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富贵客栈
2019-07-17 10:52:3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敷了药之后,黑竹竿就昏昏沉沉的睡着,胡铁花刚松了一口气,花姑妈已经在盯着他问。
  “你这个小王八蛋,你刚才是不是说我只比乌龟可爱一点?”
  胡铁花赶紧否认:“我不是说你只比乌龟可爱一点,我说的那个乌龟也是一个人。”胡铁花说:“其实这个人平时也满可爱的,我实在想不到今天他怎么会忽然变成了个缩头乌龟。”
  他的确觉得很奇怪,甚至有点担心。
  楚留香应该在附近的,因为他说过他一定会在胡铁花的附近。在胡铁花危急时,他绝不会躲着不敢出来。
  他绝不是那种把说话当放屁的人。
  奇怪的是,今天他连影子都没有出现过。
  ——难道他自己有了危难?也在等着别人去救他?
  “我知道你说的是楚留香,每次你快要死的时候,他都会来救你。”花姑妈说:“今天他没有来,只因为今天你绝对死不了的。”
  “我为什么死不了?”胡铁花大声说:“只要有那个姓白的一个人,就已经足够要我的老命了,我怎么会死不了?”
  花姑妈甜甜的问他:“现在你死了没有?”
  胡铁花怔住。
  他还没有死,还活得好好的,他想不通那些人为什么会忽然放过他,而且还变得对他那么客气。
  “那位白相公的确是个很可怕的人,连我都很怕他,而且怕得要命。”花姑妈说:“以他的武功如果要杀人,简直比刀切豆腐还容易,可是他绝不会杀你。”
  “为什么?”
  “因为你是胡铁花,因为他也知道要把玉剑公主送去给史天王做老婆的人就是你这位胡大侠。”花姑妈的声音已经不甜了:“像你这么好的人,他怎么舍得杀你?他恰巧又是史天王的干儿子。”
  胡铁花不说话了,一直在昏睡中的黑竹竿却忽然呻吟着低语:“把我的腿拿给我,现在就拿给我。”
  这就是黑竹竿清醒后说的第一句话,别人听见这句话,一定以为他还没有清醒。
  每个人的腿都在自己身上,他为什么要别人把他的腿拿给他?
  幸好胡铁花明白他的意思,立刻就把被他自己砍下来的那半条腿拿过来。
  腿上有脚,脚上有靴子。
  黑竹竿挣扎着,用他唯一剩下来的一只手,从靴筒里掏出张银票。
  一张十万两的银票,南七北六十三省都可以通用的“大通”银票。
  “这是你付给我的,现在我还给你。”黑竹竿对花姑妈说:“虽然这是我第一次退钱给别人,可是我也知道既然收了人家的钱就不该退,要退就得付点利息。”
  花姑妈很喜欢笑,该笑的时候她当然笑,不该笑的时候她也会笑。
  因为她知道大多数男人都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很能让人着迷。
  可是现在她笑不出了。
  “我低估了史天王,所以才会收你的钱,这是我的错,我应该付利息给你,如果你认为我所付的还不够,不妨把我这条命也拿去。”黑竹竿说:“因为我没有钱付给你,你也应该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常常都会把钱莫名其妙的花出去。”
  “你知不知道你赚的是卖命的钱?”
  “我知道。”黑竹竿冷冷的说:“就因为我知道,所以更要花得快些。”
  胡铁花忽然把头扭了过去,很用力的扭了过去,就好像这个头已经不是他的头了。
  因为他不想再看下去。
  他知道银子是可以花的,十万两银子更可以把一个人花得晕头转向,连自己的贵姓大名都忘记,他也知道拿出这十万两银子来的人并不是花姑妈。
  可是他实在不想看到花姑妈从黑竹竿手上把这张十万两的银票收回去。
  他只听见黑竹竿又在对花姑妈说:“我收你十万两,因为我值十万两,如果我不行,别人更不行,除了我之外,别的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黄病夫还没有踏入大厅就已死在阶下,我看见他死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信他会死得那么快。”
  他的声音早已经带着种兔死狐悲的哀伤。
  “我要你十万两,因为我值十万两,如果我不行,别人更不行。”黑竹竿说:“我劝你绝对不要再找人刺杀史天王。”
  “你为什么要劝我?”
  “因为不管你去找谁都没有用的,天下绝对没有人能伤他毫发。”黑竹竿黯然道:“我亲眼看见这次跟我去的人一个个全都惨死,实在不想再让我的同行死在他手里。”
  胡铁花心里忽然也觉得很不好受。
  他能够了解黑竹竿的心情,一个像黑竹竿这样的硬汉,本来是绝不会说出这种话来的。
  但是现在他的血已流得太多,看见别人流的血也太多。
  他这一生就好像是无数个噩梦串起来的,这样的人生是多么悲伤!
  胡铁花心里在叹息,眼睛里却忽然发出了光。
  因为他忽然看到了一条飞掠的人影,流星般在他眼前飞过,一瞬间就已消逝。
  这个人的身形和面貌胡铁花都看不清,却已经想出他是谁了。
  因为这个人飞掠时的身法、速度,和那种飞扬灵动巧妙潇洒的姿态,都是没有第二个人能比得上的。
  胡铁花没有追上去,因为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追得上楚留香。
  “原来他并不是个缩头乌龟。”胡铁花很愉快的叹着气说:“在外面看着我喝酒,自己却没有酒喝,这种事他怎么受得了,不赶快去找点酒喝怎么行?”
  他喃喃的说:“只可惜今天我不能陪你喝了,只希望你能遇到个漂亮的女人陪你。”

