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血鹦鹉 >> 正文  
第二章 黑衣铁恨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章 黑衣铁恨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3
  冷雾中又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身子标枪般笔挺的黑衣人,冷漠的脸,残酷的眼神。
  王风道:“你知道他的愿望。”
  黑衣人道:“他想我死。”
  王风笑了笑,道:“只要他真的有这个愿望,说不定我真的可以替他做到。”
  老人忽然叹了口气,说道:“我并不想他死。”
  黑衣人道:“我也不想你死,因为我还要问问你的口供。”
  王风道:“问口供?你是干什么的,凭什么要问人口供?”
  黑衣人道:“我叫铁恨。”
  铁恨。他的名字已经替他解释了一切。
  他就是六扇门里,四大名捕中的“铁手无情”,他恨的是乱臣贼子、盗匪小人。这七年来,被他侦破的巨案,已不知有多少。
  王风的态度立刻变了。
  他知道这个人,而且一向很佩服这个人。他一向佩服正直的人。
  铁恨盯着他,道:“你知道我,我也知道你。”
  王风道:“哦?”
  铁恨道:“你就是王风。”
  王风笑了笑,道:“想不到我居然也已经有名。”
  铁恨道:“可是你本来的名字更有名,你本来并不叫王风。”
  王风笑得已有点勉强。
  铁恨道:“你本来叫王重生,‘铁胆剑客’王重生名满天下,你为什么要改名字?”
  王风拒绝回答。
  他的生命已像是一阵风,来时纵然猛烈,可是随时都会消失。
  王风道:“改名字犯不犯法?”
  铁恨道:“不犯法。”他盯着王风,一字字接着道:“杀人才犯法。”
  王风道:“你知道我杀过人?”
  铁恨道:“不知道,”他的眼神更锐利:“我只知道海龙王一家数十人,忽然在一夜之间死得干干净净。”
  王风的眼睛也变得刀锋般锐利,也盯着他,道:“你知道杀人的是谁?”
  铁恨道:“我也不知道。”他的神情忽然缓和,慢慢的接着道:“可是我倒也想见这个人。”
  王风道:“为什么?”
  铁恨道:“因为我佩服他,他杀的是该杀的人,杀人后空手而去,不取分文,救了别人后,也不希望别人报他的恩。”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眼睛里都带着种很奇怪的表情。王风忽又笑了笑,道:“我保证迟早总有一天你会见到他的。”
  铁恨道:“但愿如此。”
  老人还躺在棺材里。
  王风道:“他知道你会来?”
  铁恨道:“这是我给他的最后限期,他知道逃不了的。”
  在铁恨的追捕下,没有人能逃得了。
  王风道:“你找他干什么?”
  铁恨道:“只想要他告诉我一件事。”
  王风道:“什么?”
  铁恨道:“富贵王的珠宝,究竟到哪里去了?”
  王风道:“那已是七年前的事。”
  铁恨道:“可是这件案子还没破,只要案子还没有破,我就要追下去。”
  王风道:“为什么要追他?”
  铁恨道:“因为他是郭繁一家中,唯一还活着的一个人。”
  可是他错了。
  等他们回过头去时,棺材里的老人已真的变成个死人,不但呼吸脉搏停顿,连手脚都已冰冷。
  尸体并没有埋葬,却送入了县衙门,交给仵作检验。
  ——这个人真正的死因是什么?
  铁恨一定要查出来,只要有一点线索,他就绝不肯放弃。
  王风没有走。
  他也在等着检验的结果,对这件事,他已有了好奇心。
  现在铁恨就真想赶他走,他也不会走了。
  仵作停尸的屋子面前,有个小小的院子,院子里有棵很大的树。
  他就坐在树下面等。
  铁恨道:“现在这里已没有你的事了。”
  王风道:“有。”
  铁恨道:“还有什么事?”
  王风道:“你怎知道他不是我害死的?”
  铁恨道:“这次我愿意冒个险。”
  王风道:“可是只要有嫌疑的人,你都该留下,我也有嫌疑,你怎么能让我走?”
  铁恨瞪着他看了很久,才问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王风笑了笑,道:“想要你请我喝酒。”
  一壶茶,一壶酒。
  王风看着铁恨慢慢的在啜着茶,自己先灌了几杯下肚,道:“你从来不喝酒?”
