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气严霜 >> 正文  
第六章 枝节横生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章 枝节横生

作者:上官鼎    版权:奇士传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0
  继四名黑衣人后走进庄院大厅的正是少年赵子原,厅中一众高手皆知那四名黑衣人乃职业剑手手下,而赵子原却无巧不巧于此刻来到,一时大伙儿俱都错认他与职业剑手有关。
  殃神老丑冲着赵子原沉声道:“姓赵的小子,老夫果然没有将你看错。”
  赵子原一怔,道:“没有看错什么?”
  殃神老丑指着愣愣呆立一旁的顾迁武和甄陵青道:“前些时,你与这两个送挑战黑帖到麦府来的娃儿走在一道时,老夫就知晓你必然和职业剑手脱不了关系,果然不出所料。”
  赵子原啼笑皆非道:“阁下自以为是,我也懒得多辩。”
  殃神老丑道:“辩也没有用,你的行动已证明了你的身份。”
  赵子原道:“小可不明此言之意。”
  殃神老丑道:“今夜你来到麦府何干?”
  赵子原心忖自己欲寻访职业剑手,可比任何人都要急切,但此事却不能对第三者明言。当下道:“来凑凑热闹。”殃神老丑冷笑道:“只怕不这么简单……”
  话犹未完,陡闻厅角一道冷峻无俦的语声亮起:“喂,你们有个完没有?”
  殃神老丑猛可吃了一惊,循声而望,原来是那有若鬼魅一般,立在大厅四角的四名黑衣人其中之一所发。
  他们四人自出现到目下,一丁点声息也没有发出,殃神又只顾盘洁赵子原,是以几乎忽略到他们的存在。金翎十字枪麦斫一步踏前,略一抱拳道:“四位壮士请了。”
  那四名黑衣人冷冷一哼,却没有人还礼。
  忽然天空一声巨响,爆起一记闷雷,闪电一闪即没,群豪那本己紧张万分的心子整个儿为之提悬了起来。
  厅外风雨交作,黑沉沉的长空压得众人心头有一种窒息气闷的感觉,劲风吹得屋瓦上枝极呼呼作响,与淅淅的雨声错扰其间,使整座庄院笼罩在凄厉恐怖的气氛中。
  右首一名黑衣人面带煞气,道:“哪一位是麦庄主?”
  麦斫道:“老朽麦斫,四位有何见教?”
  那黑衣人道:“咱们要惜你项上人头一用——”
  麦斫仰首大笑,群豪皆可听出他笑声中隐隐带有抖颤的意味,道:“要麦某人头还不容易,四位就是黑帖的主人么?”
  左角另一名黑衣人道:“如此道来,你非要等咱家主人到来才肯授首的了?”
  他这一句算是间接回答了麦斫的问话,不啻表明他们乃是受命于人,其上仍另有主儿在。麦帖皱一皱眉,道:“贴上约时已过,令主人缘何犹不见光临?”那黑衣人道:“麦庄主稍安毋躁,咱家主人绝不会教你空等就是。”
  立身一旁的飞毛虎洪江插口道:“三句话离不了‘咱家主人’,尊驾又是何许人物?”
  那黑衣人冷冷道:“你想知道么?”
  洪江道:“这个自然。”
  那黑衣人沉声道:“你拿性命来交换答案吧!”
  洪江怒极反笑道:“尊驾口出狂言,洪某少不得要领教一番——”
  那黑衣人自口角迸出一个字:“请——”
  洪江更不打话,右腕一抖,掣出背上的护手钩,当先向对方扑去。
  那黑衣人一缩身,闪过这一扑,双掌翻动之际已然进发三招,洪江见招拆招,到了第四招上,黑衣人身形忽然自左角一个扭转,突破敌手金钩密网,一掌迅疾无匹地印到他的胸口。
  洪江“蹬”地倒退一步,掌心托着的两枚铁胆转得“叮当”作响,敞开嗓子大喝了一声:“嘿!”
