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气严霜 >> 正文  
第五章 风风雨雨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章 风风雨雨

作者:上官鼎    版权:奇士传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0
  语至中途,好像是有所警觉,横目朝赵子原睨了一眼,住口不言。
  赵子原此时已是疑念纷生,却依旧不动声色的静观其变。
  须臾,武冰欲忽然想起一事,道:“爹爹,事情有些不对。”
  灰衣人道:“怎么?”
  武冰歆道:“本亭主管陈雷,如何未来报告敌情?”
  灰衣人“嗯”了一声,道:“为父也想及此点,正自不得其解。”
  武冰歆道:“要不要动用密室那十三人?”
  灰衣人道:“目下时候未到,操之过急反倒坏了大事——欲儿你看住这里,我去外亭瞧瞧!”
  语讫,身子微拧,只一晃便已掠到厢外。
  赵子原望着那他那鬼魅一般的身影消失在自己视野,心中喃喃道:“好神秘的人物!……不知密室那十三人所提到的主儿是不是他?……”那灰衣人方自出厢,方案上的烛火忽然一暗,暗门当口人影一闪,武冰歆娇喝道:“是谁?”
  黑暗中没有应声,赵子原倏感身侧一道轻风吹起,一抹白影在眼前晃掠而过,挟着一股柔和的力道自右方袭来,他一个立足不稳,一连向左跌开数步,正好退到那张石屏的前面。一个低沉声音喝道:“随我走!”
  赵子原一听这语声好生熟稔,而且像是针对自己而发,方自惊疑问,那道低沉的声音再度亮起:“随我走!莫迟疑!”
  武冰歆娇叱连连,呼呼拍出数掌,掌劲迸发若殷雷,但她在漆黑一片里,显然无法觑准敌人的位置,是以掌掌都落了空。
  只见那白影在掌风中穿梭四绕,步履有若行云流水,到最后简直成了一片模糊的影子!
  赵子原瞧得目瞪口呆,眼望那黑影子已掠到了石屏边缘,时机一纵即逝,于是他迅速作了决定,擦身继后跟上。
  那白影当先冲出石屏,“咔嚓”一声,那屏上的机关业已发动,无数银光乌芒暴雨般朝他射了过来!
  满室风声骤响,那白影身形猛可一个大转,一式冲天而起,同时借着一转之势,卷起一道狂飚,漫天暗器纷纷被卷飞落起。
  那白影呼啸一声,身子继续上冲,毫无提气换气的耽搁,在石屏第二番射出暗器之前,只听“哗啦啦”一声暴响,他身子已撞破屋顶,飞了出去。
  几乎在同时,赵子原也自振身冲起,武冰歆喝道:“哪里走!”
  纤手五指疾地一弹而出,只听萧萧之声大作,五指疾风遥遥射向赵子原背宫五大穴道。
  她出手迅捷,眼看对方再也闪避不过,炬料赵子原身在半空之中,忽觉一阵漩流逼引而至,端端将他拉上数尺,武冰歆所弹出的指风,到了此等高度,已成强弩之末,再也发生不了作用。
  赵子原在空中一扭腰,随之自缺口冲上屋顶,如飞去了。
  这一切变化太快,那武冰歆万万料不到两人不走暗门,而回绕石屏,不从正面出院,却冲破屋脊而出,只有眼睁睁地望着两人在她面前走脱。
  李姬重新把灯火点着了,慢条斯理说道:“他就这么走了,不管一杯明珠有没有壁还,撒手就走了。”
  武冰歆叱道:“住口!”
  李姬淡淡一笑,低声道:“这人虽是如此戆气,其实却蛮潇洒的,李姬阅人已多,倒未见过……”
  她边说边摔着一头秀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与武冰歆听;还没有将话说完,武冰歆已一步上前,抽出短剑抵住李姬的咽喉,厉声道:“再说下去,姑娘这一剑便在你的喉上刺个窟窿!”
  李姬全无惧色,道:“姑娘何必如此认真?”
