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血鹦鹉 >> 正文  
第一章 不要命的人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一章 不要命的人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3

  据说幽冥中的诸魔群鬼是没有血的。
  这传说并不正确。
  鬼没有血,魔有血。
  魔血。
  据说有一次他们为了庆贺九天十地第一神魔十万岁的寿辰,就用他们的魔血,化成了一只鹦鹉,作为他们的贺礼。
  十万神魔,十万滴血,化成了一只血鹦鹉。 
  据说这只鹦鹉不但能说出天上地下所有的秘密,而且还能给人三个愿望。
  只要你能看见它,抓住它,它就会给你三个愿望。
  无论什么样玄鹤的愿望,它都能让你实现。
  据说这只鹦鹉每隔七年就要降临人间一次,据说真的有人看见过它。
  它真的让人实现了三个愿望。
  现在距离它上次降临人间时,已经又有七年了。

×      ×      ×

  初秋的清晨,晴。
  艳丽的阳光,正照在海龙王卧房里精美的雕花窗户上。
  他正在享受着他精美丰富的早餐。心里觉得愉快极了。
  面对着他的,是一张宽大、柔软、非常华丽舒服的床。
  床上的女孩已睡着。
  她还是个完全裸着的,纤弱的腰肢、柔软修长的腿、一双乳房,看来就像是早春的花蕾了。
  她还是个孩子,根本就没有发育成熟,就已被摧残了。
  海龙王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喜欢听她们的呼喊和呻吟声,喜欢看她倒在他身下,痛苦挣扎。
  现在她睡着,只因为她已被折磨得太久,已哭得太疲倦。
  她雪白的身子蜷曲在紫缎被褥上,更显得娇弱无助,楚楚动人。
  海龙王吃完了他用生虾片夹着的饭团,用一块柔绢抹着嘴。
  他喜欢吃生鱼活虾,这是他早年纵横七海时养成的习惯。
  这种食物总是能令他精力充沛。
  所以当他看到床上这女孩子时,身体里忽然又勃起了欲望。
  这一点他总是觉得很骄傲。
  一个五十七岁的男人,还能有这样的体力,的确是件值得骄傲的事。
  近年来他已使这种体力完全用在床上,他已有多年未曾和别人交手。
  因为他已没有这种必要。
  十年前他带着从海上劫掠的庞大财富,建成了这片七海山庄。
  经过十年来的整修扩建,这地方,现在不但富丽如皇宫,而且,简直就像是铜墙铁壁一样。
  这里的禁卫森严,他的手下都是经过他精选的好手。
  而且还有一批他自己从海上带下来的死党,每一个都随时肯为他效死。
  他的对头们要来找他算账,通常连他的面都见不到,就已死在乱刀下。
  所以近年已没有人前来。
  阳光艳丽,天气晴朗,空气中充满了花香和处女的体香。
  他的心情更愉快,准备再享受一次这女孩子新鲜的胴体后,再到城里去,找寻今夜的对象。
  女孩子突然惊醒,柔弱的身子缩成一团,眼睛里充满了悲愤和恐惧。
  海龙王微笑着,慢慢的走近,道:“你用不着害怕,这一次你就觉得快乐了。”
  她咬着牙,瞪着愤怒的眼睛。
  她恨死了这个人,可是她自己也知道绝对无法抵抗。
  等到他粗糙巨大的手掌又用力捏住她柔软光滑的胸脯时,她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你……你一定不得好死。”
  海龙王大笑,道:“我不得好死,难道还会有人走进来杀了我?”
  他的笑声中充满了自信,他相信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就在这时候,他身后忽然有个人道:“有,我保证一定会有人闯进来杀了你。”
  得意的笑声骤然停顿。
  海龙王霍然转身,就看见了王风。
  虽然他高大魁伟,肚子也已开始凸起,可是他的动作依旧矫健灵活。
  王风正在打量着他,就好像屠夫在打量着一条待宰肥猪。
  他比他更镇定,更有自信。
  他的衣服上染满了鲜红的血,脸色却是死灰色,仿佛带着重病。
  可是他居然闯了进来。
  从七海山庄的重重警卫中,杀出条血路,闯入了海龙王的禁地。
  海龙王虽然还在尽力装出镇定的样子,双手却已冰冷,道:“你怎么进来的?”
