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魔界 正文

第三章 女儿动孝心,偷阴魂救母
2019-07-13 20:44:10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水灵醒来的时候经已是第二天中午,行血运气并没有什么不妥,凤栖梧却是费尽心思,才将她诱到寺院外。
  他已经肯定她是一个人,亦明白要她相信,必须先让她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要她走在日光下。
  一下子要她适应当然不容易,也所以他打着伞子,先替她遮隔着正射下来的日光。
  水灵绝无疑问相信凤栖梧,只是仍然难免有些恐惧,她紧靠着凤栖梧,也不由自主的在寺墙下眯着眼睛。
  走了一会,水灵忍不住开口:“我还是回去房间的好。”
  她的语声在颤抖,一个身子也是。
  凤栖梧看着她,一面悄悄地将伞子移开,笑应:“心镜大师是不会骗我们的,你因为是纯阳之躯,那个妖——”
  “妖”字才出口,凤栖梧立即发觉,连忙转口:“你妈妈要控制你,只有将她的阴魂放进你体内,亦因而你禁受不住阳光,再加上十多年都是在阴暗的地方,习惯了,才会对阳光这样恐惧。”
  “我真的是人?”水灵半信半疑地又提出这个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欺骗你?”
  “那我妈妈……”
  “应该就是那种东西了,”凤栖梧摇头:“我本来一直都不相信,世间上真的会有那种东西,但是经过昨夜的事……”
  “我可是一直都相信……”水灵担心的突然问:“没有了阴魂,妈妈不知道会变成怎样?”
  “或者会安息,即使不能够,我们也可以找心镜大师,看有什么办法,可以令她安息。”
  “我……”水灵欲言又止。
  凤栖梧微喟:“你的心情我很明白,心镜大师与苦大师好像都很清楚这件事,等苦大师到来,一定会有一个明白的。”
  水灵点点头。
  凤栖梧突然问:“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没有。”水灵奇怪的望着凤栖梧。
  “抬头看看——”
  水灵应声抬头,才发现自己暴露在日光下,头上已没有伞子,她一阵发慌,一个身子转到凤栖梧身后,躲回伞子下。
  “已经这么久了,若是真的禁受不住日光,你怎会甚么感觉也没有?”凤栖梧温柔地伸手托着水灵的下巴:“抬头看看,不用害怕。”
  水灵畏缩地终于抬头。
  天蓝云白,看来是那么美丽。
  水灵看着心里一阵激动,眼睫亦随着一阵颤抖,涌出泪来。
  凤栖梧也就在这时候将伞子往后丢去。
  水灵看着奇怪:“你怎么将伞子丢掉?”
  “放心,有人拾回去的。”凤栖梧笑笑。
  小苦即时从一堆矮树中冒出来,一手拿着那顶伞子,一手揉着脑袋嚷着:“你这个小子是要我头破血流才肯罢休。”
  凤栖梧摇着头:“偷听别人说话,当然是要冒出生命危险,考虑清楚才好。”
  “我是刚巧经过。”小苦打了一个哈哈。
  “又是这么巧我刚好将伞子丢向那边。”凤栖梧亦打了一个哈哈。
  “既然不欢迎我留在这里,我只好离开了。”
  小苦将伞子在肩上一转,急步离开。
  水灵看着小苦,目光偷转到凤栖梧面上,发觉凤栖梧也就在看着自己,一阵羞意袭上心头,不由偏过脸去。
  凤栖梧越看也就越觉得她可爱了。

×      ×      ×

  走了一段路,水灵越来越轻松,终于忍不住在草地上跳跃起来。
  凤栖梧看着心情亦变得很轻松,与水灵追逐起来。
  到有些倦意,水灵一个身子便倒在草地上,仰着脸尽情享受阳光。
  “我从来都没有这样子开心。”水灵轻喘着气,说出了这句话。
  “我也是。”凤栖梧这也是心里话,一个身子在水灵旁边躺下,随手拾起了一块石块,往后抛出去。
  石块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数丈外躲在树丛中的小苦头上,虽然不太痛,却也不好受。他没有叫出来,双手捧着头,一张脸当然又苦起来了。