  武冰歆颓然放下手中短剑,内心喃喃道:“是啊,我是大过认真了,这疯丫头信口不知所云,我去理会她做什么?……”
  一烁如豆,昏黄色的光线洒在武冰歆那张脸庞之上,即使只是那么一丁点晕糊的幽光,也将她脸上突兴的铁青显映出来。
  上弦月已落到了西方,天顶密集的灰云让月儿烧熔了一片,露出几颗稀疏的寒星,朦朦胧胧勾出了这片荒凉的莽原,也勾出了两条在荒原上驰掠的人影。
  将荒原抛在后面,来到一座低矮的小丘上,当前那条白影身形突地一顿,在空中美妙轻盈的一个折身,便自钉立丘上。
  后面那人也硬生生将去势刹住,仰首吐出一口浊气,说道:“阁下到底是停下来了。”
  说话的人正是赵子原,此刻他始有机会细细打量将自己从留香院引出的神秘人物,只见此人身着一袭白袍,那白色在冷月的照映下,就像冰雪一样的晶莹。
  更奇异的是那人头上竟也用一白布罩着,乍看之下自首及足都是一团雪白,只露出一双眸子。
  那白袍人冷森森一笑,说道:“老夫要不停下,你便没有力气再跑是么?”
  赵子原面露赧色,道:“若是继续前奔,小可实力有不逮。”
  白袍人道:“年轻人怎地如此不济?须知麒骥一跃不能十步,驾马十驾功在不舍,你还得多加锻炼。”
  赵子原心道:“十年来,我每天清晨自伏虎山断崖攀上山巅,再沿着山道跑下,未尝有一日中断,所受的锻炼还不够多么?其实我力有不逮是假,只是在未将事情弄清之前,不愿再多跑冤枉路罢了。”
  心中如此想着,并未形之于色,说道:“不审阁下……”
  白袍人打断道:“你想问老夫姓名,是吧?”
  赵子原暗暗吃惊,自己一开口,对方便能猜知下文,可见心思之密,便当下压低嗓子说道:“正要请教。”白袍人道:“小伙子,你出道已有多久?”
  赵子原呆了一呆,道:“小可在武林行动未及半载。”
  白袍人道:“虽只短短半载,你总该听人说过司马道元这个名字!”
  那“司马道元”四字一出,赵子原登时震惊得愣住了,好一忽才恢复过意识,呐呐道:“阁下就是司……司马道元?……”白袍人道:“小伙子你语气惊疑不定,难道怀疑老夫不是?”
  赵子原无言以应,他情知司马道无一门在翠湖生已被职业剑手斩杀殆尽,死者岂能复生?眼前这个十有八九是冒顶“司马道元”之名,诚令人费解,到底这白袍人是什么身份,赵子原只觉事态愈来愈复杂了!
  他心中思潮起伏,那“司马道无”复道:“看来小伙子是不相信了——”
  言讫一抖腕,“呛”一声脆响,腰问长剑已自出匣,他一弹剑身,陡然一剑破空刺出。
  这一剑去势不疾不徐,剑身却颤抖不歇,嗡嗡声中突然一挑而上,但见满天寒光飞驰,剑气纵横,乌乌光圈旋飞不已。
  赵子原冲口喊道:“风起云涌?司马剑门的起手式!”
  他犹未及改变脸上的神色,那“司马道元”剑已人匣,有若渊停岳峙的停立原地,一步也未曾移动。
  赵子原当日曾听人详细描述司马剑门的剑式,正因为翠湖那一夜所发生之事牵连大广,此人若不是司马道元,如何会这手剑式?他又为什么非要我相信不可?……”只听那“司马道元”道:“小伙子你也认得这一招,见识不可谓不广啊。”
  赵子原道:“司马剑门的大风十五剑,天下武林谁人不晓,阁下好说了。”
  “司马道元”道:“只是老夫离群索居二十年,不想武林中人并未将老夫忘却。”
  赵子原道:“不错,从翠湖生变那夜迄今,是整整二十年了。”
  “司马道元”似乎吃了一惊,道:“小伙子你说什么翠湖……”
  赵子原不愿再提及此事,遂岔开话题道:“阁下将小可引至此地,不知有何见教?”
  “司马道元”道:“好像咱们不必再绕圈子了,小伙你姓赵是也不是?”
  赵子原怔道:“阁下从何得知?”
  “司马道元”不答,逞道:“这就是了……这就是了……”
  赵子原有如坠入了五里迷雾,只听“司马道元”复道:“留香院那‘量珠聘美’是武林有史以来最大阴谋,老夫不欲你沦人万劫不复之地,是以将你引出。”
  赵子原心念一动,道:“据小可所知,阁下亦曾到过留香院——”
  那“司马道元”语气一沉,道:“你在哪里听到的?”赵子原道:“道听途说。”“司马道元”冷哼一声,道:“尔后无据之论休得多提,老夫进入留香院,今日还是破题儿第一遭,是谁在造老夫的谣?”
