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恩重仇深
 
2019-07-13 09:04:2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温瑾垂首而立,一时之间,心中是恨是怨,是恩是仇,她自己也分辨不清。良久,良久,她方自抬起头来,四侧却已别无人影,看台上的武林群豪,此时也都走得干干净净,只有卓长卿仍然无言地站在她身旁,就连那素来多事的多事头陀无根大师,此刻都已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阳光仍然灿烂,仍然将地上的尖刀,映得闪闪生光。她缓缓地俯下身,缓缓地拔起那柄插在地里的短剑,和自己手中的一柄短剑,放在一起。一阵风吹来,她竟似乎觉得有些凉意,于是她转身面向卓长卿,怔了许久,终于“哇”的一声,扑在他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她只觉得此刻她所能依靠的,只有这宽阔而坚实的胸膛。她感觉到他的一双臂膀,紧紧地环抱住了自己的肩膀。
  一丝温暖的感觉,悄悄从她心中升起。她勉强止住哭声,抽泣着道:“我该怎么办呢?长卿,我该怎么办呢?”
  卓长卿垂下目光。她如云的柔发,正在他宽阔的胸膛上起伏着,就像是平静的湖泊中,温柔得波浪似的。
  他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这温柔的波浪。天地间的一切,此刻都像是已静止了下来,他感觉得出她心跳的声音,但却也似乎那么遥远。
  强忍着的抽泣,又化成放声的痛哭。
  郁积着的悲哀,也随着这放声的痛哭,而得到了宣泄。
  但是卓长卿的心情,却更加沉重了起来。他暗问自己:“我该怎么做呢?生育之苦,养育之恩……唉,我既该让她报父母之仇,却也该让她报养育之恩呀!”
  他无法回答自己,他更无法回答温瑾。
  终于,他作下了个决定,于是他轻拍着她的肩膀,出声道:“我们走吧。”
  温瑾服从地抬起头,默默地随着他,往外面走去。他们谁也不愿意施展轻功,缓慢地绕过那一片刀海,走出看台,走过那一条两旁放满棺木的小道。白杨的棺木,在阳光下呈现着丑恶的颜色,卓长卿心中积郁难消,突然大喝一声,扬手一掌,向道旁一口棺木劈去,激烈的掌风,震得棺木四散飞扬。
  突地——
  棺木之中,竟有一声惨呼发出,呼声尖锐,有如鬼啸!
  卓长卿蓦地一惊,只觉一阵寒意,自脚底直升背脊——
  他呆若木鸡地定睛望去,只见随着四散的棺木,竟有一条人影,随着飞出,“噗”的一声,落在地上,辗转两下,寂然不动。
  卓长卿呆呆地愣了半晌,一个箭步,蹿了过去。地上躺着的尸身,黑衫黑服,仰天而躺,面上满是惊恐之色,像是在惊奇着死亡竟会来得这么突然似的,他竟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温瑾亦自大吃一惊,秋波流转,四下而望。阳光之下,大地像是又回复了寂静,但是——
  道旁的棺木,却似乎有数口缓缓移动了起来,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此刻纵然是白天,纵然有阳光如此光亮,但是她却不由自主地泛起一阵难以描述的悚栗之意,就像是一个孤独的人,在经过鬼火粼粼、鬼语啾啾的荒坟时一样。
  温瑾呆立半晌,心念数转,突然柳眉一轩,双手齐扬。
  只见银光两道,厉如闪电,随着她纤手一抬之势,袭向两口并置的棺木。
  “噗”的两声,两柄短剑,一齐深没入棺。
  接着竟然又是两声凄厉的惨叫,鲜红的血水,沿着兀自留在棺外的剑柄,一滴一滴地流了出来,流在灰暗的山道上。
  卓长卿一掠回身,掠到温瑾身旁,两人方自匆匆交换了一个目光。
  突然——
  山道尽头,传来三声清脆的铜锣之声。
  当!当!当……
  余音袅袅未歇,山道两旁的百十口棺木的白杨棺盖,突然一齐向上抬起——
  卓长卿在大惊之下,目光一扫,只见随着这棺盖一扬之势,数百道不经留意便极难分辨的乌黑光华,带着尖锐风声,电射而至。他心头一凉,顺手拉起温瑾的手腕,双足一顿,身形冲天而起,应变之迅,当真是惊世骇俗。
  只见数百道乌黑光华,自脚底交叉而过,却又有数百道乌黑光华,自棺中电射而出。他身在空中,借力无处,这一下似乎是避无可避,只听温瑾脱口惊呼道:“无影神针!”