  铁恨道:“我已接下了这件案子,现在这件案子还没有破。”
  王风道:“案子没有破,你就不喝酒?”
  铁恨道:“绝不喝。”
  王风道:“破了案之后,你能喝多少?”
  铁恨道:“绝不比你少。”
  王风忽然一拍案子,大声道:“快把这件案子的详情告诉我。”
  铁恨吃惊的看着他,道:“三杯酒你就醉了?”
  王风道:“你不服,现在我倒还可以拼。”
  铁恨道:“我说过……”
  王风打断他的话,道:“就因为你说过,不破案,不喝酒,所以我非帮你把这件案子破了不可。”
  铁恨在喝茶,喝得很慢很慢,喝了一口又一口。
  王风在等。
  他不急,有些事他很能沉得住气。
  铁恨忽然抬起头,盯着他,道:“你真的相信那故事?”
  王风道:“什么故事?”
  铁恨道:“十万神魔,十万魔血,滴成了一只血鹦鹉,和它那见鬼的三个愿望。”
  王风并没有直接回答这问题,却叹了口气,道:“世上本就有很多事是令人无法相信的,有时却又令人不能不信。”
  铁恨冷笑,道:“那也许只因为世人的愚昧无知,所以才会有这种故事。”
  王风道:“你不信?”
  铁恨道:“连一个字都不信。”他冷冷的接着道:“我只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王风道:“你也不信太平王府的那些珠宝无缘无故的神秘失踪?”
  铁恨道:“有窃案,就一定有主谋,就算世上真的有妖魔鬼怪,也不会偷窃人间的珠宝。”
  王风道:“你认为那一定是人偷走的?”
  铁恨道:“一定。”
  王风道:“可是郭繁的妻子兄弟现在的确全都死尽死绝了。”
  铁恨冷冷道:“我并没有说主谋一定是他们。”
  王风道:“不是他们是谁?”
  铁恨道:“我迟早一定可以找出来。”
  王风道:“现在你已有了线索?”
  铁恨道:“没有。”
  王风叹了口气,道:“看来你这一生中如果还想喝酒,最好赶快忘了这件事。”
  铁恨道:“只可惜我忘不了。”
  王风道:“为什么?”
  铁恨道:“因为,有样东西随时都在提醒我。”
  王风道:“什么东西?”
  铁恨慢慢伸出手,张开来,掌心赫然有块晶莹无瑕的碧玉。
  王风动容道:“这也是太平府失窃的珠宝?”
  铁恨道:“这是其中之一,本是太平王冠上的,价值连城。”
  王风看得出。
  他当然是个识货的人,他确信世上绝不会有第二块同样的宝玉。
  铁恨道:“这块碧玉既然还在人间,别的珠宝当然也在。”
  王风道:“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铁恨道:“从满天飞的手里。”
  王风道:“独行大盗满天飞?”
  铁恨道:“就是他。”
  王风道:“现在他的人呢?”
  铁恨道:“人已死了。”
  王风长长吐出口气,道:“满天飞轻功暗器都不弱,行踪更飘忽,怎么会突然暴毙?”
  铁恨道:“他是被毒死的,中毒七日后,毒性才发作,一发作就已无救。”
  王风道:“好厉害的毒药。”
  铁恨道:“他死的时候,手里还紧抓着这块碧玉,死也不肯放松。”
  王风道:“你看这是不是因为他已查出那批珠宝的下落,所以才被人杀了灭口?”
  铁恨道:“很可能。”
  王风道:“临死前,他有没有说出什么线索?”
  铁恨道:“只说出两个字。”
  王风道:“两个什么字?”
