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孔雀翎 正文

第六章 不是结局
 
2019-07-24 11:58:5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世上有很多事你总以为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但它却偏偏发生了。
  而且就发生在你身上。
  等你发现这事实时,往往已太迟。

×      ×      ×

  夜色渐深。
  他们没有燃灯,就这样静静地拥抱在黑暗里。
  世上又还有什么事比情人在黑暗中拥抱更甜蜜幸福的事?
  他们的幸福直到现在才真正开始。
  只可惜开始往往就是结束。

  

  双双心里充满了幸福和宁静,天地间似已充满了幸福和宁静。
  风从窗外吹过,带着田地中稻麦的香气。
  收获的季节已快到了。
  她轻抚着他的脸,指尖带着无限的怜惜和柔情,轻轻道:“你瘦了。”
  高立微笑道:“很快我就会胖起来的。”
  双双嫣然道:“我喜欢你胖一点,明天我炖蹄膀给你吃。”
  高立道:“明天我们要出去。”
  双双道:“出去?到哪里去?”
  高立道:“去找小秋。”
  双双的脸上发出了光,道:“你要带着我一起去?”
  高立道:“当然,我带你去看他的孩子。”
  双双大喜道:“他有了孩子?”
  高立柔声道:“我们也会有孩子的。”
  双双脸红了,全身都充满了对未来幸福的憧憬,这种感觉使得她整个人都好像要飞了起来。
  过了很久,她才轻轻问道:“你看见过他的妻子没有?”
  高立道:“没有,我走得很急。”
  双双道:“我相信那一定是个很好的女人,因为他也是个好男人。”
  高立道:“不但是好男人,也是个好朋友。”
  他叹息着,接着道:“除了他之外,无论谁都绝不会将孔雀翎借给我。”
  双双道:“孔雀翎究竟是什么?”
  高立道:“是一种暗器——但又不完全是暗器。”
  双双道:“我不懂。”
  高立道:“我也很难说明白,总之,它的意义和价值都比世上任何一种暗器超出很多,无论谁有了它,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的。”
  双双道:“变成另外一个人?”
  高立点了点头,道:“变得更有权威、更有自信。”
  他笑了笑,接着道:“我若非有了它,也许就不是麻锋的敌手。”
  双双道:“我还是不懂。”
  高立道:“你永远都不会懂的,甚至连我自己都不太懂。”
  双双迟疑着,终于忍不住道:“我……我能不能摸摸它?”
  高立笑道:“当然能,只不过你千万不能去按那两个钮,否则……”
  他声音突然停顿,笑容突然凝结,整个人都似已全都被冰凝结,就好像突然一脚踏空,自万丈绝壁上跌入了冰河里。
  孔雀翎竟已不见了!

