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四章 弄假成真
 
2020-06-28 18:40:12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的心情很复杂,似是掌握到一切难题可迎刃而解的方法,也面对着极可能是这一辈子最痛苦的抉择。
  与法明的再遇,两人自然而然扮演起方阎皇和康老怪的角色,当代入这两个魔门的人物里,可抛开以前的恩怨,再次共度在襄阳并肩作战的好日子,甘苦与共。而嘲讽的是在现实里,他们的遭遇亦和结局悲惨的方阎皇和康老怪逐渐看齐,愈来愈相似。
  他不知该否完全绝对相信法明的诚意和动机,胖公公对他的看法令自己有戒心,但又想到胖公公认识到的,只是他狠辣无情的一面,自己却听过他的心事,知他亦像任何人般,是有血有肉的一个人。
  魔门中人的行事作风,一向是为求成功,不择手段。胖公公以前不会比武曌和法明好多少,或许犹有过之,但当武曌展开对魔门赶尽杀绝的行动,胖公公像从一个梦里醒过来,深深悔疚以前的作为,对自己的满手血腥感到伤痛。
  法明也再不是以前的他,如武曌般,在晓得仙门之秘后,内心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无意中,法明为他解开了因花间女杀师之仇而来的死结,他再没有非杀法明不可的理由。法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唯一害怕者就是女帝师姐,李显的回朝,因着被大江联的成功渗透,将他逼上没有未来的绝路,他的反击是必然的。
  法明说得对,他的僧王寺是首当其冲。
  真古怪,侯希白的“三个半字”遗言事实上疑点重重,因为尽管下手的是法明和莫问常,绝不会透露与魔门的关系,还要掩饰真正身份,怕被揭穿。只有法明猜测是由白清儿出手,方是合乎情理。当侯希白见到白清儿,自然而然想到婠婠,记起当年婠婠与徐子陵十年之约携来的小女孩明空,从而联想到当今女帝武曌自创的名字,她轻而易举荡平魔门的事实,恍然大悟,所以第一句遗言,正是心之所思。
  花间女搏杀莫问常后,神态亦有点异乎平常,一句不提向法明报复,只急着赶返巴蜀,用莫问常的人头祭祀乃师,说不定在她深心之内,又或许因是乃师在天之灵向她传递某种奇异讯息,使她感到不妥当。
  没有花间女杀师之仇横亘在他和法明中间,他感到与法明比以前接近了,虽仍是敌友难分,至少不是死敌。可是法明与佛门的仇恨,却是无从化解。李显回朝,便一直被压抑的佛门回复生机,跃跃欲动。
  他绝不会告诉法明自己的“造皇大计”,因为李隆基登场,亦绝不会容忍法明。没有武曌在后面撑法明的腰,法明势被佛门庞大和根深蒂固的力量掩没。
  神思恍惚里,宫城在望。
  王庭经的身份,当然没有以前“鹰爷”直出直入的威势风光,正要趋前依规矩出示通行的文书官符,一人迎上来道:“太医安好,请上车。”竟然是武曌的心腹太监荣公公。
  龙鹰糊里糊涂的登上马车,到荣公公坐在他旁,马车开出,进入皇城,倏地记起当年初抵宫城,也是由荣公公亲自陪伴,送他到丽绮阁去,还介绍沿途的景物。那时过的是多么美好的日子,但要在此刻回想,方才明白。
  龙鹰问道:“圣上想见我吗?”
  荣公公道:“禀上鹰爷,圣驾在集仙殿,在这处接鹰爷,是小人自作主张。”
  荣公公和几个御卫兄弟,负责配合和掩饰他的身份。
  龙鹰骇然道:“发生甚么事?”
  荣公公道:“想先问鹰爷,除甘汤院外,有别的去处吗?”
  龙鹰大吃一惊道:“我正要回甘汤院去,唉!送我去胖公公处吧!究竟发生了甚么事呢?”