  他心头更是一寒,想到这暗器之歹毒,可算是天下少有,自己在空中虽能身形变化,但这些暗器密如飞蝗,自己身穿蛇衣,如再转折掠开,纵然身上中上几处,亦自无妨,但温瑾岂非凶多吉少?
  此刻情况之险,当真是生死俱在一念之间。
  卓长卿情急之下,心中突然闪电般泛起一个念头。
  他甚至来不及思索这念头是否可行,便已大喝一声,扬手一掌,向温瑾当胸击出。
  这一掌掌风激烈,威势惊人,但掌势却并不甚急。温瑾身在空中,眼见他这一掌击来,心中既惊且怪,愣了一愣,亦自扬手拍出一掌。
  “噗”的一声,两掌相接,温瑾忽觉一股内力,自掌心传来,她本极灵慧,心中突然一动,掌心往外一翻,婀娜的身躯,便已借着这一掌之力,横飞三丈,有如一只巧燕般,飞出山道之外。
  卓长卿自己也借着这一掌之力,横飞开去,眼看那些乌黑的暗器无影神针,已自交相奔向自己方才凌空之地,不禁暗道一声“侥幸”,伸手一捏,掌心却已淌满一掌冷汗。
  可是他身形却丝毫没有半分停顿,脚尖一点,身形便已闪电般向方才锣声响处扑去。目光闪处,远远望去,只见山道尽头处的一口棺木之中,伫立着一个黑衣汉子,手中一面金锣,在日光下闪闪生光。这汉子一手扬锤,正待再次击下,望见卓长卿如飞掠来,吓得手中一软,“当”的一声,金锣落地,身形一拧,一跃两丈,亡命地向山下掠去。
  卓长卿大喝一声:“哪里逃!”
  倏然一个起落,身形斜飞数丈,随后就追了过去。此刻温瑾亦已如飞掠来。只见那黑衣汉子脚下矫健,轻功不弱,施展的身法,竟是上乘轻功绝技八步赶蝉。
  卓长卿脚下不停,口中大喝道:“莫放这厮逃走!”
  他两人轻功之妙,当真是绝世惊人,那汉子身法虽快,却再也不是他两人的敌手,一霎眼之间,只觉身后衣袂带风之声,越来越近,他知道自己万万无法逃出这两人的掌握,突然回首大喝一声,道:“看镖!”
  卓长卿、温瑾齐地一惊,身形微顿。温瑾目光动处,瞥见这人的面目,不禁变色,脱口而出呼道:“乔迁!”
  呼声未了,已有一道寒光击来。卓长卿剑眉微扬,随手一掌,将这一道镖光,远远劈落,落入草丛中,大喝问道:“这厮便是乔迁?”
  温瑾道:“不错——追!”
  随着呼喊之声,他两人身形又已掠出十丈。前面已是树林,卓长卿眼看此人已自掠入树林,突然长啸一声,身在空中,双臂微分,有如展翅神鹰,一掠三丈,头下脚上,扬手一掌,向这汉子当头劈下。
  这一掌威势之猛,当真是无与伦比!那汉子心胆皆丧,俯身一蹿,身形落地,连滚数滚,滚入树林里,心中方自一定,只道自己一入密林,性命便已可捡回一半,哪知身前突然一人冷喝道:“还往哪里逃!”
  他心头一颤,举目望过去,方才那玄衣少年,已冷然立在他身前。他再也顾不得羞辱,双肘向后一挺,身形又自向后滚出。这江湖下五门中的绝顶功夫就地十八滚,似乎被他运用得出神入化。但见他枯瘦的身躯,在地上滚动如球,连滚数滚,突然又有一个冰冷的声音,自他身后发出:“哪里去!”