  左手运劲一掷,两枚铁胆不分前后,破空挟着“呜呜”风雷之声,往对方面门及小腹要害袭去——这一手乃是洪江金钩绝着之一,因为铁胆出得突兀,往往令人防不胜防,当年他就凭借钩外加两枚铁胆,在顷忽间连续击倒江北绿庙十二高手,目下故伎重施,厅中群豪顿时忘形喝起彩来。
  讵知黑衣人对那两枚出手的铁胆,简直连正眼也未瞧上一眼,他手臂一挥,但闻“砰、砰”声起,那两枚的铁胆竞被这一挥之势,平空往铺着石板的地上疾坠了下去。
  群豪陡然之间面目失色,即连洪江本人也不会料到会有这等结果,正自错愕间,那黑衣人身形如闪电般一步抢入,一掌击将出去。
  蹭!蹭!蹭!
  洪江仰身退开三步,身躯连晃数晃后始拿桩站稳,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他惨白着脸色,举袖抹去嘴角血丝,呐呐道:“你——你……”
  呐呐了一阵,终于说不出一句话来。
  群豪怔怔立在原地,个个呆若木鸡,只因黑衣人这一掌,从出手到变化,看似寻常的空手人白刃功夫,其实个中奥妙,完全不是武林中常见的武学路子,是似颇令人煞费猜疑。黑衣人冷笑道:“如何?”
  左掌接着抬起,缓缓直推而前,此刻洪江已全无抵抗之力,众人见他欲赶尽杀绝,在叱喝中纷纷围了上去。
  就在这一忽,陡闻一道声音亮起:“还不与我住手!”
  声音虽是低沉,但厅中请人无不听得分明。
  黑衣人乍闻语声,立即垂下待发的一掌,拧身纵回原处,众人也不约而同地停下手来。
  转目望去,只见大厅门口不知何时已立着一人,此际凄风呼啸,案上火苗愈压愈低,内外一片黝黑,是以众人只能瞧见一团黑影!
  麦斫打起火折将红烛燃起,藉着跳跃的昏黄色光芒,清晰可辨出那人年事已高,身量瘦削异常,全身裹在一件玄色缎袍之下。
  群豪中不乏能者异士,但来人侵入大厅之内却始终没有一人发觉,直到他出声低喝,方始有所惊觉,这份鬼魅似的轻身功夫顿时令大伙儿齐然倒抽了一口寒气。
  那玄缎老人阴鸷地扫视了众人一眼,冷冷道:“这许多人在此地干什么?”
  鹿双角轻咳一声,道:“鹿某倒要反问阁下到此时此地何干了?”
  那玄缎老人乍一出现,诸人已隐隐可以猜出他便是今夜之事的主儿,鹿双角所以有此一问,不过是为了证实心中所想而已。
  玄缎老人晶瞳一转,泛起一般煞气,峻声道:“老夫若道出身份来历,只怕尔等会吓得尿屎直流,还是不说的好。”
  鹿双角道:“你,你便是职业剑手?”
  玄缎老人不语,无异是默认了他的话。
  厅中立刻起了一阵骚动,大伙儿心理上虽早有准备,但“职业剑手”四字数十年来业已深植武林中人心底,个个视若凶魔煞神,敬而远之,是以并不因此而减少若干畏惧之心。玄缎老人道:“你们都是麦斫邀来助拳的、是也不是?”殃神老丑道:“麦庄主井未开口相邀,咱们乃是自愿前来。”
  玄缎老人双目有如鹰隼一般,环视他们一眼,道:“老夫不愿滥杀无辜,今日只找麦斫一人,其余的全给我出去!”
  群豪闻言面面相觑,但却没有一人移动步子。
  玄缎老人眼泛杀气,复道:“诸位仔细听了,老夫此来乃是受人之托,那买雇之人指明只要麦斫一命,尔等不自动离开,若动起手来刀剑无眼,嘿,是不是只有一人死亡,那可就难说得很。”
  此言一出,那些心志本来不坚之人更为之动摇,首先黑岩三怪硕果仅存的老大厉向野便动了退脱之意。
  殃神老丑冷眼一瞥,已揣摩出诸人心理,当下忙道:“阁下要分化咱们么?”
