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胭脂劫 正文

第三章 攒星雄箭骨,溅血湿弓衣
2019-07-07 14:14:19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转回廊,将进月洞门。
  一声轻叱划空传来:“口令!”
  掌柜慌忙应道:“似风似雨!”
  “轻暖轻寒!”一个黑衣人从暗影中转出,目光一落道:“原来马掌柜!”
  掌柜强笑道:“正是我。”举步跨入了院内。
  沈胜衣亦步亦趋。
  三步、四步——马掌柜身形突然一倒,伏地猛一滚,嘶声道:“杀掉他!”
  他笨拙的身形突然竟变得如此矫活!
  沈胜衣冷不提防,一把抓不住,一蓬弩箭已迎面射至!
  施放这蓬弩箭的正是问他们口令的那个黑衣人。
  马掌柜显然方才已对他有所暗示,所以他能够及时出手。
  沈胜衣跟在马掌柜后面,当然看不到马掌柜表情变化,可是他反应的敏锐却也非常人能及。
  一把抓不住,他左手已然拔剑出鞘!
  剑光一闪,迎面射来那蓬弩箭尽被击落!机簧声连随又响!
  沈胜衣一声长嘶,颀长的身躯如箭般射入半空,飞蝗般的乱箭嗤嗤嗤的纷纷从他的脚下射过!
  他身形一变,“天马行空”凌空一跨十七尺,急落在马掌柜的身旁五尺!
  那些弩箭即时停下。
  投鼠忌器!
  马掌柜耳听风声,半身疾转,双手之中已然多了一对日月轮,“呛啷”的一撞一分,斜切向沈胜衣的左右双胁!
  沈胜衣长剑一引,一招两式,震开切来的日月轮,冷笑道:“以你的身手,做一个掌柜实在太过委屈!”
  马掌柜亦自冷笑,道:“这里的掌柜本来就不是我!”
  说话间,日月轮已连攻了三十六招!
  沈胜衣从容接下,道:“你莫非就是勾魂四鬼之一?”
  马掌柜道:“正是!”
  “高姓大名?”
  “马方平!”日月轮倏走偏锋!
  沈胜衣长剑一横,便将日月轮封死,再一引,当中疾刺了过去!
  马方平惊呼急退,裂帛一声,胸前衣襟已被剑划破!
  沈胜衣长剑追击!
  马方平连退七步,险象环生,额上不觉已冒出冷汗!
  沈胜衣剑势不停,一面冷笑道:“方才你一番做作,就是要将我引来这里!”
  马方平日月轮一连七式,再退三步,才有时间应一声:“若换是别人,此刻已死在乱箭之下!”
  沈胜衣问道:“勾魂四鬼只你一个在此?”
  马方平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沈胜衣道:“不是的话,此时还不现身,尚待何时?”
  马方平道:“我也不心急,你心急什么?”
  沈胜衣道:“我看你并不像视死如归的那种人。”
  马方平道:“这是什么意思?”
  沈胜衣道:“因为你最多只能再接我三招,三招之后,他就是现身出来也没有用了!”
  马方平怒道:“你在吹什么大气!”日月轮急展,连环十八击!
  沈胜衣身形飘忽,闪开日月轮,倏一声:“第一招!”一剑飞虹般刺出!
  马方平日月轮飞舞,仍无法将剑封开,急退十三步,即时裂帛一声,胸襟又裂开了一道口子!
  沈胜衣剑势一变,道:“第二招!”剑尚未刺出,一般劲风已从旁压至!
  沈胜衣剑势再变转向旁划去,叮一声,剑竟然被撞回来!
  一双霸王盾继续压下!
  沈胜衣急退半丈,脚一顿,道:“总算出现了!”
