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魔界 正文

第二章 以为中邪毒,实妖魂附体
2019-07-13 20:37:31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清晨,雾仍浓重。
  水灵将凤栖梧放在浮在水面的一条巨木上,一手抱着凤栖梧那面古琴,一面拂袖以内力催动那条巨木离开石壁。
  风吹急激,江涛起伏,回头望去,石壁在她的眼中仍然不住的震动,石壁下的江涛拍打得更加狂烈。
  她的神态更惶惑,到感觉那块石壁仿佛在向前移动,拂袖不由就更急。
  巨木在水烟中迅速穿过,浓重的雾气突然奔马也似向后倒卷,拥着那块石壁,看来非独不像雾气,简直就像是一个人在震怒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怒气。
  水灵催动那条巨木更急了。

×      ×      ×

  巨木泊岸,凤栖梧仍然昏迷不醒,水灵将他放在树下,挑起那面古琴的丝线一端,压在凤栖梧咽喉的穴道上,随即弹起来。
  弹出来那种声响非常怪异,在凤栖梧肌肤上浮动着的血红光点随即闪灿跳动,有如蛇游蚁窜,慢慢的聚成一线,一直向凤栖梧的嘴唇游窜出去。
  混浊的血浆里,爬着一条条尸虫,流过石面,滴进水里,冒出一股股白烟。
  水灵的神态越来越疲乏,凤栖梧的面色反而逐渐正常,到他吐出了最后一点那种血,琴弦亦从他的穴道上弹起来,落回琴身上。
  水灵按弦喘息,汗落淋漓,一会才拿出一方绣帕,印去凤栖梧嘴角的血渍。
  凤栖梧眼盖即时一阵颤动,终于苏醒,睁开眼睛来,看见水灵,挣扎着爬起来,还未开口,显然便是一阵恶心欲吐的感觉。
  然后他看见了石上混着尸虫的血,鼻子抽搐了几下,恍然的道:“我喝的不是茶?”
  水灵喘息着道:“都已经被我迫出来了。”
  “也是你将我救出来的?”
  水灵点头,突然以手加额,要上望又不敢上望的表情,凤栖梧不由仰首望去。
  太阳正从云层中露出来。
  “我要走了,否则——”水灵一个头垂下来,不堪阳光照射也似的。
  凤栖梧看着奇怪:“否则甚么?”
  “我是见不得阳光的。”水灵一个身子摇晃着。
  “怎会这样?”
  “因为我不是一个人。”水灵这句话出口,身子经已摇摇欲坠。
  “不可能!”凤栖梧冲口而出。
  “若是再给日光照耀,我……我会——”话口未完,水灵已经有昏眩的反应。
  凤栖梧连忙一把扶住,推测着:“莫非你娘亲在你身上施了甚么邪术?”
  水灵摇头,凤栖梧接道:“以我看,你是被迫做你不喜欢做的事,那个水天姬与你真的是母女关系?”
  “我要回去。”水灵挣开了凤栖梧的手,移动脚步,才走出一步,便昏倒在地。
  凤栖梧及时又扶住,一面呼唤:“灵灵——”
  水灵没有反应,一探脉搏,凤栖梧不由吓了一跳,触手有如寒冰一样,再看,竟然有一丝丝淡淡的烟雾从水灵的肌肤上散发出来。
  那不过片刻,水灵肌肤上竟然披上了一层薄霜也似的。
  “怎会这样的?”凤栖梧实在想不透,束手无策地呆了好一会。
  以他的侠骨柔肠,即使水灵对他没有救命之恩,也绝不会见死不救。
  “别人没有办法,苦大师应该有的。”他突然叫起来,抱着水灵疾掠了出去。

