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2019-12-02 16:14:37   作者:陈广陵   来源:陈广陵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陈广陵迅速到碧玉旁道:“那面六角金牌给我!”
  碧玉依言,立即取出交给了他。
  陈广陵接过后,疾声道:“这是什么,你们看清楚!”
  褐衣人,红衣人,以及手持“镔铁爪”的捕头纷纷正色躬身!
  表示对“日威令”的敬畏、信服。
  陈广陵高举着六角金牌“日威令”,一字一字地道:“这是日帝的‘日威令',现在,报出你们的名号!”
  红衣人开口道:“醉猴独孤方!”
  那中年捕头道:“奔雷虎——杨破天!”
  那褐衣人撇嘴不语,只是抱拳站立。
  “奔雷虎”杨破天代他答道:“他是十二星肖的蛮牛——夏谷南。”
  原来他竟真是个哑巴。
  陈广陵收起“日威令”,浮起一抹笑容道:“好,不打不相识,大家都是自己人。”
  望着众人脸上的疑虑神色,他淡笑又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原委很长,便容我一一道来。”
  于是,陈广陵再一次仔细地看了“奔雷虎”、“蛮牛”,以及“醉猴”等人身上的护身彩玉,确定无误后。
  他一五一十地道出整件事情的发生经过。
  整整费了个把时辰。
  双方的疑虑才全都解除。
  碧王闭目用手支额,沉吟道:“我慢慢想起来了……我是天界中人……”
  陈广陵喜道:“好极了,继续想……”
  碧玉娥眉紧皱,痛苦地道:“不行了,再想下去,我的头又痛起来。”
  陈广陵呵护她道:“那就先别想了,这六角金牌还是放在你身上。”
  “醉猴”独孤方走到邝星魂身边,轻拍他的肩膀道:“小小年纪已有如此成就,真是后生可畏,哦,怎不见你爹——邝老呢?”
  邝星魂道:“家父已经过世。”
  虎、牛、猴三位星肖俱都是一声叹息。
  陈广陵拿出一粒“玄龙丹”递给“蛮牛”夏谷南道:“夏前辈,这是飘缈峰的圣药,对治内伤有很大的功效,你服下吧。”
  夏谷南接过之后,抱拳称谢。
  陈广陵微笑道:“夏老切勿客气。”
  “奔雷虎”杨破天性子最刚烈,沉声道:“陈公子,既知天界有难,我等三人不能再耽搁了,必须返天界。”
  陈广陵道:“可是我尚未找齐其他星肖……”
  杨破天道:“追风马和青龙一向形踪不定,你们即便找到了他们居处,也未必找到他们的人。”
  顿了一顿,他又道:“狡兔和赤练蛇居处又远,这一往返耗时太长……”
  “醉猴”独孤方饮下一口他随身带着大葫芦内的酒,润润喉伤感地道:“即使找到了其他人,也无法凑齐十二星肖了,方才你不也说‘巧鼠’穆老和‘病猪’卓老已死在那干魔域诸妖的手中么?”
  杨破天将虎爪斜插于背厉声道“所以,我要赶回天界为他们报仇!”
  “蛮牛”夏谷南在喉间低吟,表示他正和杨破天一样心意。
  邝星魂有些急了,赶忙道:“三位前辈,众人在一起力量才大,也不怕那干牛鬼蛇神的阴毒伎俩……”
  杨破天摆手道:“时间不允许了。”
  他除去外罩捕头官服。
  内着的是一身锦绣劲装,条纹相间,仿若猛虎。
  “奔雷虎”杨破天道:“现在我不是六扇门的人,我必须反回天界,尽‘奔雷虎’之职!”
  陈广陵心中暗自沉吟思忖:猫女等人在义庄屠杀多人,却因此引来“奔雷虎”、“醉猴”和“蛮牛'。
  这也许是天意,冥冥之中自有一切安排。
  思及此,陈广陵道:“也罢,三位前辈就先返回天界吧……”
  邝星魂急道:“陈兄你……”
  陈广陵道:“猫女已被我所重创,高秋又已抵天界古洞,极需人手帮忙,三位前辈先赶回,亦不失为对策之一。”
  邝星魂知道陈广陵自有用意,当下也不多阻止,于是转身对杨破天等人道:“三位前辈一路多加小心。”
  “醉猴”独孤方豪笑道:“小子,我们在天界古洞等你来!”
