一天夜里我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鸟叫,又像是猿啼,他也听到了,而且面色马上变成那么难看。
  “这一夜,他一直没睡在思索着,第二天绝早便带着我要走,这时我已经知道他确实有着不可思议的功夫,怕他一用强,我更没有办法,就只好跟着他走,走了半天,到了长江的岸边,他找来找去,找着一条小船,说了几句我不懂的话。
  “过了一会儿,岸边就驶来了两条大船,他不等船靠岸,就挟着我跳了上去,船上的人看是他来了,都像是又惊又怕,都那么恭敬地问他有什么事,于是他就将我留在船上,叫那些人看守着我,而且要好好待我,自己就走了。
  “我在船上呆了两天,才知道那是强盗船,有一个头子叫小龙神,还有一个姓孙的,对我和气得很,只是却叫一个满脸胡子的强盗日夜看着我,不准我这样,不准我那样。
  “有天晚上,那胡子喝了很多酒,突然扑到我的身上,摸我、亲我要污辱我,我的嘴又被他吸住了,想叫又叫不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那姓孙的来了,一把将那胡子扯了起来,还说要杀死他,那胡子急了,就和他打了起来,我一看,就乘此机会逃出船。
  “哪知后来还是被他们抓回去,我在路上碰着的两个人,看样子倒像是个英雄,想不到却一点用都没有,尤其是那一个。
  “我再被抓到船上之后,他们竟将船驶到江心了,我知道更没有办法逃走,何况这次是那姓孙的亲自看着我,可是怎么现在却会来到这个地方呢?难道这里是他们的强盗窝吗?”
  她伏在床上,往事如梦,一幕幕地自她心头闪过,这个飘泊无依的少女,此时柔肠百结,伏在床上,呜咽了起来。
  突然她听到身后有人咳嗽了一声,她惊得跳了起来,坐在床上一看,却是她在车里遇到的,她认为最没有用的那个少年。
  辛捷正笑吟吟地望着她,说道:“姑娘,醒来了吗?”
  她更是奇怪得无以复加,怎地这少年会突然而来,难道这是他的家?竟是他将自己救出来的吗?一时她怔住了,说不出话来。
  辛捷又笑说道:“姑娘不必疑心,在下虽是无能,却有一个能为很大的朋友,从船上将姑娘救了下来,姑娘最好还是就在这里静心待一段日子,这里是在下的静室,绝对不会有人来骚扰姑娘。”
  辛捷说完话,也不等她同意,转身走了出来,穿过几个房间,走到大厅,却见于一飞正坐在那里啜着茶,见他来了,就站了起来,笑道:“辛兄怎地起得如此晚?小弟已到前面去溜了一转,而且还听到店伙说起一件奇事。”
  辛捷笑道:“小弟怎比得上于兄,今日起来得还算早的了。”
  又问道:“于兄所听到的奇事,又是何事?”
  于一飞说道:“昨夜江岸的几个渔夫,都说见到江心龙王显圣,在水面上来来去去地走,今天一早,就传遍了武汉呢。”
  辛捷哦了一声,心中暗笑,知道是自己昨夜在江面施展轻功,却被那些渔夫认成龙王显圣了。
  于一飞又道:“依小弟看来,那不过只是有个轻功绝妙的人,在江面施展轻功罢了。”
  他眉心一皱,又说道:“只是不知武汉城中传出的此人物,又为何深夜在江面施展轻功?”
  辛捷故意说道:“若能在江面随意行走,这人的轻功岂非真到了驭气飞行地步了吗?”
  于一飞笑道:“辛兄还真个以为那人是‘随意行走’吗?小弟却看大半是渔夫们的故玄其话罢了,不过总而言之,此人一定是个好手,但突在武汉出现,难道是冲着我于一飞而来的吗?”
  辛捷忍住笑,说道:“于兄太过多虑了,那李治华就是请帮手,也不会有这么快呀!”
  于一飞脸一红,忙道:“我倒不是怕他请帮手,只是有点奇怪罢了。”
  辛捷怕他发窘,忙转话题支了开去,说道:“小弟初到武汉,但于兄久走江湖,想必来得多了,不知可否陪小弟到处走走?”