  他心头又自一懔,偷偷一望,更是面如土色。他知道这少女便是红衣娘娘温如玉的弟子温瑾。
  前无退路,后有追兵,他自知武功万万不是这两人的敌手,却还妄想行险侥幸,突然厉叱一声,双肘、双膝一齐用力,身形自地上弹起,双手连扬,十数道乌黑光华,俱都闪电般向温瑾发出——
  温瑾冷笑一声:“你这叫班门弄斧!”
  纤躯一扭,罗袖飞扬,这十数道暗器在霎眼之间,便有如泥牛入海,立时无影无踪。
  这汉子身形一转,又待向侧面密林中扑去,哪知身后突然一声冷笑,他但觉胁下腰间一麻,周身再也无力,噗地坐在地上。
  卓长卿一招得手,喝道:“你且看住这厮,我到那边看看。”
  说到“看看”两字,他身形已远在十丈之外。接连三两个起落,只见那片山道之上的两旁棺木中,已接连跃出数十个黑衣汉子来。他清啸一声,潜龙升天,一冲三丈,大喝道:“全部站住!”
  那些汉子一惊之下,抬目望去,只见一个玄衣少年,在空中身形如龙,夭矫盘旋,他们虽然都是久走江湖的角色,但几曾见过这等声威?只吓得脚下发软,果然没有一人敢再走一步。
  卓长卿奋起神威,双掌一扬,凌空劈下,掌风激荡,竟将山道两旁一左一右两口棺木,劈得木片四下纷飞。
  他大喝一声:“谁再乱走一步,这棺木便是榜样。”
  喝声过后,他身形便自飘飘落下,有如一片落叶,曼妙无声。
  那些黑衣汉子看着这等足以惊世骇俗的轻功,几乎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这玄衫少年又自喝道:“全部回来,站成一排!”
  黑衣汉子们面面相觑,呆了半晌,果然一个个走了回来,垂头丧气地立在道旁,有如待宰的牛豕,全身颤抖,面如死灰。
  卓长卿冷笑一声后,温瑾已自一手提着那汉子,掠了过来,“扑”的一声,将他掷到地上,微微一笑,道:“这厮果然就是乔迁!我早已知道他不是好人,却想不到他竟坏到这种地步。他这一手想来是想将到会的武林豪士,一网打尽。唉——要是在黑夜之中,蓦然遇着这么一手,还真的是叫人防不胜防。”
  她缓缓走到棺木之前,秋波一转,突然从棺中取出一包干粮、一壶食水来,向卓长卿一扬。卓长卿剑眉轩处,冷哼一声。
  温瑾又道:“奇怪的是,这些汉子发放暗器的手法,俱都不弱,真不知道这姓乔的是从哪里找得来的?”
  她语声微顿,又自从地上拾起一物,把玩半晌,送到卓长卿手上。卓长卿俯首望处,只见此物体积极小,四周芒刺突出,果然便是自己在临安城中所见之物,不禁皱眉道:“这难道又是——又是那温如玉暗中设下的埋伏么?”
  温瑾螓首轻垂,柳眉深颦,轻声道:“这无影神针,的确是她不传之秘,除了我和小琼、小玲之外,就似乎没有传给过别人,而且,此物制造不易——”
  语声突顿,垂首沉思半晌,突然掠到乔迁身侧,纤足微抬,闪电般在乔迁背脊之后,连踢三脚。
  只见乔迁瘦小的身躯,随着她这一踢之势,向外滚开三步,张口吐出一口浓痰,翻身坐了起来,机警尖锐的眼珠,滴溜溜四下一转,干咳一声,垂下头去。他知道自己此刻已在人家掌握之中,有如瓮中之鳖是以根本再也不想逃走之计,居然盘膝坐在地上,一言不发,瞑目沉思起来。
  温瑾冷笑一声,沉声道:“我问你一句话,你可要好生答复我!”
  乔迁以手支额,不言不动,生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
  卓长卿见此人面容干枯,凹睛凸颧,面上生像寸肉不生,一眼望去,便知是尖刻之像,嘴唇更是刻薄如纸,想必又是能言善辩之徒,心下不觉大起恶感,剑眉微皱,叱道:“此人看来奸狡绝伦,你要问他什么,他纵然答复,也未见可信——”
  说到这里,暗叹一声,忽觉自己对这些奸狡之徒,实在是束手无策,却见温瑾微微冷笑,接口沉声说道:“比他再奸狡十倍的凶徒,我也见得多了,我若不能叫他说出实话来——哼哼。”
  她冷哼两声,又道:“长卿,你可知道对付这种人,该用什么办法?”