×      ×      ×

  他却不知道楚留香今天晚上不但已经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遇到的还不止一个。

×      ×      ×

  富贵客栈是家很大的客栈,除了正楼的上房外,后面还有很多个跨院。每个跨院里都有好几间房,是特地为一些携家带幼的客商官眷们准备的,偶尔也会有一些成群结党的武师镖客来投宿。
  今天晚上就有一大票已经卸了货交了镖的镖师把最后面两个跨院都包下了,担了一路的风险之后,他们当然要轻松轻松。
  他们这种人是从来也不怕你价钱要得贵的,在江湖人的眼中看来,钱财本来就是身外物,谁也没想要把一文钱带进棺材去。

×      ×      ×

  楚留香跟在胡铁花后面到这里来的时候,这两个跨院里已经热闹得很。熏鸡、烤鸭、烧鹅一只只往里面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不时像穿花蝴蝶般走出走进,再加上一阵阵随风传来的酒香,已经让楚留香心里觉得有点痒痒的,实在很想进去参加一份。
  这些镖师都是常胜镖局里的,凭一杆“胜”字镖旗走遍大江南北,都是很慷慨、很豪爽的男子汉,其中有好几个都跟楚留香有点交情,如果楚香帅真的会去加入他们,这些人一定开心得要命。
  可惜楚留香不能去,就算去了,他们也不会认得出,这个又俗又土的小商人就是楚留香。
  所以他只有带着一坛酒,躺在屋脊后,嗅着他们的肉香,听着那些小姑娘弹词唱曲,虽然感到很不是滋味,却也聊胜于无。

×      ×      ×

  胡铁花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开始在房里喝酒的时候,楚留香也在喝,躺在屋顶上喝,屋脊的阴影恰好把他挡住。
  所以他可以看到一个穿着紧身黑衣的人从外面飞掠而来,这个人却没有看见他。
  这个人的身材很瘦小,穿着一身样子非常奇怪的夜行衣,连头带脸都用黑巾包住,只露出了一双猫一般的大眼睛在夜色中闪闪发光。
  他的轻功也极高,身法姿态却非常奇特,有时居然会用手帮助他的脚来增加速度,看来就像是条猫一样,也有四条腿。
  但是他行动时不但速度极快,而且绝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使人非但不会觉得他的姿态可笑,反而会觉得说不出的诡秘可怖。
  楚留香无疑也有这种感觉。
  因为他已经看出了这个人是个“忍者”,来自东瀛扶桑国伊贺山谷中的忍者,他所施展的身法,正是忍术中的一种“猫遁”。
  他们都是见不得天日的人,从年纪极幼小时就开始接受极严格艰苦的训练,过的也是一种极不人道的团体生活!既不能有家,也不能有妻子儿女,因为忍者的生命本来就不是属于自己的,只要生为忍者,一生的命运就已被注定。
  等到他们长成时,他们就要开始接受别人的命令,把自己完全出卖给别人,无论多艰苦危险的任务都不能不接受。
  他们的任务通常只有三种:偷窃、刺探和谋杀。
  ——一个东瀛的忍者,为什么会到江南来?这一次他的任务是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新月传奇

下一篇:第六章 梁上君子
上一篇:
第四章 胭脂·宫粉·刨花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