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离别钩 正文

九百石大米
2019-07-31 22:59:4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二)

  脚步声比狸猫还轻,慢慢地走过柔软的草地,两对馋狼般的利眼,一直在盯着杨铮的手。
  来的是两个人。
  杨铮没有睡着,他的心在跳,跳得很快。
  这两个人的脚步声太轻,身手一定不弱,杨铮却已精疲力竭。
  他只希望这两个人认为他已睡着,乘机来偷袭他,他才有机会偷袭他们。
  想不到他们居然很远很远就停下来,而且大声说:“杨头儿,夜深露重,睡在这里会着凉的,我们特地来送你到一个好地方去,你请起来吧。”
  这两个人居然好像自恃身份,不肯做暗算别人的事。
  杨铮的心沉了下去。
  这种人才真正可怕,如果不是一等一的高手,绝不会这么做的。
  他们无疑已经有把握取杨铮的性命,根本用不着暗算偷袭。
  山脚旁的柳树下站着两个人,手里拿着两件寒光闪闪的奇形兵刃,等杨铮站了起来之后,他们才慢慢地走过来,脚步又轻又稳。
  他们都非常沉得住气。
  杨铮也只有尽力使自己镇静,挡在全身都已因恐惧而痉挛的吕素文面前,大声问:“你们是什么人?”
  “既然你想知道,我们就告诉你。”
  他们一点都不怕杨铮知道他们的秘密,因为死人是不会泄露任何秘密的。
  他们用一种很奇怪的声音说出了八个字,声音里充满了骄傲和自信,好像只要一说出这八个字,无论谁都会怕得要命。
  “天青如水。”
  “飞龙在天。”
  一听见这八个字,杨铮的脸色果然变了。
  “青龙会?你们是青龙会的人?”杨铮问:“青龙会为什么要找上我?”
  “因为我们喜欢你。”
  一个人阴恻恻地笑道:“所以要把你送到一个永远不会着凉生病的地方,而且还要你的情人永远陪着你。”
  杨铮双拳握紧,心中绞痛。
  他还有命可拼,还可以拼命,可是吕素文呢?

×      ×      ×

  山脚旁那株柳树梢头忽然传下来一阵笑声,一个人说:“那地方他不想去,还是你们两位自己去吧!”
  两个人立刻散开,霍然转身,动作轻灵矫健,反应也极灵敏。
  他们仿佛看见有个人轻飘飘地站在柳树梢头,却没有看清楚。
  因为就在这一瞬间,已有一道闪电般耀眼的蓝色剑光亮起,闪电般凌空下击。
  剑光盘旋一舞,忽然又山岳般定下,两个来杀人的人已倒在他们自己的血泊里。
  杨铮又惊又喜,失声道:“是你。”
  一个头戴斗笠的蓝衫人,斜倚在树下看着他,温和的笑眼中已全无杀气。
  “青龙会怎么找上你的?”蓝大先生只问杨铮:“你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们?”
  “我没有得罪过他们。”
  “那就不对了。”蓝一尘说:“青龙会虽然时常杀人,可是从来不无故杀人,如果你没有得罪他们,他们绝不会动你。”
  蓝大先生沉吟:“除非他们有什么秘密被你知道了。”
  杨铮的瞳孔忽然收缩,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事,一件他暂时还不想说出来的事。
  蓝大先生叹了口气:“我看你还是跟我走吧,现在青龙会既然已经找上了你,天下恐怕也只有我一个人能救你的命了。”
  “多谢。”
  “多谢是什么意思?”蓝大先生又问:“是肯?还是不肯?”
  “我只想走我自己的路。”杨铮说:“就算是条死路,我也要去走走看。”
  蓝大先生盯着他,摇头苦笑。
  “像你这种人,我实在应该让你去死的,可是以后我说不定还会救你。”他说:“因为你实在像极了一个人。”
  “什么人?”
  “一个我以前认得的朋友。”蓝大先生仿佛有很多感慨:“他虽然不能算好人,却是我的朋友,他这一生中也该只有我这一个朋友!”
  “我不是你的朋友,也不配做你的朋友。”杨铮说:“你救了我的命,我也不会有机会报答,所以你以后也不必再救我。”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拉起吕素文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      ×      ×

