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一章 清晨诀别
 
2020-06-28 18:18:13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跌个四脚朝天,照足二姑娘的意思。
  如此混毒的手段,只有在这个情况下,方能奏效,沈香雪的鞭法,固是一绝,厉害处却在从鞭子散发出来的药气,能从皮肤或由呼吸吸收,与先前“吸纳”的毒气结合,化为凌厉百倍的毒,令人失去提气、运气、行功的能力。
  这种用毒之法,在胖公公的师父韦怜香著的《万毒宝典》里论之甚详,不过他亦承认在这方面的本领,远及不上塞外一个神秘的教派。当时他看过便算,亦没有深究是哪个教派,现在当然晓得指的是大明尊教。
  二姑娘用的,正是来自《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用毒异术。
  然而不论她如何施毒法,对身择魔种的龙鹰根本没有分毫影响之力,他装作中招,是因要将计就计。所以被她一脚撑个正着之时,他比二姑娘更兴奋和高兴。龙鹰躺在地上,捧着小腹做足戏。
  二姑娘生动活泼的花容嵌入星空里,软鞭缠到她的小蛮腰去,一双玉腿却不闲着,连续十多次提仔他身上,封闭他多个要穴。只从她封穴的“脚法”,便晓得是针对他般高手的厉害截脉手段。怎知受害的龙鹰不具一般的真气,起不了分毫作用。
  龙鹰的坠地点是轿厅和主厅间的天井,从仰卧的角度看上去,二姑娘似与灿烂的星夜浑而为一,有神秘不可测的艳丽,看得他色心大动。
  亦不由暗骂自己死性不改,刚先后和成熟迷人的苗大姐以及青春健美的小圆荒唐,仍可打另一个美女主意。
  沈香雪一双美眸射出复杂的神色,语气却平静冷淡,道:“为何不怪我用旁门左道之法收拾了你?”
  龙鹰向她眨眨眼睛,笑嘻嘻道:“有什么旁门左道的?这叫‘各师其法’,栽了便是栽了,怨你有屁用。嘻!何况二姑娘和我只是耍花枪,床头打架床尾和,上次是小弟碰你,今次轮到你了。”
  沈香雪面无表情的道:“我要杀你!”
  龙鹰故意挑引她,道:“在榻子上吗?”
  沈香雪双目杀机倏盛,提脚朝他胸口狠踩下去,劲道十足,即使以龙鹰之能,若硬捱此脚,或可不死,但定受重创。
  “哎哟!”
  叫的是二姑娘,靴底离龙鹰不到三寸的紧张时刻,被龙鹰右手抓着脚踝,魔气在剎那间游遍全身经脉,将她从凶猛的雌豹,变为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龙鹰长身而起,将她抱个满怀,吻她香唇,一双魔手更是肆无忌惮,对她做出全面的侵犯。
  二姑娘像受惊的小白兔般娇躯抖颤,被龙鹰亲得“咿唔”呻吟,想抗议亦办不到。
  唇分。
  二姑娘脸泛动人心魄的桃红色,张开小嘴不住喘息,又骇然道:“你在干什么?”
  龙鹰若无其事的道:“二姑娘竟不懂人事吗?当然是要为你宽衣解带。”
  二姑娘瞪大美目,嚷道:“怎可以在这里呢?”
  龙鹰刚解下她缠在腰问的软鞭,顺手扔往一旁,一手搂得她腰肢欲折,另一手则解她襟口的钮子,好整以暇的道:“二姑娘放心,你更比小弟清楚,阁内没有第三个人。嘻!二姑娘非常嫩滑,皮肤又白,不论床上床下,都是尤物。”
  沈香雪呻吟道:“人家恨死你了。”
  龙鹰讶道:“如果小弟给二姑娘一脚踩死,又找谁来恨呢?”
  沈香雪立告语塞,接着娇呼一声,被龙鹰拦腰抱起,朝内院走去,还边走边吻个痛快,而美人儿唯一的抗议方法,是不肯做出任何反应,但身体却不争气灼热起来,艳霞蔓延全身。
  “砰”的一声,龙鹰将身无寸缕的她抛到榻子去。
  沈香雪虽失去行气提劲的能力,手脚仍可如常活动,掀被子将如羊脂白玉般的诱人身体包裹个结实。
  龙鹰先关上卧房的门,再回到床边,伸个懒腰道:“还以为今晚会独守空房,幸好二姑娘开恩,到来陪小弟度过漫漫长夜。哈!爽透哩!”
  沈香雪连俏脸也盖着,轻轻道:“你若肯解开人家的穴道,香雪会全心全意和你欢好。”
  龙鹰心中暗喜,杀不了自己便来个“催玉”,美人儿真是你老爹的听话女儿。你不仁我不义,自己亦不须怜惜她。哂道:“怎知你是否骗我的?床上缠绵变成搏击,老子犯不着这么做。”
  沈香雪的声音隔被传出来,嗔道:“你这个人的脑袋是用甚么东西做的?香雪只要提气运劲,能瞒过你吗?人家现在身体发软,想对你热烈点都办不到。死蠢蛋!”
