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因祸得福
 
2019-12-02 15:38:28   作者:陈广陵   来源:陈广陵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陈广陵坐下来,静静想了一想。
  是了!
  东西放在身上好好的,绝没有理由凭空消失。
  先前和魔里青打斗时,虽然激烈不已。一但他自信银票不是在那个时候丢掉的。
  一直到他被一名小叫化子撞了一下——
  陈广陵灵光一动,脱口道:“干!准是被那小叫化子窃走的……错不了的……该死的狗奴才……竟偷走我的银票……明珠……”
  指天椒犹在一旁手舞足蹈像个疯婆似跳个不停,还揶揄笑道:“哈哈……那扒手此刻早已逃得不知去向了,你就是想追也来不及,哇……大快心心,人心大快……”
  陈广陵捶胸顿足道:“哇……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这时候——
  邝星魂走过来道:“发生了什么事?咦!陈兄你回来了……”
  指天椒拉起邝星魂的手,娇笑道:“邝老板,快,快来跳舞庆祝、庆祝……”
  邝星魂一头雾水地道,“庆祝什么?”
  “庆祝恶人有恶报啊……”
  “我不明白……”
  “哎呀!跳个痛快就对了嘛,我教你,手这样比,脚呢,要这样动……”
  陈广陵愤怒地叫道:“三八婆别跳了,再跳我就砍断你的鸟腿!”
  “啧!不跳就不跳!”
  指天椒向他作了一个鬼脸,一边又忍不住窃笑起来。
  那笑声,比起猫叫春,绝对好不到哪里。
  邝星魂诧异问道:“陈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指天椒正想开口,陈广陵立即叱道:“你住口,别多话!”
  指天椒闭嘴,但是依旧捧腹笑个不停。。
  碧玉开口幽幽道:“陈公子的财物丢掉了,十分难过……”
  邝星魂“哦”一声,安慰他道:“陈兄,钱财乃身外之物……”
  “丢东西的人不是你了,你自然这样说……”
  “陈兄……”
  陈广陵截口道:“邝兄的好意我心领了,不必再多说……”
  邝星魂道:“陈兄,晚膳时间已到,不如你我和碧玉姑辑,指姑娘一道吃饮上几杯如何?”
  陈广陵喟然叹道:“不用了,你们先用吧!我还不饿。”
  事实上,他是气得吃不下饭了。
  邝星魂也不再勉强,淡笑道:“也好,我们会替你留下饭菜,等你……”
  陈广陵摆手打断他的话道:“不必替我留,你们尽量吃,我先回休息了。”
  “这……”
  “哦!对了,这几付药你煎煮好后,给碧玉服下,应该可以使她早日恢复记忆。”
  邝星魂颔首接过了药包。
  陈广陵想起了件事又道:“这是魔里青那龟公的‘无影剑’。”
  邝星魂问道:“陈兄,你遇到了魔里青?”
  “嗯,还交了手!”
  “陈兄杀了他?”
  陈广陵摇头,声音生硬如铁地道:“那死龟公跑得快,我只是伤了他……这把无影剑你拿去处理,烧毁、丢弃都可以……”
  邝星魂明白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陈广陵虽然有些意兴阑珊,提不起劲,但仍不忘叮咛一句道:“魔里青那死龟公既然在这里出现,猫女大概也在附近不远,大家要加倍小心……”
  邝星魂慎重地道:我等一定加紧戒备,不让敌人有可乘之机。”
  陈广陵嘘了口气道:“那就这样了。”
  他临回房休息前,瞥见指天椒张嘴咬齿露出幸灾乐祸了怪笑模祥。
  愈看愈气!
  气极之下——
  他迅速出手将身上那包压烂了糖葫芦串儿,一下子便塞进指天椒的嘴里!塞得满满的!看她还笑不笑得出!
  还恶作剧地拉了一把指天椒上的冲天辫子。
  趁着指天椒还未追来之际。
  陈广陵大笑,身形倏闪,溜回自己房里。
  又迅速地把门拴紧,出了一口气,似地大笑道:“哈哈……大快人心,人心大快……”
  指天椒气冲冲地骂着追来!
  邝星魂和碧玉两人只能相视苦笑。
  而西门雪,早已用绵絮揉了两粒丸子,塞住耳朵。
  在他剑伤未愈前,他可不想在精神上也受到伤害。
  那种伤害自然是说指天椒的刺耳,尖锐叫骂声。
  像是一支老母鸡被人勒紧了脖子的嘶厉叫声。
  那种叫声,你说恐怖不恐怖?

×      ×      ×

  陈广陵,像他这样的人物,你一定没见过。
  但,肯定你一定喜欢他!
  陈广陵、高秋、玫瑰和指天椒……这些主角人物,你在别的武侠小说绝对找不到。~
  陈广陵等人,有着许多缺点。
  但,你也注意到了,他们有更多可爱的优点。
  这世界上,包括你、我、他,有谁是真正“无缺点”的?
  陈广陵和高秋这些主角人物。
  他们真正感动你,令你着迷的,不是别的小说中那种行侠仗义、舍己为人,百战不死、无缺点似的“完美”大侠。
  他们挚诚、率性、有血有肉,像人性的一面,那才是你们心动、欣赏的地方,对不?
  陈广陵和高秋这些主角人物,他们不能教你别的小说中那些“光怪陆离”、“荒诞可笑”的‘赌博’游戏。
  他们也无法给你,某些小说中淫秽、黄色、低级的恶心文字。
  但是——
  陈广陵和高秋,能够真正带给你们欢笑、乐趣。
  在曲折、悬疑的起伏剧情中,幽默的对白令你会心一笑。
  在惊心动魄的杀伐过程,温馨感人的爱情夹杂其中,令你低回,玩味。
  最重要的是——
  他们也在每一段精彩情节中,告诉了你们“人生”、“体谅”、“爱”和“学习”。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绝对有欣赏好书的权利。
  “陈广陵”是我的笔名,他是一个新的武侠作家。
  从“魔界三宝”、“离魂”、“游侠雕龙”、“游侠情”、“搜神传”,一直到最近的“决战星城”和“魔界转生”,以及即将问世的“必杀”和“千刀万里追”两套巨著。
  这些书都曾陪你(你们)度过一段欢乐时光吧。
  你是否曾遗漏了那一套系列呢?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好的东西要与好的朋友分享”。
  请你们把这一系列书的优点告诉大家。
  请你们把它的缺点告诉我。
  一定要认明是“陈广陵”先生所著,才是真正由我本人执笔力作。
  只要你(你们)来信批评、指教,本作者一定尽快亲笔回信。
  并附赠精美小品或“陈广陵”帅哥近照,二者任选其一。
  别忘了!
  “陈广陵”他是个需要很多爱的人哦!
  别忘记,他正等你们的回信。

