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乱石浮沙
 
2019-07-13 09:03:3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转过这处山坳,又是一条迤逦山道。前行十数丈,前面突然一片茂林阻路,茂林上又是一道绿叶牌楼,上写:第二关。
  温瑾身如惊鸿,当先入林。卓长卿目光转处,忽然看到树林中,竟有数处依树而搭的木棚,制作得极见精巧。一入林中,宛如又回到有巢氏巢居之日。卓长卿心中方自暗叹,却又见这些木棚的门户上,各有着一方横匾,上面竟写的是“疗伤处”三个隶字。
  卓长卿不禁冷笑一声,道:“她倒想得周到得很。”
  那三个少女跟在他身后,又自对望一眼,不知道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
  茂林深处,突有一片平地,显见是由人工开辟而成。砍倒的树干,已被剥去树皮,横放在四周,像是一条供人歇脚的长椅。
  四面长椅围绕中的一块平地上,却又用巨木格成四格。
  第一格内乱石成堆,乍看像是凌乱得很,其中却又井然有序,巨木上插着一方木牌,写的是:乱石阵。
  第二格内却是一堆堆浮沙,亦是看来凌乱,暗合奇门。卓长卿毋庸看那木牌,便知道这便是五台绝技——浮沙阵。
  第三格内,却极为整齐地排列着九九八十一株短木桩,这自然便是少林南宗的绝顶武功之一梅花桩了。
  第四格内却排列着一束束的罗汉香,只是其中却折断了几束。卓长卿冷笑一声,忖道:“无根大师方才想必就是在这罗汉香阵上与人动手的了。”
  刹那之间,他目光在这四格方地上一转时,心中亦不禁暗惊:“难怪那温如玉要在林外建下疗伤之地,这却又并非全为了示威而已。武林中人要到这四阵上动手,能不受伤的,只怕真的不多。”
  他心念动处,脚下不停,脚尖在第二格第三堆浮沙上轻轻一点,身形突然掠起三丈,有如巨鹤冲天而起,突又飘飘而下,轻灵地转折一下,身形便已落在那罗汉香阵的最后一束香上,腿不屈,肩不动,身形突又掠起,漫无声息地掠入林中。
  跟在他身后的三个红裳少女,忍不住暗中惊叹一声,痴痴地望着他的背影,呆了半晌,方自偷笑一下,随后掠去。
  穿林而过,前行又十丈,前面突见危坡耸立,其势陡斜。
  卓长卿与温瑾并肩掠了过去,只见一路怪石嶙峋,心中方自暗惊山势之险,哪知目光动处,却不禁“呀”的一声,惊唤出声来。
  温瑾轻叹一声,侧顾道:“这也是那神偷乔迁的主意。”
  原来这一路长坡之上,两旁竟排列着一排白杨棺木。
  一眼望去,只见这些棺材一口口连着排了上去,竟看不清究竟有多少口。山行渐高,山风渐寒,稀淡的阳光,映在这一排棺材上,让人见了,心中忍不住要生出一股寒意。
  卓长卿剑眉轩处,“哼”了一声,无言地掠了上去,心中却满怀愤仇。此刻那乔迁若是突然出现,便立时得伤在他的掌下。
  坡长竟有里许,一路上山风凛凛,景象更是触目惊心。
  直到这长坡尽头,便又见一处绿叶牌楼,上面写着的自是“第三关”三字。
  牌楼内却是一片宛如五丁神斧一片削成的山地,山地上搭着四道看台,看台后是什么样子,卓长卿虽无法看到,但却有一阵阵叱喝之声,从那边隐隐传来,当下他脚步加紧,身形更快,倏然一个起落,跃上了那高约三丈的竹木看台。
  只见——
  这四道看台之中的一片细砂地上,竟遍插着数百柄刀口向上的解腕尖刀,刀锋闪闪,映目生光。
  这一片尖刀之上,左右两边,还搭着两架钢架。
  钢架上钢支排列,下悬铁链,一面铁链上悬挂的是数十口奇形短刀,山风虽大,这些尖刀却纹丝不动,显见得分量极重。