  于一飞道:“这个自然。”
  两人走出店来,也未乘车,随意在街上走着,武汉乃鄂中重镇,又是长江的货物运送集散之地,街道市面的繁华热闹,自是不凡,辛捷坐居石室十年,此番见到这花花世界,再是修为高深,也高兴得很。
  两人随意在酒楼中用了些酒菜,便回转店里,店伙见到店东回来了,巴结地迎了上来,说道:“老爷回来了。”辛捷微微点了点头。
  那店伙说道:“刚才有两位客人来访老爷,一位姓孟,一位姓范,小的认得是城里有名的大镖头,便招待两位进去了,此刻还在里面呢。”
  辛捷笑了笑,扭头向于一飞说道:“想不到范镖头和孟镖头今日就来回拜了。”
  说着与于一飞走了进去。
  金弓神弹范治成一见他两人走了进来,哈哈笑着说:“两位倒真是好雅兴,这么一大早就跑出去逛街,可是到凤林班去了?”
  辛捷道:“范兄休得取笑,倒是令两位久等了,小弟实是不安得很。”
  四人又笑着取笑了一阵,银枪孟伯起突对于一飞说道:“今日我等前来,除了回拜辛兄之外,还有一件大事要说与于兄知道……”
  孟伯起道:“那十年前江湖上的奇人‘七妙神君’昨晚又突然在武汉现身下。”
  于一飞听了,脸色一变,说道:“这恐怕不可能吧!据家师曾向小弟言及.十年前在五华山里,七妙神君中了家师一掌,又被点苍的掌门人以七绝手法点了两处穴道,焉能活到今日?”
  孟伯起道:“此话是千真万确,小弟有个挚友,叫江里白龙孙超远,于兄想必也知此人,昨夜就曾亲眼看到七妙神君的。”
  于一飞脸色变得更是难看,辛捷却坐在一旁,作出留意倾听的样子。
  孟伯起又接着说道:“孙兄超远今日清晨便来到小弟处,告诉小弟此事,并叫小弟这几日要特别留神,说是眼看江湖中就要生出风波呢。”
  金弓神弹在旁接口道:“其实孟兄弟也是太多虑了,再大的风波,也惹不到你、我的头上,就让他俩拼个胜负,又关你、我甚事?”
  辛捷此时作出茫然之态,说道:“小弟也曾听说过武林中有个奇人‘七妙神君’,武功冠绝天下,却又有何人能与他一拼胜负呢?”
  范治成道:“说起此人来,近日江湖上真是谈虎色变,大家只知晓他姓金声名欹,有‘天魔’之称,却无人知他师承来历,他出道江湖才只数年,便已做出几件惊人之事,据说非但武功之高,不可思议,而且手段之毒辣,更是匪夷所思,两河中武林的盟主‘八卦游身掌胡大之’不知怎地得罪了他,竟被他单人匹马,一夜之间将满门杀得干干净净,当时还有北方知名的剑客‘八步赶蝉古尔刚’、‘五虎断门刀彭天琪’在场,但这三位赫赫有名的武师,竟未能敌过他一人,全遭了毒手,这次七妙神君夺了他的女子,他岂肯罢休。”
  于一飞哦了一声,向辛捷说道:“想不到昨夜那女子,竟落得七妙神君也动了手。”
  他沉吟了半晌,又说道:“此次七妙神君重入江湖,倒的确是件大事,小弟待此间事了,便立刻要返回崆峒,禀报家师,天魔金欹和七妙神君的热闹再好看.小弟也无心看了。”
  辛捷心中暗骂了一声,忖道:“你要看我的热闹,岂不知你自己的热闹更好看呢!”
  银枪孟伯起长叹了一声,说道:“武林中平静了将近十年,我就知道必是一场大风暴的前奏,果不其然,乍看江湖中又将是一番腥风血雨,中原五大武林宗派,自身就有了纠纷,现在七妙神君重入江湖,再加上天魔金欹,唉!”
  金弓神弹也愁容满面地说道:“江湖上的混乱尚不止此呢,昔年关中九豪之首,‘海天双煞’天残、天废兄弟,据说也静极思动,想重振声威,我们镖局这行饭本已是在刀口上舐血吃,这样一来,这行饭眼看是吃不下去了。”
  辛捷听到“海天双煞”四字,浑身一震,幸好他三人正在各自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
  他说道:“那海天双煞真也要重入江湖吗?”