  奔雷虎等人走远后。
  陈广陵喟然道:“好了,大家都累了,早些休息吧……”
  其实,指天椒早已困得很,没多久便睡着。
  人的适应力很强,就像许多动物一样。
  到了这种辰光,再粗糙的土地,睡着了便没有两样。指天椒靠在坛桌桌角蜷伏睡着。
  夜深露重,陈广陵取下外衣给她披着。
  邝星魂和碧玉亦先后进入梦乡。
  陈广陵坐在院前,背靠着门。
  望着满天星斗,他的心中浮起许多往事。
  在飘缈峰的飞星,现在怎样了?
  离家有好长的时光了。
  此刻他竟有种快马回家的冲动。
  飞星的种种,都教陈广陵思念不已。
  尤其他最爱喝飞星亲手作的人参枸杞子鸡丝汤。
  也是这样的夜晚。
  飞星都会静静依偎在他身旁,听他讲有趣的事。
  当然,有时候,她也会帮陈广陵数数银票的数目。
  想到飞星的一切。
  陈广陵心中就有股温暖的感觉。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飞星现在是不是也在月光下,想念自己?
  想着,想着,陈广陵嘴又浮起那股玩世不恭、邪气又迷人的笑意。
  观内的指天椒梦呓似地喃喃道:“爹……我好冷啊,好冷……”
  这女孩到底长不大,又想起家来了。
  连作梦,也在想她爹。
  陈广陵淡淡笑了笑,看到观内的一面墙已被“蛮牛”夏谷南打碎。
  更深露重,又已入秋!
  的确是凉了些,冷了些。
  陈广陵起身,想找一些枯柴。
  生起火来取暖,就不会那么冷了。
  他四下找了几根枯木、废柴。
  首先堆置妥当,剩下来的就是生火问题。
  陈广陵伸手探怀,才发现,他身上的火摺子早已弄丢了。
  邝星魂身上还有的。
  可是瞧他已睡得深沉,陈广陵又不太想去吵醒他。
  怎么办呢?
  陈广陵苦笑片刻,只有用自己的纯阳真力试试了。
  气聚丹田,正准备施展之际——
  一个火摺子已落到他眼前。
  是西门雪丢过来的。
  陈广陵微笑接过,谢道:“真是来得恰好,谢了,西门兄。”
  火一生起来。
  这观内就温暖许多了。
  陈广陵瞧了西门雪一眼,笑道:“西门兄,怎么还不睡?”
  “到了我应该睡的时候,自然就会睡着。”
  陈广陵不以为忤地仍旧笑遣:“西门兄妙语如珠。”
  西门雪冷冷盯着陈广陵道:“事实上,我应该谢你才对。”
  “哦?”
  “在乱军包围之下,幸亏你替我挡去飞箭。”
  陈广陵,丢了根柴在火陷中,笑道:“小事一椿罢了。”
  西门雪道:“我不会凭白接受你的好意的。”
  陈广陵微笑听着。
  骷髅杀手西门雪冷冷又道:“我们之间的一战,可以改个方式进行。”
  陈广陵咧嘴笑道:“能够不动手,也就不动手的好。”
  他当然希望省去打架的力气。
  但西门雪却道:“一定要动手才行!”
  看来还是得用武力,陈广陵眉头又皱。
  西门雪又接道:“只是我们的对象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陈广陵悟道:“你是指,谁先除掉猫女,谁就是胜利者。”
  “不错。”
  陈广陵大喜道:“这方法我同意,以此分出高下,既不伤了你我和气,也叫那臭猫女寝食难安,提心吊胆,好办法。”
  西门雪道:“还有我必须补充一点,光除掉猫女还不算,还包括那干魔域诸妖,以谁杀的敌人多,谁就是赢家。”
  陈广陵喟然道:“我此得独闯魔域的事情,相信你已知道得一清二楚。
  “当然,否则我也不会这样说。”
  陈广陵道:“那干魔域诸妖个个不好惹。”
  “我已经领教过了。”
  西门雪身上的伤,就是拜猫女和魔里青所赐。
  那些人用心,出手的歹毒,西门雪已深刻明白。
  陈广陵搓搓手笑道:“所以,西门兄大可不必冒这种险。猫女一除,你我胜负已分,西门兄便可以退出这趟浑水。”
  西门雪冷笑嗤道:“陈广陵!你太小看我西门雪了,你以为我会含糊那干人?”