  王风道:“用两条腿走进来的。”
  海龙王忽然大喝:“来人。”
  王风道:“你用不着大呼小叫,我保证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一个人来。”
  海龙王咬着牙,道:“外面的人难道都死光了?”
  王风道:“没有死光,也跑光了。”
  海龙王冷笑,道:“就凭你一个人,就有这么大的本事?”
  王风道:“我只有一种本事。”
  海龙王忍不住问:“哪种?”
  王风道:“我敢拼命。”
  他真的敢。
  这世上真敢拼命的人并不多,真正不怕死的人更少。
  所以他才能杀出条血路。
  海龙王已经开始有点慌了,他看得出这年轻人说的不是谎话。
  王风道:“其实你现在死了并不冤枉,你本来早就该死的。”
  海龙王沉吟着,道:“如果你是想来捞一票,随便你要多少,只管开口。”
  王风不开口。
  他也看得出海龙王是在有意拖时间,等机会,一个身经百战,出生入死也不知多少次的人,是绝不会这么容易投降的。
  海龙王的脚在悄悄移动,又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王风冷冷一笑,道:“我只不过是个不要命的人。”
  他真的不要命。
  只有不要命的人,才敢做这种事。
  海龙王突然大吼,身子扑过来时,手里已多了柄形状怪异、分量极重的弯刀。
  这就是他昔年纵横七海时用的武器,刀下也不知有多少人的头颅落地。
  他一刀向王风的头颅砍了下去。
  王风没有低头,没有躲避,一柄剑已刺入了海龙王肚子。
  海龙王的刀锋本来已到了他头发上,可是他非但神色不变,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
  他的神经就像是钢丝。
  海龙王倒下去时,还在吃惊的看着他。
  ——这个人真的不要命。
  海龙王本来死也不信没有人不要命的,可是现在他相信了。
  他的弯刀到了王风手里,王风的短剑几乎已完全刺入了他肚子。
  他还没有死,还在喘息着,道:“我有钱,很多很多的钱,比你做梦想的都多,都藏在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地方,你饶了我,我带你去。”
  他还想用钱买回他的命。
  王风的回答很简单,也很干脆,一刀就砍下了他的头颅。
  不要命的人,怎么会要钱。
  床上的少女忽然跳下来,在他尸体上狠狠踢了一脚,眼泪也同时流了下来。
  她恨极了这个人。
  现在这个人虽然死了,可是她自己的一生幸福也已被摧残。
  王风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冷冷的说道:“穿上衣服,我带你走。”
  破旧的马车,衰老的车夫。
  车马都不是海龙王的,七海山庄里的东西他连一样都没有动。
  他不是来劫夺的,他是来除害的。
  来的时候,他并没有把握,可是他就算拼了命也不能让这恶人活着。
  少女还在车厢中哭泣。
  他在外面跟在马车后,直到她哭声稍止,他才在车外问:“你想到哪里去?”
  少女流着泪,不开口。
  王风道:“你的家在哪里?”
  少女终于道:“我……我不回去。”
  王风道:“为什么?”
  少女道:“我已订了亲,现在我回去,他们也不会要我了,我还有什么脸见人?”她又在哭,忽然扑在车子上,伸出手拉住王风的臂:“我跟你回去,做你的奴才,做你的丫头,我情愿……”
  王风冷笑,道:“你跟我走?你知道我要到哪里去?”
  少女说道:“随便你到哪里去,我都跟着你。”
  王风冷冷一笑,道:“只可惜,我也无处可去。”
  少女道:“你……你没有家?”