  金弓神弹奇怪地望了他一眼说道:“辛兄对武林人物,怎地知道如此清楚?不过幸好辛兄尚非武林中人,江湖上的风波再大,也不会缠到辛兄头上。”
  辛捷笑了笑,当然他们不会发觉他笑声的异样。
  ……
  三日后,地绝剑于一飞天一入黑,就静坐房里,调息运功。
  辛捷见了,不禁暗自点头,忖道:“难怪这地绝剑于一飞名满江湖,他人虽骄狂,但遇着真正强敌,却一点也不马虎。”
  离子正还有半个时辰,于一飞收拾妥当,将长剑紧密而妥当的斜背在身后,试了试对动手毫无妨碍,才走出房间。
  辛捷正徘徊在院子里等他,月光甚明,此时月正中天,于一飞走出院子后,见辛捷仍在徘徊,问道:“辛兄何不早些安歇?小弟此去,谅不致有何差错,辛兄放心好了。”
  辛捷暗忖道:“此人倒是个直肠汉子,还在以为我关心他。”此念一生,日后于一飞真的得了不少好处,却非于一飞所能料想到的。
  辛捷笑道:“于兄难道不知小弟最是好武,有这等热闹场面,小弟焉有不去之理?”
  于一飞摇手道:“辛兄可去不得,试想辛兄手无缚鸡之力,到了那等凶杀之所,万一小弟一个照料不及,教别人伤了辛兄千金之躯,这天大的担子,小弟万万负不起。”
  辛捷道:“就是于兄不带小弟去,小弟也要随后赶去的,那些人与小弟无怨无仇,又怎会对小弟如何呢?”
  于一飞叹道:“辛兄既是执意如此,小弟也无法劝止,只是到时辛兄切记不要乱动,站在一旁看看,也并非不可。”
  辛捷道:“这个小弟理会得。”
  两人飞车赶到岸边,辛捷早已备好渡船,渡至对岸时,刚好是子正之时。
  黄鹤楼本在渡头之旁,楼下一片空地,本是日间摊贩群集之处,但此时已是子夜,空荡荡的早无人迹,于一飞奇怪道:“怎么武当门下,还无一人前来,他们的架子,也未免太大了些吧!”
  辛捷微微一笑,说道:“武当派乃居中原武林各派盟座,气派自然不同了。”
  于一飞哼了一声,心中不禁对武当派,又加深了一份芥蒂。
  两人正等得心焦,辛捷突然望见远处慢施施走来三人,脱口说道:“来了,来了。”
  于一飞随声望去,也已发现,他可并未细虑为何辛捷的目光远比他快。
  那三人想是也望见他两人,身形起处,如飞而来,他们相距原不甚远,晃眼便来到近前,于一飞一看当先一人竟是武当派后起群剑中最杰出的一人,神鹤詹平,第二人却是武当的掌门首徒凌风剑客。
  那最后一人,自是惹祸的根由九宫剑李治华了。
  于一飞心中一动,忖道:“今日却想不到是神鹤詹平和凌风剑客齐来,他二人据说是武当第二代的最杰出高手,若是动起手来,我抵挡一人,料还不至有差,若是他两人齐上,那就难说了。”
  他哪里知道,这凌风剑客与神鹤詹平此来,却是立下决心要将地绝剑折辱一番的。
  近年武当派虽仍执中原武林各派的牛耳,但实际上,崆峒派自掌门人剑神厉鹗在泰山绝顶连败十一个内家名剑手而取得“天下第一剑”的名号后,声势在许多地方已凌驾武当之上。
  是以武当、崆峒两派,无形中造成一种互相忌恨的局势,崆峒自是不满武当仍处处以“内家正宗、武林各派之首”来标榜,而武当却也对崆峒近年来在江湖上日益跋扈甚为忌恨。
  两派的嫌隙由来已久,但却始终碍着面子,又无导火之线,总算未曾撕破脸。
  武当派里,尤其以神鹤詹平最是桀傲不训,他天赋颇佳,人又用功,年纪虽不大,已尽得武当真传,时时刻刻都想做一些惊天动地的事,一来替自己扬名立万,二来也是想振一振武当派的威风。
  而点苍、峨嵋、崆峒三派,各拥秘技,何尝不想做一个领袖武林的宗派,也时时都在伺机而动,只苦于时机未到而已。
  梅山民虽十年来足未出户,但武林中这种微妙的局势,怎能瞒得了他?