  荣公公吩咐了御者,回到他身旁坐下道:“昨夜太平公主,于三更时分,在上官大家陪同下忽然直闯甘汤院。”
  龙鹰明白过来,心中唤娘。
  终于有人怀疑“王庭经”,这个人就是美丽聪明的公主,女性的直觉是敏锐的,“王庭经”又是无中生有的人物,最大的功绩竟是去为奚王的儿子治病,与龙鹰讨伐孙万荣的战事配合无间,有关王庭经的事,又是由女帝的贴身女官上官婉儿亲自安排,熟悉龙鹰行事作风的太平不起疑才怪。
  可以想象太平愈想愈觉可疑,遂亲身去质询上官婉儿,后者当然矢口否认,太半公主遂祭出最后一着,就是逼上官婉儿和她一起到甘汤院来个人赃并获。即使龙鹰知机躲起来,由于太平必是排闼直入,匆忙里,怎都留下蛛丝马迹,提供她“龙鹰在此”的物证。此招不可谓不绝。
  荣公公道:“三位夫人并没受惊吓,反感刺激有趣。”
  龙鹰心忖,上官婉儿定被骇个半死,因她不像自己般了解太平,她绝不会出卖自己。但如让她晓得自己是王庭经,绝对有害无利。
  这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幸好昨夜遇上法明,没有回甘汤院去,否则会被太平“捉人在床”,想想也要暗抹一把冷汗。这是不是“冥冥之中,必有主宰呢?”  大宫监府。
  园亭里,胖公公深吸一口后,移开水烟杆,道:“两个丫头晓得今天会见到未来的主子,开心得不得了。”
  龙鹰近两天忙得一头烟,又烦又乱,差点忘记了风过庭和觅难天。道:“见到主子,她们会更开心,这般有魅力的男人,天下罕有。他是一个能令我尊敬的敌人,当朋友则可肝胆相照,没有保留地信任他。”
  胖公公一边为烟杆添烟草,一边道:“哪会这么巧的?”
  龙鹰道:“离开国老府时,给法明那家伙逮着,与他到洛水畔谈足个半时辰,又不想四、五更天的闯门,只好在草坡睡至天明,想不到竟因而避过一劫。”
  胖公公道:“千万不可向太平透露身份,因后果难测。记着公公说过的话,宫内有权位的女人,没一个是正常的。”
  龙鹰道:“法明有个提议。”
  胖公公好整以暇的将烟杆嘴挪至唇边,目光投往刚升离地平的朝阳,以旁观者的语气道:“是否干掉那蠢儿?”
  龙鹰自认无知,人人想到李显乃一切事情的关键,只自己舍本逐末,只想过杀武三思。
  点头应是。道:“公公怎么看?”
  胖公公道:“我不是没想过,而是苦无善后之法。对!如由方渐离和康道升出手,因你两个确曾现身襄阳,又摆明是为我圣门对大周进行报复,谁都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幸好太平昨晚寻你不着,否则还怎能行此妙略?”
  龙鹰的头皮开始发麻,心房“坪坪”跃动,似欲从咽腔跳出来,道:“那公公是赞成了,不怕是法明的诡计吗?”
  胖公公瞪视道:“只听你这句话,便知你心里犹豫。公公明白你的为难处,很难对恶行未显的人下手,但到李显祸国殃民时,恐怕再没有机会。你和法明,只剰下今晚夜呢!”
  龙鹰岔开话题,让自己有思考的空间,问道:“东宫的人有对我生疑吗?会不会从太平身上看出我有问题?”
  胖公公道:“你太低估公公炮制假象的能耐,公公是靠这一套在宫内混足一辈子。真的开心,明天即可离开这是非之地。”
  龙鹰道:“法明还澄清了一件至关紧要的事,就是侯希白之死,与他无关。”遂把法明的猜测详告胖公公。
  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胖公公,现出凝重神色,道:“是公公大意,这几天只想着外面海阔天空的人间世,没深思这方面的事情。白清儿仍想不出这般借刀杀人的毒计,如果是出自台勒虚云的脑袋,此人的才智之高,恐怕不在‘邪王’石之轩之下,而石之轩正是唯一能赢得婠婠尊敬的人。”
  龙鹰见他眼露忧色,道:“公公在担心吗?”
  胖公公沉声道:“白清儿既猜到明空是婠婠的徒儿,也可猜到公公出自我师父韦怜香的一系。明空已公布了将在李显的太子登基大典上,焚烧我圣门典籍来祭祖,明天公公忽然离开,妲玛会心知肚明《天魔策》随我而去,只要用秘密手法知会大江联,我们的高原之行,再难顺风顺水。”
  龙鹰道:“我们人强马壮,加上过庭和难天,来犯我者与送死没有分别。”
  胖公公道:“硬撼始终不利,一个不好,会暴露你的行藏,幸好给法明提醒,否则说不定会阴沟里翻船。想想吧!若船沉了,人雅她们和我的两个丫头怎么办?你可拿折叠弓出来见人便射吗?”
  龙鹰受教道:“我的确想得不够周详。”
  胖公公道:“如要截击我们,可守在往高原的路上,且来者不善,肯定是杨清仁和他二十八宿的人物,即使能击退他们,你这个王庭经也不用再当下去了。”
  龙鹰苦笑道:“现在轮到我担心哩!明天离开的事,可以瞒着其他人吗?”
  胖公公叹道:“我早向李显泄出你会随我到高原去的风声。武三思耳目处处,怎瞒得过他?只能在其他方面想法子。”
  接着道:“想清楚了没有?”