  卓长卿愣了一愣,缓缓摇了摇头,却见温瑾秋波一转,似乎向自己使了个眼色,冷笑又道:“我再问他一句,他若不好生回答于我,我就削下他一只手指,然后再问他一句,他若还不回答,我就再削下他两只手指,他就算真的是铁打的汉子,等到我要削他的耳朵,切他的鼻子,拔他的舌头,挖他的眼珠的时候,我就不相信他还不说出来。”
  她缓缓说来,语声和缓,但却听得卓长卿心头一颤,转目望去,只见那乔迁却仍瞑目而坐,而额上已忍不住流下冷汗。
  温瑾冷笑一声,又道:“长卿,你要是不信,我就试给你看看。”
  柳腰一拧,缓步走到乔迁面前,还未说话,却见乔迁已自长叹道:“你要问我什么?”
  温瑾轻轻一笑,秋波轻瞟卓长卿一眼,道:“你看,他不是也聪明得很么?”
  卓长卿暗叹一声,忖道:“恶人自有恶人磨,看来此话真的一点也不错。”
  他却不知道,温瑾虽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已足够叫乔迁听了胆寒,这因为乔迁深知这位女魔头的弟子,当真是说得出、做得到的角色。
  只听温瑾一笑道:“我先问你,你这些无影神针,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乔迁双目一睁,目光一转,道:“我若将一切事都据实告诉你,你还要对我怎样?”
  温瑾柳眉一轩,冷冷道:“你若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话,我就废去你一身武功,让你滚回家去,再也不能害人。”
  乔迁面色一变,额上汗下如雨,呆呆地愣了半晌,颓然垂下头去。卓长卿双眉一皱,忖道:“废去武功,生不如死,这一下我看他大约宁可死去,也不愿说出了。”
  哪知他心念未转完,乔迁却已惨声道:“我说出之后,姑娘纵然饶我一命,但只怕——”
  他目光一转,向那些黑衣汉子斜瞟一眼:“我还没有回家,就已被人乱刀分尸了。”
  温瑾柳眉扬处,沉声道:“你要怎的?”
  乔迁目光一转,垂首道:“我只望姑娘能将我轻功留下几分,让我能有活命之路。”
  卓长卿长叹一声,忖道:“想不到世上竟有人将生命看得如此珍贵,甚至比自己的名誉、信用、自由的总和还要看得重些。唉——自古艰难唯一死,难怪那些抛头颅、洒热血,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的英雄豪杰,能够流传史册,名垂千古。”
  一念至此,回转头去,不忍再见此人的丑态。
  只听那温瑾轻叱一声,道:“以你所作所为,让你一死,早已是便宜了你,你如此讨价还价,当真是——”
  她话声未了,那边黑衣大汉群中,已大步走出一个人来。温瑾秋波一皱,轻叱道:“你是谁?难道你有什么话说么?”
  那黑衣汉子抢前三步,躬身一揖,沉声道:“小的唐义,乃是蜀中唐门当今庄主的三传弟子——”
  温瑾口中“哼”了一声,心中却恍然而悟:“难怪这些人发放暗器手法,都非庸手,原来他们竟都是名重武林已久,天下暗器名门的唐氏门人。”
  却听这黑衣汉子唐义躬身又道:“姑娘要问什么话,小的都可以据实说出,但望姑娘将这无信无义的乔迁,带回蜀中——”
  卓长卿突然接口道:“你先说出便是。”
  他对乔迁心中恶感极深,是以此刻无殊已答应了这汉子的条件。
  只听唐义躬身道:“这姓乔的与敝门本无深交,数月之前,他忽然来到蜀中,并且带来一份密图,说是得自红衣娘娘之处,这份密图便是无影神针的制造方法。当时敝掌门人不在蜀中,是由小人的三师祖叔接待于他——”
  温瑾接口道:“可就是那人称三手追魂的唐多?”
