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孔雀翎 正文

第四章 命运
 
2019-07-24 11:54:1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刀法、剑法的名家,常常会认为用双刀双剑是件很愚蠢,甚至很可笑的事。
  在枪法的名家眼中看来,双枪简直就不能算是一种枪。
  因为武功也正如世上很多别的事一样,多,并不一定就是好。
  一个手上长着七根指头的人,并不见得能比只有五根指头的人更精于点穴。
  真正精于点穴的人,只要用一根手指就已足够了。
  可是用双刀双剑的人,也有他们的道理。
  “人明明有两只手,为什么只用一件武器?”
  无论哪种道理比较正确,现在却绝不会有人认为高立是可笑的。
  他的双枪就像是毒龙的角,飞鹰的翼。
  他从西门玉面前冲了出去,他的枪已飞出,这一枪飞出,就表示血战已开始。

×      ×      ×

  但秋凤梧还是没有动。因为西门玉也没有动,甚至连看都没有去看高立一眼。
  他眼睛一直盯着秋凤梧的手,握剑的手。
  秋凤梧已可感觉到自己的手心渗着冷汗。
  西门玉忽然笑了笑,道:“我若是你,现在就已将这柄剑放下来。”
  秋凤梧道:“哦!”
  西门玉道:“因为你若放下这柄剑,也许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秋凤梧道:“有多少机会?”
  西门玉道:“并不多,但至少总比完全没有机会好些。”
  秋凤梧道:“高立已完全没有机会?”
  西门玉道:“他枪法不错,在用枪的高手中,他几乎已可算是最好的一个。”
  秋凤梧道:“你说得很公平。”
  西门玉道:“我看过他的枪法,也看过他杀人,世上绝没有人能比我更了解他的武功。”
  秋凤梧道:“我知道你一定很注意他。”
  西门玉道:“我也很了解毛战和丁干。”
  秋凤梧道:“你认为他们已足够对付高立。”
  西门玉道:“至少已差不多。”
  秋凤梧道:“我呢。”
  西门玉道:“我当然很了解你。”
  秋凤梧道:“你和麻锋已足够对付我!”
  西门玉微笑道:“已嫌多了。”
  秋凤梧道:“你算准了才来的!”
  西门玉道:“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若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我怎么会来。”
  秋凤梧突然长长吐出口气,就好像一个漂流在大海上,已经快要淹死的人,突然发现了陆地一样。
  “十拿九稳的西门玉毕竟还算错了一次。”
  他没有将金开甲算进去。
  他当然做梦也不会想到,昔年威镇天下的大雷神也在这里。
  “无论是多与少的错误,都可能会是致命的错误。”
  他这次犯的错误可真是大得要命。
  秋凤梧慢慢的点了点头,道:“你的确算得很准,你们四个人的确已足够对付我们两个。”
  现在他虽然没有看见金开甲,但他却知道金开甲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的。
  他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
  双枪飞舞。
  闪动银光,映在他的脸上,他看来从未如此轻松过。
  西门玉盯着他的脸,忽又笑了笑,道:“我知道这里还有一个人。”
  秋凤梧道:“你知道?”
  西门玉淡淡地道:“所以我们来的人也不止四个。”
  秋凤梧叹了口气,道:“我虽然没看见,但总算早已想到了。”
  西门玉道:“哦。”
  飞舞的刀和枪就在他的身后,距离他还不及两尺。
  刀枪相击,不时发出惊心动魄的声音,凛冽的刀风,已使他的发髻散乱。
  但是他脸上却连一根肌肉都没有颤动。
  秋凤梧也不能不佩服,他也从来未到见过如此镇静的人。
  他也笑了笑,道:“还有别的人呢?是不是在后面准备放火?”
  西门玉道:“是。”
  秋凤梧道:“先放火隔断我的退路,再绕到前面来和你们前后夹击。”
  西门玉道:“你好像很了解我。”
  秋凤梧道:“我学得快。”
  西门玉叹道:“你本来的确可以做我的好帮手的。”
  他目光忽然从秋凤梧的身上移开,移到双双身上。
  双双还站在门口,站在阳光下。
  她纤细瘦弱的手扶着门,仿佛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可是她没有倒下去。
  她身子似已完全僵硬,脸上也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表情。
  她虽然没有倒下去,但她整个人却似已完全崩溃。
  你永远无法想像到那是种多么令人悲痛的姿势和表情。
  秋凤梧不忍回头去看她,忽又笑了笑,道:“火起了么?”
  西门玉道:“还没有。”
  秋凤梧道:“为什么还没有?”
  西门玉道:“你在替我着急?”
  秋凤梧道:“我只怕他们不会放火。”
  西门玉道:“谁都会放火。”
  秋凤梧道:“只有一种人不会。”
  西门玉道:“死人。”
  秋凤梧笑了。
  就在这时,西门玉已从他身旁冲过去,冲向双双,一直躺在树荫下的麻锋,也突然掠起,惨碧色的剑光一闪,急刺秋凤梧的脖子。
  但也就在这时,屋背后突然飞过来两条人影,“砰”的,跌在地上。
  西门玉没有看这两个人,因为他早已算准他们已经是死人——他已看出自己算错了一着。
  现在他的目标是双双。
  他也看得出高立对双双的感情。
  只要能将双双挟持,这一战纵不能胜,至少也能全身而退。
  双双没有动,没有闪避。
  但她身后却已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天神般的巨人。