  赵子原忖道:“从后院中女婢透露出来,‘司马道元’分明去过该院,但他竟极力否认,至若不是眼前这人,难道有第二个‘司马道元’不成?……”
  当下说道:“那么杜氏三英是死在阁下手中么?”“司马道元”沉声道:“你又错了!那闯入内亭,击毙杜氏三英者是另有其人!”
  赵子原错愕不已,今夜事态发展,处处出人意表,委实令人无从捉摸,设法推究。
  这会子,一阵凉风迎面拂来,夹着丝丝雨点,赵子原仰首一望,天空暗云四合,星月潜形,分明是将要下雨的征候。
  赵子原道:“天气变化好快,我们要不要找一处地方避避雨?”
  “司马道元”点头应许,两人相继举步,朝通往丛林的小径行去。
  走到半途,风势逐渐转劲,豪雨已渐渐的落了下来,赵子原被淋得像个落汤之鸡,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桩怪事——只见那“司马道元”身在雨中前行,顶门之上竟然冒出丝丝白烟,密密麻麻的雨点落在他头上,自动斜飘,全身衣袂未曾沾湿一处。
  赵子原心中呼道:“混元归真!这人的内功造诣居然已练到混元归真的地步,那是前辈高手硕果仅存的几人才能够办到的啊!”
  他正自纳闷,忽然在滴答豪雨中,传来一阵人语交谈之声!
  赵子原侧耳倾听,那语声愈来愈近,十分清晰,“司马道无”自然也听见了,可是他的步履仍然是轻松,足步毫不停滞。
  赵子原暗忖:“时值深夜,又是在这等荒野地带,还有谁会冒雨赶路?……”
  他到底不能做到对身外事物完全无动于衷,低声道:“有人也走在这条路上——”
  “司马道元”冷冷道:“少开口!老夫知道!”
  渐渐那语声来得近了,前面小径拐角处,果然并肩走出了二人。
  “司马道元”足步一停,静立道中,赵子原也在他后面停步,那两人见有个白袍人当道而立,语声立刻停了下来。
  那两人继续向前走近,赵子原已可瞧得清切,他们都身着道袍,右边的一个面目清癯,年约五旬,左边的却只在中等年纪。
  那右边的老道士开口道:“两位道友请了——”
  他话声倏止,似乎吃了一惊,敢情看见了“司马道元”顶门上的丝丝白烟,和一身毫未沾湿的衣袂。
  “司马道无”沉声道:“两位过路么?”
  那左边中年道士道:“正是,道友请让道。”
  “司马道元”缓缓倾转过身子,那老道士迟疑一下,说道:“敢问这位道友可是要翻越这座山丘?”
  那两名道士像是吃了一惊,左面老道士涩吞吞道:“唔唔,没什么……贫道不过一时好奇……”
  “司马道元”道:“道身长为方外之人,竟也有好奇之念,殊令人不解。”
  那老道士不料对方词锋如此锐利,闻言呆了一呆,道:“道友言重了。”
  “司马道元”道:“老夫说欲越山而过,两位便露出惊讶之容,可见……”
  那中年道士截断话头道:“这位道友甭再说了,我们是心照不宣。”
  “司马道元”一声冷笑,那两名道士相互对望一眼,并排走将过去,“司马道元”却没有一点让路的表示。
  小径路面甚窄,两个道士身形一齐向路旁挤了一挤,就在这一忽,赵子原忽然遥见后方道上又走来一人,身法之疾,逾于奔马。
  晃眼间那人已来到近前,将手一挥,喝道:“好狗不挡道!让路,让路广赵子原陡觉一股暗劲当胸袭来,他微一挫步,横手一架,沉道:“什么人如此横蛮?”
  那人敞声道:“讨厌!给我滚开!”
  单掌换了一个方向斜斜袭至,一股重如山岳的潜力应势而出,赵子原此番已有戒备,他身子一晃,立即退开数步。
  那人有如附骨之蛆,腾身疾上,连发数掌,招招毒辣凶猛,赵子原见招拆招,渐渐地感到穷于应付,这当口,他后面的“司马道元”突然暴喝了一声:“嘿!”
  赵子原在百忙中回顾,见那两名道士与“司马道元”错身之际,陡然发难,双双翻起一掌猛向“司马道元”按去!
  这一下,赵子原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目,哪有身为道士出手如此恶毒?他还未及转念,两边掌势已攻进“司马道元”左右侧不及半尺之地!
