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胭脂劫 正文

第一章 杀手惊粉黛,侠客拯胭脂
2019-07-07 13:56:31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烟雨迷蒙。
  天气与昨日并没有多大分别,雨清晨开始落下,午后仍未竭。
  烟雨下,城西郊就像是一幅米元章的山水画。
  这幅米画中现在是奔驰着一辆四马大马车。
  整个车厢都漆成黑色,帘子并没有例外,甚至连那四匹马,都无一不是黑色。
  车把式身穿黑衣,手中那条鞭子的鞭杆竟然也是黑色。
  车厢顶还插着两支黑色的五角小旗,迎风“猎猎”飞舞。
  路上的行人看见这辆马车都慌忙走避,他们虽然不知道这辆马车属于什么人,但这辆马车的外表显然就已是死亡与邪恶的象征。
  行人中也有在江湖上行走的朋友,他们虽然不在乎那些,可是看见车厢顶插着的五支黑旗,亦连忙将路让开。
  惹得起中州五绝的人实在不多。
  那五支黑旗也就是中州五绝的标识。
  出城三里是一片杂木林子,道路从林中穿过。
  马车才驶进林中,三十丈外路旁的一株树立即“依呀”的倒下。
  倒向对面,正好将路截断。
  马车飞快,迅速驶至。
  车把式无疑是一个好手,一眼瞥见,连忙将马勒住。
  马车仍然冲前几丈才停下来,距离那株树已不到三丈。
  车厢两边的门户几乎同时打开,两个黑衣中年汉子探首出来。
  “干什么在这里,将马车停下?”
  车把式吁了一口气,道:“前面突然倒下一株树,拦住了去路。”
  “倒得这么巧?”
  “只怕是有人故意如此,将我们截下吧。”
  “是哪一个如此大胆,难道他看不出这是什么人的马车?”
  说话间,那两个黑衣人先后将头缩回,车厢门户旋即打开,相继跃出四个黑衣中年人,方才探头外望的那两个亦在内。
  与之同时,一个白衣人沿着那株断树缓步从林中走出来。
  散发披肩,白衣如雪。
  ——沈胜衣!

