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五章 易容大师
 
2020-06-28 18:40:38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庐陵王夫妇在东宫的后院,第二进的文风轩见龙鹰。陪伴者中有妲玛夫人,她和另一女子坐在两人后方,施礼问好后再没有说话。此外,还有四个宫娥在旁伺候。
  常青和茂平则在轿厅候命,两子也不愁寂寞,韦妃特别关照,派出两个年纪不过十六岁的俏宫娥伺候,至少有秀色可餐。
  龙鹰虽不敢对妲玛两女平视,但只瞅一眼,便看穿另一女亦是出色的高手,颜容极美,虽比不上妲玛那种像柔夫人般充满异族风情、惊心动魄的美丽,可是身材苗条结实,眼盈秋水,顾盼间艳光流转,呈橄榄色的皮肤,都增添了她无以言喻的魅力。
  如果没有猜错,此女该是白道武林精挑出来的著名女性高手,贴身保护李显夫妇。
  昨天到东宫来时,他从未想过这方面的问题,现在则因心中有鬼,察觉到东宫无时无刻不处于高度警戒里。一路进来,门禁森严不在话下,亲卫里更不乏高手,平均水准贴近武曌的飞骑御卫,绝不能小觑。
  即使接见的是他这个直长级太医,仍不掉以轻心,由妲玛两大美女高手贴身保护。
  龙鹰约略估计,光是后院三进院落,便有三座殿堂和二十多座规模较小的建筑物,还不计亭台楼阁,虽不似神都苑般能令人迷路,但初到此地者肯定眼花缭乱。
  想深一层,便知东宫的保安措施,是针对法明和他扮的方阎皇及康老怪而来,两人如空气般消失了,任白道武林和官府翻天掀地的去搜寻,仍告一无所得,不惧之者几稀矣。
  龙鹰分别为李显的左、右手把脉,他感到妲玛的精气神正紧锁着他,只要他有任何异动,此女会在气机的连系下,做出天然的反应。
  李显和韦妃对他不但和颜悦色,还态度恭敬,视他如神人。只看李显去掉了昨天的浮光,容色焕发,便知龙鹰精心炮制的“定神安眠药汤”,生出神效。
  李显满足的赞叹道:“难怪神医名震塞外东北诸国,本王十多年来,尚是首次能像其他人般安眠,没造过半个梦,原来睁眼即天明的感觉是这么动人。”
  韦妃关切的道:“庐陵王以后能否夜夜安寝呢?这是一种病症吗?”说时眼光在他的丑脸溜动,或许是再不觉得他是那般丑而对他生出兴趣。不过她艳光大增却是事实,难怪这么感激龙鹰,女性最看重的,正是她们的姿容,远胜过得到任何宝物。
  龙鹰此时想的,却是一个机会,一个由法明营造出来的机会,不论机会如何短暂,任对方有多少高手贴身保护李显,只要手上有把飞刀,便可以完成任务。可是从此之后,他生命里将烙下一个永远不能褪除的污点,他亦永远没法开解自己,就像女帝和胖公公。
  清清喉咙,道:“任何灵药,不论其何等神效,或能治标,却不能治源。犹如溪流,源头枯竭,溪流自然干涸,纵能注水于源头,亦只能支撑一时,最后仍要靠天降大雨,才可河溪满溢,灌溉河岸。”
  稍顿续道:“卑职采的是天然疗法,先以药剂为庐陵王安神定惊,祛去邪风,等于注水于源头,但只能收一时之效。”
  李显失望之色,溢于言表,道:“以后继续服药不成吗?”
  龙鹰痛苦至想自尽,宁愿从未见过他、没与他说过话,李显纵然有万般不是,是将来中土的大祸害,但眼前的他只是个无助的病人,如许有血有肉,他怎忍心下杀手?
  徐徐道:“庐陵王不用担心,每个人对疾病均有天然抗力,在疾苦前败下阵来,只因守不住防线。卑职这十多服方剂,正是要为庐陵王练兵,练得兵强马壮,自然抗敌之力大增,有与敌周旋的能耐。”
  说这番话时,妲玛和那女高手露出倾听的神色,可知龙鹰这番随口编出来的医理,多么感人。
  韦妃重燃希望,道:“大夫我见得多了,却从未听过如此精辟的见解。”
  李显回复生机,可见睡眠折磨得他多惨,道:“请神医指点。”
  龙鹰心忖,使他昨夜能安眠者,药效的功劳占小半,主要还是靠他用魔气打通他壅塞的脑脉,道:“服药期间,绝不可服用其他药物,且须饮食定时,早眠早起。服药期过后,至少半年内不可再服此药,而必须依赖这段安眠的宝贵经验,倦时立即登榻安寝。倚靠药物,无益有害,且服用过度,会产生抗药性,不可不察。”
  鼓掌声从外传入来,原来是汤公公偕宇文破和叶静能两人来了。看模样,似是来催促李显起驾。
  李显头痛的道:“又要去向母皇请安哩!”
