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丐帮问罪惊豪侠,魔女惩凶救爱徒
2019-08-22 20:32:42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史朝英吃了一惊,“他运功正自到了紧要关头,倘若来的乃是敌人,如何是好?”心念未已,只听得马蹄声嘎然而止,一群人已涌进树林,将她与段克邪围在当中。史朝英一看,只见来的共是一十三人,那头陀和狮鼻人也在其中,果然乃是敌人!
  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番僧说道:“这个女的就是史朝义的妹子吗?你有没有认错人?”那狮鼻人道:“这回决错不了!”那番僧道:“这小子又是谁?”狮鼻人道:“不知道,他的武功很是高强,幸亏我打了他一掌,他这才跑不了。”言下颇有表功之意。那番僧“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一出道,就折了灵山派的威风,还敢说嘴。”狮鼻人与那头陀满面通红,噤不敢声。另一个方面大耳的和尚说道:“我知道此人的来历,他名叫段克邪,是空空儿的师弟。”原来此人就是在魏博酒楼上误认史若梅作史朝英的那个和尚。他们灵山派大举出动,搜捕史朝英,恰好在此地会合。头陀与那狮鼻人在客店吃了大亏,逃到半路,碰见同门,换了坐骑,跟着史朝英的蹄印追到此地的。
  那番僧听了段克邪的来历,怔了一怔,说道:“哦,原来是空空儿的师弟,好吧,那就不必理会他了,只把这丫头抓回去吧。”看来他似是对空空儿颇有几分敬意。那方面大耳的和尚说:“还有客店里那两个女扮男装的军官呢?”那番僧“哼”了一声,道:“你在魏博闹了笑话,吃了他们的亏是不是?”那方面大耳的和尚低下头说道:“禀二师兄,我虽然是认错了人,但听七师兄刚才所说,那两个女的恐怕也是和他们一党的,而且咱们灵山派的人曾在她们手下吃过亏,传出去也不好听。”那番僧道:“好吧,回头再去兜截她们。哼,不是为了顾全本派的颜面,我有功夫管你的闲事?”
  这些人把段史二人看成瓮中之鳖,并不忙于动手。那番僧是灵鹫上人的二弟子,这次大师兄没有出来,同门中以他为长,他训斥了一番师弟之后,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史姑娘,我是受了令兄与奚族土王之托,来请你回去的。你乖乖的随我们走吧,要我们动手抓你,那可太不好看。”
  史朝英一直在心中盘算如何应付,这时忽地笑道:“原来你们是灵山派的弟子吗?这么说来,咱们可不是外人!我的师父辛芷姑和令师灵鹫上人也是相识的。”此言一出,灵山派这一群人倒有一大半着了慌,有几个且悄声耳语道:“这女魔头可不是好惹的!”史朝英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得意,想道:“你们连空空儿也不敢惹,听了我师父的名号,你们还不赶快收兵?”哪知那番僧面色一沉,却道:“我知道你是辛芷姑的弟子,你师父吓不倒我!”
  史朝英吃了一惊,大感意外,只好硬着头皮,冷笑说道:“好吧,你们谁敢动手,就来抓吧!只怕我师父知道了,你们一个都不能活命!”她还想藉着师父的名头,吓退对方,灵山派的弟子,也果然有几个现出惊惶的神色。那番僧说道:“此事有大师兄担待,你们怕些什么?将她擒下!”
  头陀和那狮鼻人因为刚才在客店里吃了亏,又受了二师兄的责骂,此时急欲戴罪图功,遂不约而同,越众而出,一齐向史朝英扑去。
  史朝英抽出段克邪所佩的宝剑,挡在段克邪的身前。狮鼻人笑道:“史姑娘,我们无意伤害你的情人,你用不着保护他了,乖乖的随我们走吧!”双掌一推,掌风在八尺之外发出“呼”的一声,史朝英立足不稳,跄跄踉踉地退了两步,到了段克邪身后。狮鼻人又笑道:“你保护不了他,他也保护不了你了。”绕过段克邪身侧,伸手就要来擒史朝英。
  那头陀也跟着扑上,他性情火猛,虽然二师兄下了命令,只是要擒史朝英一人,但他吃过段克邪的大亏,段克邪打在他左肋的那一掌,如今还在隐隐作痛。他扑了上来,见史朝英躲在段克邪背后,记起那一掌之仇,心头火起,猛地喝道:“你这小子滚开!”公报私仇,一脚就向段克邪踢去!
  哪知段克邪正在默运玄功,全身真气鼓荡,这头陀一脚踢去,就似踢着了一个大皮球,猛然间一股大力反弹出来,这头陀哪里禁受得起,一声大叫,昂藏七尺的身躯,竟然给这股大力弹了起来,飞过了段克邪的头顶!