  说时迟,那时快,那“司马道无”大吼一声,蓦然踏步自拳风掌力夹缝中步将出来。紧接着“砰”一声大响亮起,两名道士反被自己人的掌力震住,身躯各自摇了一摇,始拿桩站稳。
  在场诸人,包括两个道士都为之骇然不置,不知“司马道元”使的是什么招数身法?赵子原身前那口发粗语之人,身子一躬,一言不发便往对面山头掠去,霎时便走得无踪无影了。
  赵子原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心中自问道:“是谁?这粗暴无理的人是谁?”
  只听那“司马道元”冷然一哼,道:“两位下手大绝了,绝得不留一点余地——”
  那两名道士敢是自知理屈,只有默默不应,“司马道无”复道:“武当山出来的道士,也不过是暗箭伤人之辈。”
  赵子原一怔,暗忖:“武当山?这两个道士原来是武当派的。”
  那右边老道士“噎”地倒退一步,道:“道友好眼力!”
  “司马道元”道:“武当名望最重的三子之首天离真人,什么时候也学会了闷声偷袭这一套?……”
  那老道士天离真人没有吭声,“司马道元”伸手指着对方左侧那中年道士,续问道:“老夫眼拙,这青年道人如何称呼?”
  天离真人道:“他是贫道师侄,无字辈排名第二,道号无心?”
  “司马道元”道:“十五年前名满武林的武当三子,在壁邺一战,大败于来自汉北的铁衣门,天乾、天坎两真人和铁衣五骑同归于尽后,便再也没听过三子之名,难不成这青年无心补了一缺?”天离真人颔首道:“不错,还有一名就是取天乾之位而代之的无意——”
  “司马道元”道:“无意?武当三子阵容既然重现武林,那么那一位呢?”
  天离真人望了望赵子原一眼,道:“适才已与这位小道友打过照面了。”
  赵子原愣道:“道长是说那……那横冲直撞、满口粗话的人,竟是道长侄辈无意?……”
  天离真人率然点了点头,那“司马道无”嘿嘿笑道:“好一个道貌岸然的武当道士,老夫服了。”
  天离真人受不了这一激,面颜立变;那“司马道元”语气倏然转为冰冷无比:“原来三子竟是早就串通约好来个两面夹击,老夫与武当向无瓜葛,缘何陡生恶心相谋?”
  那中年道士无心道:“道友先别追究这些,敢问两位可是急着要翻越此山?”
  “司马道元”道:“同一道问题,你要追问几次?”
  无心道士道:“若非事关至巨,贫道怎会不厌其烦,再三相询。”
  “司马道元”哼一哼,道:“道士你还要罗嚏不清,老夫……”
  无心道士截口一字字道:“道友越过此山,就到了金翎十字枪麦(斫)的府院了——”
  越子原心子一紧,暗自呼道:“他是说麦十字枪的府院!这等大事我居然忘了——今夜不是职业剑手向麦(斫)挑战所订的期限么?”“司马道元”冷笑道:“无心你此言何意?”无心道士道:“道友是明知故问了。”
  “司马道元”沉下嗓子道:“老夫司马道元……”
  那天离真人打断道:“恕贫道要动手了,道友请亮剑!”
  “司马道元”长笑一声,道:“设若老夫剑一出匣,武当三子又将自此除名了!”
  天离真人大恚,当胸一掌疾拍而前,方才他师侄三人联手偷袭罔效,心下已生凛意,是以一上手便使出八十一路武当“镇观神拳”,掌上功力十足,着着都暗藏惊人变化。
  “司马道元”并未掣剑,他变掌交叉拂出,看似柔绵无力,却极尽奇诡辛辣之能,反将对方拳招封回。
  他向侧立一旁的无心道士喝道:“连偷袭的手段都用上了,还讲究什么鸟规矩,一齐上啊!”