  韦妃淡淡道:“庐陵王亲自向你母皇说呵!请她收回成命,让神医可亲身看顾你。”
  李显一颤道:“想讨她骂吗?”
  韦妃现出泼辣本色,狠狠道:“你不敢说,由我来说。”
  在她后面的妲玛轻轻道:“姐姐!”
  韦妃容色转柔,略一颔首,不再坚持。
  汤公公三人来到李显身后站着,三人均友善的向龙鹰打招呼。
  李显心焦的道:“神医明天便要坐船离开,本王怎办?”
  龙鹰道:“一切安排妥当,会由我带来的那两个小子负责调药煎药,不敢阻驾,我还要教两个小子如何做好工作。”
  李显长身而起。
  包括龙鹰在内,所有人全体站起来。
  李显趋近龙鹰,伸出未来皇帝的手,紧握龙鹰,道:“神医何时回来?”
  龙鹰反握着他双手,心中感慨万千,应道:“明年内定必回来。”说时,心想的是商月令和她的飞马节,如成功刺杀正握着手的皇储,还有到飞马牧场的必要吗?
  李显道:“一路顺风。”放开他的手,在前呼后拥下,朝大门举步。
  妲玛亦随之去了,剩下美女高手来到龙鹰身旁,道:“请神医吩咐。”
  龙鹰正目送李显一众消失在门外视线不及处,外面传来众卫致礼,整齐一致的吆喝,还有是马声轮响,极有威势。
  李显此次回朝,确成强势的太子,与李旦的有名无实,不可同日而语。从而明白,为何女帝听到他龙鹰需要五年时间,会大吃一惊。
  李显的登上帝座,已成没有任何人能抗拒的洪流。唯一的方法,还看今晚的行动。
  龙鹰仍然在矛盾里挣扎着。
  别头往美女高手瞧去,虽然失去了品头论足的心情,仍被她端庄、沉静、能令人赏心悦目的容色打动,轻松了些儿,道:“这位小姐:……”
  女子道:“在东宫里,他们唤我做宁夫人。”
  龙鹰心道原来她已身有所属,该是白道某一着名门派高手的妻子,因着女性的身份,贴身保护韦妃。点头道:“小人须到灶房弄药。”
  宁夫人道:“神医请随我来吧!”
  跟在她苗条修长的背影后,龙鹰心忖如果人世没有斗争仇杀,会是多么美好?
  在灶房里忙得一头烟,又要谆谆教诲两小子当称职的炼药师,幸而两小子看到他在东宫连大奉御也及不上的威势,态度反转过来,听教听话,更晓得办妥此事,日后前途似锦,加上两人的机灵,一学便上手。
  宁夫人将他交给灶房的主管后,迳自离开。弄了差不多个半时辰,工序上轨道之际,上官婉儿姗姗而来,看她幽怨的眼神,便知为他受了委屈。
  龙鹰乘机脱身,留下两个小子继续做苦工。
  登上马车后,上官婉儿叹道:“如果有一天你被揭破身份,真不知如何向公主和梁王交代。”
  龙鹰探手搂着她的小蛮腰,颓然道:“很简单,告诉他们是皇命难违,不信的可去问圣上。”
  上官婉儿深叹一声。
  龙鹰道:“梁王也在查探我吗?”
  马车离开后院。
  上官婉儿淡淡道:“放心!他对你没有起疑,皆因认为婉儿不会骗他。唉!千不扮,万不扮,为何竟扮神医?幸好你明天离开,否则尚药局肯定挤满来找你看症的人。”
  龙鹰暗里出了一身冷汗,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上官婉儿奇怪地瞅他一眼,道:“你今天的神情有点古怪,没有了平时的挥洒自如。是否忙坏了?昨夜你到哪里去?唉!昨夜被公主胁持着去找你,又不容我有通知你的机会,都不知多么惨,哪想到你竟然不在甘汤院内!”
  龙鹰压低声音道:“我到了城外见一个重要的眼线,真的很巧。”
  为分她的心神,道:“上官大家可知,你的梁王在庐陵王夫妇前搬弄我的是非呢?”
  上官婉儿讶道:“你是否弄错了!到昨天他仍口口声声的在说,他最感激的人是你。”
  龙鹰心中大骂,道:“他是要借你的口,传话给圣上。”
  知不宜与她讨论武三思的长短,岔开话题道:“东宫的戒备,比上阳宫更严密。”
  上官婉儿道:“是因魔门仍有两个漏网余孽,誓要取庐陵王之命,作为对圣上扫荡他们的报复。”
  龙鹰扮傻道:“甚么人这般厉害?”