  另一处钢架上,却悬挂着数十粒直径几乎有一尺,上面满布芒刺的五芒钢珠。
  此刻这五芒神珠阵,铁链叮当,钢珠飞动,其中竟还夹杂着两条兔起鹘落的淡灰人影。
  山顶阳光虽然较稀,但照映在这一片刀山上,再加上那飞动着的钢珠铁链,让人见了,只觉光华闪动,不可方物。
  再加上那摄人心魂的铁链钢珠的叮当之声,两条人影的呵叱之声。
  卓长卿一眼望去,心中亦不禁为之一懔。
  他目光再一转,却见对面一座看台上,竟还杂乱地坐着十数个武林豪士,这其中有的是白发皓然,有的是满面虬须,有的是长袍高髻的道人,有的是一身劲装的豪雄,形状虽各异,但却都是神态奕奕,气势威猛,显见得都是武林高手。
  卓长卿目光动处,只见这些人数十道目光,虽都是有如利箭般望向他,但却仍端坐如故,没有一个人发出惊慌之态来。
  此刻卓长卿已掠上看台。这些人见了这突然现身的少年,心中虽然奇怪,但见他既与温瑾一路,想来亦算自己人,是以都未出声。而昨天与他曾经见面交手的“牌剑鞭刀”与“海南三剑”,此刻早已自觉无颜,暗中走了。
  温瑾目光一转,柳眉轻颦,身形动处,唰地掠了下去。
  她身形飘飘落下,竟落在一处刀尖上,单足轻点,一足微屈,身形却纹丝不动。阳光闪闪,映着她一身素服,满头长发;山风凛凛,吹动着她宽大的衣衫。
  卓长卿忍不住暗中喝彩。只见对面的那些武林豪杰英雄,此刻已都长身而起,一齐拱手道:“姑娘倒早得很。”
  要知道温瑾年纪虽然甚轻,但却是丑人温如玉的唯一弟子,在武林中地位却不低,是以这些成名已久的武林人物,对她亦极为恭敬。
  她微笑一下,轻轻道:“早。”
  目光一转,却转向那五芒神珠阵,只见阵中的人影纵横交错,却正是那多事头陀无根大师与千里明驼。
  她又自冷冷一笑,道:“无根大师怎么与别人动起手来了——”
  她话声未了,看台上却已掠出一条瘦长人影,轻轻落到刀山之上,轻功亦自不弱。温瑾秋波一转,冷冷道:“萧大侠,你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吗?”
  无影罗刹哈哈干笑数声,道:“这只是我们久仰少林绝技,是以才向无根大师讨教一下而已,别的没有什么。”
  温瑾长长“哼”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
  突然冷笑一下:“但是这金刀换掌,和五芒神珠阵,可不是自己人考较武功的地方呀。”
  无影罗刹萧铁风微微一愕,却仍自满面强笑地说道:“只要大家手下留心些,也没有什么。”
  话声未了,只听“当”的一声巨响,原来多事头陀见了温瑾来了,精神突振,奋起一掌,荡起一颗五芒神珠,向牛一山击去。那牛一山本是个驼子,此刻身形一矮,便已避过,反手一挥,亦自挥去一颗五芒神珠。
  多事头陀大喝一声,带起另一颗五芒神珠,直击过去,两珠相击,便发出“当”的一声巨响,但衣袖之间,却已被另一颗神珠划了道口子。
  要知道他身躯要比牛一山高大一倍,在这种地方交手,无形中吃了大亏,何况他方才连接三阵,此刻气力已自不继。
  他衣袖划破,心头一懔,脚下微晃,那千里明驼牛一山一着占了先机,哪肯轻易放过?暗中冷笑一声,身形一缓,倒退三尺,脚下早已忖好地势,轻轻落在第三柄尖刀上,双掌齐的当胸推出,推起四颗五芒钢珠,直击多事头陀。
  这四颗钢珠虽是同时袭击来,方向却不一。在刹那之间,多事头陀只觉耳边叮当巨响,眼中光华闪耀。他脚下已自不稳,气力也已不继,哪里挡得住这牛一山全力一击之下所击出的四颗重逾十斤的五芒神珠?
