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胭脂劫 正文

第一章 杀手惊粉黛,侠客拯胭脂
 
2019-07-07 13:56:31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轻寒似水,纤雨如尘。
  十里柳堤纤雨下仿佛就笼罩在烟雾中,无限诗情画意。
  正午。
  柳堤上游人络绎不断,大都是结伴前来,其中就只有一个人例外。
  那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
  她穿着一袭淡红色的春衫,打着一顶淡红色的雨伞,独自徘徊绿柳之间。
  绿柳红衣,份外触目。
  她的身裁又是那么窈窕,举止又是那么美妙,所以发现她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她几眼,走过了亦不由自主回头再三偷望。
  事实她非独身裁举止动人,相貌也漂亮得很。
  若不是她的腰佩长剑,只怕早已有人上前去兜搭。
  佩剑虽然未必就懂得用剑,但是一个这样美丽的女孩子胆敢佩剑独自上路,便要认真考虑了。
  乞丐,出家人,单身的女子,岂非向来就被认为江湖上最难惹的三种人?
  这个女孩子也真的懂得用剑。
  她虽然名不经传,父亲龙飞却是江湖上七大剑客之一。
  她就是龙飞的女儿胭脂。

×      ×      ×

  一剑雷霆,九环电闪,除了剑之外,龙飞在暗器方面亦下过一番苦功,一剑九飞环,十年前便已名震江湖。
  所谓虎父无犬子,胭脂的一支剑自然亦是不简单。
  只可惜她天性好静,武功始终练得不怎样好。
  龙飞并没有怪责她,亦没有勉强她。因为他就只得胭脂这一个女儿。

×      ×      ×

  风吹柳舞。
  胭脂拗下了一支柳条,目光不知何时已变得春雨一般凄迷,遥望着柳堤尽处,忽然漫声轻唱道:
  愁折长亭柳,情浓怕分手。
  欲上雕鞍去,扯住罗衫袖。
  问道归期,端的是甚时候。
  回言未卜,未卜奇和偶。
  唱澈阳关,重斟别酒。
  酒除非是解消愁。
  只怕酒醉还醒,愁来又依旧——
  歌词是这样凄凉。
  胭脂也事实并非到这里游玩,是送行送到了这里。
  她喝过两杯别酒。
  也只是两杯。
  那两杯别酒喝下,她的娇靥已红如胭脂,却是没有醉。
  现在胭脂之色经已褪尽。
  人亦已不知何处。
  她仍然在柳堤上徘徊。
  人未醉,愁自然始终未去,现在更浓了。
  她送的不是别人,就是沈胜衣——她父亲龙飞的好朋友。
  沈胜衣长胭脂不过七年,与胭脂的父亲龙飞却称兄道弟。
  他们是生死之交。
  所以胭脂一向都称呼沈胜衣沈叔叔,近年来才改唤沈大哥。
  无论她怎样称呼,沈胜衣都是那么高兴,也不觉得有什么分别。
  在胭脂,却大有分别。
  只是她说不出来。
  她也是一个害羞的女孩子。
  这时候沈胜衣如果仍然在柳堤之上,听到这歌声,说不定就能够明白胭脂的心意。
  沈胜衣一骑却早已远去。

