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离别钩 正文

黎明前后
2019-07-31 23:05:4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三)

  密林中虽然看不见太阳,树梢间还是有阳光照射而下。
  杨铮慢慢地将包扎在离别钩外的破布一条条解开,解得非常慢,非常小心,就好像一个温柔多情的新郎在解他害羞的新娘嫁衣一样。
  因为他要利用这段时期使自己的心情平静。
  他看见过蓝大先生的出手,那一剑确实已无愧于“神剑”二字。
  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自己能击败这柄神剑,可是现在他一定要胜。
  因为他不能死,绝不能死。
  最后一条破布被解开时,杨铮已出手,用一种非常怪异的手法,从一个让人料想不到的地方反钩出去,忽然间又改变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江湖中很少有人看见过这种手法,看见过这种手法的人大多数都已和人间离别了。
  蓝大先生的古剑却定如蓝山。
  他好像早已知道杨铮这种手法的变化,也知道这种变化之诡异复杂绝不是任何人能想像得到的,也绝非任何人所能招架抵挡。
  所以他以静制动,以定制变,以不变应万变。
  但是他忘记了一点。
  杨恨纵横江湖,目空天下,从未想到要用自己的命去拼别人的命。
  他根本没有必要去拼命。
  杨铮却不同。
  杨铮会拼命,随时都准备拼命。
  他已经发现自己随便怎么“变”都无法胜过蓝大先生的“不变”。
  ——有时“不变”就是“变”,比“变”更变得玄妙。
  杨铮忽然也不变了。
  他的钩忽然用一种丝毫不怪异的手法,从一个任何人都能想得到的部位刺了出去。
  他的钩刺出去时,他的人也扑了过去。
  他在拼命。
  就算他的钩一击不中,可是他还有一条命,还可以拼一拼。
  他不想死。
  可是到了不拼命也一样要死的时候,他也只有去拼了。