  王风道:“没有。”
  少女看看他,看看他死灰的脸,眼波中充满了怜悯和同情。
  她忽然发现,这个人就跟她自己同样的可怜。
  王风不看她,忽然从身上拿出几锭银子,抛入马车里。
  这已经够她生活很久。
  少女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风道:“这意思就是说,从现在起,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少女道:“我能到哪里去?”
  王风道:“随便你到哪里去,都跟我没有关系。”
  他说走就走。
  少女流着泪大叫:“你的心真的这么狠,这么硬?……”
  王风没有回头。
  他已经走出很远很远了,已经听不见马车声,也听不见少女的啼哭。
  阳光满天。
  他死灰色的脸上仿佛在闪着光,仿佛是泪光。
  这个又心狠,又不要命的人,为什么会流泪?
  黄昏。
  正午时他就开始喝酒,喝最劣的酒,也是最烈的酒。
  现在他已大醉。
  他冲出这破旧的小酒铺,冲出条暗巷,拉住个獐头鼠目的老头子:“替我找个女人,找两个,随便什么样的女人都行,只要是活的就行。”
  他找到了两个。
  两个几乎已不像女人的女人,生活的鞭子已将她们鞭挞得不成人形。
  然后,他就开始在那又脏又破的木板床上呕吐,几乎连苦水都吐了出来。
  然后,他又要去找酒喝。
  这时夜已经深了,街上已看不见行人,灯光更已寥落。
  晴朗的天气,到了黄昏忽然变得阴暗起来,无月无星。
  阴惨惨的夜色,笼罩着阴惨惨的大地。
  他迷迷糊糊,摇摇晃晃的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已走到哪里。
  随便走到哪里他都不在乎。
  夜色更阴森,风也更冷,远处高低起伏,竟是一片荒坟。
  忽然间,一样东西从乱坟间飞了起来——是一只鸟。
  一只脖子上挂着铃的鸟,铃声怪异而奇特,就仿佛要摄人的魂魄。
  王风扑过去,想去捉它,这只鸟却已飞远了。
  铃声也远了。
  坟场间又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枯干矮小的白衣老人。
  他的身子很衰弱,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走,又仿佛根本就是被风吹来的。
  事实上,王风根本就没有看见他是怎么来的。
  他出现的地方,就是一座坟。
  他的人就站在棺材里。
  一口崭新的棺材,里面有陪葬的金珠,却没有死人。
  死人是不是已站了起来?
  王风在揉眼睛。
  他想再看看自己是不是眼睛发花,是不是看错?
  他没有看错。
  他面前的确有个白发的老人从棺材里站了起来。
  王风笑了。
  他一点都不怕,却忍不住要问道:“你是鬼?”
  老人摇摇头。
  王风道:“你是活人?”
  老人又摇摇头。
  王风道:“你是什么?”
  老人道:“我是个死人。”
  王风道:“你是死人,却不是鬼?”
  老人道:“我刚死,还没有变成鬼。”
  王风道:“你刚死?怎么死的?”
  老人道:“有人害死了我。”
  王风道:“谁害的?”
  老人道:“你。”
  坟头上荒草已枯黄,王风跑上去,盘膝坐了下来,盯着这老人。
  他眼睛虽然睁得很大,虽然看了很久,却还是看不太清楚。
  这老人脸上蒙蒙赤赤,仿佛有层雾。据说刚死的人,脸上会有种死气,看来就像是雾。
  王风叹了口气,道:“看起来你好像真的是个死人。”
  老人道:“本来就是的。”
  王风道:“这里又没有别的人,看起来好像真的是我害死了你。”
  老人道:“本来就是的。”
  王风苦笑道:“只不过——我究竟是怎么害死你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老人道:“你当然不知道,有很多很多事你都不知道。”
  王风道:“你能不能告诉我?”