  无心道士道:“说得不错,在道友面前是不用讲究武林规矩的。”
  一抡拳,也加入了战圈。
  战圈之外的赵子原,心中却不住沉吟:“目下形势已乱,我正好乘机离开,赶到麦十字枪府宅——”
  于是他不动声色,向左侧移开数步,身子陡然一提而起,道上三人交手方酣,复在渐渐豪雨声音的错扰下,一时竟没有发觉。
  待他掠到了三丈开外,耳闻后方那“司马道元”的声音道:“小伙子,你慢走……”
  然后惊叱与掌击声起,天离真人的声音道:“这位道友,我们耗上了。”
  赵子原可以料到,那“司马道元”似乎已被两个武当道士缠住,他不敢稍事滞留,在空中提住一口真气,星飞九射般地朝右前方山头驰去。……
  毕节城外平梁上的一座大宅院中,灯火照耀如同白昼,但却没有一点人声传出,周遭是死一样的阒寂。
  豪雨已歇,朱红色庄门两侧,点燃着两只粗大的火炬,庄门洞开,往内立着两排劲装汉子,每人手上俱各持一着只火把,亮眼的火光一直延伸到大厅。
  厅中人影幢幢,或坐或立,或负手来回踱蹀,约摸有十人之伙,每一个人都是绷紧着面孔,目光齐注灯火辉煌的大门,就是没有一个开口说话,空气在肃杀的气氛下凝结住了。
  终于,一道语声打破了沉寂。
  “四更将到,他就快来了。”
  没有人回答,四周又恢复了原来的寂静。
  厅外传来四更梆子之声,众人神容霍变,仿佛那梆声,就敲在心上,那坐在大厅正中的一张太师椅上的老者,“呼”地一下立将起来。
  老者年约五旬,一袭长衫覆履,相貌甚是威武,炯炯双目往厅中诸人环视一眼,沉声道:“距约定时限还有半个更次,诸位若立刻退出本院仍未嫌晚。”
  他左侧立着的一个中年大汉轻咳一声,道:“麦十字枪你甭多说了,咱飞毛虎洪江既然千里迢迢自祁连赶来,便是本着武林同道相互声援的道义,岂有临阵退缩之理。”
  十字枪麦(斫)道:“诸位盛意可感,但是今夜局面……”
  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复道:“麦某自弱冠出道,以一支十字枪行遍天下,什么厉害阵仗,什么危险场面没经历过?即使刀抹首颈,五步溅血,麦某也未尝皱过一次眉头,但是——”
  那飞毛虎洪江插口道:“但是什么”
  麦(斫)缓缓道:“但是目下麦某虽居封刀之龄,竟犹不断感到心寒胆战之意,这种反常心理,自家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他左边一个劲装汉子道:“鹿某又何尝不如是,不怪咱们生出这种可卑心理,实是今日这个局面太叫人心寒了!”
  他语声一顿,复道:“试想一想,祁门居士沈治章何等功力,他那门下十二高手个个也都是一时之选,但在那挑战黑帖所订之日,面对职业剑手,竟然无一生还,连云甲第全被夷为平地,今日这黑帖竟又投递到麦府来,有了前车倾覆之鉴,咱们能免掉恐惧之情么?”
  那飞毛虎洪江道:“鹿双角你也是一方之雄,说话就知道尽长他人志气。”
  那鹿双角面色一沉,正待抢白几句,立于洪江下首的虬髯汉子已自插口道:“鹿兄之言其实并不太过,心寒胆怯是一回事,敢否邀斗来敌,一决生死,又是另一回事。”洪江忽然以手一指,“嘘”了一声道:“有人走进大门——”
  厅中诸人闻声,齐地一震,抬目望去,只见庄门人影闪处,陆续步进了六人。
  那当前之人面目奇丑,右足微跛,依次是一个秃顶僧人,一个鸠衣百结的叫花,在叫花右边是一个相貌阴鸳的中年汉子。
  走在最后是一对少年男女,这时厅中诸人无一不是已出四旬之龄,是以这两个年轻人一经加入,登时显得不大协调。
  十字枪麦(斫)趋步迎上前:“老丑能干时限之前赶到,顿令老朽放心不少。”
  他们果然是殃神老丑这一伙人,那殃神肃容道:“好不容易,好不容易。”
  麦(斫)立刻猜出殃神话中之意,并不多问,他目光一转道:“朝天庙主持和丐帮英杰都来了,实是难得。”
  朝天尊者与飞斧神丐谦逊一番,麦(斫)复望着那阴骛汉子,晶瞳中掠过一丝惑意,期期道:“若麦某老眼不花,这位可就是黑岩厉壮士?”
  阴鸯汉子点了点头,麦(斫)道:“黑岩三兄弟一向孟不离焦,缘何只见到厉壮士一人?”