  铁恨道:“鹦鹉。”
  他眼睛充满了憎恶之色,对这两个字显然已深恶痛绝。
  王风却笑了笑,道:“据我所知道,鹦鹉只不过是种很灵巧可爱的鸟,有时甚至还会说人话。”
  铁恨道:“哼。”
  王风道:“不管怎么样,一只鹦鹉绝不会是那种窃案的主谋。”
  铁恨道:“所以我才奇怪,满天飞临死时,为什么要说出这两个字来。”
  王风淡淡道:“也许他说的只不过是个人的名字。”
  铁恨道:“江湖群盗中,并没有叫鹦鹉的人。”
  王风道:“也许他说的只不过是个女孩,是他的情人。”
  铁恨冷笑,冷笑着站了起来。
  话不投机,他显然已不准备再继续说下去。
  王风却偏偏又拦住了他,道:“我只不过说‘也许’而已,也许还有另外很多种可能。”
  铁恨盯着他,总算没有走。
  王风慢慢的接着道:“也许他临死时真的看见了一只鹦鹉,血鹦鹉。”
  铁恨道:“绝不可能。”
  王风道:“为什么?”
  铁恨道:“因为他临死前的半天里,我一直坐在他对面,问他的口供。”
  王风道:“他什么都没有说?”
  铁恨道:“没有。”
  王风道:“然后他毒性就突然发作,发作后只说出这两个字就一命呜呼?”
  铁恨点头。
  王风眼睛也不禁露出深思之色,道:“也许他发觉自己中毒后,是想说出点线索来的,只可惜那时已来不及了。”
  铁恨冷冷道:“这才像句人话。”
  王风道:“难道毒性还未发作时,连他那种老江湖都感觉不到?”
  铁恨道:“连我这种老江湖都看不出他已中了毒。”
  王风又不禁叹了口气,道:“好厉害的毒药。”
  仵作在验尸房里已工作了两三个时辰。
  他已是个老人,在这行里不但行辈尊贵,经验之丰富,更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可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查出郭易的死因。
  一壶酒早已喝干,王风道:“我看那位仵作老爷,只怕有点老眼昏花了。”
  铁恨冷冷道:“像他那样昏花的老眼,世上大约并不多。”
  王风道:“据我所知,在他们那一行中,有位匐轮老手,本来是位名医,后来因为妻子的惨死,才改行做了仵作。”
  铁恨没有反应。
  王风道:“因为他自知没有除恶除奸的手段,只有用医道这方面的学识,来为国法尽一份力。”
  铁恨还是没有反应。
  王风道:“我记得他好像叫萧百草,不知道记错了没有。”
  铁恨忽然道:“没有。”
  王风道:“你也知道这个人?”
  铁恨道:“他是我的朋友。”
  王风道:“你为什么不请他来?”
  铁恨道:“他已经来了。”
  王风道:“验尸房里那老头子就是他?”
  铁恨道:“是的。” 
  王风闭上嘴。
  铁恨也闭着嘴,他们都在等,幸好这次他倒并没有等太久。
  萧百草从验尸房出来的时候,汗透重衣,仿佛精疲力竭。
  王风忍不住抢着问道:“你已查出他的死因?”
  萧百草倒在椅上,闭着眼睛,过了很久,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王风道:“他是不是因为焦虑而死的?”
  萧百草在摇头。
  王风道:“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萧百草终于张开眼,看着铁恨,一字字道:“他也是被毒杀的。”
  铁恨的瞳孔收缩。
  王风道:“也是?难道也是毒死满天飞的那种毒药?”
  萧百草道:“毫无疑问。”
  验尸房里有窗户,也有灯。
  窗户是惨白色的,灯光也是惨白色的,空气中充满了一种令人作呕的、混合着药香和腐臭的气息。
  王风没有呕吐。他居然能够忍耐着,没有吐出来,这连他自己都觉得很奇怪。
  可是他手心已有了冷汗。
  郭易的尸体,还摆在房子中央那张比床大的桌子上,用一块白布盖着。
  白布上血渍斑斑,还没有完全干透。
  ——要检查一个人的死因,是不是要将他的尸体剖开?
  王风没有想,也不敢想。他只希望现在铁恨不要将这块布掀起来。
  幸好铁恨并没有这么做,只是默默的站在桌子前面,也不知是看?还是在想?
  他看的是什么?想的是什么?
  王风正想问问他,忽然发现他的眼睛里发出了火炬般的光。
  一只壁虎正从屋顶上落下来,落在尸体上,大腿上。
  这本是件很普通的事。奇怪的是,这只壁虎一落下来,身子就突然萎缩,然后就连动也不动了。
  壁虎本身就是毒物,并不怕毒。就像是大多数低级冷血动物一样,壁虎的生命力也很强。
  这只壁虎怎么会突然死了?