  董尚那双霸王盾左右一分,大笑道:“可惜你连我一招也不敢接!”
  沈胜衣目光一落,道:“你用的是霸王盾。”
  董尚道:“连这种兵器你也没有见过么?”
  沈胜衣道:“只是没有接过。”
  董尚道:“那么就不要错过这次的机会了。”霸王盾一扬,疾向沈胜衣冲去!
  马方平同时发动。
  他们尚未冲至,一个黑衣人忽然从沈胜衣后面的花树丛中窜出,猛一刀砍向沈胜衣的脖子!
  沈胜衣即时一声暴喝:“大胆!”一剑反手从胁下刺出!
  那个黑衣人一刀尚未砍至,沈胜衣的剑已经刺入他的手腕!
  血如箭射出,那个人怪叫一声,刀脱手堕地,捧腕疾往后倒退!
  日月轮霸王盾也就这下子左右攻至!
  沈胜衣人剑合一,蝴蝶般飞舞在日月轮霸王盾中,猛一剑刺出!
  马方平立时一声惊呼,倒翻了出去,左手日轮呛啷堕地,一道血口从小臂裂至虎口!
  董尚亦吓了一跳,沈胜衣长剑一转,也就乘他身形这一慢之际从那双霸王盾之间刺入!
  剑未到,剑气已寒迫眉睫!
  董尚急退!
  沈胜衣身形跟着展开,“燕子三抄水”长剑追击三丈!
  董尚连退三丈,哗啦啦撞断一大片花树,仍然未能够脱出沈胜衣长剑追击!
  马方平那边眼见危急,顾不得那许多,手一扬,月轮“呜”一声脱手飞出,旋转向沈胜衣的腰背!
  沈胜衣偏身急闪!
  董尚乘机急掠开三丈,再一拔,跃上旁边的那道高墙。
  马方平日月轮脱手,人亦掠上了高墙之上。
  沈胜衣剑一收,道:“下来。”
  董尚脸庞一阵红,一阵青,马方平亦铁青着脸,道:“果然名不虚传!”
  沈胜衣道:“四鬼莫非真的只剩你们二鬼?”
  董尚道:“若非如此,今日管教你命丧黄泉!”
  沈胜衣淡然一笑,道:“你们四鬼不就是联手对付韩方?”
  董尚面色又一变。
  沈胜衣接口道:“结果你们却只剩下二鬼。”
  董尚面色一变再变,握着霸王盾的双手青筋怒突,转望马方平,道:“我们与这厮拚了。”
  马方平空着双手,苦笑道:“不是拚,是送死。”
  董尚闭上嘴巴。
  沈胜衣又道:“你们不下来,我可要动手救人的了。”
  董尚怒瞪着沈胜衣,霸王盾猛一撞,吆喝道:“儿郎们,上!”
  十多个黑衣人应声暗角中闪出,人手一把锋利的长刀,将沈胜衣包围在当中。
  沈胜衣按剑环顾一眼,举步向房间那边走去。
  那些黑衣人目光交投,又看着围墙之上的董尚马方平,才有人喝叱几声,却没有一个上前。
  沈胜衣没有理会,脚步也不停。
  挡住去路的两个黑衣人慌忙倒退,倒退出半丈,相望一眼,挥刀一齐扑上!
  其他黑衣人一见,亦挥刀扑前!
  刀光乱闪!
  沈胜衣脚步一顿,身形猛一转,左手长剑惊虹般环身一绕!
  乱闪的刀光霎时尽散!
  七个黑衣人捧脸急退,手中已无刀!
  刀在地上,另外四个黑衣人手中虽有刀,却连人带刀倒下来。
  没有受伤的其余几个黑衣人看见这样,慌忙亦倒退。
  董尚马方平都看在眼内。
  马方平目注董尚,因为董尚是老大。
  董尚却怒瞪着沈胜衣,忽然大吼一声,纵身围墙上拔了起来。
  马方平面色大变,就连他也以为董尚要扑下去拚命的了,谁知道董尚半空中身形一折,却是向墙外翻了出去。
  马方平一颗心这才放下来,身形一幌亦向外掠出,那份迅速绝不在董尚之下。
  那些黑衣人看见,连忙都四散逃命。
  武功他们虽然比不上董尚马方平,但逃命起来,亦不比董尚两人慢到哪里去。