  玄缎老人哼了一声,忽然举步迫进,沉甸的步子一记一记敲在群豪心上,人未到,杀气已然陈逼而至!
  他足步虽称缓慢,却隐隐透出一股凌厉之气,令人油然感到有若面对死神,随时对方皆可出其不意出剑,击毙自己!
  厉向野果然第一个忍受不住,徐徐吸了一口气,朝麦斫一拱手道:“恕厉某少陪——”
  言罢转身便向庄门行去,殃神老丑在后面喝道:“厉兄慢走一步!”
  厉向野回首厉声道:“厉某两位把弟已因为你老丑一句话而丧命,如今你又有什么理由要我留下来?……”
  殃神老丑道:“正为了厉兄两位拜弟身遭横死,是以你不能就此一走。”
  厉向野怔道:“此话怎讲?”
  殃神老丑沉道:“只因杀死卜商与湛农之元凶,目下就立在你的面前!”
  厉向野膛目结舌了好一忽,始道:“老丑你故作惊人之言,厉某……”
  殃神老丑打断道:“厉兄难道信不过老夫的话?”
  厉向野信疑参半,道:“你说!那人是谁?”
  殃神老丑伸手一指玄缎老人道:“除了这位不速之客还有何人?”
  厉向野闻言,“蹬”地倒退一步,群豪也尽皆变颜,尤以那日曾出入过鬼镇的朝天尊者及丐帮飞斧神丐等人,更为之骇讶不置。反观那玄缎老人面上仍木然毫无表情,似乎压根儿就不为此言所动。
  厉向野期期艾艾道:“你——你有什么根据?”殃神道:“鬼镇无故起火,卜、湛二兄惨遭杀害,是时老夫最后进入荒园古宅,曾眼见一人匆匆自宅内掠出,那人身法之速虽已到骇人听闻的地步,但老夫仍瞧清了他的面庞,分明就是这位自称职业剑手之人无误!”
  厉向野瞠目道:“老丑你能肯定?”
  殃神重重地点了点头,厉向野双目尽赤,朝玄缎老人厉声道:“还我拜弟的命来!”
  一晃身,便往玄缎老人扑去。
  玄缎老人阴阴一笑,左掌一挥,斜斜劈了出去,厉向野身犹未到,只觉一股暗劲当胸袭至,慌忙侧身闪避。
  孰料那玄缎老人挥掌之间虽只用了一招,却连变了五种手法,厉向野连瞧都没有瞧清楚其中变化,但闻“蓬”地一声巨响,那股劲风在空中转了方向,有似刀刃破空袭至,厉向野一只左臂嗒然垂落下来。
  厉向野只觉急怒攻心,一时竟忘了断臂的痛苦,脱口道:“你到底……到底是什么人?”
  欲待提身再度扑上,却已无能为力了。
  玄缎老人冷笑一声,凌利的视线落到殃神身上,缓缓道:“说不得阁下今晚要与麦十字枪作陪了!”
  殃神老丑为对方那如剪的目光瞧得有些不自在,道:“作陪什么?”
  玄缎老人道:“陪他死在一起!”
  殃神脸色由赤而黑,使那原来丑陋的脸上益发显得狰狞无比,好一忽才恢复常态,朗笑道:“不算怎样,咱老丑既是有心为麦兄助拳而来,自然不会将生死看得太重,问题是阁下能不能拿得走区区这条命——”
  玄缎老人闻言并不动怒,道:“老夫对自己的能力从没有怀疑过,你老丑在武林中虽则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只要老夫剑一出匣,嘿嘿,只怕你自此就要埋名江湖了!”