  铁恨忽然出手,将这块血渍斑斑的布,掀起了一半,露出一双苍白干瘪的腿。
  左腿的内侧,有一条刀疤。
  铁恨道:“这是新伤?还是旧创?”
  萧百草沉吟着,道:“伤口既然已平澈,受伤的时候,至少已在三年前。”
  铁恨道:“剖开来看看。”
  王风吓了一跳,道:“你说什么?”
  铁恨道:“我要萧先生再将这条刀口剖开来看看。”
  王风道:“他的人已死了,你何苦再凌辱他的尸体。”
  铁恨冷冷一哼,道:“你若不想看,可以出去。”
  王风没有出去。
  其实他心里也知道铁恨这么做,一定有理由。
  一个男人的大腿内侧,本来是很不容易受到刀伤的地方。
  壁虎本来也不是很容易死的。
  他也想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只希望自己能继续忍耐着,不要呕吐。
  锐利的刀锋,惨白色的刀。
  一刀割下,已没有血,惨白色的皮肉翻开,里面忽然有一粒明珠滚了出来。
  珠光也是惨白色的。看来竟有几分像是死人的眼珠。
  王风呼吸停顿。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壁虎一落在尸体的大腿上,就立刻暴死。
  铁恨冷冷道:“你是识货的人,你应该看得出这是什么。”
  王风终于吐出口气,道:“这是辟毒珠,专辟五毒。”
  铁恨道:“好眼力。”
  王风试探着问道:“这也是王府失窃的珠宝?”
  铁恨道:“这就是王府五宝中的一宝,价值还在那块碧玉之上。”
  王府失窃的珠宝,怎么会到了郭繁兄弟的大腿里?
  郭家的人,究竟和这件窃案有什么关系?怎么会全都惨死?
  难道这件窃案另有主谋?
  难道他们都是被人杀了灭口?
  在暗中主谋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王风忽然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噤,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件极可怕的事。
  惨白色的灯光下,铁恨脸上也有了冷汗。
  ——是不是因为他也想到了同样的一件事?
  王府的警卫森严,除了郭繁外,本来绝没有第二个人能在一夜间搬空宅库中的珠宝。
  绝对连一点可能都没有,除非……
  王风忽然大声道:“除非这件案子根本就不是人做的。”
  铁恨冷冷的看着他,道:“你说什么?”
  王风道:“没有人能做出这种案子……”
  铁恨道:“能够做出这种案子的,就不是人?”
  王风道:“不是?”
  铁恨道:“不是人是什么?”
  王风道:“魔王。”
  铁恨道:“就是那个血鹦鹉的主人?”
  王风道:“就是他。”
  铁恨笑了,冷笑。
  王风道:“人世间的动乱和灾祸,都是因为什么造成的?”他知道铁恨不会答复,是以自己接着说了下去:“贪婪和猜忌。”
  铁恨还是在冷笑。
  王风道:“魔王当然并不是真的要那批珠宝,可是为了要让人们贪婪猜忌,要造成人世间的动乱和灾祸,他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铁恨冷笑道:“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大人,想不到你还是个孩子。”
  王风道:“这已经不是孩子们听的故事,因为这其中的道理已经太深奥,非但孩子们听不懂,连你都好像听不懂。”
  铁恨冷声道:“外面很凉快,你为什么不出去?”
  王风道:“我怕受凉。”
  铁恨道:“如果你要跟着我,我保证你很快就会后悔的。”
  王风道:“如果你是个小姑娘,也许我就会跟定了你,可惜你不是。”
  铁恨沉下了脸,他并不是喜欢开玩笑的那种人。
  王风道:“我留在这里,只不过想帮你一点忙而已。”
  铁恨道:“如果你能快点走,走远些,就算你已经帮了我一个大忙。”
  王风道:“不算。”他不让铁恨开口,很快的接着道:“我想帮你破这件案子。”
  铁恨道:“你想怎么帮?”
  王风道:“指点你一条明路。”
  铁恨又笑了,不是冷笑,是苦笑。
  王风道:“要破这种案子只有一条路。”
  铁恨沉住气,等着他说下去。
  王风道:“只要你能找到一样东西,这件案子你想不破都不行。”
  铁恨道:“找什么?”