  他不禁暗叹一声,只道自己今日恐要葬身在这五芒神珠阵中。
  哪知——
  只听一声清啸,划空而来,接着一阵叮当交击之声,不绝于耳,然后便是那千里明驼牛一山的一声惨呼。
  多事头陀只觉手腕一紧,身不由主地退了出去,一退竟一丈远。他定了定神,方自睁开眼来,只见穹苍如洗,阳光耀目,五芒神珠虽仍在飞舞不已,他自己却已远远站在刀山旁的砂地上。
  要知道卓长卿扬威天目山,技慑群雄,万妙真君一生借刀杀人,到头来却自食其果,温如玉挥手笑弄铁达人、石平,含笑而逝,温瑾生死一念,几乎丧生在五云烘日透心针下……
  多事头陀在这刹那之间,由生险死,由死还生,此刻心中但觉狂泉百涌,渐静渐弱渐消。他呆呆地愣了半晌,方自定一定神,凝目望去,只见穹苍如洗,阳光耀目,五芒神珠在飞舞不已,飞舞着的五芒神珠下,却倒卧着一条人影,不问可知,自是那立心害人,反害了自己的千里明驼牛一山了。
  原来方才多事头陀久战力疲,在牛一山全力一击所击出的五芒神珠之下,已是生死悬于一线。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之间,卓长卿清啸一声,身形倏然掠过,有如经天长虹一般,掠入五芒神珠阵中,一手抓住多事头陀的手腕,正待将之救出险境。
  哪知千里明驼杀机已起,眼看多事头陀已将丧命,此刻哪里容得他逃生?双掌一错,身形微闪,竟然追扑了过去。
  卓长卿身形已转,此刻剑眉微皱,反手一掌,龙尾挥风。
  千里明驼牛一山只见这玄衫少年随意一掌挥来,他不禁暗中冷笑一声:“你这是自寻死路。”
  腰身一塌,双掌当胸,平推而出。千里明驼一生以力见长,一双铁掌上,的确有着足以开山裂石的真功夫,只道这玄衫少年,与自己这双掌一接,怕不立使之腕折掌断。
  哪知他招式尚未递满,便觉一股强风,当胸击来,宛如实质。
  他这才知道不好,但此时此刻,哪里还有他后悔的余地?
  他双掌方自递出,脚下已是立足不稳。此刻若是在平地,他也许还能抽招应敌,逃得性命,但此刻他脚下一晃,方自倒退半步,身后已有三粒五芒神珠,荡着劲风,向他袭来。风声强劲,他虽已觉察,但却再也无法闪避。
  “砰砰砰”三声,这三粒五芒神珠,竟一起重重地击在他的身上。
  他但觉全身一震,心头一凉,喉头一甜——张口“哇”地喷出一口鲜血,狂吼一声,扑在地上。他纵有一身横练,但在这专破金钟罩、铁布衫的五芒神珠的重击下,又焉会再有活路?
  卓长卿这长啸、纵身、救人、挥掌,当真是快如闪电,多事头陀回目一望,只见卓长卿微微一笑,道:“大师,没有事吧?”