×      ×      ×

  那是一株千年古树,枝叶繁茂,占地甚广,无数树须从枝干上垂下来,有些纠缠在一起,一束束的,整株古树远看去有如一座小树林。
  粗大的主干上有一座小屋,底下四面以木柱支撑着,看来其实不像是一间屋,但除了“屋”这个字,实在不知道该叫做什么。
  苦大师也就是住在这个地方,这时候他却不在屋子内,他背负着双手,在树须间穿来插去,好像在散步,又好像在胡思乱想着什么。
  他的头半秃,散发披肩,半秃的头顶上有九颗佛印,只看这九颗佛印,说他是一个和尚,绝没有人怀疑,而且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可是,他身上穿的却是一袭道士的袍服。
  这令他看来有些滑稽,他的相貌更滑稽,五官都攒在一起,怎样看来也好像在笑着。
  在树须间穿来插去的除了他还有一个秃头的小伙子,也是五短身材,颈挂着佛珠,身穿着道士袍,一面的笑容。
  这是他的徒弟,叫做小苦,能够找到一个这样的徒弟他一向认为是自己的福气,虽然小苦的脑袋不大灵光,但最低限度,连他的装束动作都已学得差不多。
  他年轻的时候脑袋也一样不大灵光,所以他认为只要加以改造,再加上人生经验,逐渐便会灵光起来。
  这个时候回来他多数去睡觉,可是今天不知怎的,总是没有睡意,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
  心里不舒服的时候他习惯便是打圈子,有时候几个圈子打下来他便知道不舒服的原因,可是今天到现在仍然茫无头绪。
  小苦好像只是在看着他,但交错而过,眼神便闪动,好像要转身跟他说什么,却始终没有。
  两个人在树须间转着转着,终于相连在一起,很突然的一齐发出了一声惊呼。
  苦大师随即伸手往小苦头上敲了一下,说:“最后警告,你若是再学我这样子走路,我便要你的命。”
  “师父!”小苦摸着光头:“我是你的徒弟,当然言行举止,学到十足。”
  “混账东西,我教你学问你却是一成也学不到,不教你的,你却是学得这么成功。”
  “这不是证明徒弟在某方面实在非常有天份?”
  “好!懂得这样回答我。”苦大师一个出其不意,伸手又往小苦的光头上敲一下:“你现在是没事做,在这里团团乱转的了。”
  “如来佛祖、太上老君、张天师所有大人物我都已上过香,叩过头,金刚经什么经我都已念过一遍,袈裟度牒、桃木剑、灵符、法水诸如此类的我也已弄妥,一有生意上门,立即便可以动身的了。”小苦口若悬河的。
  苦大师奇怪的听着,突然问:“你今天干什么?这么勤力,吃错了药,还是做错了什么要搏取我的好感?”
  “没有这种事。”
  “没有——”苦大师偏着头,盯着小苦。
  “没有。”小苦打了一个寒噤。
  苦大师冷笑两声,也没有再问下去。
  “师父——”小苦恭恭敬敬的:“有件事我想向你请教请教。”
  “请教?”苦大师又是一声冷笑:“什么时候你学得这样文雅的?”
  小苦耸耸肩膀,问:“人怎么一定要死?”
  苦大师一怔,道:“这个问题倒不简单。”
  “所以徒弟到现在还是想不透。”
  “这是因为你的脑袋不大灵光。”苦大师打了一个哈哈,道:“其实,也并不太复杂,那是自然的规律,有生必然就有死。”
  “其他的东西呢?”
  “一样道理。”
  小苦突然伸手从背后拿出一个破碎的墨砚来:“师父,这样说来,是你这个墨砚死期到了。”
  “什么?”苦大师瞪大眼睛,不相信的望着那个墨砚。小苦吓了一跳,方待说什么,苦大师已一把将他手上的墨砚抢过来:“岂有此理,我跟你讲过多少次,这墨砚乃是王羲之送给我太公,我太公传给我祖父,我祖父传给我父亲,我父亲传给我的宝物,王羲之就是用这个墨砚,字才写得那么精彩,你,你竟然将它弄成这样!”
  说到最后,苦大师已没有怒容,却变得苦口苦面。
  “它,它的死期既然到了,我就是不接触它,它也是难逃一死。”小苦在发抖,结结巴巴的。
