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胭脂劫 正文

第二章 剑急骇电奔,拳发流星驰
 
2019-07-07 14:11:11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孙杏雨的左方,坐着郭长溪。
  “神拳”郭长溪。
  他与孙杏雨是完全两样的一个人。
  孙杏雨高逾七尺,身裁颀长结实,三牙掩口胡须,他却是四尺也不到,矮胖而臃肿,皮光肉滑,一根胡子也没有!
  他穿着一袭锦衣,贴身之极,可以看得出,身上并没有任何兵器!
  他身上事实也从来不带任何兵器!
  因为他的一双手就是兵器!
  据说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挨得住他的铁拳开碑裂石的一拳。

×      ×      ×

  白松风坐在孙杏雨的右边。
  中州五绝之中就是他最不像读书人。
  读书人绝不会终日拿着一柄大斧头。
  那柄大斧头差不多有两尺丁方宽阔,柄长半丈,粗如儿臂,竟然也是铁打的。
  没有千斤之力,休想使得动它。
  白松风却能将它舞得风雨不透。

×      ×      ×

  “仙剑”杜飞云并没有高坐在堂上。
  他负手站在棺材之前。
  五绝之中,年纪最轻的是他,出道最晚的也是他,但死在他剑下的人,却只在“鬼斧”白松风之下。
  他也是五绝之中,除了孙杏雨,最像读书人的一个。

×      ×      ×

  棺材送到来不久就被打开,现在仍然未阖上。
  柳孤月的尸体毕露在灯光之下。
  他含笑而逝,嘴角现在仍然挂着笑容,这时候看来自然说不出的诡异,脸色更有如死鱼肉一样!
  棺盖斜靠着桌子,放在棺材的旁边,刻在上面的“沈胜衣”三个字正对着四绝。
  看见这三个字,四绝的心中就有气。
  纵横两河十年,从来没有人敢胆正面冒犯他们,现在非独有,非独杀了柳孤月,而且拦途截车,留名棺盖之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

×      ×      ×

  夜风透窗,灯摇影动。
  郭长溪突然怒吼挥拳。
  “轰!”一声,放在他身旁那张几子迎拳碎裂。
  杜飞云霍地回首,白松风微一欠身,孙杏雨却是完全不为所动。
  这个若非聋子,神经必定坚韧如钢丝,那份镇定已到了所谓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地步。
  偌大的厅堂,就只有他们四人!
  堂外却站着四个劲装疾服的大汉,院中花树间亦隐约有人影闪动。
  这都是中州五绝的手下,他们都听到那一声巨响,但没有理会!
  今夜他们都有他们的职责,在未经许可之前,他们绝不敢擅离职守,更不敢踏进厅堂半步。
  整个庄院在棺材运到之后不久,就开始全面戒备。