  多事头陀想起自己以前对这位少年的神情举止,不觉面颊为之一红。但是他正是胸怀磊落的汉子,此刻心中虽觉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但却仍一揖到地,大声道:“兄弟,和尚今天服了你了。”
  卓长卿含笑道:“大师言重了。”
  转目望去,只见对面台上的数十道目光,此刻正都厉电般的望着自己。那无影罗刹萧铁风,却已掠至五芒神珠阵边,将千里明驼牛一山的尸身,抱了出来。这萧铁风有无影之称,轻功果自不弱,手里抱着那么沉重的躯体,在这映目生光的尖刀之上,瘦长的身形,却仍行动轻灵,嗖地两个起落,掠出尖刀之阵,落到旁边的空地上,俯首一望,低叹道:“果然死了。”
  卓长卿剑眉微皱,心中突然觉得大为歉然。要知道他自出江湖以来,与人动手,虽有多次,伤人性命,却从未之有的,此刻但觉难受异常,蜂腰微扭,一掠四丈,竟掠至无影罗刹萧铁风身侧,沉声道:“也许有救,亦未可知。”
  正待俯下身去查看牛一山的伤势。
  哪知萧铁风倏然转过头来,一眼望见了他,便立刻厉喝道:“滚!滚开!”
  卓长卿怔了一怔,道:“在下乃是一番好意,阁下何必如此!”
  无影罗刹萧铁风冷笑一声,说道:“好意——哼哼,我从前听到猫抓死了老鼠,又去假哭,还不相信世上有此等情事,今日一见——哼哼,真教我好笑得很。我萧铁风又非三岁孩童,你这假慈悲骗得了谁!”
  卓长卿又怔了一怔,心念数转,却只觉无言可对。他自觉自己的一番好意,此刻竟被人如此看待,心中虽有些忿气,但转念一想,人家说的,却又是句句实言。若说一人将另一人杀死之后,再去好意查看那人的伤势,别人自然万万不会相信。
  他呆呆地怔了半晌,只见那千里明驼仰卧在地上,前胸一片鲜血,嘴角更是血迹淋漓,双眼凸出,面目狰狞。
  他不觉长叹一声,闭上眼睛,缓缓道:“在下实在是一番好意,阁下如不相信……”
  话犹未了,温瑾一掠而至,截口说道:“他不相信就算了。”
  卓长卿睁开眼来,叹道:“我与此人,无冤无仇,此刻我无意伤了他的性命,心中实在不安……”
  温瑾冷冷道:“若是他伤了无根大师的性命呢?你是为了救人,又有谁会怪你?难道你应该袖手看着无根大师被他杀死么?”
  卓长卿俯首沉思半晌,突又长叹一声,方待答话,却见无影罗刹萧铁风突然长身而起,目射凶光,厉声道:“我不管你是真意假意,恶意好意,这牛一山总是被你给杀死的。此后牛一山的后代、子女、亲戚、朋友,会一个接着一个地找你复仇,直到眼看着你也像牛一山一样地死去为止。”
  卓长卿心中但觉悚然而颤,满头大汗,涔涔而落,忖道:“复仇,复仇……呀,这牛一山的子女要来寻我复仇,还不是正如我要寻人复仇一样?冤冤相报,代代寻仇,何时才了……”
  只听温瑾突然冷笑一声,道:“你既也是牛一山的朋友,想来也要代牛一山复仇了?”
  萧铁风目光一转,缓缓道:“为友报仇,自是天经地义之事……”
  温瑾冷笑截口道:“那么你若有此力量,你一定会代友报仇,将杀死你朋友的人杀死的了?”
  萧铁风不禁为之一怔,道:“这个自然!”
  温瑾接口道:“此人虽然杀死了你的朋友,但却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将人家杀死?这岂非是无理之极。”
  萧铁风道:“这岂是无理?我代友复仇,这有理极了。”
  温瑾冷笑接口道:“对了,你要代友复仇,所以能将一个与你素无冤仇的人杀死,而且自称极有道理,那么牛一山若是杀死了我们的朋友,我们再将他杀死,岂非是极有道理之事?”
  萧铁风又为之一愣。温瑾道:“如此说来,牛一山立心要杀死我们的朋友,我们是以先将他杀死,而救出我们的朋友,难道就不是极有道理的事么?”
