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魔界 正文

第五章 大法师破壁,入魔界灭魔
2019-07-13 20:47:25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后院一片光亮,果然是心镜大师苦大师带着众僧赶来,众僧手捧灯笼,将后院照得如白昼般。
  小苦一棒一眼赤着上身跑出去,在这种灯光,众目睽睽之下,难免浑身不舒服。
  洪九少跟着扑出,小苦三个一见立时大叫,狂奔向心镜大师那边。
  心镜大师越众而出,一声:“阿弥陀佛——”
  水天娇应声从洪九少体内分出来,洪九少立时一个活死人也似的呆立在那里。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心镜大师又一声佛号。
  水天娇仰天大笑,心镜大师方要再说什么,苦大师已摇头截道:“到这个地步你还是这么多说话,快快布阵才是,否则又不知要死多少人的了。”
  心镜大师长叹挥手,各僧手执灯笼纷纷包围前去,水天娇看在眼内,狂笑,一把抓着洪九少,凌空抓到旁边的一座假山上。
  心镜大师目光及处,一声:“将洪九少放下。”
  “为什么要听你的?”水天娇将洪九少放在假山上,披肩长发无风自动,疾扬起来。
  心镜大师一怔,回顾苦大师,摇了摇头。
  “还摇头什么,叫上才是。”一苦大师只顾催促。
  心镜大师终于挥挥手,连忙一声:“上——”
  众僧立即手捧灯笼拔起身手,飞扑向水天娇,与之同时,水天娇突然又将洪九少抓起来,凌空飞出,与众僧正好交错而过,一飞即逝。
  小苦脱口大叫:“追——”
  苦大师白了他一眼道:“怎样追啊!徒弟?”
  小苦道:“飞好了!师父。”
  苦大师冷笑:“师父也想,可惜还未有这个功力。”
  “这如何是好?”小苦追问。
  苦大师漠然道:“也不用等上多久的,以我看她一定会回来。”
  心镜大师一旁听着面色一变:“师兄,你是说她已经够时候了?”
  “只看她一飞冲天可想得知。”
  “看情形,再加上洪九少的血差不多的了。”心镜大师一声叹息,道:“吸一个人的血在她来说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也所以我们就是追上去也没有用,干脆找一块适合的地方,布好你那个七星大灯阵。”
  “师兄以为可以支持多久?”
  “这如何知道,最好就能够支持到天亮,希望凤栖梧水灵及时取得天河七星回来。
  心镜大师一声佛号,仰首望天。
  天上一轮明月,流云涌如江河。
  水天娇一直飞到高山上的一块巨石上,将洪九少放在身前,背着一轮明月,盘膝坐下,一头长发急风中飞起来,映着月光,更显得妖异。
  她闭上双眼,好一会才张开,碧绿色的双瞳闪烁着电光也似的碧光,聚在一起,射向洪九少。
  洪九少立时僵尸也似直挺挺地坐起来,碧光遍及他全身,随即聚在他的眉心上,他的面庞相继红起来,浑身的鲜血都聚向头部。
  然后“波”的一声,他的眉心破开了一线,鲜血激射,随着碧光的收敛,聚射进水天娇口内。
  洪九少的面色一下子变得白纸也似,最后一滴血射出,“砰”地立时倒仆在地上。
  水天娇仰天狂笑,夜空的浮云在她的狂笑声中激荡起来,迅速的移动。
  明月迅速被流云遮盖,天昏地暗,突然一道灵光划破夜空,雷声响彻,惊破天地间的寂静。
  闪电,奔雷。
  心镜大师苦大师闪电奔雷下由心寒出来,看见那激荡的浮云,他们多少已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苦大师反手掴了自己一巴掌,笑骂:“胡说八道什么,好了,现在真的是这样了。”
  小苦一旁插口问:“师父,到底发生什么事?”
  “你方才没有听清楚?”苦大师大声反问。
  小苦打了一个寒噤,不敢作声,心镜大师那边合十一声佛号,亦无话说。
  苦大师目光转落在心镜大师面上,摇摇头:“这一次佛爷要是不打救,我们便只得凤栖梧水灵这个希望的了。”说话间,奔雷更急密,闪电漫空银蛇般飞舞,当真是触目惊心。
  奔雷闪电终于停止,灯阵亦经已布妥,有如七个发亮的光环。
  众僧手捧灯笼,一面口诵佛号,心镜大师立在阵首,仰望着色彩妖异已极、变幻不定的夜空,只等水天娇的出现。
  一道流星突然划破夜空,落在灯阵的当中,爆出了一团碧绿色的火焰。
  水天娇也就在火焰中出现,一阵惊心动魄的狂笑,众僧看着听着,亦皆震惊。
  苦大师亦大摇其头:“糟糕,这位姑娘若是没有几分把握,又怎会自投罗网,落在灯阵中?”