×      ×      ×

  这种手法绝不能算是什么高明的手法,在离别钩复杂奥妙奇诡的变化中,绝没有这种变化。
  就因为没有这种变化,所以才让人想不到,尤其是蓝一尘更想不到。
  他对离别钩的变化太熟悉了,对每一种变化他都太熟悉了。
  在某种情况下,对某一件事太熟悉也许还不如完全不熟悉的好。
  ——对人也是一样,所以出卖你的往往是你最熟悉的朋友,因为你想不到他会出卖你,想不到他会忽然有那种变化。
  现在正是这种情况。
  杨铮这一招虽勇猛,其中却有破绽,蓝一尘如果即时出手,他的剑无疑比杨铮快得多,很可能先一步就将杨铮刺杀。
  但是身经百战的蓝大先生这一次却好像有点乱了,竟没有出手反击,却以“旱地拔葱”的身法,硬生生将自己的身子凌空拔起。
  这是轻功中最难练的一种身法,这种身法全凭一口气。
  他本来完全没有跃起的准备,所以这一口气提上来时就难免慢了一点,虽然相差最多也只不过在一刹那间,这一刹那却已是致命的一刹那。
  他可以感觉到冰冷的钩锋已钩住了他的腿。
  他知道他的腿已将与他的身子离别了,永远离别。
  鲜血飞溅,血光封住了杨铮的眼。
  等他再睁开眼时,蓝一尘已倒在树下,惨白的脸上已全无血色,一条腿已齐膝而断。
  纵横江湖的一代剑客,竟落得如此下场。
  杨铮心里忽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怜悯,但是他也没有忘记他父亲临死前的悲愤与悒郁。
  他冲过去问蓝一尘:“我父亲跟你有什么仇恨?你为什么要将他伤得那么重?”
  蓝一尘看着他,神眼已无神,惨白的脸上却露出一抹凄凉的笑意。
  “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他的声音低而虚弱:“那一年的九九重阳,我被武当七子中还没有死的五个人一路追杀,逃到终南绝顶忘忧崖。”
  危崖千丈,下临深渊,已经是绝路,蓝一尘本来已必死无疑。
  “想不到你父亲居然赶来了,和我并肩作战,伤了对方四人,最后却还是中了无根子一着内家金丝绵掌。”蓝一尘黯然道:“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他是绝不会受伤的。其实他并不欠我什么,我将那柄钩送给他时,只不过因为我觉得那已是废物,想不到你父亲竟将他练成一种天下无双的利器。”
  杨铮脸色惨变,冷汗已湿透衣裳。
  “他受伤,只因为他要救你?”
  “是的。”蓝一尘说:“他的师傅是位剑师,虽然因为炼坏我一块神铁而含羞自尽,却不是被我逼死的。自从我埋葬了他的师傅,将那柄残钩送给他之后,他就一直觉得欠我一份情。他知道武当七子与我有宿怨,就先杀了七子中的明是和明非。”
  蓝一尘长叹:“他虽然脾气不好,却是条恩怨分明的好汉。”
  杨铮的心仿佛已被撕裂。
  他的父亲是条恩怨分明的好汉,他却将他父亲唯一的恩人和朋友重伤成残废。
  他怎么能去见他的亡父于地下?
  蓝大先生对他却没有一点怨恨之意,反而很温和地告诉他。
  “我知道你心里在怎么想。可是你也不必因为伤了我而难受,我这条命本来就是你救回来的。”他说:“那一次如果没有你,我已死在应无物剑下。”
  他苦笑道:“因为我的眼力早已不行了,我处处炫耀我的神眼,为的就是要掩饰这一点,那天晚上无星无月,我根本已看不见应无物出手,他一拔剑,我就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就好像十年前我被武当七子追到忘忧崖时一样。”
  他的声音更虚弱,挣扎着拿出个乌木药瓶,将瓶中药全都嚼碎,一半敷在断膝上用衣襟扎好,一半吞了下去,然后才说:“所以现在我已欠你们父子两条命了,一条腿又算什么?”蓝大先生说:“何况你断了我这条腿,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
  他居然还笑了笑:“自从那次忘忧崖一战之后,我就想退出江湖了,但是别人却不让我退,因为我是蓝一尘,是名满天下的神眼神剑,每年都不知有多少人要杀我成名,逼我出手,应无物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人在江湖,尤其是像他这样的人,就好像是一匹永远被人用鞭子在鞭赶着的马,非但不能退,连停都不能停下来。
  “但是现在我已经可以休息了。”蓝大先生微笑道:“一个只有一条腿的剑客,别人已经不会看在眼里了,就算战胜了我,也没有什么光彩,所以我也许还可以因此多活几年,过几年太平日子。”
  他说的是实话。
  但是杨铮并没有因为听到这些话而觉得心里比较舒服些。
  “我会还你一条腿。”杨铮忽然说:“等我的事办完,一定会还给你。”
  “你要去做什么事?”蓝一尘问他:“是不是要去找狄青麟和王振飞?”
  “你怎么知道?”
  “你的事我都很清楚。”蓝大先生说:“我也知道王振飞是青龙会的人,因为我亲眼看见他去替那两个青龙会属下的刺客收尸,又故意去找他探听你的消息,他果然很想借我的刀杀了你。”
  他又微笑:“因为江湖中人都以为那位剑师是被我逼死的,除了应无物之外,从来没有人知道我和杨恨的交情。”
  杨铮沉默。
  蓝大先生又说:“我还知道你曾经去找过‘快刀’方成。从他告诉你的那些事上去想,你一定会想到万君武是死在狄青麟手里的,只因为他始终不肯加入青龙会,‘顺我者生,逆我者死’,青龙会要杀万君武,只有让狄青麟去动手才不会留下后患。由此可见,狄青麟和青龙会也有关系。”
  他的想法和判断确实和杨铮完全一样,只不过其中还有个关键他不知道。

×      ×      ×

  杨铮本来一直都找不出狄青麟为什么要杀思思的理由。
  现在他才想通了。
  那时思思无疑是狄青麟身边最亲近的人,狄青麟的事只有她知道得最多。
  万君武死的时候,狄青麟一定不在她身边。
  她是个极聪明的女人,不难想到万君武的死和狄青麟必定有关系。
  她一直想缠住狄青麟,很可能会用这件事去要挟他。为了要抓住一个男人,有些女人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可惜她看错狄青麟这个人了。
  所以她就从此消失。