  殃神见对方适才轻描淡写一掌便令厉向野断臂的招式,自家见所未见,心中倒着实相信了几分。
  玄缎老人手按剑柄,炯炯双目一瞬也不瞬的盯住殃神,袍袖迎着夜风飘拂不已,长剑似乎随时有出匣的可能。
  群豪皆屏息以待,一时整座大厅寂静得可闻针落。
  殃神不知不觉已是汗流侠背,暗暗将全身功力运集双臂,一面全神注视对方的举止动静,准备应付这惊人的一击。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站立一旁一直未开口的朝天尊者,倏地拧身纵落玄缎老人之前,合十道:“这位施主请了。”
  玄缎老人沉声道:“大师若逞强欲插身此中,便是自取其辱。”
  朝天尊者喃喃念了一声佛号,伸手一指甄陵青和顾迁武,道:“施主可认得这两人?”
  玄缎老人沉吟一下,道:“认得。”
  他直认不讳,倒大出诸人意料,厅中登时起了一阵骚动。
  也因他这一承认,证实殃神对甄、顾两少年投下挑战黑帖之指认竟是十分正确,此一来朝天尊者用于他俩身上的迷魂大法,便足以凭恃为对付敌人的最后一着棋子。
  诸人中只有殃神别具心机,暗忖对方必然不会不知此中利害,何以还直言自承识得,倒令人猜不透其用心何在?
  朝天尊者灰眉一耸,道:“贫憎有一个不情之请,万望施主俯允。”
  玄缎老人晒道:“和尚你不必说出,老夫也猜明,你要以这两个娃儿要挟老夫退出此地是罢?”
  他不待朝天尊者回答,复道:“嘿嘿,这叫做痴心妄想。”朝天尊者面色一变,道:“施主慧眼异于常人,难道不曾瞧出他俩的神情有何异状?”
  玄缎老人道:“朝天庙之迷魂大法举世皆知,瞧两个娃儿面痴目呆,自然是身受此法致失去神智……”
  朝天尊者见他一语便道破法术之名,不觉微微心惊,道:“施主有此见识最好,现在贫憎要命他俩之一向施主进击一招,留神了——”
  他袍袖一挥,一旁的顾迁武一跃而前,话也不打疾起一掌往玄缎老人劈去。
  玄缎老人沉下嗓子道:“阿武,你当真不认得老夫?”
  顾迁武恍若未闻,一掌直劈而落,玄缎老人屈指一弹,顾迁武去势一窒,仰身跌开数步。
  玄缎老人心中忖道:“屈指算来,阿武人我门墙已有四年了,四年来我居然连他的海底都没有摸清,可见他深不可测到何等地步,方才我故意让他攻我一招,以试试他是否真为迷魂大法所摄,看来又是白费功夫。”
  那顾迁武喘过一口气,又扑攻而上。
  玄缎老人脑际陡地闪过一道念头,左臂一拂,化去对方攻势,右手接着一伸如电,有意无意望准顾迁武中胸点去。
  他出指疾逾掣电,却着衣立停,旋即退后一步,目不转睛的瞪住顾迁武。
  顾迁武大吼一声,道:“老匹夫拿命来!”
  吼声中双掌抢翻,但听得“虎”一响,一股飚风直逼进来。
  玄缎老人闪身一避,内心不住寻思。
  “我始终不相信他会神志不清,可是我运功疾点的鸠尾死穴,只要练武的,哪能无动于衷?难道我的判断又错了?”
  朝天尊者一举手,召回顾迁武,说道:“这两人心神已尽在贫僧控制之中,施主想必清楚得很。”
  玄缎老人冷哼一声,道:“清楚了又怎样?”
  朝天尊者道:“贫僧所施的迷魂大法一日不除,他们两人一日不能恢复常态,施主愿否退出本厅,并保证不再对麦斫有所不利,当必值得郑重考虑吧。”
  玄缎老人冷冷道:“老夫既受人买雇,前来除去麦十字枪,焉有中途退缩之理,和尚你是白费心机了。”
  朝天尊者及麦斫等人犹未及改变脸上的神色,殃神老丑已一步踏前,敞声道:“阁下难道连自己的掌上千金都不顾了么?”