  苦大师怒不可支地接着喝问:“是哪一个替你想出这个办法来的?”
  “我——”
  “你有这个头脑?”
  小苦眼珠子乱转,苦大师霍地突然转身,手一指:“是你!”
  凤栖梧从树干后转出来:“有生就一定有死,没有破坏又怎会有建设?”
  “有道理。”苦大师目光回到小苦面上:“我看你的死期也到了。”
  “师父——”小苦苦口苦面的:“这次可够苦的了。”
  凤栖梧随即走过来:“不怕生坏命,最怕改坏名,你叫做苦大师也就罢了,怎么连徒弟也改名叫小苦?”
  苦大师翻眼瞪着凤栖梧:“你知道什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顿了一顿,冷笑一声,道:“你现在很快活,很开心的了?”
  凤栖梧笑容一敛,叹息:“我——”
  苦大师截道:“你这个人要不是惹了一身麻烦,又怎会跑到这里来?”
  “我像是这种人?”
  苦大师连声冷笑,爬上树屋下悬着的绳梯,到一半才回头:“你这么多办法,自己想办法解决好了。”
  也不等凤栖梧答话,手脚一快,爬进树屋内。
  才爬进去,一抹青光便照来,不由他一阵霎眼缩头,样子更显得滑稽。
  树屋内遍放僧道茅山的诸般法器,还有如来佛祖、太上老君、张天师、钟馗等的雕像画像。
  水灵也就给放在屋当中,身上青光闪耀,极其妖异。
  苦大师细看一遍,脱口惊呼:“怎么这样的?不简单,不简单。”
  他膝行上前,打量着水灵,抓耳扒腮,搓手抹面,一副老鼠拉龟,没处着手的表情。
  凤栖梧小苦相继爬进来,看在眼内,小苦立即回看凤栖梧一眼:“师父好像也没有办法。”
  “这是意料中事。”凤栖梧故意的:“我早就作好心理准备,看他也是不成的了。”
  “胡说——”苦大师头也不回:“我不成还有哪一个成?”
  “好极了,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凤栖梧打蛇随棍上,也算准了苦大师的反应。
  苦大师果然中计,随口应一声:“放心,交给我!”
  话出口他才突然省觉,回头望着凤栖梧:“你这个小子——”
  凤栖梧笑笑,道:“答应了,休得反悔。”
  “你这个小滑头。”苦大师接骂:“早知道你就是爱弄陷阱,让我上当。”
  凤栖梧摇头:“老朋友,帮帮忙,若是你这个老朋友也不帮忙,还有哪一个肯帮忙?”
  “跟你交朋友,可不是一件乐事。”苦大师大摇其头:“这个女娃子……”
  “是我的救命恩人。”
  “不是老相好?”
  “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在你眼中有哪一个女孩子不好?”
  “你千万不要误会。”
  “我才不理会你们的关系。”
  “总之你一定要帮忙。”
  “可是不敢担保。”苦大师只得很认真的。
  “以你看,到底是什么回事?”
  苦大师偏头想了一会,道:“似是撞邪,又像是鬼上身,极有可能中蛊,但又极有可能被人下毒。”
  “对你来说可都是简单。”
  “也不一定。”
  “你还未能够确定?”
  “你当我是什么?神仙?”苦大师又瞪了凤栖梧一眼:“活佛?”
  小苦插口道:“师父有时候真的是生神仙、活佛爷一样,非常人能及。”
  “小苦——”苦大师一喝。
  “徒弟在。”小苦慌忙应一声。
  “还不准备东西?”
  “哪一种的?”
  “哪一种都要准备。”苦大师大喝一声:“师父今天要大显身手。”
  凤栖梧有些担心的道:“你其实不敢肯定,每一样都要一试。”
  苦大师苦笑:“哪有你这种人,一下手便将我的底子全抖出来。”
  凤栖梧只有苦笑,到这个地步,亦无计可施,除了苦大师,事实亦没有人能够帮忙他的了。

相关热词搜索:魔界

下一篇:第三章 女儿动孝心,偷阴魂救母
上一篇:
第一章 如入五里雾,水殿现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