  她翻来覆去,只说得萧铁风两眼发直,哑口无言。温瑾冷冷一笑,挥手道:“好好地将你朋友的尸身带走吧,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萧铁风呆了半晌,俯身横抱起牛一山的尸身,纵身一掠,接连三两个起落,便自消失无影。
  卓长卿望着他的背影,剑眉却仍皱在一处,似乎若有所思。
  却听看台之上,突然响起一阵清宛的掌声,一个尖细的声音说道:“姑娘好厉害的口才,竟将一个罗刹说得抱头鼠窜而走,哈哈——当真是舌剑唇枪,锐如利刃,教我实在佩服得很。”
  话声方落,卓长卿但觉眼前一花,面前已多了一条人影。
  他暗中一惊,此人轻功,可算高手,定睛望去,只觉此人虽然满头白发,颔下的胡子,却刮得干干净净,身上穿的,更是五颜六色,十色缤彩,竟比妇女之辈穿的还要花哨。
  卓长卿一眼望去,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来。温瑾见了此人,神色却似乎愣了一愣。只见此人袍袖一拂,含笑又说道:“老夫来得真凑巧,虽未见着姑娘的身手,却已见到姑娘的口舌,当真是眼福不浅得很。”
  这老者不但装束怪异,说起话来,竟亦尖细有如女子。温瑾心中既惊且恨,她从未见过此人,竟不知此人是哪里来的、几时来的,不禁转眼一望,望了那三个方自跟来的红裳少女一眼,只见她们亦是满面茫然之色,忍不住问道:“恕我眼拙,老前辈……”
  她话犹未了,这老人已放声笑道:“姑娘心里大约在奇怪,老夫是哪里来的。哈哈——老夫今晨偷偷摸摸地上山,一直到了这里,为的就是要大家吃上一惊。”
  温瑾冷笑暗忖道:“若非昨夜发生了那些事,你想上山,岂有如此容易!”
  看台之上,十人之中,倒有五人认得此人。此刻这些江湖枭雄,都仍端坐未动。他们当然不知道温瑾与丑人之间的纠纷,是以方才眼看千里明驼被杀之事,此刻仍自安然端坐,像是又等着来看热闹一样的。
  只见这彩服老人哈哈一笑,又道:“姑娘虽不认得老夫,老夫却认得姑娘的。老夫已久仰姑娘的美艳,更久仰姑娘的辣手,是以忍不住要到这天目山来走上一遭——”
  温瑾突然瞪目道:“你是花郎毕五的什么人?”
  这彩服老人笑将起来,眼睛眯成一线,眼角的皱纹,更有如蛛网密布。但一口牙齿,却仍是雪白干净,有如珠玉。
  他露出牙齿,眯眼一笑,道:“姑娘果然眼光雪亮。不错——老夫毕四,便是那不成才的花郎毕五更不成才的哥哥。”
  温瑾心头一震,沉声道:“难道阁下便是人称玉郎的毕四先生么?”
  彩服老人又自眯眼一笑,连连颔首。卓长卿昨夜在车厢之外,听得那些红裳少女所说花郎毕五被温瑾削去鼻子之事,此时听见这老人自报姓名,心中亦不禁为之一动,暗自忖道:“此人想必是来为他弟弟复仇的。”
  立即目光灼灼,全神戒备起来。那三个红裳少女见了这老人的奇装异服,再听见这老得已快成精的老人居然还叫作玉郎,心中都不觉好笑,只是不敢笑出声来。
  只见这玉郎毕四眯起眼睛,上上下下瞟了温瑾几眼,道:“姑娘年纪轻轻,不但口才犀利,而且目中神光满盈,显见内功已有根基,难怪我那不成材的弟弟,要被姑娘削去鼻子。”
  温瑾冷笑一声,道:“那么阁下此来,莫非是要为令弟复仇的么,那么……”
  哪知她话声未了,这玉郎毕四却已大摇其头,截口说道:“不对,不对,不但不对,而且大错特错啦。”
  卓长卿、温瑾齐地一愣。

相关热词搜索:月异星邪

上一篇:第十四章 柔肠寸断
下一篇:第十六章 恩重仇深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