×      ×      ×

  柳条在胭脂的纤纤素手中轻轻摇曳,沾在叶上的雨粉渐渐聚成了小小的水点。
  由小而大,终于泪珠般由叶尖滴下,滴在胭脂的手背上。
  胭脂浑身一颤,目光一落。
  一曲也正唱罢。
  “好,唱得好!”一个声音即时从后面传来。
  胭脂一惊回头。
  在她身后七尺,赫然就站着一个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身穿一袭鸦青两上领长衫,上面酒痕斑驳,左右手各抓着一瓶酒,色迷迷的一双眼睛盯稳了胭脂,一个身子摇摇摆摆,仿佛已醉得站也站不稳的了。
  他长得并不难看,可是胭脂一接触他的目光,就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那种感觉就像是脖子上突然掉下了一条大毛虫。
  她下意识倒退一步。
  青衣人却是一呆,连随叹息道:“歌好人美,难得,难得。”
  胭脂皱起了眉头。
  她已经看清楚,并不认识这个人。
  青衣人脚步踉跄,缓缓的绕着胭脂走一个圈,又说道:“我先前还以为只是从后面看才动人,原来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是一样。”
  胭脂没有动,只是奇怪的瞪着眼睛。
  青衣人一收脚步,忽问道:“你真的是到这里送行?”
  胭脂不觉点头。
  青衣人又问道:“那个小子是谁?”
  胭脂道:“是谁又怎样?”
  青衣人双拳一紧,噗噗的两声,握在掌中的酒瓶立时碎裂。
  他的双掌却一些事也没有。
  酒瓶堕地,一再碎裂,余酒溅湿了老大的一大块地面。
  青衣人直似未觉,握拳道:“我替你抓他回来,狠狠的揍他一顿!”
  胭脂奇怪道:“为什么?”
  青衣人怪生气的道:“扯住衫袖还是要离开,让你孤零零的一个人留在这里,难道不该揍?”
  胭脂哑然失笑。
  她的笑容更动人。
  青衣人又是一呆,怒容倏散,裂嘴笑道:“却也幸好他不在你身旁,否则柳堤上这么多女孩子,正所谓花多眼乱,只怕我未必留意到你。”
  他绕着胭脂,又踱步打量起来。
  胭脂这一次跟着转动身子,她终于生出警戒之心。
  青衣人打量了胭脂好几遍,又收住脚步,道:“是了,你叫做什么名字?”
  胭脂皱眉道:“为什么要告诉你?”
  青衣人笑道:“这样我才好称呼。”
  胭脂道:“我可不想认识你。”
  青衣人道:“你不想我想,想得要命。”忽然一步跨前。
  胭脂急退一步。
  青衣人接道:“真的不肯告诉我你的名字?”
  胭脂道:“当然是真的。”
  青衣人道:“那么你是那个楼子的姑娘总可以告诉我的了。”
  胭脂怒道:“你当我什么人?”
  青衣人笑道:“不成你还是一个良家妇女?”
  胭脂“哼”一声。
  青衣人道:“这个更好,你父母住在哪儿,我立即教人去说亲。”
  胭脂道:“我哪只眼睛瞧上你了。”
  青衣人道:“我瞧上你就成。”
  胭脂道:“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
  “人!”青衣人傲然笑道:“一个有钱人!”
  胭脂一皱鼻子,偏过头去。
  青衣人笑接道:“跟着我,一生受用不尽。”
  胭脂上上下下的突然打量了青衣人两遍,道:“你醉了。”
  青衣人道:“我酒量天下无双,千杯不醉。”
  “又是醉话!”胭脂冷笑举步。
  青衣人一步横移,拦住胭脂的去路。
  胭脂急忙收住脚步,大声道:“快让开!”
  青衣人摇头,道:“我们还没有说清楚。”
  胭脂道:“已经够清楚的了。”
  青衣人道:“你答应嫁给我。”
  胭脂道:“没有这种事。”
  青衣人道:“我有什么不好,既有钱,相貌也并不难看。”
  胭脂道:“而且脸皮厚。”
  青衣人道:“这等如挨得骂,未尝不是一种优点。”
  胭脂道:“讨厌!”脚步向左移。
  青衣人立即闪身挡在左面,道:“好,不嫁就不嫁,陪我玩三四天总是可以的吧。”
  胭脂大声道:“不可以!”
  青衣人道:“那又不可以,这又不答应,怎样才可以?才答应?”
  胭脂不语,举步右移。
  青衣人往后拦住。
  胭脂生气道:“再这样我要叫了。”
  青衣人嘻皮笑脸地道:“你快说,你叫什么?”
  胭胭不其左右望了一眼。
  柳堤前后站满了游人,都是向他们这边望来,表情不一,有些显然一副瞧热闹的样子,有些却已在磨拳擦掌,一接触胭脂的目光,更就跃跃欲动。
  青衣人也自望了一眼左右,大笑道:“无论你怎么叫,他们也不敢干预的。”
  话口未完,两个青年已越众而出,向他们走过来。
  一高一矮,都是腰挂长刀,一脸正气的少年。
  高的一个还未走近,便自振吭高呼道:“这位姑娘,到底什么事。”
  胭脂尚未开口,青衣人就应道:“我们两口子争吵,与你们无关!”
  两个青年不由一怔。
  “胡说,”脂胭立即叫了起来:“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矮的那个青年连随击掌道:“我早就说这厮不是好东西,分明在调戏这位姑娘,果然不出所料。”
  青衣人霍地回头,道:“你们又是什么东西,胆敢说你家少爷的不是!”
  矮的那个青年拍着胸膛道:“我叫做贾奉!”拇指斜一指高的那个,接道:“他就是我的结拜大哥韩方!”
  “贾奉韩方?”青衣人眯起眼睛,想想,目光陡盛:“莫非就是皖西双义?”
  贾奉道:“正是!”一面的得色。
  青衣人忽然问道:“有个人叫做查璜,不知你们是否有印象?”
  贾奉愕然道:“你认识我的师叔?”
  青衣人笑着说道:“查璜就是你的师叔?”
  “是又怎样?”
  “他现在如何?”
  贾奉语气一沉,道:“五月前已经去世。”
  他立即问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与我查师叔可是朋友?”
  青衣人不答反问:“你那位查师叔怎样去世的?是不是因病?”
  贾奉摇头道:“是被人暗杀。”
  青衣人道:“一刀割断咽喉?”
  贾奉一怔道:“你怎么知道?”
  青衣人大笑道:“因为刺杀他的人就是我!”
  “是你?”
  “是我!”
  “果然?”
  “绝无虚言!”
  贾奉伸手拔刀。
  韩方一旁急忙按住,道:“兄弟不要鲁莽。”
  贾奉道:“他岂非已经承认?”
  韩方道:“这也得问清楚始末?”
  “不错不错。”贾奉连连点头,回问青衣人道:“我查师叔与你有何仇怨?”
  青衣人道:“并无仇怨。”
  贾奉道:“那么你杀他……”
  青衣人截道:“只为了有人重金买他的人头!”
  贾奉厉声道:“谁?”
  青衣人道:“这个倒不清楚。”
  贾奉怒道:“岂有此理!”
  青衣人道:“我只管杀人,其他事情向不过问。”
  韩方道:“那么谁过问?”
  “老大。”
  “老大又是谁?”
  “你何不先问我是谁?”
  “你是谁?”
  “我姓柳双名孤月!”
  “柳孤月?”贾奉面色猛一变。
  韩方面色亦自一变,脱口道:“中州五绝?”
  听到这四个字,胭脂的面色也变了。
  旁观游人同时纷纷转身离开,大都变了面色。
  “中州五绝”这四个字简直就象是瘟疫一样。
  不知道有所谓中州五绝的人事实也不多。

相关热词搜索:胭脂劫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剑急骇电奔,拳发流星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