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离别钩 正文

黎明前后
 
2019-07-31 23:05:4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黎明。
  树林里充满了清冷而潮湿的木叶芬芳,泥土里还留着去年残秋时的落叶。
  可是现在新叶已经又生出了。古老的树木又一次得到新的生命。
  如果没有枯叶,又怎么会有新叶再生?

×      ×      ×

  杨铮用一块破布卷住了离别钩,用力握在手里,挺起胸膛大步前行。
  ——他一定要回来,七天之内他无论如何都要回来。
  如果他不能回来了呢?
  这问题他连想都不敢想,也没法子去想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一种逼人的杀气。
  然后他看见了蓝大先生。
  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蓝一尘忽然间就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色看着他。
  杨铮当然会觉得有一点意外,他问蓝一尘:“你怎么会来的?”
  “我是一路跟着你来的。”蓝一尘说:“想不到你真是杨恨的儿子。”
  他的声音里也带着很奇怪的感情,也不知是讥诮,是痛惜,还是安慰。
  “我跟你来,本来还想再见他一面。”蓝一尘叹息:“想不到他竟已先我而去。”
  杨铮保持着沉默。
  在这种情况下,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蓝大先生目光已移向他的手,盯着他手里用破布卷住的武器。
  “这是不是他留给你的离别钩?”
  “是的。”杨铮不能不承认,而且不愿否认,因为他一直以此为荣。不管江湖中人怎么说,都没有改变他对他父亲的看法。
  他相信他的父亲绝不是卑鄙的小人。
  “我知道他一定会将这柄钩留给你。”蓝一尘说:“你为什么一直不用它?是不是因为你不愿让别人知道你是杨恨的儿子?”
  “你错了。”
  “哦?”
  “我一直没有用过它,只因为我一直不愿使人别离。”
  “现在你为什么又要用了?”
  杨铮拒绝回答。
  这是他自己的事,他不必告诉任何人。
  蓝一尘忽然笑了笑:“不管怎么样,现在你既然已经准备用它,就不妨先用来对付我。”
  杨铮臂上的肌肉骤然抽紧。
  “对付你?”他问蓝一尘:“我为什么要用它来对付你?”
  蓝一尘冷冷地说:“现在我已经不妨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我,杨恨就不会受伤,也不会躲到这里来,含恨而死。”
  杨铮额角手背上都已有青筋凸起。
  只听“呛啷”一声龙吟,蓝山古剑已出鞘,森森的剑气立刻弥漫了丛林。
  “我还有句话要告诉你,你最好永远牢记在心。”蓝一尘的声音正如他的剑锋冰冷无情:“就算你不愿让人别离,也一样有人会要你别离,你的人在江湖,根本就没有让你选择的余地。”

×      ×      ×

  曙色已临,七十二根白烛早已熄灭。
  自从昨夜夜深,狄青麟拔出了那柄暗藏在腰带里的灵龙软剑后,白烛就开始一根根熄灭,被排旋激荡的剑气摧灭。
  他们竟已激战了一夜。
  高手相争,往往在一招间就可以解决,生死胜负往往就决定在一瞬间。
  可是他们争的并不是胜负,更没有以生死相拼。
  他们是在试剑,试狄青麟的剑。
  所以狄青麟攻的也不是应无物,而是这七十二根白烛。
  他要将白烛削断,要将每一根白烛都削断。
  可是他的剑锋一到白烛前,就被应无物的剑光所阻。
  烛光全被熄灭后,屋里一片黑暗。
  他们并没有停下来,就算偶尔停下,片刻后剑风又起。
  现在曙色已从屋顶上的天窗照下来,狄青麟剑光盘旋一舞,忽然住手。
  应无物后退几步,慢慢地坐到蒲团上,看来仿佛已经很疲倦。
  狄青麟的神色却一点都没有变,雪白的衣裳仍然一尘不染,脸上也没有一滴汗。
  这个人的精力就好像永远都用不完的。
  应无物的眼仿佛又盲了,仿佛在看着他,又仿佛没有看他。过了很久才问:“这次你是不是成功了?”
  “是的。”狄青麟的脸上虽然没有得意的表情,眼睛却亮得发光。
  ——他怎么能说他已成功?
  ——他攻的是白烛,可是七十二根白烛还是好好的,连一根都没有断。
  应无物忽然叹了口气。
  “这是你第十一次试剑,想不到你就已经成功了。”他也不知道是在欢喜,还是在感叹:“你让我看看。”
  “是。”
  说出了这一个字,狄青麟就走到最近的一个烛台前,用两根手指轻轻拈起一根白烛。
  他只拈起了一半。
  半根白烛被他拈起在手指上,另外半根还是好好地插在烛台上。
  这根白烛早就断了,看起来虽然没有断,其实早已断了。断在被剑气摧灭的烛蕊下三寸间,断处平整光滑如削。
  这根白烛本来就是被削断的,被狄青麟的剑锋削断的。
  白烛虽断却不倒,因为他的剑锋太快。
  每一根白烛都没有倒,可是每一根都断了,都断在烛蕊下三寸间,断处都平整光滑如削,都是被他剑锋削断,就好像他是用尺量着去削的。
  那时候屋子里已完全没有光,就算用尺量,也量得没有这么准。
  应无物的脸色忽然也变得和他的眼色同样灰暗。
  狄青麟是他的弟子,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现在狄青麟的剑法已成,他本来应该高兴才对。
  但是他心里却偏偏又有种说不出的空虚惆怅,就好像一个不愿承认自己年华已去的女人,忽然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做了别人的新娘一样。
  过了很久很久,应无物才慢慢地说:“现在你已经用不着再怕杨铮了。就算他真是杨恨之子,就算杨恨复生,你也可将他斩于剑下。”
  “可惜杨铮用不着我出手就已死定了。”狄青麟道:“现在他恐怕已经死在蓝大先生手里。”
  应无物脸上忽然露出种无法形容的表情,盲眼中忽然又射出了光,忽然问狄青麟:“你知不知道上次我为什么不杀杨铮?”
  “因为你根本用不着自己出手。”狄青麟说:“你知道蓝一尘一定不会放过他。”
  “你错了。”
  应无物说:“我不杀他,只因为我知道蓝一尘绝不会让我动他的。”
  狄青麟的瞳孔又骤然收缩。
  “为什么?”
  “因为蓝一尘是杨恨唯一的一个朋友。”应无物道:“杨恨平生杀人无算,仇家遍布天下,就只有蓝一尘这一个朋友。”

×      ×      ×

  狄青麟什么话都没有再说,忽然大步走了出去,走过应无物身旁时,忽然反手一剑,由应无物的后背刺入了他的心脏。

相关热词搜索:离别钩

上一篇:第二部 钩
下一篇:天意如刀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