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痴心少男
 
2019-12-02 15:18:28   作者:陈广陵   来源:陈广陵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
  在床上的碧玉娇呼一声,醒转了过来!
  陈广陵走向前去。
  碧玉软麻穴虽被阻,却可以睁眼,说话。
  她的目光还是有些凝滞和空洞。
  显然地,碧玉的神智仍未完全恢复。
  碧玉喃喃道:“这是哪里……我怎会在这里……”
  陈广陵趋近温和地道:“这是个安全的地方,你不用怕……”
  “安全?安全怕……”
  “你放心好了,我会保护你的……”
  碧玉将目光移向陈广陵。
  她看到陈广陵那张既迷人又带点邪气的脸,不禁心头一微笑起来。
  陈广陵笑道:“我告诉你,你的名字叫碧玉。”
  “碧玉……我是碧玉……碧玉……”
  “很好……你要记得这就是你的名字。”
  碧玉微笑点头。
  陈广陵再道:“我是你的朋友,也是水晶的朋友……”
  一提到水晶!
  碧玉脸色遽变,尖叫道:“水晶……你们杀了水晶……”
  她神情惊慌,十分激动!‘
  碧主可能认为水晶已惨遭杀害,不知道其实水晶也和她一样并没有死。
  陈广陵厚实有力的手立即握住碧玉的玉手,轻声道:“水晶没死,听着……水晶没死!”
  碧玉失神地道:“没死?水晶没死?”
  “嗯!”陈广陵重重的点头。
  碧玉脸色稍缓,神情也不似刚刚那么紧张了。
  一旁的指天椒不知怎搞的。
  眼见陈广陵紧紧握住碧玉的手,竟不知觉地在心中生起一股妒意。
  指天椒冷言冷语地笑道:“陈大侠,你的手未免握得太紧了吧……”
  陈广陵闻声,有些尴尬缩回手。“
  指天椒又接道:“哼,飞星不在,你就跟别的女人握手,还握得那么紧!好像情意绵绵似的……”
  陈广陵苦笑,不理会指天椒,迳自再对碧玉道:“碧玉,你看看,认不认得这个……”
  他取出怀中的六角金牌——“日威令”!
  碧玉目光一亮道:“好眼熟!可是……我一时又想不起来…”
  陈广陵将“日威令”放到碧玉手中,安慰她道:“没关系,你慢慢想……东西放在你这儿……”
  指天椒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脱口道:“喂!陈大侠,请你把手拿开,男女授受不亲!”
  陈广陵收回手没好气地道:“你慌什么?我又不是摸你的手……”
  指天椒脸一红,啐道:“我替飞星监视你!你别想在外头风流快活!你若做了一点点对不起飞星的事,我就立刻回缥缈峰告诉飞星!”
  陈广陵无奈地笑道:“那你就慢慢监视吧!指姑娘,指女侠!”
  指天椒翘嘴冷哼。
  陈广陵叹口气,运指如飞!
  立即解开碧玉身上的穴道。
  不过,他也暗中封住了碧玉的六成功力。
  怕的是,碧玉如果一时情绪激动,会惹出什么事来!封去她的部份功力,就可以减少危险和意外发生。
  陈广陵对碧玉道:“碧玉,你在这儿休息一下,慢慢想……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
  一旁指天椒截口道:“你要去哪里?”
  “唉!她的神智尚未完全清醒,我再却抓几味益气提神的中药来,帮助她恢复记忆……”
  “哼!你也会这么好心!”
  “指天椒别闹了行不行?你好好看着她。”
  话完,陈广陵很快地离去。
  指天椒嘟着嘴气道:“哼!还说是向我陪罪,道释?根本就是胡说!讨厌啦!”
  指天椒看到桌上的茶壶。
  一想到茶壶内的茶水早已喝完。
  而那该死的店小二,竟还不过来添加茶水!害自己要哭都哭不出眼泪!
  指天椒愈想愈气,不禁扯开嗓子尖叫道:“小二!小二!你家死人了是不是?”
  尖叫还不说!
  她还一边不断地踢门、拍桌子!宛若泼妇!
  隔壁的邝星魂忍不住走过来询问道:“指姑娘,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指天椒瞪了他一眼道:“什么事?你们男人都是恶心的坏蛋!”
  邝星魂莫名奇妙地被骂了一顿,还摸不清头绪。
  指天椒又叫道:“你回房去,我生气的时候不想误伤‘无辜’!”
  邝星魂知趣地赶紧回到他的房内,懒得再多问。
  指天椒尖锐、刺耳的叫声下。
  店小二来了,连掌柜也亲自过来了。
  “姑娘,请帮帮忙,小声一点好不好……”
  那掌柜用恳求的语气又道:“从你一住进本客栈,许多客人都受不了你的尖叫声和哭声,纷纷般走了……”
  指天椒笑道:“哈!算你们活该!我问你,掌柜的,本姑奶奶房间的茶水为什么都没人来更换、添加,你们全都是死人么?”
  掌柜的连忙哈腰陪礼道:“对不起,这真是本店的疏忽!”
  话完,斥喝一旁的小二们道:“还不快去给这位姑娘添茶!”
  “是!”
  指天椒这才稍微满意地道:“好,看在你诚心悔过的份上,本姑奶奶也不与你们计较……”
  掌柜的陪笑道:“姑娘大人有大量,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指天椒杏目圆瞪,柳眉倒竖道:“叱,还有下次?”
  不由分说就给了他一记耳光。
  遇到这样的女煞星,店掌柜也只能自认倒楣了。