  狮鼻人正自向史朝英抓下,那头陀的身躯似炮弹一般地飞来,正巧撞在他的身上,“咕咚”一声,两个人同时跌倒,滚下了斜坡!灵山派弟子大惊失色,那红衣番僧怒道:“好小子,我们不理会你,你却来惹我们!将这小子也一同抓了!”他领先冲出,一记劈空掌就向段克邪打去,段克邪身形一晃,但仍然盘膝坐在地上,未曾移动。心里想道:“这番僧的功力又比那狮鼻人高得多了,远远的一记劈空掌,竟有如此威力!”他运气驱毒,毒气已到了中指指缘,眼看即可洩出,但倘若起身迎战,那就要前功尽弃了。
  那番僧见劈空掌未能将段克邪推动分毫,更是吃惊,心道:“反正有大师兄担待,只好拚着与空空儿结怨了吧!”他武学造诣不凡,也看得出段克邪正自运功驱毒,到了紧要的关头,身子不能移动,当下横起心肠,喝道:“乱刀将他砍了!”众师弟不敢违背,纷纷亮出刀剑,一拥而前。
  眼看乱刀乱剑就要斫到段克邪身上,忽听得一声喝道:“谁敢动手!”声音严厉,但却非常清脆,是个女子的声音。
  说也奇怪,这声音并不很高,但却似一根利针突然刺进耳朵似的,人人都不觉心头一震,不由自主地收了脚步,定睛看时,只见史朝英身边已多了一个女人,看来大约是三十左右年纪,发束金环,长眉入鬓,肩插拂尘,既不似俗家女子,又不是道姑装束,姿容冶艳,但眼光中又隐隐含有一股寒意,令人不敢仰视。总之,浑身上下,处处透着怪异,令人猜不透她的身份。
  那中年美妇双目一扫,冷冷说道:“原来是灵鹫老怪门下的一批宝贝,哼,就只你们这十几个人吗?你们的大师兄青冥子呢?”
  灵山派的弟子起初被这美妇的容光所迷,一时之间倒还未曾有何敌意,后来听她一张嘴就把他们的师父骂作“老怪”,言下对他们这班人也大为奚落,这才气了起来,正要发作,但听得她最后那一句话,却不由得又怔着了。原来他们的大师兄青冥子已得了师父七分真传,武功远超侪辈,灵鹫上人近年已不理事务,一切都由他的大弟子代行,因此灵山派门下,对他们的大师兄更为畏惧。
  那红衣番僧道:“你是何人,和我们的大师兄相识的吗?我们正是奉了大师兄之命来拿这丫头的。”在那红衣番僧说话的时候,他的一班师兄弟也在窃窃私议,有的说道:“这妖妇看来路道不正!”有的说道:“莫非这女人就是咱们大师兄的情妇?”有的却道:“噤声,你们怎可在背后私议大师兄。”原来青冥子好色贪淫,和他有勾搭的邪派中女子为数不少,师弟们都是知道的。他们虽是咬着耳朵说话,但那中年美妇已似听闻,面色倏变。
  就在这时,史朝英惊魂已定,也在说道:“师父,他们恃着有灵鹫老怪做靠山,不但欺负我,连你老人家他们也不放在眼内!我已经将你老人家的名号告诉他们,你猜他们怎么说,他们说辛芷姑这妖妇又怎么样?别人怕她,她见灵山派却要发抖,谅她也不敢动我们一根毫毛!”
  此言一出,灵山派弟子都是大吃一惊,这才知道来的竟是在北方与他们师父齐名的女魔头辛芷姑!辛芷姑神出鬼没,谁惹上她谁就别想活命,因此她虽然杀人无数,令武林中人闻名丧胆,但却没人能说出她的容貌,因为她从来没有朋友,而见过她的敌人又几乎都给她杀了。人人都以为她是像母夜叉那样的女魔头,最少也有五十岁以上,哪知她却是这样美艳的一个看来还不到三十岁的女人。
  那红衣番僧急声叫道:“大伙儿齐上!”他知道辛芷姑心狠手辣,要逃命那是决计不能,不如仗着人多,与她拼了。心想:“辛芷姑纵然了得,难道我们十三个人还拼不过她?”哪知话犹未了,只听得“啪”的一声,有个灵山派弟子已被辛芷姑狠狠打了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突如其来,那个灵山派弟子根本未曾防备,但见眼前人影一闪,脸上已开了花,闷哼一声,登时倒了下去,血肉模糊,显已不能活命了。这人正是刚才与同门私议,说辛芷姑是他大师兄情妇的那个人。
  说时迟,那时快,辛芷姑拂尘起处,“啪”的一声,又把一人的天灵盖打碎。那狮鼻人抢上前来,毒掌卷起一片腥风。辛芷姑冷笑道:“你这毒掌害得人多,让你也尝尝自己毒掌的滋味!”拂尘一展,狮鼻人肘端的“曲池穴”突然如受针刺,不由自主的手臂一弯,“啪”的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登时也倒下去了。
  辛芷姑拂尘飞舞,冷笑之声未绝,又已有几个人遭了她的毒手!拂尘虽是轻柔之物,但经过她上乘内功的运用,却是可柔可刚,时而聚成一束,时而散作一蓬,聚拢来可作铁笔插人脑袋,散开来又可作利针刺穴,遭她毒手的不是脑袋开花就是穴道被刺,脑袋开花立即毙命还好一些,穴道被刺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声声哀号,更是惨不忍闻!
