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孔雀翎 正文

第四章 命运
2019-07-24 11:54:1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阳光普照大地。
  金开甲挥起铁斧,重重地砍了下去。仿佛想将心里的悲愤,发泄在大地里。
  大地无语。
  它不但能孕育生命,也同样能接受死亡。
  鲜花在地上开放时,说不定也正是尸体在地下腐烂的时候。

×      ×      ×

  坟已挖好。
  金开甲提起西门玉的尸体,抛了下去。
  一个人的快乐和希望是不是也同样如此容易埋葬呢?
  他只知道双双的快乐和希望已被埋葬了,现在他只有眼见着它在地下腐烂。
  你夺去一个人的生命,有时反而比夺去他的希望仁慈些。
  他实在不敢想像,一个已完全没有希望的人,怎么还能活得下去。
  他自己还活着,就因为他虽然没有快乐,却还有希望。
  双双呢?他从未流泪,绝不流泪。
  但只要一想起双双那本来充满了欢愉和自信的脸,他心里就像有针在刺着。
  现在他只希望那两个青年人能安慰她,能让她活下去。
  他自己已老了。
  安慰女人,却是年青人的事,老人已只能为死人挖掘坟墓。
  他走过去,弯腰提起了麻锋的尸体。
  麻锋的尸体竟然复活。

×      ×      ×

  麻锋并没有死。
  腹部并不是人的要害,大多数的腹部被刺穿,却还可以活下去。
  认为腹部是要害的人,只不过是种错觉。
  麻锋就利用了这种错觉,故意挨了秋凤梧的一剑。
  金开甲刚提起了他,他的剑已刺入了金开甲的腰,直没至剑柄。

  

  剑还在金开甲身上,麻锋却已逃了。
  他把握住最好的机会逃了。
  因为他知道高立和秋凤梧一定会先想法子救人,再去追他的。
  所以他并没有要金开甲立刻死。
  高立和秋凤梧赶出来时,金开甲已倒了下去。
  现在他仰躺在地上,不停地喘息着,嗄声问道:“双双呢?”
  现在他关心的还是别人。
  高立勉强忍耐着心里的悲痛,道:“她身子太弱,还没有醒。”
  金开甲道:“你应该让她多睡些时候,等她醒来时,就说我已走了。”
  他剧烈地咳嗽着,又道:“你千万不要告诉她我已经死了,千万不要……”
  高立道:“你还没有死,你绝不会死的。”
  金开甲勉强笑了笑,说道:“死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你们何必作出这种样子来,让我看了难受。”
  秋凤梧也勉强笑了笑,想说几句开心些的话,却又偏偏说不来。
  金开甲道:“现在这地方你们已绝不能再留下去,越快走越好。”
  秋凤梧道:“是。”
  金开甲道:“高立一定要带着双双走。”
  秋凤梧道:“你放心好了,他绝不会抛下双双的。”
  金开甲道:“我也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秋凤梧道:“什么事?”
  金开甲道:“回去,我要你回去。”
  秋凤梧咬了咬牙,道:“为什么要我回去?”
  金开甲喘息道:“你回去了,他们就绝不会再找到你,因为谁也想不到你会是孔雀山庄的少主人。”
  秋凤梧道:“可是……”
  金开甲道:“他们找不到你,也就找不到高立,所以为了高立,你也该回去。”
  秋凤梧沉默了半晌,忽然道:“我可以带他们一起回去。”
  金开甲道:“不可以。”
  秋凤梧道:“为什么?”
  金开甲道:“孔雀山庄的人很多,嘴也多,看到你带着这样两个人回去,消息迟早一定会走漏出来的。”
  秋凤梧说道:“我不信他们真敢找上孔雀山庄去。”
  金开甲道:“我知道你不怕麻烦,但我也知道高立的脾气。”
  他又咳嗽了好一阵子,才接着道:“他一向是个不愿为朋友惹麻烦的人,你若真是他的朋友,就应该让他带着双双,平平静静地去过他们的下半辈子。”
  秋凤梧道:“可是他……”
  金开甲道:“他若真的到了孔雀山庄,你们一定全都会后悔。”
  秋凤梧道:“为什么?”
  金开甲道:“你不必问我为什么,你一定要相信我……”
  他挣扎着,连喘息都似已无法喘息。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若不肯答应我,我死也不会瞑目的。”
  秋凤梧握紧双拳,道:“好,我答应你,只有你活着,我们才能对付青龙会。”
  他咬着牙,接着道:“只有等到青龙会瓦解的那一天,我们大家才能过好日子。”
  金开甲道:“你们会有好日子过,但却用不着我。”
  他又勉强笑了笑,接着道:“你最好记住,要打倒青龙会,绝不是任何一个人能做到的事,就连孔雀翎的主人都不行。”
  秋凤梧道:“你……”
  金开甲道:“我更不行,要打倒青龙会,只有记住四个字。”
  秋凤梧道:“哪四个字?”
  金开甲道:“同心合力。”

×      ×      ×

  “同心合力”!
  这四个字就是这纵横一世的武林巨人,最后留下的教训。
  他自己独来独往,纵横天下,但他到了临死时,所留的却是这四个字。
  因为这时他才真正了解,世上绝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比得上“同心合力”的。

×      ×      ×

  现在他已说出了他要说的话。
  他知道他的死已有价值。
  要活得有价值固然困难,要死得有价值更不容易。

相关热词搜索:孔雀翎

下一篇:第五章 故人情重
上一篇:
第三章 双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