  唐义颔首道:“敝门三师祖叔在江湖中本少走动,是以便被这厮花言巧语所惑,将这份密图,交给敝门属下的暗器制造之七灵厂,限于五十天,制出三千枚无影神针来。敝门自三代弟子以下,无不日夜加工,四十五天之中,便已交货……”
  卓长卿忍不住道:“难道你们所用的暗器,都是自己门徒所制么?”
  唐义愕了一愕,忖道:“此人武功之高,看看尤在师爷之上,怎的江湖阅历,却如此之浅?蜀中唐门的毒药暗器名扬天下,世世代代,俱是唐门七灵厂所创,武林中大半知道,怎的他却不知呢?”
  心中虽如此想,口中却仍恭声道:“正是。数百年来,据弟子所知,敝门七灵厂制作别门别派的暗器,此次尚属首创。”
  他语声一顿,又道:“无影神针如期交货之后,敝派掌门人也自天山赶了回来,这姓乔的少不得又在敝派掌门人面前花言巧语一番,是以——”
  卓长卿忍不住又自插口道:“贵派的掌门人又是谁呀?”
  唐义又自一愣,面上似乎微微现出不悦之色。要知道,蜀中唐门,名扬天下,唐门三杰,更是天下皆闻。唐义见卓长卿竟不知道,抬目望了两眼,面上仍然不敢现出不满,躬身道:“敝派掌门人江湖人称——”
  温瑾接口道:“三环套月压天下,满天花雨震乾坤,摘星射月无敌手唐飞!”
  唐义微微一笑,向温瑾躬身一礼,接道:“敝派掌门人听了这姓乔的话,在密室之中坐关三天,然后传令敝派三代弟子七十人,与弟子们和师伯师叔们七人,跟这姓乔的一起到这天目山来,为的只是那三幅画卷中的名剑灵药而已。”
  温瑾微微一笑,道:“蜀中唐门,富可敌国,自然不会把金银珠宝看在眼里。”
  卓长卿见温瑾言语之中,对这蜀中唐门,似是颇为推崇,心中不觉有些奇怪。
  他却不知道蜀中唐门,数百年来,在武林中的地位,已是根深蒂固,比之少林、武当等名门大派,并不多让。
  而且蜀中唐门门下虽也有些不肖弟子,为害江湖,但大体说来,却还不愧为武林正宗,是以武林中人,对唐门中人,多有一些敬意。
  却听温瑾语声一顿,突又冷笑道:“只是摘星射月无敌手唐大侠,在江湖中享有侠名,而且素称铁面,此次怎么听起姓乔的话来?这倒有些奇怪了。”
  唐义面颊微红,垂首说道:“敝派门中事,小人本不十分清楚,但家师祖此次,据说是另有深意——家师祖此次天山之行,大约是树下强敌,是以便希望能得到这些名剑灵药——”
  他语声突顿道:“小人此次妄漏本门秘密,本已抱必死之心,只望姑娘知道了,不要再传言出去,小人便已感恩不尽了。”
  温瑾微微一笑,道:“你如此做法,不过就是想将这罪魁祸首乔迁,带回蜀中,这其中却又有什么原因呢?”
  唐义钢牙一咬,恨声道:“这姓乔的一到此间,居然又以花言巧语将弟子们这七位师叔蛊惑,在临安城中,先请敝门两位女师叔,分头向红巾、快刀两派,投下柬帖,使得他们心中惶然,猜疑不安,又乘黑夜之中,命弟子们将红巾会众,一网打尽,然后又命弟子们潜伏于路边店铺之中,施用无影神针,偷袭快刀会众——”
  卓长卿“呀”的一声,脱口道:“原来是他干的事!”
  目光斜瞟温瑾一眼,温瑾只微微一笑,忽又叹道:“原来此事其中竟有这么多的曲折,先前我还以为……”
  突然大喝一声:“哪里去!”
  只见乔迁身形在地上连滚数滚,一跃而起,亡命奔去。
  温瑾大喝一声,身形已掠出三丈,纤足微点,倏然一个起落,纤掌扬处,三点乌团脱手而出,只听乔迁惨叫一声,砰然落在地下,身形又绕了几处,便已翕然不动。
  卓长卿随后掠来,沉声道:“这厮可是死了?”