  一时间,龙鹰未能会意,神态糊涂的瞪着他。
  胖公公以“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没好气地狠盯他两眼。
  龙鹰终会意过来,惨然道:“我的心肠硬不起来。”
  胖公公道:“这就是政治。公公明白对你来说,是一种牺牲,牺牲的是你做人的一贯宗旨。但眼前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干掉他,一是让他做皇帝。政治从来是轻动机,重后果。不论动机如何,只要后果是正面的,便是好的决定。如若后果是遗害百世,不管动机如何伟大也没有用。”
  龙鹰苦笑道:“这个我明白,否则也不用煞费思量。”
  胖公公道:“便当神都是个战场,李显则是为祸比尽忠严重百倍的敌酋,眼前只有一个刺杀他的机会,错过了,敌人会全面进犯,直至你的伙伴战友们逐一遭戮,最后则轮到你和一众娇妻,没有人能免祸。当那一刻出现时,你已后悔莫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龙鹰道:“有那般严重吗?”
  胖公公道:“问题在乎三个人,就是韦氏、武三思和妲玛,分别代表宫内、朝上和江湖的势力。”
  稍顿续道:“韦氏想成为另一个明空,首要夺权,然后取李显而代之。武三思想掌权,必须诛杀朝廷所有鄙视和反对他的人。妲玛的目标更易办到,就是推波助澜,要破坏还不容易吗?围绕在李显身旁的,几乎全是居心不良的人,而李显是个没有魂魄的人,是彻头彻尾的傀儡,从他坐入龙位的一刻起,中土将进人前所未有的黑暗时代。”
  龙鹰道:“可是李隆基已知道康道升和方渐离是由我和法明扮的,会如何反应呢?”
  胖公公道:“他敢说出来吗?只会被人认为是同谋。大丈夫行事爽脆利落,畏首畏尾的,怎能成大事?”
  龙鹰倒抽一口凉气道:“连圣上怎么想,亦不用考虑吗?”
  胖公公从容道:“她只会感激。唉!她的心软了很多,伤感是免不了的,终究是她的亲儿。”
  龙鹰叹道:“真的没有另一个选择吗?”
  胖公公点燃烟草,深吸一口气,将烟杆放在石桌面,徐徐吐出烟气,道:“干掉李显,天下太平,你为的不是自己,而是整个中土的安危。”
  倏忽里,龙鹰的魔种提升至极限,精神变得晶莹剔透,衡量整个形势,并不限于一时一地,而是扩展到将来,扩展到中土之外。
  胖公公见他双目魔芒剧盛,赞道:“这才是邪帝本色。”
  龙鹰缓缓点头。
  胖公公道:“穷酸们的所谓圣贤也说过,个人为轻,社稷为重嘛!”
  龙鹰道:“我明白了,政治便是内斗,内斗是在国家权力架构里进行的战争。”
  又长长吁出一口气道:“今晚见到法明再说。”
  胖公公道:“你今天定须抽个时间去见明空,今夜不论成败,都不可回宫来,明天找机会于途中潜上船去,这方面你该比公公更在行。”
  龙鹰头痛的道:“我现在还要去为李显诊治,最怕的是见到太平。”
  胖公公道:“你见到她的机会不大。”
  龙鹰道:“她不见过我,怎肯死心?”
  胖公公道:“昨晚她早死心了,否则必然跟着去王庭经在上阳宫的窝找你。而她没这般做,正因她清楚你对人雅三个丫头的爱宠,即使扮做王庭经,也必溜回去与她们共度长夜。”
  龙鹰道:“我的确会这么做,只因阴差阳错,避过一劫。可能早注定李显过不了今晚。”
  胖公公欣然道:“下定决心了吗?”
  龙鹰没有答他,神色出奇地冷静,起立道:“小子到东宫去了。”
  胖公公道:“过庭和难天由公公负责招呼,你今天不该见他们,明天可在大运河畅叙离情。”
  又道:“小心点!”
  龙鹰先返尚药局,由于时间尚早,大奉御和二奉御均未现身,最高级的是他这个直长。
  龙鹰不理会其他人异样的目光,迳自回医室,坐入椅子时心生感触,要坐稳尚药局一个直长的位置,也非易事。
  常青和茂平战战兢兢地垂头立在桌前,像等候发落的死囚。
  龙鹰此时哪来和他们计较的闲情,但又不知该给他们安排甚么工作,心中一动道:“你两个随我到东宫去。”
  两子大吃一惊,手忙脚乱。
  常青颤声道:“下属该……”
  龙鹰起立道:“甚么都不用带,我只须你两人留在那里给庐陵王煲药。哈!不要给骇得脸无人色,你们不想成为太医吗?上门为未来皇帝诊症是最好的历练。”
  心里想的却是李显过得了今晚,方有成为皇帝的可能。那次到襄阳去,是诈做行刺李显,怎想得到势易时移下,最后竟弄假成真。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三章 两个老妖
下一篇:第十五章 易容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