  上官婉儿道:“这两人一叫‘阎皇’方渐离,一叫‘毒公子’康道升,当年在天罗地网下,仍有能力逃去无踪,那时他们已是魔门顶尖级的高手,有分围攻他们者,说起当时的情况也要色变。今番两人卷土重来,威势有增无减,竟能在襄阳于近千人包围下,安然脱身,就此没踪没影,所以没人敢掉以轻心。魔门的人一向有仇必报,他们再来行刺,只是个早或晚的问题。”
  龙鹰等若直接听到李显一方对此事的看法。问道:“我们到哪里去?”
  上官婉儿道:“圣上要见你。但你先要去见胖公公,然后由他送你去见圣上。”
  又低声道:“你空间有甚么心事呢?还是你一次在车厢里没对人家动手动脚。”
  龙鹰心忖,难怪太平会对“王庭经”起疑,女性的直觉,对熟悉的男子特别敏锐。
  太宫监府。偏厅。
  胖公公深深望着他,道:“仍是那个决定,没有改变。”
  龙鹰颓然点头,欲言又止。
  胖公公道:“有甚么想说的?”
  龙鹰振起精神,道:“刚才给婉儿提醒,想到一个严重问题,如果今晚东宫任何伤亡,我身为韦妃最信任的神医,岂能置身事外?就算李显断了气,他们也会希望我能起死回生。找不到我时怎么办?”
  胖公公现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点头道:“公公开始感到你是认真的了。要解决此事,说易不易,说难不难,就是不论成功失败,都要溜回来。唉!如果宰掉李显,宫城会乱成一团,你以为我们仍可如期起行吗?”
  龙鹰变得头大如斗,道:“我只感破绽处处,没法理出头绪,此是战场上的大忌。”
  胖公公道:“因为这是仓卒下的决定,缺乏周详的计划。幸好公公在这方面经验丰富,动了一刻钟脑筋后,终想到一个办法,就是找个人来代你扮丑神医。”
  龙鹰一怔道:“临急临忙,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人?如我没法溜回来,他还要去急救东宫受伤的人呢!”
  胖公公起立道:“你担心的事公公全给你考虑过,我的人选,或许不是天下最理想的人选,但肯定是你能在宫内找到的最好的一个。”
  龙鹰追在他身后,道:“多只香炉多只鬼,会令丑神医的身份更易泄漏出去。”
  胖公公边走边道:“这是个比公公更靠得住的人。”
  龙鹰道:“究竟要到哪里去呢?”
  胖公公道:“登车再说吧!”
  看着马车驶入上阳宫,龙鹰道:“我的娘!你不是打我御卫兄弟的主意吧!就算体型接近,但须动手疗伤,立告原形毕露。”
  胖公公大卖关子道:“我现在带你去见的人,至少比你矮半个头,体型则没半分近似,可是当乔装成为丑神医后,包保连你都得承认此人比你更像丑神医。”
  龙鹰道:“公公是在说笑吗?”
  胖公公哂道:“公公哪来闲情和你开玩笑?告诉你吧!此人乃易容的高手,扮甚么都唯妙唯肖。你以为法明的易容手法了不起吗?在这方面只配给此人提鞋,而法明的易容术,正是由此人亲授。当年明空离开神都,御驾亲征,在暗里指挥扫荡圣门之事,便是由她扮明空,连公公也差点瞒过,其他人更不用说。最妙的是,两个月内她说的话不多过十句,却可令人人不起疑心。由此可见她模仿明空的精神、气势、姿态,绝对臻至易容大师的级数。”
  龙鹰开始有点明白了,望往窗外。
  马车穿过观风门,绕往观风殿后,朝神和亭的方向驶去。
  龙鹰道:“她不是已看破世情,再不愿说话吗?”
  胖公公道:“看破还看破,圣门有事,她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否则明空的心事,可向何人倾诉?《天魔策》十卷,谁来誊抄?我刚去见过她,将情况坦白向她说出来。她比我对圣门更忠心耿耿,婠婠去世后,她从不肯见外人。你并非外人,所以她肯见你。你还要在她面前示范你走路的姿势、神态和说话的方式。她肯扮丑神医,包保万无一失。”
  龙鹰道:“岂非破了她不说话的禁戒?”
  胖公公道:“她根本不当是她说的,这叫做‘完全代入’。”
  龙鹰苦笑道;“是事在必行的了。”
  胖公公道:“打蛇必须打蛇头,今夜的行动,已成离弦之箭,势在必发。”
  龙鹰道:“会否因此惊动圣上呢?”
  胖公公道:“千黛像婠婠般爱惜明空,明空更是由她一手带大的,她比任何人更不想明空受到折磨。”
  接着一手抓着龙鹰肩头,道:“你道公公为何肯与明空修好吗?”
  龙鹰茫然摇头。
  胖公公道:“她给我写了四个字·”
  龙鹰道:“是哪四个字?”
  胖公公沉声道:“就是‘清理门户’四字。我圣门太多不长进的人了,看看小可汗、洞玄子和杨清仁,竟去和香霸同流合污。现在清理门户的责任,已落到你肩头去。你再不下定决心,将会由对方来清理你。”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四章 弄假成真
下一篇:第十六章 归宿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