  温瑾冷笑一声,道:“让他这样死掉,岂非太便宜了他!”
  将乔迁又自提了回来,往唐义面上一抛。唐义俯身望处,只见这奸狡凶猾的汉子此刻动也不动地伏在地上,虽似已死去,但仔细一望,他背后项上大椎下数第十四节两旁各开三寸处的左右志堂大穴外,尚露半枚无影神针并未深入,显见只是穴道被点,并未致命。
  这种手法认穴之准尚在其次,劲力拿捏得恰到好处,却当真是骇人听闻。唐义目光望处,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他本是暗器名门之徒,但此刻见了这种手法,心下仍为之骇然,呆呆地愣了半晌,讷讷道:“小人在暗中偷击快刀会众之际,所发暗器,大半被人击落,是以快刀会众,才能逃脱大半生命。其时小人就在暗中骇异,不知是谁的暗器手法竟是那般惊人,此刻想来,想必就是姑娘。”
  温瑾微微一笑,道:“那时我也在奇怪,伏在暗中施放的暗器,怎的那般霸道。我先还以为只是铁蒺藜、梅花针一类的暗器,又以为是那万妙真君尹凡,或是花郎毕五等人,躲在暗中捣乱,本想查个清楚——”
  她微笑一下,向卓长卿轻瞟一眼:“但后来被你一追,再查也查不出了,却万万想不到暗中偷袭之人,竟是唐门弟子,更想不到那些暗器,居然是无影神针……”
  卓长卿此刻心中已尽恍然,忖道:“难怪她说暗器她虽发过,却仅是救人而已,唉——我真的险些错怪了她。看来江湖诡谲,的确是令人难以猜测。”
  向温瑾微微一笑,这一笑之中,惭愧、抱歉之意,兼而有之。
  温瑾忍不住娇笑一下,垂下头去,心中大是安慰。
  卓长卿突又恨声道:“想不到这姓乔的如此歹毒!那快刀、红巾两会的门人,与他素无冤仇,他何苦下此毒手!”
  唐义沉声说道:“这厮如此做法,一来,是想以此扰乱武林中人的耳目,使得天下大乱,他却乘乱取利;再者,他又想嫁祸于红衣娘娘,让武林中人以为这些事都是红衣娘娘所做;三来,他与快刀丁七,以及红巾三杰都结有梁子,他此举自是乘机复仇;四来,他如此一做,却又使得敝门无形中结下许多仇家,如果他一说出来,势必要引起轩然大波,他便可以此来要挟敝门,说不定他以后还要再挑拨与快刀、红巾两会有交情的武林豪士,到蜀中来向敝门寻仇;五来,他自然是以此消除异己,培植自己的势力;六来,闻道他在江湖中要另外再起门户,江湖中几个新起的门派被他完全消灭之后,他如有什么举动,自然事半功倍——”
  他滔滔不绝,一口气说到这里,缓声稍顿一下,道:“总之此人之奸狡,实在是罪无可恕。小人虽早已对这厮痛恨入骨,但怎奈小人的师叔却对他十分信任,是以小人,人微言轻,自也无可奈何。此刻他被两位擒住,又想出卖敝门,不但小人听到,那边还有数十个证人!是以小人才不顾自身安危,将这厮计谋揭穿,擒回蜀中,交到掌门人面前,正以家法,让这厮也知道反复无义、奸狡凶猾之人,该有什么下场!”
  说到这里,他突然仰天长叹一声,道:“至于小人此刻却也泄出本门秘密,虽然此举是为了本门着想,但只怕——唉。”
  又自叹一声,倏然顿住语声。
  卓长卿皱眉道:“你那七位师叔呢,怎么未见同来?”
  唐义恨声道:“这自然又是这厮所弄的花样!他将小人乘黑夜之中,由一条密道,悄悄带到这里来,装在木棺之中,却让小人的七位师叔。翌日和武林豪士一起赴约,等到翌日晚间,那时这‘天目大会’必然已告结束,胜负已可分出,再经这条山道出去的,必定是经过一番苦斗之后得胜的高手,这厮便叫小人即时突然自棺中施放暗器,又让小人的七位师叔在外相应,里应外合,一举奏功。”
  卓长卿心头一凉,暗忖:“黑暗之中,骤遇此变,纵然身手绝顶,只怕也难逃出毒手。唉——此人怎的如此狠毒,竟想将天下英豪,一网打尽!只是他智者千虑,终有一失,却想不到我会误打误撞地将此奸谋揭破,看来天网虽疏,却当真是疏而不漏哩!”