  心镜大师一声佛号:“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那你入地狱好了,可不要算我在内,我最多只有三份一是和尚。”苦大师连声大嚷。
  心镜大师淡然一笑,探手一招,一盏灯笼飞进他手中,他身形随即展开,引导灯阵开展。
  “你既然舞龙头,我唯有舞龙尾。”苦大师无可奈何的叹息,手一探,一盏灯笼亦飞进手里。
  小苦一棒一眼连随上前:“那我们怎样?”
  苦大师一摆手:“凑高兴算了,你们这又不是第一次,习惯的了。”
  小苦完全不觉得苦大师在笑他无能,随即向灯笼那边把手一招:“灯来——”
  放在那儿的灯笼当然毫无反应,小苦也这才省悟,尴尬的一耸肩膀。
  一棒连忙推他一把,道:“跑过去拿好了。”
  小苦立即跑过去,一棒一眼也不敢怠慢,急急动身,他们才拿灯笼在手,灯阵已开始转动,一层顺、一层逆的,灯光紧接如流水。
  水天娇看在眼内,放声狂笑,身形一动,向灯阵飞撞过去。
  灯阵同时起变化,不住的转变堆叠,众僧身形翻飞,再叠罗汉的叠起来。
  水天娇什么也不管,只顾撞去,众僧排出来的阵势一再被撞散,七零八落,一个个摔翻地上,苦大师看着大皱眉头,一转转到心镜大师面前:“你这个灯阵就是这几下子的了?”
  “还有最后一着。”心镜大师语声沉重,双手合十,又是一声佛号。
  众僧佛号中散开,一个个神态肃穆,接而一个个拔起身子,连人带灯掠向水天娇,奋不顾身,水天娇若无其事,来一个击一个,一一将之击飞。
  灯一一在半空中爆碎,捧灯的僧人亦相继一一半空中吐血身亡。
  “伟大,壮烈——”苦大师看来很感动的。
  心镜大师一声佛号,人与灯终于飞出,一团光也似的飞扑向水天娇。
  “这个如何少得了我的份儿?”苦大师怪叫着人与灯亦飞撞过去。
  水天娇若无其事的,双袖连拂,心镜大师苦大师也不例外,一再被击飞,摔翻在地上,口角淌血,但随又跃起来,再次出击。
  众僧亦没有停下,但一些作用也没有,死伤狼藉,小苦一眼一棒一样奋不顾身,亦一样被摔倒地上,一个身子要散开来似的。
  水天娇一阵乱击,得意忘形,仰天连连狂笑,突然一顿,面向心镜,张牙舞爪的:“蓝田玉,你的死期到了!”
  心镜大师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你要杀杀我好了,其他无辜的人……”
  “我都不会放过,不杀光中原武林中人,怎消得我心头大恨?”水天娇大喝一声,又再扑出。
  一棒突然一声怪叫,跃起身子,木棒横截,水天娇探手便将木棒抢去,反插进一棒的胸膛,一穿而过。
  一眼紧接扑上,还未扑近,水天娇已迎前来,一探手便抓破他的咽喉。
  小苦看在眼内,激动之极,大叫着:“我跟你拚了——”疾冲上前去。
  心镜大师苦大师亦一齐扑前,准备拚尽全身的气力,尽所能一拚的了。
  水天娇看着双眼碧光闪射,显然要下杀手,她一动,浑身亦碧光大盛。
  双方眼看便要交击,一道流星突然飞来,将水天娇撞开。
  流星同时四散,出现了凤栖梧水灵与天河七星。天河七星紧接将水天娇包围起来。
  苦大师立时兴奋的大叫,道:“救星来了。”
  非独他,其他人一样兴奋,精神大振,小苦却奔到凤栖梧面前,紧张的大嚷:“天河七星呢?你还不快快拿出来?”
  “七星是星亦是人,亦是剑。”凤栖梧笑笑。
  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等天河七星相继一一报上名字,手中剑各自发出不同的色彩,一动,人剑便消失,化作七块不同色彩的透明玻璃,飞舞在半空中,向水天娇攻去。
  水天娇看在眼内,面上露出了惊惶之色,身形一动,亦飞舞半空。
  七块色彩不同的玻璃随即将水天娇包围在半空中,迅速的变幻。
  小苦看着奇怪,又嚷出来:“师父,怎会这样的?”