  王风道:“鹦鹉,血鹦鹉!”
  铁恨道:“你是不是能帮我找到?”
  王风闭上嘴。
  他不能。
  事实上他非但没有见过血鹦鹉,连这三个字他也是直到昨晚上才第一次听到。
  可是就在这时,他又听见一阵铃声——铃声怪异而奇特,就仿佛要摄人的魂魄。
  这种铃声他已不是第一次听见了。
  他立刻叫了起来:“血奴!”
  他叫的声音也很奇怪,就像是一个人忽然见到鬼一样。
  铁恨忍不住问:“血奴是什么意思?”
  王风道:“这意思就是说,我很快就会替你找到血鹦鹉了。”
  铁恨道:“为什么?”
  王风道:“因为血奴就是血鹦鹉的奴才,血奴一出现,血鹦鹉也很快就会出现的。”
  铁恨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样很稀奇古怪的东西。
  王风不看他,所以也看不见他的表情,又接着道:“如果我能抓着血鹦鹉,我第一个愿望,一定是要它说出这件案子的秘密。”
  铁恨道:“你真的相信?”
  王风道:“相信什么?”
  铁恨道:“相信世上真的有血鹦鹉?”
  王风点点头,脸上的表情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铁恨道:“如果我能见到血鹦鹉,你猜我第一个愿望是什么?”
  王风道:“是要它让你死?”
  铁恨冷冷道:“看来你倒是我的知已。”
  王风笑了。
  不是冷笑,也不是苦笑,是真的笑。
  就在他开始笑的时候,外面又响起了那种怪异而奇特的铃声。
  ——血奴又回来了。
  ——为什么要回来?
  ——是不是要带引他们去找它的主人?
  铃声响起,王风已冲了出去。
  铁恨也冲了出去。
  初秋。
  天高气爽。可惜,世上并没有绝对的事,所以天高气爽的秋日,也并不一定是天高气爽的。
  今日的天色就很阴冥。天非但不高,低得简直就仿佛要压到人头上。
  铃声还未消逝。
  阴冥的天空中,一只鸟影正飞向西方,带着铃声飞向西方。
  西方有极乐世界。
  西方也有穷山、恶水、旷野、荒坟。
  他们又到了荒坟里。因为铃声又消逝在荒坟间,鸟影也投入了荒坟里。
  他们不是鸟,不会飞。
  他们并不是以轻功在江湖中知名的人。
  可是他们施展起轻功,速度并不比飞鸟慢多少,所以他们能追到这里。
  可惜等到他们追到这里时,铃声已听不见了,鸟影也看不见了。
  只有坟。
  虽然是白天,荒坟间仍然有雾,坟中也仍然有白骨死人。
  阴沉的天气,凄迷的冷雾。
  “这种天气,看来正是血鹦鹉出现的天气。”
  “这种地方,当然也正是血鹦鹉出现的地方。”
  “是的。”
  “那么我们就在这里等?”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来,坐在两个坟头上,坟上的衰草凄凄。
  ——坟里埋葬的是什么?
  ——他们的一生中,有过多少欢乐?多少痛苦?多少幸福?多少不幸?
  一阵风掠过,满天林叶飞舞。
  铁恨坐在坟头上,看来忽然显得很疲倦,很疲倦……
  他这一生中,又曾有过多少欢乐?多少痛苦?
  像他这么样一个人,生命中的痛苦和灾祸,想必远比欢乐来得多。
  现在他是不是厌倦了这种生命,厌倦了那些永难消灭的盗贼和罪犯,厌倦了那种永无休止的追杀和搜捕。
  王风看着他,忽然说道:“我了解你的心情。”
  铁恨道:“哦?”
  王风道:“你是不是在少年时就已入了六扇门?”
  铁恨道:“嗯。”
  王风道:“这么多年来,死在你手上的人,至少已有七八十个人。”
  铁恨道:“我从未枉杀过一个人。”
  王风道:“可是你杀的毕竟还是个人,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人。”
  铁恨没有争辩,只是看来显得更疲倦。
  王风道:“所以,现在你就算想放手,也放不下了,这种生活已经变得像是条锁链,将你整个人都锁住,永远也没法子解脱。”
  铁恨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他,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王风道:“我想,如果你真的看见了血鹦鹉,你的第一个愿望,说不定真是……”
  他的声音突然停顿,瞳孔突然收缩,盯着铁恨的身后。
  铁恨身后本是一片阴暗,一片空寞。
  王风忽然看见了什么?