  目光一转,转向温瑾,两人心意相仿,彼此心中,俱都不禁为之感慨不已。
  只见唐义肃立半晌,恭声又道:“小人所知不言,所言不尽,两位如肯恕过小人方才之过,小人立时便请告退,不但从此足迹绝不入天目方圆百里一步,便是小人的师长,也必定永远感激两位的大德。”
  他语声微顿,突然一挺胸膛,又道:“若是两位不愿恕却小人之罪,小人自知学艺不精,绝不是两位的敌手,但凭两位处置,小人绝不皱一皱眉头。”
  这唐义武功虽不高,却精明干练,言语灵捷,而且江湖历练甚丰,此刻说起话来,当真是不卑不亢。
  卓长卿、温瑾目光一转,对望一眼,口中不言,心中却各自暗地寻思:“是放呢,还是不放?”
  卓长卿暗叹一声,忖道:“这些汉子虽然俱是满手血迹,但他们却俱是奉命而行,只不过是别人的工具而已——”
  他生性宽大,一念至此,不禁沉声道:“我与你们素无仇怨,你们方才虽然暗算于我,但……”
  温瑾微微一笑,她与卓长卿一日相处,已深知他的为人,接口道:“只要你们以后为人处世,多留几分仁侠之心,我们也不难为你们。可是——”
  她语声突然一凛:“只要你们日后若再有恶行——哼哼,我不说你们也该知道,我会不会再放过你们。”
  卓长卿微微一笑,意颇称许。只见唐义口中诺诺连声,躬身行了一礼。俯身扛起乔迁,道:“不杀之恩,永铭吾心。”
  左手一挥,那数十个黑衣汉子一齐奔了过来,齐地躬身一礼。这数十个汉子在这等情况之中,行走进退,仍然一丝不乱,而且绝无喧杂之声,卓长卿暗暗忖道:“如此看来,蜀中唐门,的确非是泛泛之辈。”
  只见这数十个黑衣汉子,一个连着一个,鱼贯而行,行下山道。唐义突又转身奔回,掠至卓长卿身前,又自躬身一礼,道:“阁下侠心侠术,武功高绝武林,不知可否将侠名见告?”
  卓长卿微微一笑。他素性淡泊,并无在武林中扬名立万之心,因而便顾左右而言他地笑道:“太阳——”
  他本想说:“太阳好烈。”哪知他方自说了“太阳”两字,温瑾便已接口道:“他叫卓长卿。”
  柳眉带笑,星眸流波,神色之中,满是得意之情,显见是颇以有友如此而自傲。
  唐义敬诺一声,恭声道:“原来阁下侠名太阳君子。唉——阁下如此为人,虽然是太阳此名,也不足以形容阁下仁义于万一。”
  卓长卿愣了一愣,却见他又是转身而去,不禁苦笑道:“太阳君子——看来此人竟敢给我按上一个如此古怪的名字。”
  温瑾娇笑道:“这个名字不好么?”
  卓长卿苦笑道:“我原先本在奇怪,武林豪士,大半有个名号,却不知这些名号是哪里来的。如今想来,大约都是这样误打误撞得到的吧!”
  温瑾笑道:“这也未必见得。有些人的名号,的确是江湖中人公送的。武林中这贺号大典,本是十分隆重之事,譬如说那芜湖城中的仁义剑客云中程贺号之时,据说江南的武林豪士,在芜湖城中,曾摆酒七日,以表敬贺。有些人的名号,却是被人骂出来的——”
  卓长卿微微一笑,本想说道:“想来‘丑人’两字,就是被人骂出来的了。”
  但话到口边,又复忍住。只听温瑾道:“还有些人的名号,却是自己往自己面上贴金,自己给自己取的什么大王,什么仙子,什么皇帝,大概其中十之八九,都是属于这一类的。”
  卓长卿笑道:“妄窃帝号,聊以自娱,这些人倒也都天真得很。”
  温瑾笑道:“武林之中,为了名号所生的纠纷,自古以来,就不知有多少。昔年武当、少林两派,本来严禁门下弟子,在武林中妄得名号,哪知当时武当、少林两派的掌门人,却都被江湖中人起了个名号,于是他们这才知道,在江湖中能立下个‘万儿’,虽然不易,但一经立下,却根本不由自己做主,你不想叫这个名字,那可真比什么都难。”
  卓长卿微一皱眉,笑道:“我不愿被人叫作太阳君子都不行么?”