  玄缎老人眼中掠过一线异样之色,旋即恢复镇静,道:“你信口胡言什么?恕老夫不懂。”
  殃神瞥了木立一侧的甄陵青一眼,道:“咱家推度这位姑娘便是令媛,大约没有猜错罢……”
  玄缎老人喃喃道:“一派胡说……一派胡说……”
  语声一顿,复向朝天尊者道:“和尚休得自以为仅有你一人擅于慑魂法术,其实老夫只要略施手法,立可令这两个娃儿恢复神智,不知你信还是不信?”
  朝天尊者微微一愕,道:“不是贫道狂妄,到目下为止,天下还没有人能破得朝天庙的迷魂大法。”
  玄缎老人道:“和尚有此自信?”
  朝天尊者道:“施主不妨试一试……”
  说到此地,陡见大厅人影闪荡,朝天尊者不由自主止住话声,定睛望去,只见当门立着三名老少不一的道士。玄缎老人电目一瞥,冷笑道:“武当三子也准备来搅这趟浑水么?”
  那三名道士正是名满武林的武当三子,为首的一名年纪较长的天离真人冲着麦斫微一稽首,道:“麦道友,贫道……”麦斫面色凝重,打断道:“道长远途赶来相助,麦某感激得紧。”
  天离真人道:“不敢,贫道与两位师侄在来此途中曾遇上那职业剑手……”
  话犹未完,群豪已耸然动容,麦斫指着玄缎老人期艾道:“怎地,道长与他照过面了?”
  天离真人打量了玄缎老人一眼,摇首道:“这位施主?不是,不是,贫道所碰见的是另有其人,可笑那人犹自称‘司马道元’,殊不知司马道元早在二十年前在翠湖被害,已是尽人皆悉,所以贫道立刻猜出他便是职业剑手。”
  他侃侃说着,始终没有注意到玄缎老人变化的眼色,续道:“但以贫道等三人联手之力,竟犹拦之不住,不知其人是否已来到此地?”
  麦斫方欲启齿作答,玄缎老人轻咳一声,抢着道:“道长在何处遇到那自称司马道元之人?”
  大离真人呆了一呆,道:“距离本宅不过半个时辰足程的山坡上……”
  玄缎老人道:“那人可是身着一袭白袍,面上罩着一张白布,说话的声音带着些许苍老沙哑的味道?”
  旁立的赵子原闻言心念微动,天离真人脱口道:“是啊,施主怎生知晓得如此清楚?”
  玄缎老人不语,这时天离真人始有余暇放眼端详厅中诸人,立刻便发现了立在靠墙一角的赵子原,不由吃了一惊,道:“小施主,你居然也来到这里?”
  赵子原晓得对方之所以吃惊,乃是为了曾亲见自己与那“司马道元”走在一路之故,当下淡淡道:“小可不邀自来,权充一名不速之客。”
  天离真人皱一下眉,道:“贫道的意思是:小施主来此何为?”
  赵子原正欲答话,陡闻那玄缎老人低声自语道:“司马道元?!……司马道元?……敢情就是他……”
  赵子原话到嘴边又咽了回来,转目瞧见玄缎老人眼色阴暗不定,像是在思索一件重大之事。
  整座大厅突然间变得鸦雀无声,有顷,玄缎老人始缓缓抬起头来,面对着麦斫说道:“姑且暂寄你姓麦的一命,至于这两个娃儿,老夫可要带走。”
  麦斫面上并没有露出欣喜的表示,道:“阁下何尔来去匆匆?”
  玄缎老人眼中倏然射出一股冷酷杀气,麦斫无意触目一见,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玄缎老人严厉地道:“麦斫!你可知道老夫要取你性命较之反掌折枝犹易?”
  麦斫口角牵呐一阵,竟是答不上话来。
  玄缎老人冷笑一声,倏地翻起一掌往上击去,但闻“轰”的一大响,大厅瓦顶应掌裂出一个五尺方圆的洞口,横梁字瓦四下坍塌,整座大厅生似随时都有摇坠的可能,声威之猛,无以复加。
  一众高手只瞧得目瞪口呆,都被他这等气势所震住。
  玄缎老人道:“姓麦的,你自信当得起这一掌之击么?”
