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快刀如林
 
2019-07-13 08:35:5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满街刀光胜雪,惨呼连连,但那些快刀大汉,仍然背背相抵,立在街心,竟没有一个四散奔逃的。卓长卿暗中赞佩这快刀会纪律的精严,突地飞身一掠,急如电闪,掠在一个快刀大汉的身前,倏然伸手一抄,目光如电,四下一扫,又倏然退回街首,摊开手掌一看,只见一个小若蚊蚁的黑色铁丸,突然从掌心弹了开来,四侧弹出八根芒刺。
  他虽是初入江湖,但十年的苦练,却使他成了天下各门各派武功的大行家,是以那川中杨一剑稍一出手,他便知道那是峨眉门下。
  但此刻他却不禁暗中一皱剑眉。纵然他搜遍记忆,可也想不出此刻在他掌心这暗器的来路,而这暗器的制作之精巧,威力之霸道,却又不禁令他心中生出一丝寒意。
  此刻月光已沉,天却仍未破晓,大地正是最最黝黑的时候。这种细小的暗器,通体黝黑,夜色中目力自难分辨,再加上小而浑圆,破风之声,可说轻微到极处,若不是他这种有着非凡的目力和超人的听觉的高手,自然难以觉察。但可怕的是这种暗器一接触到人身上,立刻便会弹出芒刺。这小小一粒暗器,纵是铁汉,可也经受不住。
  这条大街笔直而长,两旁的店铺都紧紧地闭着门。那快刀丁七本以为自己人多,若是都围在一间房里,突然受到袭击时,便会缚手缚脚,施展不开。
  是以他才将自己的弟兄们都聚在街上。但此刻这些快刀会众人,聚在这条街上,却成了人家暗器的活靶子,连逃都逃不了,躲也无法躲。快刀丁七虽然后悔,却已来不及了。
  满街闪烁的刀光,此刻竟已倒了几近一半。仁义剑客心里越来越寒,大喝一声,剑光暴长,一道青蓝剑光,像匹练般飞舞在他自己的身侧,借以防护那些似乎无影而来的暗器。
  快刀丁七一面挥舞着刀光,展动着身形,四下查看,一面厉声叱道:“是好朋友就现出身来,面对面和我丁老七干一场。要是再这么偷偷摸摸的,我丁老七可要连祖宗八代都骂上了。”
  但他空自叱骂,四下却连半声回应都没有。站在街心的大汉们,终于忍受不住心里的恐惧,哗然一声,四下逃了开去。
  但这却更加速了他们的死亡。混乱的街上,只有卓长卿一人是冷静的。他目光如电,四下搜索着,只见这些暗器,生像是从四面八方射来,但他却也不能找出它们准确的方向。
  自古以来,武林之中从未有过如此冷酷的屠杀,也从未有过如此霸道的暗器。须知这种暗器,只要制上一粒,已不知要花去多少人力,此刻这漫天射来的,真不知是如何造出来的。
  突然——
  卓长卿清啸一声,身形宛如龙升九天,平地拔了上去,凌空一个转折,竟在空中横移三尺,然后有如雷击电闪,倏然飞向街侧一家店铺屋檐下的阴影,扬手一掌——
  一股激烈的掌风,排山倒海般向那边击出,只听轰然一声,这家店铺伸出外面的屋檐,立刻随之倒塌,落下无数木石,扬起漫天灰尘。
  卓长卿的身形,也随即掠了过去。烟尘漫天之中,突然斜斜掠起一条人影,身形之快,竟非人类目力能及,就在卓长卿身形到达的一刹那,他已从另一方向,电也似的掠了开去。
  有很多快如电光石火般的事,在笔下写来,便生像是极慢,此刻也正是如此情形。卓长卿身形方一掠而至,脚尖微点残败的屋檐,便又像箭也似的射了出去,如影随形般追向那条人影。
  他目光一扫,只见屋面上,倒着一具尸身,一柄雪亮的长刀,横在那具尸身之侧,他不用再看第二眼,便知道那就是方才还活生生的神刀龚奇。
  一阵悲哀和怜惜的感觉,倏然涌向心头,但他却没有时间去查看一下,因为前面那条人影,此刻微一起落,便已远远掠去。
  直到此刻,卓长卿还从未和人家真正动过手,但他却一直深知自己的武功,虽不能说已超凡入圣,但在当今武林中,已是顶尖高手了。
  而此刻他却对自己的信心,微有动摇。因为眼前这个对手,轻功之曼妙,竟绝不在他之下。夜色之中,只见这条人影,有如一道轻烟,随风而去,他只能看到一条影子,却分不出此人的身形。