  这班灵山派弟子横行惯了,哪知碰上了辛芷姑这么一个女魔头,比他们更凶更狠,一场恶斗,死的死了,伤的伤了,侥幸未伤的只恨爹娘生少了两条腿!
  那红衣番僧是灵鹫上人的二弟子,身为在场的同门之长,硬着头皮,上来迎战。他的武功比一众师弟高明得多,脱下袈裟,就似平地卷起了一片红云,向辛芷姑当头罩下。
  忽听得呼呼声响,似是有重物飞来,那番僧还未曾看得清楚,只觉袈裟一沉,连忙抖起,重物砰然坠地,随即听得两声裂人心肺的呼喊。原来是辛芷姑随手抓起他的两个师弟,向他打去,被他的袈裟这么一卷一摔,哪里还能活命?
  辛芷姑冷笑道:“你有眼无珠,要来何用?”那番僧的袈裟刚刚抖起,来不及防护,只觉两只眼睛,突然如受利针刺进,痛彻心肺,登时眼前黑漆一团,竟已盲了。连忙舞起袈裟,没命飞逃。
  辛芷姑追上前去,拂尘一抖,飞出了十几根尘尾,和那番僧一同逃走的还有四五个人,都给她的尘尾刺进了背心大穴,滚地哀号。
  辛芷姑对那红衣番僧冷笑道:“我今日破例,特地饶你一命,让你回去报讯。你告诉灵鹫老怪,叫他速速将青冥子给我送来,否则我就要亲自找上门去,先挖青冥子的眼珠,再抽他的筋,剥他的皮!”
  你道辛芷姑何以这样痛恨青冥子,这里面有个因由。原来辛芷姑生得貌美,年纪四十出头,看来还似三十未到,不知道她的底细的,决计不会想到她就是那个心狠手辣的女魔头。有一天,青冥子在路上碰见她,青冥子色胆包天,有眼不识泰山,竟然向她调戏,辛芷姑一怒之下,将他阉了,这还是看在灵鹫上人的面子,才破例饶他一命。
  青冥子受了如此奇耻大辱,当然是念念不忘报仇,但他可不敢在师父与同门面前,洩露这等丢脸之事,他养好了伤,回山之后,一直不声不响,静待机会。
  等了几年,机会来了。这个机会之来,就是由于史朝英的关系。原来史朝义兄妹,被官军击败之后,投奔奚族土王,土王只有一个独生爱子,即是被段克邪那日空手击败他长枪的那卓木伦。卓木伦对史朝英十分倾慕,几次三番提亲,史朝英始终婉辞拒绝,后来就发生了史朝英背叛哥哥与段克邪私逃的事。卓木伦自负神勇,不料被段克邪空手击败,又失掉美人,气愤不堪,遂逼迫史朝义,一定要他将妹妹追回来,否则便要赶史朝义出去。
  史朝义左思右想,没有办法,问计于精精儿,精精儿也不敢招惹段克邪,但他却想到了求助于贪财好色的青冥子,于是献计于史朝义。由史朝义与奚族土王联名,卑辞厚币,请青冥子遣派灵山派门下弟子相助。青冥子知道史朝英是辛芷姑的弟子,得此机会,便即应承。因为不论事情成败,都可以造成灵山派与辛芷姑敌对的局面。
  经过一场血雨腥风,荒林重复归于静寂。那些受伤哀号的人也都已断了气了。但尸骸遍地,血腥气味阵阵吹来,这景象更是令人惊心骇目!
  段克邪虽然知道辛芷姑所杀的这班灵山派弟子,均非善类,对他们的邪恶行为也颇为憎恶,但对此景象,也觉惨不忍睹,心里想道:“朝英的师父武功确是高强,但手段却未免太残酷了。想不到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忽地他又想起史朝英曾用她师父的名头吓走他大师兄的往事,心里又觉得很是奇怪,寻思:“她师父的武功虽是武林罕见,但也不见得就胜得过我的师兄。大师兄何以那样怕她,竟至于闻名远走?而且大师兄心高气傲,一向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如今竟然怕了这个女魔头,当真是令人难解!”