  温瑾笑道:“那个自然。数十年前,点苍有位剑客,被人称为金鸡剑客,这大概他本是昆明人,江湖中人替他取的这名字,也不过是用的金乌碧鸡之意,哪知这位剑客,却为了这个名字,险些一命呜呼,到后来虽未死去,却也弄得一身麻烦,狼狈不堪了。”
  卓长卿心中大奇,忍不住问道:“这却又是何故?”
  温瑾道:“原来那时武林中叫作蜈蚣的人特别多,有飞天蜈蚣、有千足蜈蚣、有铁蜈蚣、有蜈蚣神剑,这还不用说他,还有一个势力极大的帮会,却也叫作蜈蚣帮。”
  她娇笑一声,又道:“这些叫蜈蚣的,都认为金鸡剑客的名字,触犯了他们的大忌,因之都赶到云南去,要将那金鸡剑客置之死地。
  “那金鸡剑客武功虽高,但双拳不敌四手,被这些蜈蚣逼得几乎没有藏身之地。那时点苍派的七手神剑已死去多年,点苍派正是最衰微不振的时候,是以他的同门,也俱都束手无策。”
  卓长卿幼随严师,司空老人虽也曾对他说过些武林名人的事迹,但却都是一些光明堂皇的故事,是以卓长卿一生之中,几曾听到过这些趣味盎然的武林掌故?忍不住含笑接口说道:“后来这金鸡难道会被那些蜈蚣咬死么?”
  温瑾笑道:“那金鸡剑客东藏西躲,到后来实在无法,便扬言武林,说自己不要再叫‘金鸡’这个名号了,哪知那些蜈蚣,却还是不肯放过他,直到后来武当、少林两派的掌门真人,一齐出来为他化解,才算无事。你看,为了一个名字,在江湖中竟然弄出轩然大波,这岂非奇事么?”
  卓长卿大感兴趣,道:“还有呢?”
  温瑾娇笑一声,秋波一转,又道:“说到金鸡,我想起昔年还有一个跛子,也被人叫作金鸡,只是这却是别人在暗中讪嘲他,取的是金鸡独立之意。只可笑这人还不知道,竟自以为得意,还创了金鸡帮,要他的门人子弟,都穿着五颜六色的衣裳,美其名为鸡尾。”
  她叹了口气,又道:“武林中,有关名字的笑话虽多,但因此生出悲惨之事来的,也有不少。据说昔年武林中有两位盖世奇人,一个叫南龙,一个叫北龙,两人就是为了这名字,各不相让,竟比斗了数十年,到后来竟同归于尽,一起死在北京城郊的一个树林里。他们死后又各传了一个弟子,那两个少年,本是好友,但为了他们上代的怨仇,却也只得化友为敌,直到数十年之后,才将这段怨仇解开,但却已不知生出多少事故了。”
  卓长卿长叹一声:“这又何苦!”
  垂首半晌,忽又展颜笑问:“还有没有?”
  温瑾扑哧一笑,娇笑道:“你这人真是的,也没有看见……”
  话声未了,只听远处突然呼声迭起,他两人齐地一惊,纵身掠去。
  只见那些唐门黑衣汉子,俱将行入密林,此刻他们本自排列得十分整齐的行列,竟突然大乱起来,呼叱之声,交应不绝。
  就在这些杂乱的人影之中,又有两条人影,左奔右突,所经之处,黑衣汉子应手而倒。卓长卿厉叱一声,飞奔而去,只见那两条人影亦自一声大喝,一掠数丈,如飞掠了过来。

相关热词搜索:月异星邪

上一篇:第十五章 乱石浮沙
下一篇:第十七章 声震四野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