  他对这五大宗派,怨毒自深,辛捷技成后,他当然想辛捷替自己报那五华山里暗算之仇,但他却知道单凭辛捷一人之力,要想对付在武林中根深蒂固的“五大宗派”实不可能,他这才授计辛捷,让五大宗派自相残杀,然后再逐一击破。
  梅山民生性本就奇僻,散功后更变得对此事抱着偏激的看法,是以他绝不去想,这样一来武林中要生出何等风波,有多少人将要因此而丧命,何况辛捷幼遭孤露,对人世也抱着奇僻的看法。
  于一飞见凌风剑客、神鹤詹平及九宫剑来到近前,冷冷一笑,说道:“嗳哎,想不到,想不到,于一飞区区一个武林小卒,却劳动了凌风剑客与神鹤詹大侠两位的大驾。”
  神鹤詹平不等掌门师兄发话,反唇道:“崆峒三绝剑名满江湖,哪里会将我等武当派放在眼下,在下听李师弟回来一说,虽然明知凭我们这两手三脚猫的剑法,万万不是崆峒剑客的敌手,但我詹某人自不量力,却要来讨教于大侠的高招。”
  于一飞望了在旁阴笑着的九宫剑李治华一眼,知道他说不定又在他们面上说了什么更难听的话,但他心高志傲,正想找武当派的岔子,这样一来,正中下怀,是以冷冷说道:“詹大侠真是太客气了,在下拙于言辞,真不知说什么好,只好在手底下讨教了。”
  他这番话无异说我话讲不过你,但手底下可不含糊,凌风剑客、神鹤詹平,都是久走江湖精明强干的角色,岂有听不出来的道理?
  凌风剑客冷笑道:“于大侠真是快语,这样再好不过了。”
  他侧身一望辛捷,说道:“这位是……”
  于一飞道:“这位是敝友辛捷,久仰武当剑法,特来瞻仰瞻仰的。”
  九宫剑李治华抢着道:“这位就是我曾向师兄提及的辛老板。”
  凌风剑客哦了一声,上下打量了辛捷几眼,含笑朝辛捷微一抱拳。
  辛捷也忙笑着答礼。
  神鹤詹平一掠至前,说道:“那么在下就先领教于大侠几招。”
  两人表面上虽是客客气气,但心中各含杀机,都存心将对方毁在剑下,绝不是武林中讨教过招点到为止的心理。
  是以两人不答话,神气内敛,目注对方,都怕被对方抢了先着。
  辛捷此时早已远远站开,好像生怕剑光会落到自己头上似的。
  正值此际,岸边突又飞跑来几人,脚步下也可看出功夫不弱。
  神鹤詹平变色问道:“于大侠倒请了不少帮手。”说完冷笑一声。
  地绝剑于一飞也自愕然。
  几人走到近前,便停下了,站在一边,也不过来,于一飞一看,却是金弓冲弹范治成、银枪孟伯起,及几个武汉的成名人物。
  这几人于双方都是素识,却只远远一抱拳,显然是看热闹来了。
  地绝剑于一飞得理不让人,冷冷说道:“于某人虽不成才,却不会找个帮手。”
  他的意思就是说,我于一飞是单枪匹马而来,你们来的却不止一人。
  神鹤詹平冷哼一声,面色铁青,脚步一错,反手一握,剑已出匣,叱道:“有请了。”剑随身走,突走轻灵,斜斜一剑,带起一溜青光,极快地直取于一飞的肩胛之处。
  武当本是内家剑法,并不以轻灵见长,但神鹤詹平这一剑,不过是虚招而已,并没有施展出武当剑法中的精奥。
  于一飞目注剑头,等到剑尖已堪到了面前,才猛然一撤步,脚跟半旋,剑光一闪,不知何时已将长剑撤在手里,顺势一剑,一出手便是崆峒的镇山剑法,“少阳九一式”里的第一招“飞龙初现”,剑带风雷,显见这于一飞内功颇有火候。
  这“少阳九一式”乃是剑神厉鹗,本着崆峒原有的剑法,锐化而成,剑神厉鹗十年前就以此剑法,取得“天下第一剑”的头衔,扬名天下,由此可想此剑法的威力,自是不凡。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地绝剑于一飞剑光一出,神鹤詹平就知今日确实遇到了劲敌,突地沉肘挫腕,反剑上引,去削于一飞的手腕。
  这一招连削带打,却又不露锋芒,正是武当的“九宫连环剑”里的妙招。
  于一飞沉声道:“好剑法。”剑光一撤,猛又再起,匹练般的剑影便立刻在自己四周布下一道剑圈,光芒撩乱之中,剑身突自上而下一剑削来,正是“少阳九一式”里的“神龙现尾”。