  陈广陵道:“以西门兄的胆识和武功,当然提不到‘怕’这个字,可是……”
  西门雪冷然道:“你以为我会受到生命危险?”
  陈广陵知道西门雪心高气傲,所以只是淡笑。
  西门雪狞笑道:“那你就错了,我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我的手段,方法也就会比他们更歹毒、更残酷
  陈广陵道:“西门兄肯帮忙是最好,但是那……”
  西门雪立刻打断他的话道:“你又错了,我不是在帮你,我只是在找寻‘刺激’!”
  陈广陵苦笑。
  像西门雪这种武功高强,性情古怪的人而言。
  猫女那些人,对他来说,无疑是一项刺激。
  强烈的刺激!
  也是前所未有的刺激!
  挑战魔域这干人,对西门雪是一种冒险,一种乐趣!
  只有这样“以血溅血”,才能满足他天生的嗜杀性格。
  陈广陵知道西门雪心意已决,改变不了他,于是道:“那就依西门兄的意思吧……”
  观内的火依旧徐徐地燃烧着。
  西门雪没有再讲话。
  陈广陵嘴中咬着根稻杆,以手作枕地沉思着:
  一一期限快到了,还未找到的星肖要仅快了!
  虎、牛、猴三星肖此刻急返天界,吉凶参半?
  高秋和水晶呢?
  他们怎样了?

×      ×      ×

  高秋、水晶、南宫伟、段天祥已至古洞!
  眼看着的一场大战就要开始!
  高秋在进洞前沉声道:“魔神、鬼母、阴姬等人就在里头了,这一进去,很可能就是步上死亡之路。”
  段天祥道:“我们之没有怕死。”
  高秋点头道:“不怕死当然是我们的共同决心,此外,大家别忘了,我们要先救出被困的日帝等人……”
  稍一停顿,高秋正色又道:“这一路上来,水晶已经把敌我的情势分析得很清楚了……”
  魔域那边,最可怕的就是“魔神”!
  其次是鬼母、阴姬、法杖和变化大师及冥帅!
  所有的乌鸦杀手,早已死绝,不足为惧。
  他们要留心,面对的也就是这些人。
  而“天界”这边,日帝已受伤,夜后、星妃、月女及风刀、雨针、雷斧、电剑才可一战!
  但,他们亦同时被被困在古洞之中的深处。
  勉强自保,也是强弩之末。
  那除非有外来的助力,也就是高秋他们进去相助。
  如能会合在一起:则至少可逼退魔神等人。
  而究竟如何才能会合?
  这是相当棘手问题,
  正所谓“奇袭”、“先知”乃是致胜要诀。
  奇袭是克敌之道。
  先知乃明敌之道。
  知道对方的实力、人手,再适当地运用机变,技巧,或可一拼。
  高秋道:“我的安排是南宫兄作前锋!”
  南宫伟淡笑点头。
  高秋又道:“南宫兄的任务是扰敌、游斗、和助阵!”
  金剑“呛”地出鞘!
  “青龙”南宫伟道:“我的对手是——”
  “法杖,变化大师和冥帅!”
  “青龙”南宫伟慨然点头。
  高秋接着沉声又道:“魔神、鬼母和阴姬则由我挡住。”
  他补充一句又道:“猫女则由段兄应付。”
  高秋并不知道猫女和魔里青、魔里海正和陈广陵那边斗上,所以才如此安排。
  水晶道:“那么,我就是负责救出被困的天界中人了。”
  高秋点头道:“对!记住要快!我和南宫兄也许撑不到十招!”
  南宫伟独斗冥帅已是吃力,再加上法杖和变化大师,求胜是绝无可能之事!
  尽力使落败时间延后,则是他必须奋力一搏的。
  高秋也是一样。
  他根本没有把握战胜魔神、鬼母和阴姬中任何一人!
  更何况是三个难缠的大魔头一起来?
  高秋必须争取的是时间!
  争取时间也就是争取自己的性命!
  高秋最后再道:“你们都准备好了?”
  这意思也就是随时要面对死亡了!
  水晶、南宫伟、段天祥同时点头!
  高秋长剑亦出鞘,在握,冷静地道:“保重!”只是这二个字了。
  语声甫落——
  “青龙”南宫伟率先抢进!
  人影再闪!
  高秋、水晶、段天祥亦同时进入!

相关热词搜索:魔界转生

上一篇:第二十二章 因祸得福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日帝发狂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