  厉向野突然露出伤戚,闷声不语,那朝天尊者向麦斫使了个眼色,压低嗓子说道:“卜施主和湛施主已在鬼镇上,遭人暗袭过世……”
  麦斫“啊”了一声,那黑岩三怪是江湖上大大有脸的人物,却叫人一举毙了两个,心中之震惊自是不在话下,他脱口道:“何人下此煞手?”飞斧神丐干笑一声,道:“言之不胜汗颜,咱们连凶手是谁都没有瞧清——”
  麦斫骇讶更甚,厅中其余诸人一闻此言,也都变了颜色,简直不敢相信此事的真实性了。殃神老丑道:“别再提这等晦气之事了,麦兄,咱们今夜给你带来了两个人质——”
  麦斫的视线落在那两个少年男女身上,缓缓道:“老丑你没弄错,这一男一女就是当夜投贴之人?”
  殃神老丑道:“错不了。”
  麦斫道:“看来他俩倒十分服贴,老丑你用的什么方法使他们就范?”
  殃神笑道:“这个得归功于朝天尊者的迷魂大法,这两个娃儿丧失神智已有一整日了,从朝天神庙一路至此,他俩行动尽在咱们掌握之中。”
  麦斫这才发觉这对男女的双眼无神,面容甚是呆滞,果与常人有所两样;不用说,这两人便是来自太昭堡的顾迁武和甄陵青。
  麦斫道:“不知尊者施法的效力还可维持多久?”
  朝天尊者沉吟一下,道:“至少在四十八个时辰之内,将滞处在半昏迷状态,不会复苏麦斫抚掌道:“好!今夜情势虽称危恶,但未始没有转机。”
  这时候,那立在大厅中央的飞毛虎洪江忽然一步踏前,对着朝天尊者道:“尊者别来无恙?”
  飞毛虎洪江面色一沉,道:“洪施主有何指教?”
  飞毛虎洪江哈哈一笑,道:“不敢当得‘指教’两个字,洪某只是暗自感到奇怪,天下如斯之大,为何咱俩会在此地碰头,而且又同心敌汽,成了一路之人。”
  朝天尊者冷笑道:“好说,好说。”
  洪江道:“照说咱们既是同来为麦十字枪声援,便应相处无间,但尊者知晓洪某乃是出了名的量窄气浅,是以对当年之事仍不能释怀……”朝天尊者道:“施主待要如何?”
  洪江道:“洪某敢问一句:那于姓娃儿如今何在?”
  朝天尊者淡淡道:“施主是说那于小丹么?他目下是清空神庙十二侍童之首。”
  洪江沉声道:“如此道来,尊者是下了决心,一意孤行了?”朝天尊者哼了一哼,道:“贫僧一意孤行便待怎地?施主看不过眼;便划下道来,贫僧随时可以奉陪——”
  洪江怒极反笑道:“朝天尊者,你既如此一说,洪某说不得要把昔年旧帐和你算算了!”
  他一抖手,取出了一把护手钩,掌心抵住两枚铁胆,转得“叮当”乱响,朝天尊者吸一口真气,凝神等待对方出击,这剑拔晋张的情势,顿使整个厅上局面演变得糊里糊涂。
  原来朝天尊者昔日为物色使迷魂大法的奇童,遍履大江南北,在昌谷发现一个资质极佳的村童于小丹,就要带回朝天庙去,斯时适洪江路过该处,也欲收于小丹为徒儿,两人因此起了争执而动手,肇下今日冲突之伏因。
  “刷”一响,朝天尊者也掣下了禅杖,那麦十字枪眼看战火一触即燃,忙趋步上前插身两人之中,沉声道:“两位请瞧在麦某薄面……”
  蓦然,天空一个暴雨响起,震得众人耳膜格格作响,紧接着一道电光忽闪而下,麦忻不由自主停住了话声。
  雨水倾盆而降,将庄门前面燃着的两排火炬浇熄了,狂风呼啸怒号,和扰人雨声相应。麦忻喃喃道:“雷电交鸣,豪雨突降,莫非是不祥的预兆?……”
  被雨水淋湿的庄汉纷纷避人内院,风势越来越猛,厅中烛光飘摇不定,使整座庄院充满了风雨凄厉的气氛。
  烛影摇红之中,大厅忽然无声无息的闪进了四个黑衣人,个个面目狰狞,煞气森森!
  厅中群豪齐齐倒呼了一口冷气,那鹿双角失声道:“他们来了!武当三子只怕已遭不测!”
  语声方落,那四个黑衣人倏地四下跃开,举手投足问动作齐整划一,分立在大厅四方角落。
  这时候,庄外又大踏步走进了一人,那殃神老丑立身之处最处厅门,他乍见来者之面,惊呼道:“姓赵的小子!你……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
    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
    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