×      ×      ×

  树林中那条路烟雨下仿佛就笼罩在淡薄中。
  沈胜衣走到路心停下,一脚踩在那株树干上,冷然盯着从马车下来,那四个黑衣人。
  他左手反握着一支剑。
  剑闪亮,他的眼瞳更闪亮!
  那四个黑衣人一眼瞥见,左右涌上前,当先那个戟指沈胜衣,喝问道:“这株树是你弄断的?”
  沈胜衣不假思索,点头道:“是!”
  “断得倒巧!”
  “我弄断这株树的目的,本来就是在拦住你们的去路。”沈胜衣左手一翻,“笃”一声,将剑插在树干上。
  “你吃了豹子肝,狮子肚,胆子包着身?”
  “若是胆不大,焉敢如此做?”
  “你可知道是什么人的马车?”
  “中州五绝!。”
  “好啊,你这是存心生事来的了。”
  “正是!”
  沈胜衣直认不讳,那四个黑衣人反而踌躇起来,一人轻声道:“这小子好像大有来历。”
  另一人应道:“否则他怎敢如此?”
  “你猜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天晓得。”
  “若是他动手,我们又如何?”
  “自然揍他一个狠狠的,看他一副书呆子模样,我们四个人不成还怕了他。”
  “不错,不错!”
  四个黑衣人交头接耳,商量了一会,为首的那个回向沈胜衣,道:“中州五绝你小子又可知道是什么人?”
  沈胜衣淡然说道:“五个职业刺客而已。”
  “你知道的可真不少。”
  “而且我还知道车厢内载的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东西。”
  “一副棺材!”
  四个黑衣人一怔。
  沈胜衣接道:“棺材里装的是谁我一样知道!”
  “你说,是谁!”
  “柳孤月!”
  四个黑衣人又是一怔,为首的那两个脱口道:“你怎么全知道?”
  沈胜衣冷冷的道:“我重回柳堤之际,柳孤月的尸体已经被搬走,几经打听我才知道是你们的所为,知道你们一定会经过这里。”
  “所以在这里阻截我们。”
  “一些不错!”
  “你这样做又有什么目的?”
  “我杀柳孤月之时,我就忘记了一件事。”
  这句话入耳,四个黑衣人全都变了面色,一人失声道:“四爷是你杀死的?”
  “你……好大的胆子!”
  “废话!”沈胜衣冷笑:“胆子不大,如何敢杀柳四?”
  另一人立时瞪眼道:“朋友,真的是你杀的才好承认!”
  “要怎样你才相信?”沈胜衣目光陡亮!
  那个人不由自主倒退一步!
  为首的那个连随试探问道:“四爷什么地方开罪你?”
  沈胜衣道:“他没有开罪我!”
  “那么……”
  “你们莫非还未知道当时他调戏一个少女?”
  四个黑衣人相望了一眼,为首的又道:“那个少女是你的什么人?”
  “什么人也不是!”沈胜衣冷冷的一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句话你们相信也听过。”
  “然则你是一个侠客了?”四个黑衣人相顾冷笑,一人接说道:“你若是侠客,杀人后怎么一走了之?”
  沈胜衣道:“总得先安置好他们。”
  “他们?皖西双义的韩方与及那个少女?”
  “你们的消息倒也灵通!”
  “却不知道你这个侠客!”
  “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到来!”沈胜衣语声一沉:“否则你们枉杀了别人,叫我如何过意得去。”
  “况且还可以借此扬名天下,这种好机会你当然不肯让给皖西双义的!”
  沈胜衣冷笑,道:“柳孤月算是什么东西!”
  四个黑衣人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他们实在奇怪眼前这个人到底是谁,竟然不将柳孤月放在眼内。
  沈胜衣瞟了他们一眼,接问道:“听说柳孤月有好几个手下,平日专替他打听消息,想必就是你们了?”
  四个黑衣人不约而同点头。
  沈胜衣又问:“你们现在将棺材送去哪里?是不是暗器无敌孙杏雨那儿?”
  “这个你……也知道?”
  “孙杏雨乃是五绝的老大,而除了他之外,其余四人无不行踪飘忽,你们不将棺材送到他那儿,又送到什么地方?”
  “你莫非想到那儿给与孙大爷一个交代?”
  沈胜衣大笑,道:“孙杏雨必会走来找我,哪用我奔波!”
  “你到底是哪一位?”
  “正要让你们知道!”沈胜衣突然拔出插在树干上的剑,举步跨过树干。
  四个黑衣人不禁向后倒退了一步!
  沈胜衣脚步不停。
  四个黑衣人一退再退,为首的那个突然大喝一声:“站住!”
  沈胜衣仿如没有听到。
  为首那个黑衣人左右望了一眼,道:“我们四把刀不成就这样给他唬住了?”
  其余三人不觉摇头。
  那个黑衣人接道:“瞧他这样子若非醉酒,他又有皖西双义一旁协助,凭他一个人,如何杀得了四爷?”
  左右三人齐齐点头。
  “四对一我们总不成收拾不了这个小子。”
  “收拾了他,孙大爷面前少不了我们好处。”
  “却要活的!”
  四个黑衣人倏的住口。
  沈胜衣离他们已不足半丈。
  呛啷声突起,四把刀一齐出鞘,四个黑衣人四面散开,将沈胜衣围起来!
  沈胜衣冷笑收步。
  唿哨的一下破空声响,一条马鞭猛若毒蛇一样凌空飞来,卷向沈胜衣的脖子!
  那个车把式竟然是第一个出手。
  他显然也是练家子,那条马鞭使开来,声势也甚是吓人。
  可是沈胜衣右手一扬,便已将鞭梢抄住,再一拉,那个车把式松手不及,就连人带鞭,从车座上掉下来!
  四个黑衣人乘机发动,四把刀分从四个方向杀上!
  沈胜衣看在眼内,松开握着马鞭的右手,突然一声暴喝。
  喝声有如中天陡裂,疾走雷霆,四个黑衣人不由都心头一震,攻势亦一凝。
  沈胜衣也就在这时候出击,颀长的身子呼的凌空横飞,右掌斜切在一人握刀的手腕上,双脚亦左右同时踢中了两人的肩头。
  呛啷的一刀落地,被掌切中手腕的那人呼痛倒退,被脚踢中肩头的两人却连人带刀飞起来,摔出半丈!
  沈胜衣左手剑亦同时刺出,叮一声,震开了为首那人下劈的长刀,身形一落,剑再一展,剑光就抵住了那人的咽喉。
  那人忙叫一声:“手下留情!”面色惨变。
  沈胜衣的剑并没有刺进去,冷冷的一笑,道:“这一次饶你的命,只是这一次!”缓缓收剑。
  那人混身都虚脱一样,额头上冒出了一颗颗豆大的冷汗,手中刀不觉堕地。
  沈胜衣没有再理会,大踏步向那辆马车走去。
  没有人敢胆阻止。
  那个车把式看见沈胜衣走近,更就连滚带爬的慌忙躲开。
  沈胜衣一直走到车厢后面那扇门户之前,霍地出拳!
  “轰”一声木屑纷飞,那扇虚掩的门户被他硬硬一拳击碎!
  车厢内放着一副棺材。
  沈胜衣右掌一翻一插一托,将棺材从车厢内拖出。
  四个黑衣人与那个车把式只看得瞠目结舌。
  蓬一声,棺材弹落地上。
  沈胜衣一脚踩上棺盖,左手剑一落,刷刷刷刷的在棺盖上刻下了三个字。
  就是“沈胜衣”这三个字。
  那四个黑衣人看在眼内,才真的慌起来,齐都面如土色。
  他们虽然从来没有见过沈胜衣,对于这个名字却并不陌生。
  沈胜衣收剑转身道:“告诉孙杏雨,人是我杀的,我亦知道他们一定不会罢休,在他们找我的同时,我也会找他们。”
  说完这番话,沈胜衣才举步离开。
  从容离开。

×      ×      ×

  夜已深!
  三更将至,孙家庄的厅堂仍然灯火通明,光如白昼。
  柳孤月那副棺材就放在厅堂的正中,孙杏雨就面对着那副棺材,高坐在一扇山水屏风之前。
  这中州五绝之首,比其他四绝更像一个读书人,城府之深沉,手段之毒辣,亦是在其他四绝之上。
  杀人在他可以说是一种乐趣,一种享受。
  他曾经花了七天七夜来杀死一个人。
  那个人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身上已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已简直不像一个人。

相关热词搜索:胭脂劫

下一篇:第二章 剑急骇电奔,拳发流星驰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