  麦斫瞠目道:“阁下掌力天下无双,麦某自认力不能敌。”
  玄缎老人道:“你有此自知之明最好,须知老夫若一出剑,那你便更无幸理了。”
  言罢,突然纵声大笑,声音有若夜枭骤鸣,刺耳异常。
  厅中诸人被笑声震得神思恍懈,忙运功抗拒,收敛心神,但呜呜嚎笑声却始终在他们的耳中萦绕。
  笑声渐扬渐厉,震得整座大厅微微摇晃,群豪中有多人脸上肌肉开始抽搐颤动,显然已无力抗拒笑声的入侵。
  就在他们神志渐趋昏迷时,玄缎老人陡地一晃身,有若星飞丸射般在四周绕了一匝。
  笑声中接着传来一道洪亮的语声。
  “退下!”
  那四名黑衣人闻言,迅即纵身跃出厅外。
  跟着玄缎老人两臂挟着甄、顾两人也退出大厅,就在这当口,陡闻一道低沉的声音亮起:“姓甄的慢走一步!”
  玄缎老人长笑不止,一晃身便隐没在黑夜风雨中,转瞬间笑声袅袅远逝,终至音无可闻。
  这会子,屋顶突然又有一人飘身纵落,身法轻得有如飞絮落叶,即连一丁点声息也没有发出!
  那人身量中等,全身上下披着一件白色长袍,面上也蒙着一张白布,令人眼见油然而生处身雪地甚或冰窖的感觉。
  赵子原面上掠过一丝惊诧之色,心中暗暗呼道:“是他?他也来了……”
  那人正是留香院中救走赵子原、自称“司马道元”的白袍人,只见他立在厅门朝四下张望一会,然后沿着玄缎老人退去之路飞身而去。
  又过了一忽,众人始宛若大梦如醒,飞斧神丐率先道:“职业剑手走了——”
  殃神老丑嘘了一口气,道:“走了,姓顾和姓甄的两个娃儿也被他带走了。”朝天尊者道:“方才那位施主笑声一起,咱们神志便陷入迷惘状态,丑施主可明了个中道理?”
  殃神摇头道:“老夫记不起世上有何种功夫,能以笑声夺人心志,丐帮英杰见识较广,或许心中会有个谱儿。”
  孰料飞斧神丐也只有摇摇头,便陷人沉思之中。
  天离真人道:“那自称‘司马道元’之人,仿佛亦曾来过此地……”
  麦斫肃声道:“就是那白袍人么?麦某都瞧见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可以推出他能在短促时期内恢复神志,可见功力非比寻常,但此时这名震一方的武林大豪面上却是凝重万分,没有一丝宽慰之容。
  忽然一阵凌乱足步声纷沓而来,片刻间麦斫门下数十名弟子涌进厅来,个个模样都显得出乎寻常的萎顿,有似经过一场大战后,元气亏耗太甚所致。
  麦斫望着当前一名大弟子道:“你说一说守护庄院四周的所见所闻……
  方问了这么一声,瞧见他们萎靡的神色,登时了然于胸,摇手道:“罢了,你们可以退下去——”
  十数名弟子躬身行礼,相继退出厅外。
  须臾,朝天尊者开口道:“麦施主想通了没有广麦斫道:“怎么?”朝天尊者道:“职业剑手何以仓忙退走?麦施主难道不是在寻求这个答案么?”
  麦斫沉重地道:“老实说,麦某还整理不出一点头绪。”
  天离真人道:“贫道管见,或与那自称‘司马道元’者之出现不无关系。”
  飞斧神丐颔首道:“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可能的解释了。”
  殃神老丑踌躇一下,趋前道:“职业剑手这一退走,在一段期间内当不会重来贵府寻事,我尚有要事在身,就此先行告退一步。”
  麦斫连声道谢,殃神略一抱拳,偕同朝天尊者、飞斧神丐及厉向野,转身一直步出厅去。
  殃神一伙人这一走,洪江与鹿双角等人也相继告辞离去,转眼间偌大的大厅又恢复了先时的静寂。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
    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
    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