×      ×      ×

  黄昏,凤栖梧水灵回到寺院附近,周围是一些古旧的墓塔,景色荒凉。
  水灵经已疲倦,心情却仍然是那么轻松,娇笑不绝,凤栖梧看见她这样也很高兴,对小苦的耐性,当然也很佩服。
  小苦一直在旁边监视着他们,或前或后,或左或右,这时候,正在一株树后张头探脑。
  凤栖梧出其不意又是一块石头抛去,这一次小苦倒是反应敏锐,及时用罗盘挡开,一个身子迅速闪回树后。
  “你以为你真的是百发百中?”小苦洋洋得意的从树干的另一侧探头出来,随即一呆。
  凤栖梧水灵正立在他面前,一块大砖随即放在他头上,虽然是轻轻放下,已经吓了他一大跳。
  “我这样跟着也只是为了你们设想,有什么东西要到来伤害你们,我马上便会发觉,立即通知你们小心防备。”小苦居然还笑得出来,也立刻拿着罗盘左向右向,看样子倒也似模似样。
  罗盘的指尖这时候突然有反应,不住的跳动,凤栖梧水灵却没有在意,小苦也没有,随手将罗盘放在背后。
  凤栖梧漫不经意的接一句:“这是说,我们非独不要说讨厌,而且还要多谢你的了。”
  小苦打了一个哈哈:“你懂得这样说话,我本来要生气的,现在也生不出来的了。”
  水灵听说不由一笑,她笑起来是那么漂亮,非独凤栖梧,就是连小苦也为之一呆。
  罗盘的指尖这时候又有了反应,针指着的方向,一只黑猫从树丛中爬出来,脖子上挂着一个环铃,叮当作响。
  凤栖梧小苦水灵一齐发觉,回头望去,一见那个环铃,水灵的面色便变了。
  那正是戴在水天娇手腕上的东西。
  凤栖梧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事实当夜在魔殿中亦没有在意,小苦当然更加不会有,只有有意无意的一句:“听说黑猫乃是代表邪恶。”
  凤栖梧接一句:“这只黑猫也只是偶然出现,哪像你,什么地方都会遇上。”
  “我可是正义的象征。”小苦挺起了胸膛。
  水灵就在这时候以手加额,凤栖梧立即发觉:“你怎样了?”
  “很累。”水灵信口一句。
  凤栖梧没有听出是借口,小苦随即接上口:“当然累的了,整天在山上跑。”跟着瞪凤栖梧一眼:“都是你这个小子,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快送水姑娘回去休息?”
  “这还用你来吩咐?”凤栖梧扶着水灵,又白了小苦一眼。
  “放心好了,这一次我是不会跟在你们后面的,看你们亲热,倒不如追猫快乐。”小苦转向那只黑猫:“这只猫也够趣怪的,脖子上那个铃子看来还像是用金打的,这儿的和尚难道真的是这样富有?”
  小苦嘟喃着追向那只黑猫,水灵看在眼内神色更就难看了
  凤栖梧没有在意小苦的说话,看见水灵那样子,又是一阵歉疚:“都是我不好,一下子是很难要你习惯的。”
  水灵摇头:“不要紧,歇一会很快便会没事的了。”
  凤栖梧看不到她眼中的忧虑。

×      ×      ×

  回到水灵的房间门前,凤栖梧将房门推开,轻轻的一声:“好好的休息一会。”
  “你也是。”水灵心不在焉的回答,走进去,转身缓缓将房门关上。
  凤栖梧这才转过身子,眉头随即皱起来:“你又跟来了。”
  小苦应声从走廊旁的一丛花木后冒出,笑了笑,等到凤栖梧走近来,以手掌挡着半边嘴巴:“怎么你不跟进去?有我在这里,保管不会有人来骚扰你们。”
  “有你在这里,已经足够了。”凤栖梧摇头。
  “这一次我可是无意的。”
  “的确是无意,只不过有心。”凤栖梧冷笑。
  “这真是冤枉。”小苦冲着凤栖梧猛摇手。
  “你人在这里,还说是冤枉?”凤栖梧一面走出院子。
  小苦急急追上去:“你听我解释,我只是追着那只猫追到这里来的。”
  “那只猫又会这么快跑进花丛里。”凤栖梧分明就是不相信的态度。
  “事实那只猫的确是跑向这里,霎眼间却不知所踪,我刚要到那边儿找,便看见你们向这边儿走过来——”话出口小苦才省起说漏了嘴,伸手忙将嘴掩着。
  凤栖梧只是看着他。
  “差不多到时候做晚课了。”小苦突然正经起来的:“师父吩咐,入乡随俗,应该跑去念上一遍经文才是。”
  转身才走了三步,他又回过头来,压低嗓子:“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做晚课的一段时间除了佛堂,我是绝不会在别的地方出现的。”
  凤栖梧叹了一口气,方要说什么,小苦已急着脚步开溜,一缕烟也似的迅速没了影儿,他也没有留下来,回头看看水灵的房间,走向另一个方向。
  那只黑猫也就在这时候从一条柱子后转出来,双眼闪发着惨绿色的光芒。
  只看这绿芒,已经够邪恶的了。

×      ×      ×

  进了房间,水灵便背转身子靠在门上,眼盖低垂,仿佛很疲倦,又显然有些忧郁。黑猫出现的时候,她并无感觉,那只黑猫是从窗口爬进来,盯着水灵,脖子上的铃子突然响起来。
  水灵立即惊觉,抬眼望去,那只黑猫已经不在窗那边,铃声随即由床那边传来,床前的纱帐同时在铃声中晃动。
  水灵立即奔过去,将纱帐拉开。
  床上什么也没有,但铃声已变了由后面传来,她惶然转身,还是看不见什么,铃声却变得更响亮,四方八面的不住在响,混成一片。
  到铃声停下来的时候,水灵已满头汗落淋漓,靠坐在床边,不住的喘息。
  铃声随即又响起,幽幽的只是两下,水灵应声望去,这一次她总算看见了那个环铃,也同时看见了水天娇。
  环铃两下两下的响着,水天娇幽幽的坐在桌子旁边,幽幽的看着水灵。
  “妈妈!”水灵叫出来。
  水天娇幽幽的一笑,水灵冲前去,抹手,水天娇突然消失,桌子旁边的椅子上只有一只脖子挂着环铃的黑猫。
  “妈妈!”水灵转头四顾。
  房中无人,那只黑猫又叫了,水灵目光不由转向黑猫上,与黑猫的目光接触,立时一阵昏眩的感觉。
  “我明白——”她失魂落魄地向着那只黑猫嘟喃着,道:“妈妈叫你带我去见她。”
  那只黑猫咪呜一声跳下椅子,在水灵脚下走了一圈。
  水灵随即走过去,将门拉开,黑猫从门下走出,在前面引路。

相关热词搜索:魔界

下一篇:第四章 找天河上人,借七星除妖
上一篇:
第二章 以为中邪毒,实妖魂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