  龙鹰已脱掉衣服,钻进春色无边的被子里去,秋寒里原本香洁温暖的被窝,因沈香雪变得更是火般热辣,且充盈醉人的女儿幽香。卧室外的地方空寂淸冷,卧室内却是一室皆春,情如火热。
  龙鹰将欲避往床缘的美女搂入怀里,亲她脸蛋,咬着她耳朵道:“先来个测试,如果反应及格过关,还你自由。”
  说罢亲她嘴儿。
  沈香雪热烈反应,两手缠上他脖子。
  正是她的似无情又有情,兼之各怀鬼胎,使龙鹰感到今次的男欢女爱与别不同,格外刺激。
  龙鹰边吻边解开她被制的经脉窍穴。
  沈香雪再吻他一口,柔声道:“相信人家了吗?”
  龙鹰道:“又未真个销魂,怎知你是真是假?”
  又问道:“为何要杀我,我和你有深仇大恨吗?”
  沈香雪似不堪情挑的扭动娇躯,作用却是分他心神,惹起他的情欲,嗔道:“香雪只是闹着玩呵!怎舍得杀你?你这人呢,太可恶了。”
  龙鹰翻身将她压着,意有所指的道:“游戏开始哩!”
  “扑嗒扑嗒!”
  黎明前忽来风雨,房外灰茫茫、冷飕飕,化为水的天地,随着一阵风,雨粉从敞开的窗潲进来,同时带来树木和泥土的芳香。
  龙鹰的舌尖舐掉一滴从她眼角泌出的晶莹泪珠,道:“后悔吗?”
  沈香雪紧闭美眸,却没法掩饰悲怆的神情,轻摇螓首。
  龙鹰道:“是因我太粗暴吗?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会这么冲动,下次保证会温柔点儿。”
  沈香雪凄然道:“你爱对香雪如何粗暴都可以。”
  又有两颗泪珠掉出眼眶。
  龙鹰不解道:“因何哭呢?”沈香雪埋到他肩头去,死命抱紧他,道:“不要问!今天香雪会离开总坛,或许再没有见你的机会。”
  龙鹰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他已成功营造出“玉种”被她引发的假象,使沈香雪以为害了他,但又对他生出爱意,深深享受他的狂野,所以矛盾自责得痛不欲生,真情流露。她不得不离开,是不忍见到由她一手造成,未来会发生在龙鹰身上的惨祸。
  沈香雪轻柔的道:“让香雪一个人静静的离开,不要送我,也不要说话。”
  龙鹰提醒道:“二姑娘的衣物都给雨水打湿了。”
  沈香雪悲喜难分的嗔道:“你这人哩!”
  移开少许,张眼深深的审视他,像要记着他的样子。
  龙鹰直望进她的眸神里,看到的是失去了对未来憧憬、绝望下的意冷心灰,还有诀别的意味,也不由生出魂断神伤的感觉。一双在前天仍不认识的男女,却要在进行最亲密的行为时,互相算计。
  沈香雪坚定的离开他,落到地上去,随手取起他的外袍,披裹雪白粉嫩,曾让龙鹰极尽男女欢娱的肉体,又转过身来,俯身道:“亲我,算是香雪的道别吧!”
  直至二姑娘沈香雪离开飞霞阁,龙鹰仍懒洋洋的躺在床上。雨势一直没歇下来,时大时小,不肯罢休。
  龙鹰睡意全消,只是有种闲着无聊,起来不知该干甚么的慵懒。
  思潮起伏。
  奇异的城市,大胆热情的突厥女郎,新奇的玩意,风姿绰约、敌我难分的美女,川流不息的车马行人,四子桥的对唱塞外情歌,令人眼花缭乱的赌坊酒馆,在十字河区散步流连——整个南城如梦似幻,如非身历其境,只是从别人处听悉,他简直不相信人间竟有这么样的地方。又想到自己到处风流,心里不免有点愧疚。但不如此,又扮不好范轻舟的身份,至于如此开解自己,是否在为自己的行径找自我安慰的借口,他实在弄不清楚。
  回思昨夜,他以一心二用之术,一边与沈香雪抵死缠绵,一边开放“玉种”,让她有力可施。二姑娘确是全情投入,淑女变荡女,将媚功展至极限,整个过程被龙鹰密切监察,等于上了一堂媚术的课。
  不论是湘夫人又或她的女徒们,还有沈香雪和香霸的爱宠柔夫人,她们身上处处可见《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影子,一般人遇上她们,想不做风流鬼也不成。
  美丽的女人,正是对付男人最有效的利器。
  大江联更是天下间最善用美人计的组织。
  足音响起。
  龙鹰心中叫好,连忙运功,还装做疲不能兴的模样。
  湘夫人推门而入。
  龙鹰扮成此时才给惊醒的模样,猛睁双目,却是眸珠无神,一副真元大幅损耗后的应有状况。换过其他人,即使功力相差不远,亦没法像他的魔种般能随心所欲,扮神似神,装鬼似鬼。
  他在床上坐起来,被子滑下,现出赤裸的上半身,眼神回复平常,只稍及不上平时的光采。
  湘夫人变得神采飞扬,生气勃勃,在房子中间停步,道:“你的胆子真大,竟敢将大老板的天之娇女弄回家,有人来寻你晦气时,休想师父为你出头。”
  龙鹰装出恬不知耻的馋相,拍拍榻子,道:“师父请到这里来。唉!怎么还未够似的呢?难道又着了道儿?”