×      ×      ×

  郭长溪一拳碎几,怒气仍未消,大吼道:“这个姓沈的小子,若是落在我手中,管叫他粉身碎骨。”
  杜飞云忽然道:“四哥未必是沈胜衣杀的。”
  郭长溪道:“不是沈胜衣,谁能够一剑将老四刺杀!”
  白松风亦道:“老四那四个手下虽则武功有限,也不是不堪一击之辈,可是那个人还是一招就将他们四人击败!”
  一顿又道:“不错,江湖上藏龙卧虎,未必沈胜衣才有这种本领,但,有这种本领的人,应该不会冒充别人的名字。”
  杜飞云道:“我没有说那个人不是沈胜衣。”
  白松风道:“既然如此,四弟又怎会不是他杀的?好像这种成名的英雄,难道还会占别人的便宜。”
  郭长溪接道:“除非棺盖上刻的那三个字并非‘沈胜衣’!”
  他冷笑又道:“可是我看来看去,那分明就是‘沈胜衣’三个字!”
  杜飞云手抚棺盖,道:“字并没有写错,我也没有看错。”
  郭长溪道:“那么你还说老四不是沈胜衣杀的?”
  杜飞云道:“当然有原因。”
  郭长溪不耐烦的道:“快说分明。”
  杜飞云道:“二哥也听到的了,根据我们的手下调查所得,四哥在调戏那个少女的时候,在场的就只有皖西双义!”
  郭长溪道:“他们动手的情形却没有人看见,姓沈的那时候才经过才出现难道不可以。”
  杜飞云道:“可以当然可以,问题却又来了。”
  郭长溪道:“还有什么问题?”
  杜飞云道:“从四哥身上的伤口我们可以发现,四哥是被一支利剑从后心刺入,穿透前胸而死亡。”
  郭长溪道:“这又怎样?”
  杜飞云道:“好像沈胜衣那种所谓英雄侠士怎会背后杀人?”
  郭长溪沉默了下去。
  白松风接口道:“当时也许情势危急,皖西双义生死间发,为了救人,迫使沈胜衣不能不往背后袭击。”
  杜飞云不禁点头,道:“如此也不无可能。”
  孙杏雨即时双手一分一按,道:“大家静一静,听我几句话。”
  杜飞云三人一齐转过目光,望着孙杏雨。
  对于这位大哥,他们一向都是既敬且畏。
  孙杏雨半身微欠,道:“老五的怀疑,我也有同感,但无论杀老四的是否沈胜衣,我们都非要杀沈胜衣不可!”
  杜飞云道:“如果真的不是他杀的,我们似乎没有必要招惹他。”
  孙杏雨道:“可惜他拦途截车,留名棺盖这件事现在已经开始传开去,除非我们兄弟从此退出江湖,否则就必须杀死沈胜衣。”
  杜飞云道:“这是面子问题。”
  孙杏雨颔首道:“况且我们五人乃是结拜兄弟。”
  杜飞云道:“不错不错。”
  “再说——”孙杏雨语声一沉:“即使我们罢手,沈胜衣也不会罢手。”
  杜飞云诧异的道:“为甚么?”
  孙杏雨道:“从他的行动看来,显然深信我们四人必定会找他算账的,所以我们就算不找他,他也会来找我们来一个了断。”
  杜飞云说道:“那么,老大的意思就是……”
  “杀死他。”孙杏雨沉声道:“只有杀死他才能够彻底的解决问题。”
  一顿又道:“正如他,要解除一切威胁,亦只有杀死我们这一个办法。”
  杜飞云微喟道:“既然如此,我们只好与他决一死战好了。”
  孙杏雨忽然一笑,道:“五弟好像很怕这个人。”
  杜飞云道:“所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这个人在江湖上声名这样响亮,当然有他厉害的地方。”
  孙杏雨道:“倒在这个人剑下的,事实亦不乏高手之中的高手。”
  杜飞云道:“这就是了,老大平日岂非时常说,能够的话,最好就不要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孙杏雨道:“现在这件事,都是无可避免。”
  杜飞云笑笑,道:“以老大推测,这一次我们有多少分胜算?”
  孙杏雨斩钉截铁的道:“若是以四敌一,一必败,四必胜。”
  郭长溪插口问道:“若以一对一又如何?”
  孙杏雨沉吟道:“我们四人只怕无一是他敌手。”
  孙杏雨道:“这几年有甚么人倒在他剑下,那些人的本领怎样,多少你应该也有些印象。”
  郭长溪说道:“我知道金丝燕,雪衣娘,拥剑公子他们都是倒在他剑下,但好像金丝燕这些人又岂能与我们兄弟相提并论。”
  孙杏雨笑问道:“老二难道有把握一个人将沈胜衣槌杀拳下?”
  郭长溪没有作声。
  白松风接口道:“不过,沈胜衣可不是一个傻瓜,当然知道以一敌四,非死不可。”
  孙杏雨道:“应该知道。”
  白松风道:“如此又岂会给机会我们联手来对付他?”
  孙杏雨道:“他不给机会我们,我们给自己制造机会。”
  郭长溪急问道:“如何制造?”
  孙杏雨道:“我们先派人去探听他的下落,然后一齐去找他,去杀他。”
  郭长溪道:“现在他只怕已经来这里找我们。”
  孙杏雨两眼望堂外,道:“纵使现在他已经来到了门外,也绝不敢踏进庄院半步。”
  白松风道:“这里到处机关埋伏,他进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孙杏雨笑道:“正如你所说,他并非一个傻瓜,所以他说尽管说,绝不会闯进来的。”
  白松风道:“以我们那些手下的探听本领要将他找出来,相信并不困难。”
  孙杏雨沉吟着道:“尽管如此,我们也大意不得。”
  他坐直身子,微喟接道:“这一战,将会是我们四人有生以来最凶险的一战,非独斗力、还要斗智。”
  杜飞云倏然的问道:“我们那些手下找他不到呢。”
  孙杏雨冷淡的道:“我另有安排。”
  杜飞云道:“愿闻其详。”
  孙杏雨道:“在找沈胜衣的同时,我们还要派人出去找那个少女与韩方。”
  杜飞云道:“这两人现在是必已被沈胜衣收藏起来。”
  孙杏雨道:“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消除后顾之忧。”
  杜飞云道:“所以要找到他们只怕比找到沈胜衣更加困难。”
  孙杏雨道:“无论是否能够找到他们,七日之后,如果我们找不到沈胜衣,我们就散播消息,说韩方已经落在我们的手上。”
  杜飞云道:“何不说那个少女也……”
  孙杏雨道:“那个少女姓甚么,名甚么,我们可是不清楚。”
  杜飞云不由颔首,道:“沈胜衣得知韩方落在我们手中,难道就会来抢救?”
  孙杏雨道:“若说人在这个庄院之内,他定必查明是否事实,绝不会贸然采取行动。”
  “否则,他必会前去一看究竟。”
  “此所谓艺高人胆大。”
  “到时候,我们就在那附近等他。”
  “只是在附近,如果韩方真的在我们手中,也等他将人救出,才中途出击。”
  “如此,韩方便成为他的累赘。”
  孙杏雨阴然一笑,道:“我正是这个意思。”
  杜飞云道:“那是说,韩方便真的落在我们的手上,我们也要暂时保留住他的性命了。”
  孙杏雨道:“杀韩方容易,杀沈胜衣困难。”
  杜飞云颔首说道:“困难的应该先解决。”
  孙杏雨道:“不过,真个找住他的话,我们还是应该先问清楚一件事。”
  杜飞云道:“四哥真正的死因?”
  “正是。”孙杏雨又是一笑,这一次的笑容冰雪也似冷酷。
  冷酷而无情。

相关热词搜索:胭脂劫

上一篇:第一章 杀手惊粉黛,侠客拯胭脂
下一篇:第三章 攒星雄箭骨,溅血湿弓衣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