  “这就是剑术最高的境界,也就是所谓凝剑气如墙壁,这个剑阵简直有如铜墙铁壁,任你有多少道行,一进去也难以脱身,结果不免被剑气绞碎,灰飞烟灭。”苦大师洋洋得意的。
  水灵听着不由面露担心之色,凝神向剑阵那边望去,一见水天娇在阵中为色彩玻璃裹着,一面痛苦的表情,一颗心便悬起来。
  “妈妈!”她终于忍不住冲出去。
  凤栖梧意料莫及,一把拉不着,水灵已冲到一块以红色为主的色彩玻璃面前,接之下,一个身子不由倒摔出去。那块玻璃一闪,化为贪狼星,其余六块玻璃亦纷纷化回人形。
  凤栖梧这时亦已赶到,一把将水灵扶住。
  水天娇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乘隙抢出,从贪狼星的身旁一冲而过,一把抓去。
  一抓之下,红光一闪,水天娇右臂衣衫碎裂,贪狼星同时倒下。
  “你怎样了?”凤栖梧扶住水灵,关心地立即问:“有没有受伤?”
  “没有——”水灵摇头。
  “贪狼星也没有了。”苦大师一旁突然接上这一句。
  凤栖梧水灵听说心头一凛,回头望去,只见贪狼星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突然消失,只剩下一柄古剑,断成了七截。
  “他怎会!”水灵惶然,说道:“我——”
  “你一片孝心,哪一个不明白?”一顿一叹:“在贪狼星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小苦立即插口:“解脱可是一件好事,那应该反而替他高兴了。”
  “高兴——”苦大师苦笑:“少了一个贪狼星,我们又如何应付水天娇?”
  语声甫落,水天娇那边已仰天狂笑。
  天河六星即时一字儿排开,手牵古剑,面向水天娇,神情肃穆。
  水天娇方待有所动作,一阵鸡啼声突然传来,她面色立时一变,身子疾转,飞掠而去。
  天河六星相继飞起,一团亮光般飞射,追向水天娇,凤栖梧水灵心镜大师苦大师等与群众亦纷纷动身,追在亮光后面。
  水天娇的身形越飞越快,终于将天河六星抛开,化作一团碧光,飞越荒野,飞越长空,疾射向一片奇大的乱岩,一闪而没。
  天河六星看准碧光落下的方向,亦飞掠到这一片乱岩的前面。
  乱岩嶙峋交错,正中一块上面刻着三个大字——百棺岩。
  天河六星也就在这块岩石下面停下,等到众人赶到来,把头一甩,示意进去。
  小苦看着奇怪,又问:“他们都是哑子?”
  苦大师笑骂:“哪有你说话这么多,永远不知道讲多错多的道理。”
  小苦道:“大家都少说话了,如何清楚是怎么回事,很容易便会出错。喏,就像方才——”说着他的目光转落在水灵面上:“这一次你要知道有什么后果,别再胡乱冲前去。”
  水灵还未答话,苦大师已屈指重重的敲在小苦头顶上,小苦意料不及,哎唷一声,霍地回头:“好了,再这样我可不跟你客气的了——”
  苦大师一呆:“什么,师父打徒弟不是天公地道,你居然这样大呼小叫?”
  小苦一怔,抓着头苦笑:“我还以为是一棒那个臭和尚又拿着棒子乱敲……”
  语声甫落,他突然哭出来,苦大师又是一呆,方要问,小苦已哭着道:“那个臭和尚虽然乱七八糟,拿着木棒胡乱往人家头上敲,以为懂得禅理,但跟我总算合得来,还救过我一命,还有那个一只眼看人的一眼,煮凉茶可真有一套。”话说完他伏在岩壁下一具破烂的石棺材上放声痛哭。
  水灵难过地看着他,凤栖梧看着亦难过,叹息一声,立时上前劝止,苦大师突然伸手一拦,说道:“由得他,我们正经事要紧。”
  凤栖梧一看苦大师,点头,那边心镜大师天河六星已带着众僧,往内走进。
  苦大师随即举步,凤栖梧拥着水灵亦举步,小苦听说偷眼一望,嘟喃道:“人家感情丰富,悲从中来,才放声大哭,什么地方不正经了。”
  苦大师没有理会他,继续前行,小苦只好站起来,也正当此际,那具石棺材一侧的泥土突然往下渗,一只手相继在泥土上出现。
  小苦没有在意,抬手以袖子擦干眼泪,赶步往前,追在苦大师身后。
  那只手亦立即缩回棺材底不见。
  就是小苦,若是给他看见,也绝不难认出那只手是水天娇的手。
  他们都以为水天娇是躲进百棺岩内,哪知道水天娇就躲在百棺岩外。

相关热词搜索:魔界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四章 找天河上人,借七星除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