  神鹤詹平一声清啸,凌风剑客在旁已知他这师弟动了真怒,皆因詹平“神鹤”之号由来,即因他每在杀人之先,必然轻啸一声。
  果然神鹤詹平剑光如虹,按着脚下踩的方位,每剑发出,必是于一飞的要害。
  辛捷看在眼里,却正合了他的心意,他知道此两人只要有一人受伤,就是不了之局。
  两人剑法,俱是得自名家,“少阳九一式”招式精奇,于一飞内力又厚,剑剑都带着风雷之声,看来煞是惊人。
  但武当之“九宫连环剑”,称尊中原武林垂数十年,招招稳练,却又剑扣连环,招中套招,直如长江大河之水,滔滔不绝。
  两人一动手,便是数十照面,众人但觉剑光缭绕,剑气漫天。
  便是辛捷,也自点头暗赞着“武当”、“崆峒”能扬名江湖,确非幸致。
  他暗中留心看每一招的发出,觉得两人的剑法虽然严密,但却仍有空隙露出,虽然那空隙是在常人绝难发招的部位。
  他暗里微笑,恍然了解了“虬枝剑法”里有些看似无用的招式,正是专对着这些空隙而设,复知梅山民学究天人,当初创立这“虬枝剑法”的时候,早已将中原各门派的弱点了然于心。
  又是数十招过去,两人仍未分出胜负,突地天空一片乌云遮来,掩住目光,大地更形黑暗,两人的剑光也更耀目了。
  片刻,竟哗地落下雨来,夜间骤雨,雨点颇大,旁观的人都连忙躲在黄鹤楼的廊檐下,但动手中的两人,却仍在雨中激战着。
  这两人都可说是代表了“崆峒”、“武当”第二代的精华,虽然他们都不是掌门弟子,但都声望很高,两人也知道今日之战的严重性,是以俱都心神贯注,连下雨也顾不得了。
  突然,雨声中有歌唱之声传来,有人在唱着:“从前有个姜太公,到了七十还没用,担着面粉上街卖,却又撞上雨和风……”
  诸人俱都大奇,在此深夜之中,怎地会有人唱起莲花落来。
  唱声愈来愈近,只见雨中有人拖拖沓沓地走来,一边唱,一边还用手中两块长形的棍拍互相敲着,众人更是又惊又奇。
  那人一见有人比剑,哈哈一笑,又边打边唱道:“哈哈,真热闹,刮刮叫,两人打得真热闹,刮刮叫,刮刮叫,扬州有个雪里庙,镇江有个连环套……”边唱边走,也走到廊檐下,往辛捷身边一坐,又唱道:“从前有个好地方,名字叫做什么凤阳,凤阳出了个朱洪武,十年倒有九年荒,咚咚锵,咚咚锵……”
  他又唱又敲,闹得不可开交,像是旁若无人,金弓神弹见他衣着打扮,却像个花子,但是头脸皆净,双手洁白如玉,留着寸余长指甲,突地想起一人,低声对银枪孟伯起嘀咕了几句,皆面色大变,转脸惊异地望着此人。
  辛捷见了他两人的举动,心里一动,便也盘膝坐了下来。
  那人一转头,见辛捷坐在他身边,面色一变,仔细看了辛捷两眼,却又朝辛捷笑了笑。
  辛捷也朝那人笑了笑,金弓神弹与银枪孟伯起见了,对望了一眼,仿佛觉得甚是诧异。
  地绝剑于一飞和神鹤詹平,双双被他唱得叫苦连天,须知高手动招,心神一丝也扰乱不得,此时雨势本大,再加上此人又唱又敲,两人苦战不下,心里都开始急了起来。
  两人气力都觉得有些不济,剑招也显得不如以前的矫健,但两人却都知道在这种时候,就是分出胜负的关头了。
  凌风剑客最是关心,竟一步步地往前进,站在雨下也不自觉。
  此时神鹤詹平突走险招,侧身欺进,左手划个剑诀去点于一飞的持剑手腕,右手平飞一剑,去削于一飞的太阳穴。
  此招实是极险,高手过招,稍沾即走,哪里有他这样全身欺入的,凌风剑客在旁看了,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就知要糟,脚尖一点,便往两人比斗之处飞去,哪知却已迟了一步。
  地绝剑于一飞双足牢牢钉在地面上,身形突地后仰,右手一放,竟将长剑松了,在剑落下之际,突又反手抄着,剑把在外,疾地一点,点向神鹤詹平的“将台”重穴。