×      ×      ×

  是夜。
  月黑风高。
  陈广陵惊觉中醒来。
  指天椒等早已睡着。
  可是,陈广陵仍凭着敏锐的耳目,察觉出有许多许多人衣袂飘动带起的风声。
  他剑眉微皱,立即离开房中,先去探视碧玉和指天椒。
  推门而入。
  指天椒和碧玉皆在沉睡之中。
  他轻轻推了碧玉和指天椒道:“碧玉,天椒,快醒过来。”
  碧玉和指天椒两人闻声醒来。
  指天椒揉揉惺忪双眼,正要开口。
  陈广陵立即小声道:“有人来了,嘘,不要出声,快把随身东西收一收,跟我来……”
  陈广陵等人又到邝星魂和西门雪那间房中。
  西门雪和邝星魂正也察觉到有人正在接近,警戒起来。
  陈广陵对邝星魂道:“邝兄,你先去外头探个究竟,小心些。”
  邝星魂应声立即去办。
  西门雪剑已紧紧在握。
  随时可以出鞘,随时可以杀人。
  片刻后——
  邝星魂回来染答道:“是官兵,约有数百名之多,整整围住了这客栈。”
  陈广陵忖道:“奇怪,怎会有六扇门的官兵追来?”
  指天椒一旁道:“哎,又不是猫女,怕什么,我们又没做过什么坏事……”
  西门雪接口道:“杀人的坏事我做得很多,他们是来找我的……”
  陈广陵撞:“西门兄,你太紧张了,六扇门的人未必是为你而来,有,可能是上回义庄的事……”
  在义庄那一战!
  捕快吴七等七、八名官兵,全部死在魔里红白骨琵琶的索命魔音之下。
  陈广陵虽吩咐了指天椒妥善处理这件事,但难保不被泄露出去。
  邝星魂道:“陈兄,依你之意是……”
  陈广凌沉吟片刻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先离开这里!”
  话一落!
  他立即出手点了碧玉的软麻、黑甜二穴。
  陈广陵一手抑住昏睡的碧玉道:“碧玉受创极深,我担心她一会儿见到众多官兵,会受到惊吓,失去理智……”
  邝星魂颔首道:“陈兄顾虑极是。”
  指天椒在一旁虽未表任何意见。
  但她亲眼瞧见碧玉昏迷躺在陈广陵的情景时,心中不免又起一种异样嫉妒的感觉。
  陈广陵没注意到指天椒脸上醋意的神情,迳自对邝星魂道:“邝兄,你带西门兄走!”
  西门雪截口道:“我自己能走!”
  陈广陵轻笑道:“那好,你们小心了,嗯——就是现在,快走吧!”
  于是邝星魂领头在前,一个大鹏鸟般“倏”地腾起,跃上屋檐!
  西门雪白衣轻飘,亦如一抹白雾,迅速升上瓦面之上!
  他身子稍顿的刹那,有一丝悸动!
  分明是伤口牵扯之痛所造成。
  然而西门雪偏要逞强,不让邝星魂背他走。
  陈广陵看在眼里,只是一笑忖道:“唉!这傻瓜,有人背着走却不要,唉……现在吃到苦头了……”
  指天椒气鼓着腮帮子,还站在那边。
  陈广陵道:“咦!你怎么还不走?”
  指天椒道:“人家肚子痛,使不出轻功!”
  “喂!别闹了!”
  “我没骗你,真的肚子痛嘛!”
  陈广陵叹气道:“你可别要我也背你啊!我背不动的……”
  指天椒道:“那你走好了,我留下来坐牢……”
  看她那样子,似乎又委屈又心酸似的。
  陈广陵叫道:“坐什么牢?胡说!”
  “人家真的跑不动了嘛!”~
  六扇门的人已经开始往里面冲了。再不走,恐怕就麻烦了。
  陈广陵无奈,立即将外罩长衫脱落,苦笑道:“行了,指天椒,我怕你了,快过来!”
  指天椒喜孜孜地跑到他的右手边笑道:“那你左手抱碧玉,右手抱我好不好?”
  陈广陵瞪她一眼道:“笨蛋!那我眼睛看什么东西?一会儿撞到树你就别喊痛!”
  “那怎么办?”
  陈广陵摇头道:“到我背上来,抱紧!”
  指天椒依言,从后面抱住了陈广陵,双手则圈在陈广陵胸前。
  陈广陵叮咛一声道:“你抱紧啊,掉下去屁股开花了,我不管。”
  指天椒脸一红,啐笑道:“人家知道了!”
  官兵的脚步声已经清晰可闻了!

相关热词搜索:魔界转生

上一篇:第二十一章 痴心少男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