  夜色如墨,这正是破晓前必有的现象,不用多久,太阳就会升上来了。
  黑暗之中,只见前后两条人影,电也似的掠了过去,那种惊人的速度,就是飞行绝迹的苍鹰,似也无法能及。
  就在这两条人影逸去之后的片刻,这条长条的屋檐下,竟又掠起两条人影,向他们消失的方向,倏然追了过去。
  这两条人影轻功虽较他们弱,但却也仍然是足以惊世而骇俗的。云中程一挥手中利剑,立即腾身而上,却已无法追及了。
  长街上的混乱与惨呼,也立即平息了。快刀丁七横亘着手中的长刀,目光空洞地望向苍穹,东方已渐泛出鱼青。
  十年来艰苦的锻炼,再加上他超于常人的天资,以及司空老人那浩如沧海的武功的传授,使得卓长卿此刻内在的功力,有如海中的浪涛,此消彼长,生生不息。
  他的身形越来越快,和前面那条人影的距离也越来越短,但是他起步较迟,又因神刀龚奇之死,心神略分,是以此刻他仍然和前面的人影隔着约莫三丈远近。三丈远近,自然不算太长,但此时此刻,却也不是易于追及的。
  霎眼之间,临安的城郭,已在眼前,前面那条人影,向左一折,突又凌空而起,一拔之势,竟然几达三丈。
  临安乃古代名城,城郭之高,并不比秣陵京都逊色。那条人影虽然一掠三丈,却仍然和城头有着一段距离。
  卓长卿心中暗喜,脚下猛一加劲,嗖地蹿了过去,只觉前面那条人影,身形竟往城墙上一贴,霎眼之间,便已升至城头。
  此刻卓长卿的身形,亦自拔起。他虽也知道这样蹿上去,非常容易受到别人的暗算,但此刻只要他稍一犹疑,前面那条人影便自无法追去,这正是稍纵即逝的关头,根本不容他加以考虑。
  他这全力一拔,有如冲天之鹤,上升亦有三丈,衣袂破风,风声猎猎,身形拔到极处,突然双臂一振,眼看势道已竭的身形,竟突又冲天而起。这种武林罕睹的上天轻功,使得他显比前面那条人影的轻功,又妙上一筹。
  城头之上,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轻轻喝了声:“好!”
  卓长卿微微一惊,竭尽全力,将自己的身形向右轻折一下,曼妙而惊人地落在一个突起的城垛上,目光随即一扫。
  只见自己对面的另一个城垛上,俏生生站着一条人影,高鬓如云,衣袂飘飘,在朦胧之中,一眼望去,面目虽看不甚清,但他已觉得此人之美,不可方物,竟是自己生平未睹。
  他不禁怔了一怔。因为他再也想不到,这轻功绝妙之人,竟是个美如天仙的丽人。这绝色丽人纤腰微扭,轻轻一笑,突然笑道:“你追我干什么?”
  卓长卿不禁为之一怔,此刻他竟无法将眼前这仿佛将要随风而去的天仙丽人,和方才那冷酷残忍的凶手联想在一起。
  片刻之间,他胸中一片混乱,竟说不出话来。须知他虽是聪明绝顶之人,但究竟初涉红尘,对人对事的应变,自然生疏得很,何况这个变故,又是大大地出了他意料哩。
  这绝色丽人秋波流转,嘴角又自泛起一个甜美绝伦的笑靥,娇笑着道:“天这么黑了,你和我又无冤无仇,这么苦苦地追在我后面,是想干什么呀?”
  伸出手掌,轻轻掩着嘴角。
  卓长卿只觉她露在衣袖外的一段手臂,犹如莹莹白玉,致致生光,定了定神,暗暗透了口气,朗声说道:“小可虽和姑娘无冤无仇,但小可却要请教一句,那快刀会的弟兄们,又和姑娘有何仇恨,姑娘竟要如此赶尽杀绝?”
  那绝色丽人突然扑哧一笑,右手轻轻一理鬓边随风扬起的乱发,娇笑道:“你说的什么话呀?我不懂。”
  卓长卿想到方才那些快刀会众惨死的情况,一股怒火直冲而上,冷笑道:“方才阁下躲在暗处,将那些毫无抵抗之力的汉子,一个个射死在阁下的暗器之下,此刻阁下却又说出这种话来,这才真是教在下难以理解。”
  哪知这绝色丽人一手捧着桃腮,微垂螓首,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过了半晌,才抬起头来,娇笑道:“我想起来了,我姑姑以前跟我说过快刀会,说他们都不是好东西,专门抢人家的钱。难道刚刚那些被人家一个个弄死的大汉,就是快刀会里的人吗?”