  他这一手的确是奇诡得很,手中之剑,一松一放,躲开了神鹤詹平点来的手指,却又剑把在外,向詹平点去,这种招式,任何一家剑谱都没有,不过只是于一飞情急应变之下,所想出来的而已,神鹤詹平大出意外,躲无可躲,扑地倒在地上。
  凌风剑客身形如风,但赶来时神鹤詹平已倒在地上,手中仍紧握着剑,面上已泛出青黄之色,双目也闭起来了。
  凌风剑客大惊之下,再也顾不得别的,忙俯身将神鹤詹平抱在怀里,查看他的伤势。
  旁观诸人也自一声惊呼,淋着落下来的雨点,都跑向他俩人的身旁。
  辛捷见那怪人,却像根本没有将这些事看在眼里似的,仍自管唱着,于是他也坐着不走。
  凌风剑客见神鹤詹平竟被点了“将台”重穴,又急又怒,说道:“好,好,崆峒剑客果然好功夫,好手法,武当派今天算是栽在你的手里。”
  地绝剑于一飞此刻衣衫尽湿,身心俱疲,知道凌风剑客若然此刻向自己动手,自己却非敌手了,抢先说道:“阁下是否也想一试身手?”
  凌风剑客怒极道:“贫道却不会找占便宜的架打,你姓于的身手,贫道迟早总要领教的。”
  他当着武汉的这些成名英雄,话说得极为漂亮,哪知他却并非不愿乘人之危,而是神鹤詹平此时命在须臾,非赶紧救治不可。
  他横抱起神鹤詹平的身躯,朝在旁发着怔的九宫剑李治华怒道:“还不走?”
  地绝剑于一飞又道:“阁下请转告令师,就说西崆峒的故人,问他十年前的旧物可曾遗落,请令师如约送还崆峒山上。”
  凌风剑客怒道:“一月之内,家师必定亲至崆峒,请阁下放心好了。”
  地绝剑于一飞仰天笑道:“好,好,今秋的泰山之会,还希望阁下也来一显身手。”
  凌风剑客叱道:“当然。”
  身形一晃,抱着神鹤詹平齐飞而去。
  辛捷听了两人所说的话,知道“武当”、“崆峒”两派,从此便成水火,他转脸望那怪人,见他声音愈唱愈小,此时竟似睡着了。
  辛捷微微一笑,站了起来,走向于一飞笑道:“于兄果然剑法绝伦,今日小弟真开了眼界。”
  他又向金弓神弹范治成等人说道:“今日小弟作东,在那凤林班里请各位喝酒为于兄庆功,各位可赞成?”.
  于一飞忙道:“辛兄的好意,小弟心领了,小弟必须连夜回崆峒,向家师禀明此事。”
  他顿了顿又道:“还有那‘七妙神君’重现江湖,小弟也要立刻禀明家师作个准备。”
  辛捷道:“于兄如有正事,小弟自是不能相强,但今日一别,后会无期,小弟却难过得很。”
  于一飞笑道:“小弟孑然一身,来去自如,只待事了,小弟必再来此间,与各位尽十日之欢,今日就此别过了。”
  说罢一拱手,也自身形动处,如飞走了,刹时便无踪迹,消失在雨丝里。
  金弓神弹范治成突走了过来,悄声道:“辛兄可认识那人吗?”他用手微微指了指那仍坐在廊檐下的怪人。”
  辛捷摇头道:“不认得。”
  金弓神弹正要说话,突见那人仰天打了个呵欠,忙将要说的话咽回腹里。
  银枪孟伯起也走了过来,说道:“雨中不是谈话之处,辛兄不如与小弟们一起坐船渡江吧。”
  辛捷笑道:“小弟最是好奇,还想留在此地,范兄、孟兄先请回吧!”
  金弓神弹沉吟了一会,说道:“这样也好,说不定辛兄还有奇遇,只是小弟们却要先走一步。”
  孟伯起也好像不愿在这里再多逗留一刻似的,一拱手,拉着范治成等人匆匆走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五十章 剑毒梅香
    第四十九章 华夷再战
    第四十八章 婆罗五奇
    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剑
    第四十六章 血果情深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决
    第四十四章 八方风雨
    第四十三章 摩伽密宗
    第四十二章 大戢岛上
    第四十一章 一剑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