×      ×      ×

  片刻不到,那些黑衣人已不知所踪,偌大的后院,只剩沈胜衣一人。
  沈胜衣缓步走到门前,一只右手方按在门上,“噗”一声,门扉就被一把锋利的长刀刺穿!
  那把长刀刺穿门板,直刺沈胜衣的胸膛!
  沈胜衣按在门上的右手适时落下,捏住了那把长刀的刀脊,一抖,“喀”一声,那把长刀就断成两截!
  门内有人一声惊呼。
  沈胜衣手一反将断刀掷掉,连随起一脚“蓬”的将门踢开。
  两个黑衣人怆惶倒退,一人手中刀已断,一人连随将手中长刀架在靠墙而坐的那个人的脖子之上。
  那个人衣衫破烂,血迹斑驳,面色苍白,右臂已断,胡乱用破布扎上,左臂被铁链锁着,铁链长只三尺,他坐在地上,那只手便吊在半空。
  他一脸苦痛之色,眼半睁,神智却似乎不大清醒,看见那把刀落下,也没有将头偏开。
  那个黑衣人连随喝道:“再上前,我就将韩方一刀杀掉!”
  语声颤抖得很厉害,就连握刀的右手也颤抖起来。
  他的胆子看来并不大。
  沈胜衣不得不停下来,他实在担心那个黑衣人惊恐之下,手中刀失了分寸。
  那个黑衣人见沈胜衣停下脚步,又喝道:“出去!”
  沈胜衣冷冷的道:“你的刀绝对快不过我的剑,现在我还是全力出手,在你的刀砍入韩方颈子之前,也许我已经将你立斩剑下!”
  那个黑衣人面色大变。
  沈胜衣接道:“放下刀离开,我今天饶你们一命!”
  两个黑衣人又喜又惊,半信半疑,相顾一眼,一人急问道:“这可是真的?”
  沈胜衣长剑入鞘,道:“你们再不走,就是假的了。”
  说着他横移三步。
  两个黑衣人又相顾一眼,然后一齐移动,心惊胆战的从沈胜衣面前走过,出到门外才松一口气,脚步也快了起来,一溜烟跑得不知所踪。
  沈胜衣头也不回,径自走到墙下那个人的身前。
  那个人好像现在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望着沈胜衣走来,勉强露出了丝笑容。
  沈胜衣目光一落,道:“好汉子。”
  那个人哑声应道:“彼此。”
  沈胜衣道:“我来得很算是时候。”
  “辛苦沈兄。”
  “胭脂已跟你说过我。”
  “不错,胭脂……”
  “这之前你见过我的了。”
  “没有,但除了沈兄,还有谁敢胆子这样闯进来?”
  “反正都不清楚这里的情形,倒不如就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即使他们已接到消息,也未必料得到我们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采取行动。”
  “是了,沈兄怎会找到来这地方?”
  “我是从郭长溪那里得来的消息。”
  “郭长溪怎会……”
  “他已经给我杀掉!”
  “原来如此。”
  “我知道这件事,立即动身赶到来这里,已经跑折了两匹健马,就是怕孙杏雨他们抢在前头。”
  “韩方一条贱命,何足如此……”韩方感动之极,语不成声。
  沈胜衣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韩方一遍,道:“韩兄相信已吃了他们不少苦头。”
  “算得了什么?”
  沈胜衣随即用脚挑起那把长刀,右手一探,正好接住,道:“韩兄请将左手贴着墙壁。”
  然后他一刀砍下!
  “铿”一声火星飞射,刀一断为二,那条铁链亦断成两截。
  韩方不觉吁了一口气。
  铁箍仍然留在他的左腕上,连同半尺长的一截链子。

相关热词搜索:胭脂劫

下一篇:第四章 九环三绝倒,双剑万里追
上一篇:
第二章 剑急骇电奔,拳发流星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