  她伸出一双纤掌,轻轻一拍,又道:“我真开心呀!原来那些人都是强盗,我本来还在替他们难受哩!”
  神情之间,竟像是个方获新衣的无邪童子。
  卓长卿冷笑道:“不错,方才被阁下暗器射死的,就是快刀会里的汉子。”
  那绝色丽人却“呀”地惊唤了一声,伸着一只春葱玉指,指着她那挺直而秀丽的鼻子,像是不胜惊讶地说道:“什么,你说我杀了他们?”
  玉腕一扬,从鼻上移开,却又塞住了自己的耳朵,闭起眼睛,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接着又道:“这话我可不敢听。从小到大,我连只蚂蚁都没有弄死过,你却说我杀了人。”
  突然将一双玉掌笔直地伸在卓长卿面前道:“你看,我这双手像是杀人的吗?”
  卓长卿不由自主地一望,只见这双手掌,玉润珠圆,十只有如春葱般的手指,斜斜垂下和手背形成一种美妙的弧线,指甲上涂着鲜红的玫瑰花汁,更映得肤色白如莹玉。
  他不禁暗叹一声,实在自己也不相信这双手会杀人。但方才之事,却又是自己亲目所睹,却又令他不能不信。
  方才他卓立在街旁,目光四扫,眼见有一点黝黑得几乎非目力能辨的光影,从屋檐下射出,是以纵身发出一掌。
  他又稍微一定神,将方才的情况,极快地思忖了一遍,断然地说道:“这双手掌,实在不像会杀人的。但姑娘好生生地躲在屋檐下面,却又是为着什么呢?姑娘若是连只蚂蚁都不忍弄杀,那么姑娘眼看那么多人死在你的面前,却又为什么不怕了呢?”
  那绝色丽人咯咯一笑,将那双玉掌缩回袖里,娇笑道:“哟,倒看不出你一脸老老实实的样子,却居然也这么会说话。这倒真是人不可貌相了。”
  卓长卿面色一沉,冷笑道:“小可所说的话,句句都极为严重,姑娘若还是如此戏弄于我,却莫怪我要不客气了。”
  这少女自负绝色无双,平生所见的男人,一见她之面,莫不神魂颠倒,此刻卓长卿面目如铁,冷冰冰说出这番话来,不禁令她微微怔了一怔,几乎以为自己对面这英挺少年是个瞎子。
  但略微一怔之后,她瞬即恢复常态,轻轻一笑,说道:“我说的话,可也句句都是真的呀!你要是不相信,你就搜搜我身上看,看看我身上有没有带着什么暗器。”
  罗袖一扬,两臂高高张起,将身上的轻罗衣裙,都提了起来。一阵风吹过,将那件轻红罗衫吹得紧紧贴在她身上。只见她身材婉转起伏,柳腰轻轻一拧,端的婀娜动人。
  卓长卿乃绝顶聪明之人,怎会是个不识美色的莽男子?只是他生具其父之禀性,正是至阳至刚的男儿,对于善恶之分,远比美丑之别看得重些。他虽然知道眼前这少女是举世难寻的绝色,但他只要一想起方才那些大汉的惨呼,眼前这无双绝色,就像是变得十分丑陋了。
  这也许是他对美丑两字的看法,和别人有些两样。但聪明的人对内在的美,不都是看得比外在的美重要吗?