  老人道:“有些事你知道了,对你并没有好处,因为……”
  他的脸看来更神秘,忽然闭上嘴,索性躺进了棺材里。
  王风却还是不肯放弃,也跳下坟头,坐在棺材边上,追问道:“为什么?”
  老人索性连眼睛也闭了起来。
  王风道:“好,你不说,我就坐在这里不走。”
  老人在叹气,叹了好几声,忽然问道:“你今年多大年纪?”
  王风道:“二十七。”
  老人道:“二十七岁的人,绝不能知道这些事。”
  王风道:“为什么?”
  老人道:“因为你想知道的事,是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
  王风道:“另外还有个世界?”
  老人道:“有!”
  王风道:“什么世界?”
  老人的脸仿佛在扭曲,过了很久,才缓缓道:“诸魔群鬼的幽冥世界。”
  他说得很真实。在这凄凉阴森的秋夜,在这荒坟衰草间,想起来更真实。
  王风想笑,却激灵灵打了个寒噤。
  老人道:“你若知道了他们的秘密,也许你就活不长了。”
  他握起了王风的手。
  他的手冰冷,声音却很温和,又道:“可是你今年才二十七,你至少还可以再活三四十年。”
  这次王风笑出来了。
  老人道:“你以为我是在说谎?”
  王风道:“我知道你没有说谎,可是你说错了。”
  老人道:“什么地方错了?”
  王风忽然拉开衣襟,露出了健壮结实的胸膛,心口上有个小小的黑点。
  他问:“你看这是什么?”
  老人道:“是颗痣。”
  王风道:“不是。”
  老人道:“是个小黑点。”
  王风道:“也不是。”
  老人看着他,等着他自己解释。
  王风道:“这是个记号。”
  老人道:“什么记号。”
  王风道:“要命的记号。”他自己又解释:“无论谁有这记号,都表示他的命已不是他自己的了。”
  老人道:“这记号是怎么来的?”
  王风道:“是被一种叫‘要命阎王针’的暗器打出来的。”
  老人道:“要命阎王针?”
  王风道:“随便什么人被这种暗器打在身上,都绝对活不过半个时辰。”
  老人说道:“你好像已活了不止半个时辰了。”
  王风道:“那只因为我运气好,我快死的时候,刚好碰见叶老先生。”
  老人道:“叶老先生是什么人?”
  王风道:“叶老先生就是叶天士,也就是天下第一名医。”
  老人道:“他救了你?”
  王风道:“他只不过是暂时保住了我的命罢了。”
  老人道:“暂时是多少时候?”
  王风道:“一百天。”他又笑了笑,笑容看起来已很凄凉:“所以我今年虽然才二十七,可是我已活不到一百天,现在已经过了三十九天。”
  一百天减掉了三十九天,是六十一天。
  老人道:“所以你现在最多已经只能够再活两个月。”
  王风道:“也许还能活两个月又两天。”
  九月只有二十九天。一个知道自己最多只能再活两个月的人,对生命还有什么珍惜?他为什么还不敢拼命?所以过去的这三十九天中,他已做了七八件别人不敢做的事。
  他杀了七八个本来早就已该死,却又偏偏没有死的人。所以他无情,他心狠。因为他不愿再伤别人的心。
  夜色凄迷。
  老人也对着他看了很久,忽然问道:“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只鸟?”
  王风当然看见了。从荒坟中飞出来的鸟,带着摄魂的铃声。
  老人道:“你知道那是什么鸟?”
  王风不知道。
  老人道:“你当然不知道,因为那根本不是鸟。”
  王风道:“那是什么?”
  老人道:“是血奴。”
  王风不懂道:“血奴是什么?”
  老人道:“血奴就是血鹦鹉的奴才,血奴出现了,血鹦鹉也很快就会出现的。”
  王风更不懂:“血鹦鹉?”