×      ×      ×

  金开甲就这样随随便便地站在门口,仿佛完全没有丝毫戒备。
  但无论谁都可以看得出,要击倒他绝不是件容易事。
  他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一双死灰色的眸子,冷冷地看着西门玉。
  他并没有出手拦阻,但西门玉的身法却突然停顿,就像是突然撞到一面看不见的石墙上。
  这既无表情、也没有戒备的独臂人,身上竟似带着种说不出的杀气。
  西门玉眼角的肌肉似已抽紧,盯着他,一字字道:“足下尊姓?”
  金开甲道:“金!”
  西门玉道:“金?黄金的金?”
  他忽然发现这独臂人手里的铁斧,他整个人似也已僵硬。
  “大雷神!”
  金开甲道:“你想不到?”
  西门玉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算错了,我本不该来的。”
  金开甲道:“你已来了。”
  西门玉道:“现在我还能不能走?”
  金开甲道:“不能。”
  西门玉道:“我可以留下一只手。”
  金开甲道:“一只手不够。”
  西门玉道:“你还要什么?”
  金开甲道:“要你的命。”
  西门玉道:“没有交易?”
  金开甲道:“没有。”
  西门玉长长叹出口气,道:“好。”
  他突然出手,他的目标还是双双。
  保护别人,总比保护自己困难,也许双双才是金开甲唯一的弱点,唯一的空门。
  金开甲没有保护双双。
  他知道最好的防御,就是攻击。
  他的手一挥,铁斧劈下。
  这一斧简单、单纯、没有变化,没有后着——这一斧已用不着任何变化后着。
  铁斧直劈,本是武功中最简单的一种招式。
  但这一招却是经过了千百次变化之后,再变回来的。
  这一斧返璞归真,已接近完全。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斧那种奇异微妙的威力,也没有人能了解。
  甚至连西门玉自己都不能。
  他看见铁斧劈下时,已可感觉到冰冷锐利的斧头砍在自己身上。
  他听见铁斧风声时,同时也已听见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
  他几乎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死,怎么会是这么样一件虚幻的事?既没有痛苦,也没有恐惧。
  他还没有认真想到死这件事的时候,突然间,死亡已将他生命攫取。
  然后就是一阵永无止境的黑暗。

×      ×      ×

  双双还是没有动,但泪珠已慢慢从脸上流下来……
  突然间,又是一阵惨呼。
  秋凤梧正觉得麻锋是个很可怕的对手时,麻锋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他挥剑太高,下腹露出了空门。
  秋凤梧连想都没有去想,剑锋已刺穿了他的肚子。
  麻锋的人在剑上一跳,就像是钓钩上的鱼。
  他身子跌下时,鲜血才流出,恰巧就落在他自己身上。
  他死得也很快。

×      ×      ×

  毛战似已完全疯狂。
  因为他已嗅到了血腥气,他疯狂得就像一只嗅到血腥的饥饿野兽。
  这种疯狂本已接近死亡。
  他已看不见别的人,只看得见高立手里飞舞着的枪。
  丁干已在一步步向后退,突然转身,又怔住。
  秋凤梧正等在那里冷冷地看着他,冷冷道:“你又想走?”
  丁干舐了舐发干的嘴唇,道:“我说过,我还想活下去。”
  秋凤梧道:“你也说过,为了活下去,你什么事都肯做。”
  丁干道:“我说过。”
  秋凤梧道:“现在你可以为我做一件事。”
  丁干目中又露出盼望之色,立刻问道:“什么事?”
  秋凤梧道:“毛战是不是你的好朋友?”
  丁干道:“我没有朋友。”
  秋凤梧道:“好,你杀了他,我就不杀你。”
  丁干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的手已扬起。
  三柄弯刀闪电般飞出,三柄弯刀全都钉入了毛战的左胸。
  毛战狂吼一声,霍然回头。
  他已看不见高立,看不见那飞舞的银枪。
  银枪已顿住。
  他盯着丁干一步步往前走,胸膛上的鲜血不停地往下流。
  丁干面上已经全无血色,一步步往后退,嗄声道:“你不能怪我,我就算陪你死,也没什么好处。”
  毛战咬着牙,嘴角也已有鲜血泌出。
  丁干突然冷笑,道:“但你也莫要以为我怕你,现在我要杀你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他的手又扬起。
  然后他脸色突然惨变,因为他发现自己双臂都已被人握住。
  毛战还是在一步步地往前走。
  丁干却已无法再动,无法再退。
  秋凤梧的手就像是两道铁箍,紧紧地握住了他的臂。
  丁干面无人色,颤声道:“放过我,你答应过我,放我走的。”
  秋凤梧淡淡道:“我绝不杀你。”
  丁干道:“可是他……”
  秋凤梧淡淡道:“他若要杀你,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丁干突然放声惨呼,就像是一只落入陷阱的野兽。
  然后他连呼吸声也停顿了。
  毛战已到了他面前,慢慢的拔出一柄弯刀,慢慢的刺入了他胸膛——
  三柄弯刀全都刺入他胸膛后,他还在惨呼,惨呼着倒了下去。
  毛战看着他倒了下去,突然转身,向秋凤梧深深一揖。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用自己手里的刀,割断了自己的咽喉。

×      ×      ×

  没有人动,没有声音。
  鲜血慢慢的渗入阳光普照的大地,死人的尸体似已开始干瘪。
  双双终于倒了下去。
  秋凤梧看着她,就像是在看着一朵鲜花渐渐枯萎……

相关热词搜索:孔雀翎

上一篇:第三章 双双
下一篇:第五章 故人情重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