×      ×      ×

  双双看不见他的脸色,但却忽然感觉到他全身都在发抖。
  他这一生中,从未如此惊慌恐惧过。
  他从未想到这种事竟会发生在他身上。
  双双悄悄地离开了他怀抱。
  她并没有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她已能感觉到,已能想像到。
  只不过她还不能完全了解这件事有多么严重。
  没有人能真的了解这件事有多么严重。
  高立动也不动地坐在黑暗中,整个人都似已被埋入地下。
  然后他突然发狂般冲了出去。
  双双就在黑暗中等着他。
  她知道他一定是到掩埋麻锋的尸身处寻找去了,她希望他能找到。
  她只求不要再有什么不幸的灾祸降临到他们身上。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她心里却已有了种不祥的预兆,眼泪也已流下。
  风吹过,风声似已变为轻泣。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脚步声缓慢而沉重。她的心沉了下去,悄悄擦干泪痕,忍不住问道:“找到了么?”
  高立道:“没有。”
  他的声音已因惊慌恐惧而嘶哑。
  双双听着,心里就好像被针在刺着,轻轻道:“你想不出是在什么时候掉的?”
  高立咬着牙,似乎恨不得咬断自己的咽喉。
  他从未对自己如此痛恨过。
  双双没有安慰他,因为她知道现在无论什么样的安慰都已无用。
  她只能想法子诱导他思想,所以,她就试探着道:“你回来的时候,孔雀翎已不在你身上?”
  高立道:“嗯。”
  双双道:“你没有摸过?”
  高立道:“我……我想不到会掉的。”
  他当然想不到。
  所有的悲剧和不幸,正都是在想不到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
  双双又忍不住道:“你杀麻锋的时候,身上并没有孔雀翎?”
  高立道:“一定已没有,否则它一定就掉在附近。”
  双双道:“你身上并没有孔雀翎,却还是一样杀了他!”
  高立的双拳握紧。
  他现在才明白,纵然没有孔雀翎,他还是一样有杀麻锋的力量。
  只可惜他现在才明白已太迟了。
  双双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你最后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它的?”
  高立沉吟着,道:“在车上。”
  在车上他还摸过它,那种光滑坚实的感觉,还使他全身都兴奋得发热。
  然后他就完全放松了自己,因为这世上已没有什么值得他担心的事。
  双双道:“会不会是在车上掉的?”
  高立道:“很可能。”
  双双道:“那辆车呢?”
  高立道:“已走了。”
  双双道:“你在什么地方雇的车?”
  高立道:“在路上。”
  双双道:“你有没有注意那是辆什么样的车?”
  高立道:“没有。”
  双双道:“也没有看清赶车的人?”
  高立垂下头,握紧双拳,指甲已刺入肉里。
  那时他实在太愉快、太兴奋,竟完全没有注意到别的人、别的事。
  最不幸的是,他为了不愿被人发现自己的行踪,在路上还换过两次车。
  双双的心又沉了下去,她知道他们恐怕已永远无法找回那孔雀翎了。
  一个人失去的东西越珍贵,往往就越是难找回来。
  无论你失去的是孔雀翎也好,是情感也好,结果往往是同样的。
  双双勉强忍着目中的泪水,轻轻道:“现在你准备怎么样?”
  高立道:“我……我不知道。”
  双双道:“你当然要去告诉他。”
  高立道:“当然。”
  双双道:“无论如何,这总不是你有心犯的错,他也许会原谅你……”
  高立黯然道:“他绝不会……若换了我,也绝不会原谅他。”
  双双道:“为什么?”
  高立长长叹息,道:“你也许永远都不会了解孔雀翎对他们有多重要,可是我了解。”
  双双道:“也许……也许我们可以想法子赔给他。”
  高立道:“没有法子。”
  他的声音更苦涩,忽又接着道:“也许只有一种法子。”
  双双的脸忽然也因恐惧而扭曲。
  她已明白他的意思。
  一个人若犯了种无法弥补,不可原谅的错误时,通常只有用一种法子来赎罪。
  死!
  她忍不住扑过去,紧紧拥抱住他,嗄声道:“你绝不能走这条路。”
  高立黯然道:“我还能走什么别的路?”
  双双道:“我们可以走……走到别的地方去,永远不要再见他。”
  高立忽然推开了她。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将她从自己怀里推开。
  他并没有太用力,但双双却只觉得整个人都被他推得沉落了下去。
  她忍不住道:“你……你这是为什么?”
  高立咬着牙,一字字道:“我想不到,想不到你会叫我做这种事。”
  双双道:“可是你……”
  高立打断了她的话,道:“我杀过人,甚至杀过很多不该杀的人,也做过很多不该做的事,可是我从未出卖过朋友。”
  他声音突又嘶哑,接着道:“这也许只因为我从未有过朋友,我只有这么样一个朋友。”
  双双垂下头,泪珠又泉水般涌出。
  高立慢慢的接着道:“我知道我不能死,为了你,为了我们,我绝不能死,所以我才想尽一切法子要活下去,可是这一次……”
  双双嘶声道:“这一次你难道不能……”
  高立又打断了她的话,道:“这一次不同,因为我了解孔雀翎对他们的价值,也了解他是在多么困难的情况下,冒着多么大的危险,才将孔雀翎交给我的,这世上从未有人像他这么样信任过我,所以我绝不能亏负他,死也不能亏负他!”
  双双咬着嘴唇,道:“所以你一定要去告诉他这件事。”
  高立道:“一定。”
  他声音里充满了决心和勇气。
  这种勇气才是真正的勇气。
  双双垂着头,过了很久,才轻轻道:“我本来以为你会为我做出任何事的。”
  高立道:“只有这件事例外。”
  双双道:“我明白,所以……我虽然很伤心,却又很高兴。”
  她声音忽然变得很平静,慢慢的接着道:“因为我毕竟没有看错你,你实在是个值得我骄傲的男人。”
  高立握紧着的双拳,慢慢松开,终于又俯下身,拥抱住她。
  又过了很久,他才黯然叹息道:“这一次我知道我没有做错,我已不能再错了,现在我只觉得对不起一个人……我对不起你。”
  双双柔声道:“你没有对不起我,因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高立没有再说什么,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代表一切。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无论什么样的灾祸和不幸,都应该两个人一起承当的。
  你若有了个这么样的妻子,你还能说什么?

×      ×      ×

  黑暗。
  没有星光,也没有月光,黑暗得可怕。
  他们静静地拥抱在黑暗里,等待着黎明。
  他们这一生好像永远是活在黑暗中的,但他们还是觉得比大多数人都幸福。
  因为他们的生命中已有了真情,一种永远没有任何事能代替的真情。
  所以他们的生命已有了价值。
  这点才是最重要的。

相关热词搜索:孔雀翎

上一篇:第五章 故人情重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