  老人道:“十万神魔,十万魔血,才化成这只血鹦鹉。”他的声音神秘而遥远,慢慢的接着道:“那一天东方的诸魔,和西方的诸魔,为了庆贺魔王的寿诞,聚会在‘奇浓嘉普’。”
  王风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奇怪的地方。
  老人道:“那就是诸魔的世界,没有头上的青天,也没有脚下的地方,只有风和雾,寒冰和火焰。”他的声音更遥远续道:“那天是魔王十万岁的寿诞,九天十地间的诸魔都到齐了,都刺破中指滴出了一滴魔血,化成了这只血鹦鹉,作他们的贺礼。”
  王风道:“是送给魔王的?”
  老人道:“不错!”他又接着道:“可是,这只血鹦鹉每隔七年都要降临到人间一次,也带来三个愿望。”
  王风道:“三个愿望?”
  老人道:“你只要能看见它,它就会让你得到三个愿望。”
  王风道:“不管什么样的愿望,都能够实现?”。
  老人道:“绝对能实现。”
  王风笑了笑,道:“这当然只不过是种传说而已,绝不会有人真的看见过它。”
  老人道:“真的有。”
  王风道:“哦?”
  老人道:“我就知道七年前有个人看见它,而且实现了三个愿望。”
  他眼睛充满了兴奋,又充满恐惧,绝不像是在说谎。
  王风道:“你也知道是谁看见过它?”
  老人道:“是我的兄弟。”
  王风道:“现在他的人呢?”
  老人黯然道:“现在他已死了。”
  王风道:“他那三个愿望中为什么没有祈求长生?”
  老人道:“因为当时他有很大的困难,本来几乎已经是无法解决的困难。”他忽然问:“你知不知道七年前那件王府宝库失窃案?”
  王风知道。在当时,那的确是件轰动天下的大案——富甲天下的富贵王,他的宝库中珠宝如山,却在一夜间竟都神秘失踪了。在这件案子中干系最重,嫌疑最大的当然是当时王府的总管郭繁。他本来是富贵王的连襟,又是富贵王的亲信,可是这件事发生后,他也自知脱不了关系。
  老人道:“他本来想用死来表明清白的,谁知道就在他已将气绝的时候,就遇见了血鹦鹉。”
  王风苦笑吐出口气,道:“所以他第一个愿望,就是要把那批失窃的珠宝找回来?”
  老人道:“当然。”
  王风道:“这个愿望有没有实现?”
  老人道:“当时已是深夜,他虽然也曾听血鹦鹉的传说,却还是半信半疑,只不过抱着万一的希望而已,想不到……”
  王风忍不住道:“难道第二天早上真的有人将那批珠宝送回来了?”
  老人道:“真的!”
  王风怔住,只觉得全身汗毛都几乎一齐竖起,过了半天,才问道:“是谁送回来的?”
  老人道:“是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却是从……从……”
  他目中又露出了恐惧之色,连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发抖。
  王风道:“难道他就是从幽冥中来的?”
  老人点点头,又过了很久才能开口:“他说他就是阴曹地府中的判官。”
  王风怔住。
  老人道:“他说他手下追魂索命的鬼卒,昨夜拘错了一个人的魂魄,说死的本来是另一个人,却拘走了郭繁的独生子郭兰人。所以他就特地去找到这批珠宝,作为补偿。”王风手上已流出了冷汗,接着道:“说完了这句话,他的人就忽然不见了。”
  王风道:“郭兰人真的死了?”
  老人黯然道:“是真的,那位判官刚走了不久,就有人将他尸身抬了回来。”
  王风道:“他是怎么死的?”
  老人道:“是失足落水被淹死的,死得很可怖,也很可怕。”
  王风也不禁长长叹息,道:“郭总管虽然寻回了珠宝,却失去了儿子,心里一定难受得很。”
  老人道:“王爷那时也知道错怪了他,所以一直在安慰他。”
  王风道:“最难受的,也许还不是他,是他的妻子、孩子的母亲。”
  老人叹道:“我弟妹已哭晕过三次,可是我兄弟倒还很镇定,因为他知道还存两个愿望。”
  王风道:“血鹦鹉又出现了?”