×      ×      ×

  猫女和魔里青、魔里海。
  他们三人皆已受伤。
  而猫女临脱逃前,被陈广陵那飞掷一剑击中左肩!
  虽未到命,但伤势已不轻!
  而那太阿神剑上的锋芒正义,亦破去猫女一身的妖法和魔力。
  没有个把月,是很难恢复的。
  也因此,他们三人并未走远:
  距离陈广陵所定居的客找,相隔约有半里。
  那一家人,也当然被霸占他们屋子的猫女灭口,毁尸灭迹!
  猫女原本对陈广陵还存有的一丝作爱缠绵憧憬已完全消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仇恨和愤怒!
  她要一寸一寸剥了陈广陵的皮,一块一块割下他的血肉
  魔里青、魔里海二人亦然!
  “魔家四将”中的魔里寿、魔里红都已死在高秋、陈广陵手中!
  这深仇犹胜于血!
  无论如何,他们是不会善罢干休的了。
  可惜,他们二人身上也已负伤。
  短时间内,要手刃陈广陵是绝无可能之事。
  猫女厉声道:“魔里青!我吩咐你用‘妖蝶’将讯息传回魔城,你做得怎样了?”
  魔里青道:“属下已早将‘妖蝶’作法放回!”
  猫女目光怨恨地毒笑道:“很好!只要父王派帮手过来,那该死的陈广陵就非死不可!”
  魔里海道:“公主!你以为大王会指派谁来?”
  猫女阴笑道::“法杖!”
  魔里青、魔里海闻言。
  两人脸上不约而同又浮起转酷,歹毒的狰狞笑意!
  “法杖女巫”!
  一身魔法比起“变化大师”犹胜几分!
  她嗜血,残忍的个性,连猫女也比不上!
  事实上,冥帅和猫女二人加起来,也比不上“法杖”的恶毒!冷血!
  “法杖”如果一来!
  陈广陵等人可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猫女欲杀陈广陵而苦心的意图已相当明显!
  只可惜,陈广陵没有天眼神通。
  无法看出猫女和魔里青、魔里海的藏身之处。
  而且,他又诸多事务缠身,忙得团团转。
  “十二星肖”中还有多名尚未找回。
  包括了:
  “蛮牛”、“奔雷虎”、“狡兔”、“赤链蛇”、“追风马”和“醉猴”等人。
  这已够他烦的了,再加上指天椒没事就哭上一哭。
  陈广陵实在头大得很。
  就拿此刻而言——
  他亲自到好几家药店,买了多副中药。
  论岐黄之术,他固然不比高秋。
  但,许多年下来,陈广陵亦有相当的心得。
  虽不上华陀再世,扁鹊重生。
  一些疑难杂症,他也有自己研究出来的独特妙方。
  而且,往往有意想不到之疗效。
  陈广陵早年出道江湖时,还差三月又十天才满十七岁。仅管他已有一身不错的内力和武功、掌劲,经验却有嫌不够。
  临敌经验跟现在的他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陈广陵招惹的仇家,偏偏都是狠厉有加的黑道巨枭。
  每一次打斗下来,陈广陵自己身上也都难免挂了彩。所以,被人“追杀经验”丰富的他,早已懂得如何替自己疗伤、求生。
  先前,他让指天椒疗伤。
  还痛得哇哇乱叫,也是为了骗出指天椒的夜明珠。
  唉!
  这陈广陵也真是坏!
  不过却也坏得令人恨得牙痒痒又忍不住去喜欢他。
  陈广陵叨着片甘草在口里,付了账,便离开了药店!
  街上十分热闹。
  叫卖的、过街的来往旅客亦川流不息。
  红男绿女,顽皮嬉戏的小孩儿们亦夹杂其中。
  洋溢着富庶、安和的欢乐气氛!
  陈广陵随意一瞥!
  看到了有人在卖糖葫芦。
  陈广陵一时兴起笑忖道:“买几枝糖葫芦回去给那‘爱哭鬼’吃,也许她会乖一些也说不定……”
  爱哭鬼显然就是在说指天椒。
  其实他自己贪吃也是原因之一。
  不过陈广陵都解释成: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
  吃糖葫芦是赤子之心的表现?
  反正这是陈大侠的说法了。
  他一共买了二十枝糖葫芦。
  兴冲冲,喜孜孜地准备回去拿给指天椒吃,逗她开心。
  正巧又经过了绸缎庄,他心想:“指天椒老吵着要衣服,我不如顺便买几件,带回去送给她,她若少哭一些,我耳根子便也清静多了……嘻……”
  陈广陵打定主意,便真的入内又买了几件衣服。
  花这些银子,多少有点心疼。
  不过,一想到以后要跟指天椒骗回更多的珍贵夜明珠时,他便一点也不在乎了。
  陈广陵嘘了口气忖道:“该买的都买好了,我得赶紧回去才是。”
  他提着大包、小包东西,近快地要赶回客栈!
  陈广陵无意之间的一瞥——
  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快速闪过眼前!
  那是魔里青!
  魔家四将的魔里青!?
  他虽然刻意避人耳目,还带了顶笠子遮起大半的脸!
  陈广陵还是一眼就认出来!
  魔里青手上也提着几包药材。
  看情形是准备拿回去疗伤用的。
  刹那间——
  陈广陵动了好几个念头!
  ——要不要跟踪魔里青回去,找出那该死的猫女来?
  一一还是当下立即斩杀了,魔里青再说?
  当机立断,陈广陵决定先杀了魔里青,再度折损魔域的一份力量!
  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心念一动!
  陈广陵当下叱道:“魔里青!哪里走!”

相关热词搜索:魔界转生

上一篇:第二十章 针锋相对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因祸得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