  他冷哼一声,目光避开那美妙的胴体,冷涩地说道:“我不知姑娘是否将人命看得非常轻贱。杀死那么多人之后,还能恁地说笑——”
  那绝色丽人突然轻颦黛眉,幽幽叹了口气,轻轻说道:“你这人怎么总是不相信我?唉,你知不知道,我平生从未对男子说笑过。”
  一双秋波,似嗔似怨,凝注在卓长卿身上。
  卓长卿只觉心头一跳,一阵温馨的感觉,隐隐从心底闪过。这种难言的滋味,竟是他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
  于是他在心底长叹一声,一瞬之间,他仿佛又觉得眼前这犹如依人小鸟般的少女,不可能做出方才那种血淋淋的事来。
  此刻东方已露曙色,大地已由黝黑而渐渐变得光亮了起来。
  那绝色丽人秋波一转,看到城郭下的郊野上,电也似的驰来了两条淡红人影,嘴角突然泛起一丝冷笑,娇柔的幽怨之色,霎眼之间,一扫而空,蓦地一折柳腰,冷笑着道:“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那些人就算是我杀的好了。”
  纤掌一扬,玉指微飞如兰,突然直划到卓长卿的眼前。卓长卿方自一怔,却见这只兰花般的玉掌,已自划到自己鼻侧的沉香前。
  这一招来势有如闪电,不但丝毫没有先机,而且卓长卿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位温柔笑语、蹙眉轻颦的少女,会对自己骤下杀手。
  他大惊之下,身形倏然而退,却见那绝色丽人冷笑一声,卷在腕上的袖子,突然像流云一样飞了出来,带着一股侵人的冷风,又挥向卓长卿的面门,脚下莲足轻点,已由她自己方才立足的那城垛,轻灵地掠到卓长卿方才立足的城垛之上。
  这一招更是大出卓长卿意料。此刻他脚下业已是悬空,而且眼看去势已竭,那绝色丽人看在眼里,目中露出得意之色。
  哪知卓长卿突然凌空微一拧身,反手一招挥凤手,竟硬生生地划向那片有如流云般的罗袖,掌风如刀,嗖然作响。
  那绝色少女目光一变,罗袖反卷,柳腰轻拧间,却用另一只手唰地击出两掌,莲足在城垛上一点,倏然又自斜踢一腿。
  这绝色少女不但身法奇诡,招式间变化之快,更是无与伦比。这两掌一腿,竟生像是在同一刹那间发出的,而且掌虽纤柔如玉,掌风却是虎虎惊人,显见招招含蕴内力。
  卓长卿剑眉微挑,肩头微晃,手掌突然一穿,身形迅如飘风般斜斜一蹿,竟从那绝色少女的掌风腿影中斜掠出去。
  这一掠之势,竟有两丈,那绝色少女似乎微吃一惊,倏然住手。转身望去,却见这英挺少年已卓然站在自己身后的城垛之上。
  她嘴角向下一撇,冷笑道:“你不是要捉住我,替那什么快刀会报仇吗?现在你怎么不——”
  哪知卓长卿突然厉叱一声:“正是。”
  左掌倏扬,食、中两指微曲,探骊取珠,疾点那绝色少女的双目,右掌缘斜立,唰地击向左肩。
  那绝色少女语犹未了,亦自想不到对手说打就打。她年纪虽轻,但却远比卓长卿狡黠。方才卓长卿一路狂追,她虽不愿和来人朝相,但自恃轻功,认为别人定然无法追及自己,是以也不以为意,只想将那人远远抛开。
  哪知卓长卿越追越近,她悄悄回眸一望,才发现追自己的这人,轻功之高妙,简直惊世骇俗。她乃绝顶聪明之人,心下一思忖,知道自己并不能将人家抛开,是以就在城墙上驻足而候。
  本来她还想乘着那人掠上城墙时,猝然击出一掌,将来人毙于掌下,但她一看到人家掠上墙头时的身法,却又改变了主意。
  等到卓长卿疾言相询,她惊于这少年武功之高,是以并未出手,可是却已暗藏杀机。后来她望到远远奔来的两人是自己的帮手,便毫不犹疑地猝然发出一掌。
  但此刻她一见卓长卿之出手,不禁芳心暗骇,只觉对方击来的掌势之中,力道刚猛,竟又大出自己的意料。
  她哪里知道卓长卿轻功虽妙,却非所长。若单论轻功,他并不比这少女高出许多。但若论及内力,那就远非这少女能及了。
  他全力击出两掌,眼见已堪堪触到那少女的娇躯,她却仍然呆呆地站在那里,不避不闪,心中不禁有些后悔,生怕自己的这一掌一指,出力过猛,而将这少女击毙。
  须知他面上虽因身世之惨痛,以及多年的空山苦练,而显得有些冷酷,其实他却是至情至性之人。此刻虽觉得这少女言笑无常,性情仿佛甚为狠辣,但他却终不忍心将一个初次见面的少女伤在掌下。
  他此念既生,方想撤回掌力,哪知那少女突然娇躯一仰,两只罗袖,突又倒卷而出,霎眼之间,但觉红影漫天,两只带着寒风的罗袖,已四面八方地向他挥了过来。
  此刻他们立足之处,俱在城头之上。那城垛周围不过三数尺,虽是栉比而立,但中间却也空着三数尺一段距离。
  是以他们动手之时,便要时时照顾到脚下,不然一个踏空,自己纵然身手高妙,但身法之间,却也难免因之受到伤害。
  但这少女的两只罗袖,此刻施展开来,无异两件犀利的外门兵刃,动手之间,无疑要占许多便宜。

相关热词搜索:月异星邪

上一篇:第四章 风云际会
下一篇:第六章 无双罗袖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