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离别钩 正文

鲜红的指甲
 
2019-07-31 22:58:4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刀光在星光下闪动,利箭在弓弦上伸挺。
  吕素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因为她不知道,所以更害怕。
  她想去叫醒杨铮,又不想去叫醒他。
  ——他为什么偏偏要在这时候生病?

×      ×      ×

  窗外的人并没有冲进来,可是门外已经有人在敲门了。
  吕素文又想去开门,又不敢去。
  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响,杨铮终于被吵醒,先看见吕素文充满惊惶恐怖的脸,又看见窗外的刀光。
  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从床上一跃而起,忽然发现自己的腿有些软,衣服都是湿淋淋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
  只不过他还是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人高大威猛,满脸大胡子,眉毛浓得就像是两把泼风刀,看起来天生就像是个有权力的人。
  另外一个短小精悍,一双眼睛炯炯有光,看起来不但极有权,而且极精明。
  杨铮认得这些人。
  六扇门里的兄弟,怎么会不认得省府里的总捕头,以“精明老练,消息灵通”让黑道朋友人人都头痛的“鹰爪”赵正?
  “赵头儿,”杨铮问他:“三更半夜来找我干什么?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
  赵正还没有开口,这个浓眉虬髯的大汉已经先开口了。
  “想不到你居然还没有跑。”他冷笑着道:“你真有胆子。”
  “我为什么要跑?”
  赵正忽然叹了口气,拍了拍杨铮的肩:“老弟,你的事发了。”他不停地摇头叹气:“我真想不到,你一向是条好汉子,这次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我做了什么事?”
  浓眉大汉又冷笑:“你还想装蒜?”
  他挥了挥手,外面就有四个人抬了个白木银鞘子走了进来,正是杨铮刚从倪八手上夺回来的镖银,每个鞘子里都装着四十只五十两重的元宝。
  杨铮还不懂这是怎么回事,浓眉大汉忽然又出手,拔出一柄金光闪闪的紫金刀,一刀砍下去,银鞘子立刻被劈开。
  银鞘子里居然没有银元宝,只有些破铜烂铁和石头。
  浓眉大汉厉声问杨铮:“你是在什么时候把银子掉包的?把银子藏到哪里去了?”
  杨铮又惊又怒:“九百个银鞘都被掉了包?你以为是我动的手脚?”
  赵正又叹了口气:“老弟,不是你是谁?”他说:“银子绝不会忽然变成废铁。”
  他又说:“倪八当然也有嫌疑,可惜他已经被你杀了灭口,已经死无对证了。”
  ——杀人灭口,死无对证,这种话说得好凶狠。
  “你带去办这件案子的人都是你的好兄弟,而且每人都有一份,当然不会承认的。”赵正说:“老郑和小虎子是你最信任的人,你叫他们把银子带走,因为你相信他们绝不会出卖你。”
  赵正又说:“这两个人一个有娇妻幼子,一个有老母在堂,就算想出卖你,他们也不敢。”
  杨铮忽然镇静了下来,什么话都不说,先回头告诉吕素文:“你先回去,我再来找你。”
  吕素文的全身上下都已变得冰冰冷冷,什么话也没有再说,垂着头走出去,走出门之后又忍不住回头看了杨铮一眼,眼色中充满惶恐和忧心。
  她知道他一定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可是她也知道,这种事就算跳到黄河里也很难洗得清。
  她在为他担心。只为他担心,丝毫不为自己。
  因为她还不知道她的情况比他更危险,还不知道现在已经有个人在等着要取她的命。
  一个把杀人当作砍瓜切菜般的狠人。

  (二)

  秃子一向狠,又凶又冷又狠。
  他是花四的属下,现在已经得到花四爷的命令——在日出前去杀怡红院的如玉。杀了之后立刻远走高飞,五年里都不许在附近露面。
  花四爷除了给他这个命令之外,还给了他一万两银票,已经足够他过五年舒服日子。
  在他说来,这是件小事。
  他向花四爷保证:“明天天亮的时候,那个婊子一定会躺在棺材里。”

  (三)

  杨铮的心在刺痛。
  他明白吕素文对他的忧切关心,也舍不得让她走,但是她非走不可。
  因为他已经发现这件事绝不是容易解决的。
  ——如果你能知道一只老虎掉进猎人的陷阱时是什么感觉,你才能了解他此刻的感觉。
  他问那个浓眉虬髯的大汉:“阁下是不是‘中原’的总镖头宝马金刀王振飞?”
  “是。”
  “阁下是不是认定了这件案子是我做的?”
  “是。”
  杨铮沉默了很久,转过脸去问赵正:“连你也不相信我?”
  赵正又在叹息。
  “一百八十万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就算干一千年也赚不来的。财帛动人心,这一点我很清楚。”他说:“我知道你一向是个出手很大方的人,也知道刚才那位姑娘是个价钱很贵的红姑娘。”
  杨铮在听他说话,听到这里,忽然冲过去,挥拳猛击他的嘴。
  赵正往后跳,王振飞挥刀,门外又有人扑进来,一片混乱中,忽然听见一个人用一种极有威严的声音大声说:“你们全都给我住手!”
  一个白皙清秀三十多岁的蓝衫人大步走进来,用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瞪住他们:“谁也不许轻举妄动。”

×      ×      ×

  没有人再动。
  因为这个人就是这地方的父母官,进士出身的“老虎榜”知县,被老百姓称为“熊青天”的七品正堂熊晓庭。
  他是能吏,也是廉吏,。他连夜赶到这里来,因为他对他手下这个年轻人有份很特别的感情,那已经不是长官对下属的感情。
  “我相信杨铮绝不会做这种事。”熊晓庭说:“如果赵班头怕对上面无法交待,本县可以用这七品前程来保他。”
  赵正立刻躬身打扦:“熊大人言重了。”
  他是府里派来的人,但是他对这位清廉正直强硬的七品知县,还不敢有丝毫无礼。
  “只不过这件案子还是要落在杨铮身上。”熊大人转向杨铮:“我给你十天期限,你若还不能破案,就连我也无法替你开脱了。”
  十天,只有十天。
  没有人证,没有线索,没有一点头绪,怎么能在十天之内破得了这件案子?
  天还没有亮,杨铮一个人躺在床上,只觉得四肢发软,嘴唇干裂,头脑浑浑沌沌,就像是被人塞了七八十斤垃圾进去。
  他恨自己,为什么要在这时候生病。
  他绝不能让自己这么样倒在床上,他一定要挣扎着爬起来。
  但是他滚烫的身子忽然又变为冰冷,冷得发抖,抖个不停。
  晕眩迷乱中,他好像看见莲姑走进了他的屋子,替他盖被,替他擦脸,拿着他的脸盆替他去井里打水,好像去了很久没有回来。

相关热词搜索:离别钩

上一篇:暴风雨的前夕
下一篇:九百石大米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