  他本是个坚强冷酷的人,连死都不怕的人,现在为什么会忽然变得如此恐惧?
  铁恨的手忽然也已冰冷,全身都已冰冷,仿佛忽然有一种尖针般的寒意自坟里的死人白骨间升起,刺入他的背脊。
  他身后究竟出现了什么?
  他想回头。
  王风已大声道:“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
  他的声音嘶哑而急促,他甚至想扑过去,抱住铁恨的头。
  可惜他已来不及了。
  铁恨已回过头,他身后一株枯树上,已赫然出现了一只鹦鹉。
  血红的鹦鹉。
  十万神魔,十万滴魔血,滴成了一只血鹦鹉。
  它带给世人的,除了一个邪恶的愿望外,就是灾祸。
  它的本身就象征着邪恶的灾祸。
  铁恨的瞳孔也骤然收缩。
  就在他看见血鹦鹉这一瞬间,他的整个人都已突然收缩。
  血鹦鹉带来的邪恶和灾祸,已像是闪电般痛击在他身上。
  这个无情的铁汉,这个连心都像是用铁打成的人,竟在这一瞬间突然萎缩。
  枯叶般萎缩。
  然后他就倒了下去,倒下了坟头。
  血鹦鹉笑了,就像是人一样在笑,笑声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邪恶妖异的讥诮。
  王风全身也已冰冷,忽然大吼,飞身扑了过去。
  他想抓住这只血鹦鹉。
  他的手如电,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血鹦鹉已带着它那邪恶讥诮的笑声冲天飞起,投入远方的阴冥里。
  阴冥中忽然有人语声传来:“你们是同时看见我的,现在,他的愿望已实现了,还有两个愿望,我会留给你,你等着……”
  邪恶尖锐的声音,说到最后一句话,已到了阴冥外的虚无缥缈中。
  夜。
  小院中的大银杏树木叶萧萧。
  王风又在等,又等了很久。
  萧百草又进入了那间验尸的屋子,铁恨也进去了,是王风亲自将他抬进去的。
  那时他的尸体已冰冷了。
  县里的捕头已率领属下将这小院子围住,铁恨突然暴毙,只有王风的嫌疑最重。
  可是他们也并没有轻率出手,他们还要等萧百草查出铁恨的死因。
  这里是个大县,县里的捕头叫何能。年纪虽不大,名气也不响,做事却极慎重。
  秋风萧索,他们已等了三个时辰,这次萧百草耗费的时间更长。
  因为铁恨不但是他尊敬的人,也是他的朋友。
  现在他终于慢慢的走了出来,不但显得精疲力竭,而且是带着种说不出的惊恐。
  何能第一个抢上去,一把拉住他的手,又缩回。
  他的手好冷。
  何能吐出口气,才能问:“老先生已查出了他的死因?”
  萧百草闭着嘴,嘴唇在发抖。
  何能道:“铁都头是怎么死的?”
  萧百草终于开口,道:“不知道。”
  何能很意外:“不知道?难道连老先生你都查不出他的死因?”
  萧百草道:“我应该能查得出,无论他的死因是什么,只要是人世间有过的,我都应该能查得出。”他抬手擦汗,他的手也在发抖:“只要是人杀了他,不管是用什么杀了他的,我都应该能查得出。”
  何能道:“可是现在你查不出。”
  萧百草慢慢点了点头,眼睛里的恐惧之色更强烈。
  看到他的眼神,何能忽然激灵灵打了个寒噤,道:“难道……难道凶手不是人?”
  萧百草道:“绝不是。”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章 血鹦鹉的愿望
    第二十九章 解谜
    第二十八章 火窟
    第二十七章 三个愿望
    第二十六章 魔由心生
    第二十五章 魔王
    第二十四章 恐怖陷阱
    第二十三章 艺高人胆大
    第二十二章 女魔
    第二十一章 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