  这时段克邪已用上乘内功将侵入体内的毒质凝结起来,压到中指指尖,当下中指一弹,凝结成黄豆般大小的毒质随着鲜血裂指而出,辛芷姑刚刚回过头来,见段克邪如此施为,脸上现出一点诧异的神色。
  史朝英掏出一方手帕,正待给他包扎伤口,段克邪说道:“不用。”迈步便走。史朝英问道:“咦,你去哪儿?”段克邪淡淡说道:“你的师父已经来到,不用我陪你了吧?丐帮之事,我到了长安之后,自会与你疏通。”
  史朝英急道:“喂,你说话算不算数?”段克邪双肩一晃,已掠出数丈开外,正想答话,忽觉微风飒然,辛芷姑已袭到他的背后,“哼”了一声,骂道:“小子无礼,我给你尽歼强敌,你也不多谢我一声。”说话之间,手指已触及段克邪的肩膊,只听到“嗤”的一声,段克邪的一幅衣裳已给她撕去,但辛芷姑也未能将他抓着。
  段克邪一个游身滑步,避开正面,回过头来,史朝英怕辛芷姑要下毒手,连忙叫道:“师父,他是空……”辛芷姑道:“我知道了,他是空空儿的师弟。他的轻功也差不多可以及得师兄了。”
  段克邪倘若施展全副轻功,十里之内,辛芷姑与他不相上下,过了十里,辛芷姑未必追得上他。段克邪见过她的功夫,也看得出这点,本来可以一走了之,但他听得辛芷姑出言责备,心想果然是自己失礼,他虽然对辛芷姑殊无好感,也只好暂时停步,向她赔了个礼,说道:“好,那我就多谢你了。”
  辛芷姑道:“你且慢走。”问史朝英道:“他对你许过什么诺言?”史朝英道:“他答应陪我到长安去的。”当下将丐帮之事说了。辛芷姑冷冷的对段克邪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江湖上最重言诺,你怎么说走就走?哼,你以为我追不上你就无法可以制裁你么?哼,怎么你们师兄弟都是一模一样?交代不了之时,撒腿就跑的?”段克邪一向以侠义自持,他并不怕辛芷姑威吓,但听她以理相责,却不能不和她分辩,同时听她提起师兄,心里也有点好奇,便站住了。
  段克邪分辩道:“不错,我是答应与你同往长安,但此去长安,也不过是两天路程了。你们师徒相逢,总有些体己话儿要说,我是外人,跟着你们,没的反惹你们讨厌。因此,我以为不如我先到长安等候你们。至于你与丐帮的纠纷,我到了长安之后,也自会设法给你疏通排解,并不是就丢开不管的。”
  辛芷姑忽地“噗嗤”一笑,说道:“英儿,你讨厌这小子么?”史朝英杏脸飞霞,忸怩说道:“师父,你,你这是明知故问,我、我不说。”辛芷姑笑道:“不错,你若是讨厌他,也不会叫他陪你了。不过,这小子我倒是讨厌他的。”史朝英吃了一惊,不敢说话,偷偷看她师父面色,见师父并无怒容,也不知她是正经还是说笑。
  段克邪正待说道:“好,你既然讨厌我,那又为何不许我走?”话儿未曾出口,辛芷姑已接着说道:“我讨厌他是空空儿的师弟。我讨厌他和他师兄一模一样。不过,反正我又不要他陪我,你不讨厌他就行了。”史朝英道:“哦,你老人家不是前往长安的么?”辛芷姑淡淡说道:“秦襄的什么英雄大会,我还没瞧在眼里,我才没有兴趣去趁这个热闹呢!”史朝英奉承师父道:“不错,在师父你的眼中,还有何人敢称英雄二字?”辛芷姑道:“话不是这么说,只可惜真正的英雄,我还没有遇上罢了。像那空空儿,我起初也当他是个英雄的,哪知他的胆子却小得可怜!哦,说起空空儿,我可又得去找他的晦气了。”
  段克邪对大师兄一向敬重,听这辛芷姑奚落空空儿,不禁愤然道:“你凭什么说我师兄胆小?你与他有什么过节?”段克邪还有几句话忍住不说的是:“你与我师兄的过节,你找不着我的师兄,那就由我担当好了。”但这话若然一说,那就等于向辛芷姑挑战。段克邪虽然不怕她,但她毕竟是刚刚给自己解开危困,所以不好意思直截挑战,而是想问明了再说。

相关热词搜索:龙凤宝钗缘

下一篇:第二十三回 客路飘蓬孤客恨,京华倾盖两情欢
上一篇:
第二十一回 何堪覆雨翻云手,总是牵肠挂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