  湘夫人心则喜之的大嗔道:“亏你说得出口来,还不给为师起床梳洗穿衣,想躲懒吗?”
  龙鹰缓缓摇头,叹道:“小徒今天有点头晕身热,除非师父肯在浴堂授艺,否则请恕小徒要缺课一天。唉!这里的女人没个好惹的,是不是都是由师父一手调教出来?”
  湘夫人直趋床边,玉手从宽大的袍袖探出,往他额角按去。
  龙鹰说了这么多话,正是要诱她亲自出手探测,以坚定她相信二姑娘已大功告成的想法,早严阵以待,模拟出经仔细揣摩思量中了“媚招”后身体该出现的情况。如此奇技,天下间只没有成法、超乎生死之限的魔种办得到。
  当湘夫人玉掌按实龙鹰额角的一刻,龙鹰呻吟一声,伸手往湘夫人的腰肢挠去,似是急色,其实却是要令湘夫人没法进行无微不至的探察,因任他有通天之能,始终是在装假,天才晓得能否真的骗过湘夫人。
  湘夫人一阵娇笑,喜形于色的往后退开。
  龙鹰右手挠空,便要起身。
  湘夫人低骂一声,飘往房外去,声音传回来道:“今天放过你吧!明早到师父的摘仙阁来,否则逐你出门墙。”
  龙鹰躺回榻子去,心中好笑,明天她想不见自己也不成。
  龙鹰再次醒过来,雨早停下来,太阳攀上中天的位置,白色的云朵低垂着,河原区充盈秋意,风从洞庭湖的方向吹过来。
  他生出无聊的感觉,首次希望是在神都的家里醒过来,搂着的是人雅、小魔女或任何一位娇妻,是谁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不用提防对方。
  向抵达湘阴开始,直至今早湘夫人来探看他的情况,他一直处于尔虞我诈的情况下,实在感到厌倦。在这个充斥杀人与被杀,人人疲于奔命去争夺权力,不得不伪装蒙骗的“异域”,他以前习惯了的人与人的关系,全被颠倒过来。
  唯一可堪告慰者,是他会忽然收到命运赐他的神秘礼物,例如与突厥女郎葵蜜的雨中亲热、苗大姐和小圆、香居的临时娇妻,全与美女有关,使扑朔迷离的未来,多出一分神奇美妙的魅力。
  龙鹰坐将起来。
  比之以往任何一个时刻,他更强烈感到必须坚持下去,只有完全掌握大江联的破绽和弱点,他方有说服女帝的把握,不是如何将大江联连根拔起,不分青红皂白的杀得一个不剩,而是巧妙地瓦解这个威胁,让无辜的人可回复他们向往的生活。
  对此他是义不容辞。
  忽然间,一切又变得有意义起来。
  小可汗是对的。
  意义是存在于内心的,由内心的想法去决定外在世界的价值。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处,龙鹰先到浴房痛痛快快洗个冷水浴,有点像回到荒谷石屋一人独居时的感觉。想想也感古怪,依道理,荒谷的生活该比现在枯燥沉闷百倍,偏是当时从没有像现在般感到无聊,或许是有得比较,更可以选择。选择继续留在这里,又或是离开。
  叩门声遥传过来。
  龙鹰没法猜到谁会来找他。他约好了羌赤和复真在北城会合,弓谋又不该到这里找他,湘夫人则不会叩响门环。
  匆匆穿衣,龙鹰从后院走往前院应门。
  忽然间,他明白到自己因何不住感到无聊和寂寞。
  这个“家”实在太大了。
  龙鹰拉开大门,以他的机灵大胆,一时间亦看呆了眼。
  香霸负手立在门外,挂着笑容。
  龙鹰心中唤娘,难道给湘夫人不幸言中,这家伙是为女儿的事来向自己兴问罪之师,又或是觑准自己功力减弱,杀他来也?
  虽说看他的表情,不像是来寻晦气或杀人,但以他的深沉城府,怎知他不是笑里藏刀?
  唯一使他稍感欣慰的,是感应不到洞玄子,否则除了走为上着外,再无别法。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七卷
下一篇:第二章 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