  老人点点头,道:‘‘就在王府的大厅中出现了,就像是一团火焰。”
  王风道:“郭总管的第二个愿望,当然是希望能救活自己的儿子。”
  老人道:“是的。”
  王风道:“这愿望也实现了?”
  老人道:“是的。”
  他勉强控制着自己,终于说出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那天晚上狂风暴雨。那时郭兰人的棺木还停在灵堂里,王爷也陪着郭总管在旁边的花厅中等着。甚至王妃都在。他倒也想看看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是不是真的会发生。
  夜更深,风更急。灵堂中虽然传出一阵敲打的声音,敲打棺材的声音。接着,就有人在棺材中大喊,要人打开棺材,放他出来。
  凄厉的呼声,赫然正是郭繁儿子的声音,他们都听得出。王爷和王妃都几乎快吓晕了。郭繁正准备冲出去救他的儿子,王爷和王妃都拉住他,求他不要去。这件事实在太神秘,太可怕。郭繁不肯,王爷最宠爱的一个妃子就忽然拔出把刀,一刀刺死了他。就在他气绝的时候,灵堂中的呼吸敲打声也立刻停止了。甚至连风雨都渐渐停止,大地又归于平静。
  血鹦鹉也已重回幽冥。
  王风的胆子一向不小,可是听到这里,已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寒噤。
  他忍不住道:“为什么郭繁一死,他的儿子就不能复生?”
  老人黯然道:“因为他的人一死,他的愿望也就消失了。”
  王风道:“那批珠宝呢?”
  老人道:“珠宝当然也跟着神秘消失。”
  王风道:“这样说来,血鹦鹉带给人的三个愿望,并不是幸运,而是灾祸?”
  老人道:“可是它答应人的愿望,毕竟是真的实现了。”
  王风沉默。他也不能否认,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老人道:“这件事后来还有些余波。”
  王风在听。
  老人道:“郭繁死了,她的妻子也死了,杀他的那位王妃,不到三天,就发了痴,宝库的护卫们,也全都自杀谢罪,王爷既心痛他的爱妃又心疼他的珠宝,竟变了个白痴。”
  这实在是个很大的悲剧。
  王风道:“也许这就是魔王要他的血鹦鹉每隔七年来一次人间的原因。”
  老人道:“为什么?”
  王风道:“因为他知道意外的愿望所带给人的,有时并不是幸运,而是灾祸。”
  让人间充满了灾祸和不幸,才是魔王最大的愿望和目的。
  老人道:“我也知道,血鹦鹉的愿望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王风道:“但你却还是想见到它?”
  老人点点头。
  王风道:“因为你也有很大的困难,若是不能见到它,就只有死。”
  老人沉默着,神色更凄凉,过了很久很久,才缓缓道:“现在我已是个死人。”
  有些人纵然还没有死,也等于是个死人。也有些虽然真的死了,却永远是活着的,活在人们心里。
  荒坟,冷雾。
  老人静静的躺在棺材里,又闭上眼睛,道:“现在你总可以走了吧。”
  王风道:“我不走。”
  老人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王风道:“你解决不了的困难是什么?”
  老人道:“那跟你没关系。”
  王风道:“有。”
  老人道:“有什么关系?”
  王风道:“我惊走了血奴,血鹦鹉就不会来了,你的困难我当然要想法子解决。”他笑了笑,又道:“说不定我也可以像血鹦鹉一样,给你三个愿望。”
  老人冷笑。
  突听一个冷冷笑声道:“我知道他第一个愿望是什么。”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章 血鹦鹉的愿望
    第二十九章 解谜
    第二十八章 火窟
    第二十七章 三个愿望
    第二十六章 魔由心生
    第二十五章 魔王
    第二十四章 恐怖陷阱
    第二十三章 艺高人胆大
    第二十二章 女魔
    第二十一章 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