  走出了很远之后,吕素文才忍不住说:“我知道你绝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他?”她问杨铮:“是不是因为你知道青龙会的势力太大,不愿意连累别人?”
  杨铮不开口。
  吕素文握紧他的手:“不管怎么样,我已经跟定了你,就算你走的真是条死路,我也跟你走。”
  杨铮仰面向天,看着天上闪烁的星光,长长吐出口气。
  “那么我们就先回家去。”
  “回家?”吕素文道:“我们哪里有家?”
  “现在虽然没有,可是以后一定会有的。”
  吕素文笑了,笑容中充满柔情蜜意:“我们以前也有过家的,你一个家,我一个家,可是以后我们两个人就只能有一个家了。”

×      ×      ×

  是的,以后他们两个人只能有一个家了——如果他们不死,一定会有一个家的。
  一个小而温暖的家。

  (三)

  狄青麟的家却不是这样子的。
  也许他根本没有家,他有的只不过一座巨宅而已,并不是家。
  他的宅第雄伟开阔宏大,却总是让人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冷清阴森之意,一到了晚上,就连福总管都不太敢一个人走在园子里。
  福总管不姓福,姓狄。
  狄福已经在侯府呆了几十年了,从小厮熬到总管并不容易。
  他知道小侯爷是跟“应先生”一起回来的,现在他虽然没有看见应先生,却绝不会问,也不敢问。因为他看得出小侯爷和应先生之间一定有种很特别的关系。
  他绝不想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就算他知道也要装作不知道,而且一定要想法子赶快忘记。

×      ×      ×

  狄青麟每次回来都要先到他亡母生前的佛堂里去静思半日,在这段时候,无论任何人都不能去打扰他,没有任何人例外。
  狄太夫人未入侯门前是江湖中有名的美女,也是江湖中有名的侠女,一手仙女剑法据说已尽得峨嵋派掌门“梅师太”的真传。
  她嫁给老侯爷之后,还时常轻骑简从,仗剑去走江湖,重温昔日的旧梦。
  可是等到生下了小侯爷后,她就专心事佛,有时经年都不肯走出佛堂一步。
  老侯爷去世不久,太夫人也去了,他们享尽人间荣华富贵,死时又完全没有痛苦。
  但是他们活着的时候好像也并不十分快乐。

×      ×      ×

  小侯爷回来之后的第二天晚上,才召见福总管,询问一些他不能不问的事,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值得问的。
  这次他出门之后,侯府里却出了件怪事。
  “前些日子忽然有人送了九百石大米来,我本来不敢收,可是送米来的人却说,这是小侯爷一位至交好友‘龙大爷’特地送来给小侯爷添福添寿的。”福总管说:“所以我也不敢不收。”
  ——九百石大米究竟有多少米?能够喂饱多少人?
  这问题恐怕很少有人能回答得出。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恐怕一辈子都没有看过这么多大米,能把九百石米一下送给别人的,恐怕也屈指可数了。
  狄小侯却不动声色,只淡淡地问:“米呢?”
  “都已搬到老侯爷准备出征时屯粮养兵的那间大库房去了。”福总管说:“小侯爷没有回来,谁也没有去动过。”
  狄青麟点点头,表示很满意。
  福总管又说:“今天早上有两位客人来找小侯爷,也说是小侯爷的好朋友,而且就是送米的那位龙大爷派来的,所以我也不敢不留下他们。”
  狄青麟也不觉得意外,只问他:“人呢?”
  “人都在听月小筑。”

×      ×      ×

  月无声,月怎么能听?
  就因月无声,所以也能听,听的就是那无声的月、听的就是那月的无声。
  ——有时候无声岂非更胜于有声?

相关热词搜索:离别钩

下一篇:黯然销魂处
上一篇:
鲜红的指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