×      ×      ×

  这些都只不过是杨铮的猜测而已,他既没有亲眼看见,也没有证据。
  但是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狄青麟有什么理由要杀思思。
  如果他只不过不想被她缠住,那么他最少有一百种法子可以抛开她,又何必要她的命?
  蓝大先生只知道杨铮要寻回被掉包的镖银,并不知道他还要查出思思的死因。
  所以他只不过替杨铮查出了一点有关王振飞和青龙会的秘密。
  他自己也想不到他查出的这一点不但是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而且是一条线。
  ——万君武的死,思思的死,莲姑的死,如玉的危境,要杀她的小叶子,镖银的失劫,银鞘的掉包,青龙会的刺客,为刺客收尸的人,被掉包后镖银的下落。这些事本来好像完全没有一点关系,现在却都被这一条线串连起来了。

×      ×      ×

  乌木瓶里的药力已发作。
  一个经常出生入死的江湖人,身边通常都会带着一些救伤的灵药,有些是重价购来,有些是好友所赠,有些是自己精心配制,不管是用什么方法得来的,都一定非常有效。
  蓝大先生的脸色已经好得多了。
  “刚才我故意激怒你,逼你出手,就因为要试试你已经得到你父亲多少真传。”他说:“离别钩的威力,一定要在悲愤填膺时使出来才有效。”
  他的腿虽然也因此而离别,但是他并不后悔。
  能在一招间刺断蓝大先生一条腿的人,普天之下也没有几个。
  “以你现在的情况,王振飞已不足惧。”蓝一尘说:“真正可怕的是应无物和狄青麟。”
  “应无物和狄青麟之间也有关系?”
  “非但有关系,而且关系极密切。”蓝一尘道:“江湖中甚至有很多人在谣传,都说应无物是狄青麟母亲未嫁时的密友。”
  “谣传不可信。”杨铮道:“我就不信。”
  蓝大先生眼中露出赞赏之色,他已经发现他的亡友之子也是条男子汉,不探人隐私,不揭人之短,也不轻信人言。
  “可是不管怎么样,狄青麟都一定已经得到应无物剑法的真传。”蓝一尘道:“现在说不定连应无物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会小心他的。”
  蓝大先生沉思着,眼睛里忽然发出了光,沉声道:“如果狄青麟的剑法真的已胜过应无物,你就有机会了!”
  “为什么?”
  “因为在一个世袭一等侯的一生中,绝不能容许任何一个人在他身上留下一点污点。”蓝大先生道:“如果应无物已经不是他的对手,对他还有什么用?”
  杨铮的双拳握紧:“狄青麟真的会做这种事?”
  “他会的。”蓝一尘道:“你的身世性格都和他完全不同,所以你永远不能了解他的想法和做法。”他忽然叹了口气:“要做狄青麟那样的人也很不容易,他也有他的痛苦。”
  ——谁没有痛苦?
  ——只要是人,就有痛苦,只看你有没有勇气去克服它而已,如果你有这种勇气,它就会变成一种巨大的力量,否则你只有终生被它践踏奴役。
  蓝大先生慢慢地移动了一下身子,使自己坐得更舒服些。
  “现在你已经可以走了,让我好好地、休息。”他闭上了眼睛:“不管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等你活着回来再说也不迟。”
  “你能活着等我回来?”
  蓝大先生笑了笑:“直到现在为止,我能活下去的机会还是比你大得多。”
  杨铮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过身,大步走出了这个阴暗的树林。
  树林外,阳光正普照着大地。
  阳光如此灿烂辉煌,生命如此多彩多姿,他相信蓝大先生一定能照顾自己,一定能活下去的。
  但是他对他自己的生死却完全没有把握。

相关热词搜索:离别钩

下一篇:天意如刀
上一篇:
第二部 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