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代兄争婚事,打赌定输赢
 
2019-08-13 22:26:28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竹冷笑道:“区区两缸这样的酒,许轩主怎会放在眼内?你还是快点回江北去,再也不要理会这里的事。”
  欧一神双眉一蹙,道:“我现在正想弄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方竹道:“这里的事,就算是欧如神来了,也管不看!”
  欧一神脸色倏变,道:“许轩主在什么地方?我也要见他!”
  方竹道:“他不会见任何人。”
  欧一神怔道:“那么心凤呢?”
  方竹道:“你自己去找个够好了,老夫可不是负责看管这个待婢的。”
  欧一神道:“铁帚翁,你今天怎么了?老是神秘兮兮的,准是有事瞒着咱们吧!”
  方竹没好气地道:“小欧,我看你还是识趣一点,马上离开这儿的好,但这个姓岳的小子,却一定要给我留下来!”
  欧一神道:“你为什么要留住他?”
  方竹淡淡道:“为了好奇。”
  欧一神道:“他有什么地方令你感到好奇?”
  方竹道:“这小子能挨住大斧的斧头,刚才中了老夫一帚又没受伤,嘿嘿,准是有点古怪!”
  欧一神道:“他有什么古怪,那是他的事,犯不着你来多管。”
  方竹道:“很抱歉,现在这里已经是老夫的天下了,所以,我若要留住他,世间上再也没有人可以把他拉走!”
  欧一神哂然一笑,道:“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许不醉是不是已经给你关了起来?”
  方竹冷笑道:“小欧,你把这个姓许的醉鬼估计得太高了,像他那样的人,老夫又怎会真的永远跟随看他?”
  欧一神道:“就算你不甘心跟随许轩主,也不该做个叛徒!”
  方竹哈哈一笑道:“你已年纪不轻了,怎么说话还充满了孩子气?”
  岳小玉大声道:“他不是孩子气,是讲义气。”
  方竹道:“老夫已活到六十几岁了,对‘义气’这两个字,早已失去信心。”
  岳小玉道:“那只因为根本不配谈这两个字!”
  方竹道:“这两个字太虚幻、太不实在了,譬如说,你们两个都中了剧毒,而解药只有一份,那么该由谁来服用?”
  欧一神遗:“当然是小岳子!”
  方竹道:“但小岳子也坚持由你服用,那又怎样?是不是两个都不吃,大家一块儿死掉算了?”
  欧一神怔住,无言以对,但岳小玉却立时大声道:“这种事很容易解决,咱们掷骰子赌一赌好了!”
  欧一神立时笑道:“这真是个很好的主意。”
  方付冷冷一笑,道:“这算是甚广好主意?简直就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欧一神道:“你背叛了许轩主,又何尝不是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方竹嘿嘿笑道:“但老夫却认为安全得很,最少,现在许不醉连酒也没有得喝了。”
  欧一神道:“心凤呢?”
  方竹道:“她当然正在陪看老许,你是不是吃醋了?”
  欧一神怒道:“方老儿,我一直把你当作是慈祥的长者、武林前辈,想不到你竟然是个人面兽心的老混蛋!”
  方竹“桀桀”怪笑,道:“小欧,你骂够了没有?”
  欧一神道:“你是不是想把我也一并干掉?”
  方竹道:“本来,老夫也不想令你们姓欧的人太为难,偏偏你却要自寻烦恼,那就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欧一神怒道:“方老儿,你有种的尽管动手!”说着,用扁担用力一挥,发出了疾劲的呼啸声响。
  方竹扬眉悍笑,道:“你以为凭着这根扁担,就可以挡得住老夫的铁帚亡魂杀?”
  欧一神道:“挡得住固然要挡,挡不住也要挡!”
  岳小玉听得胸口一热,叫道:“欧大哥,只要今天咱们不死,迟早总有一天要这老儿本利归还!”
  欧一神怪叫道:“咱们怎会死?死的只是这个可恶老贼!”
  方竹狞笑一声,突然抢步疾出,一柄竹帚有如狂风骤雨般向欧一神急攻过去。
  欧一神闷不做声,身形一挫,手中扁坦一摆一抽,蓦然使出一招“蟒王摆尾”,反击方竹的身腰。
  方竹一声嘿笑,右手倒施一着“仙人指路”,以竹帚柄端急点欧一神胸口“玄机穴”。
  欧一神知道方竹招事阴险多变,不敢再冒险抢攻,唯有立时身形一蹲,错步向后退了一步。方竹得势不饶人,只听见竹帚劲风不断呼啸,攻势凌厉有若狂飙,欧一神已被逼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方竹招式超出越凶猛,嘴里同时“嘿嘿”恶笑道:“欧如神与你相比,不知怎样?”
  欧一神怒道:“若是家兄出手,只怕你如今早已帚毁人亡,死得心服口服!”
  方竹诡笑看道:“只可惜他不在此地,那就只好让你先行死得心服口服。”
  岳小玉听得又急又怒,突然捡起十几颗石子,不断向方竹头上和身上掷去。
  当然,这是完全无济于事的,只能换来方竹更为嘲笑之声而已。
  正当岳小玉苦思无策之际,忽然耳畔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
  岳小玉不由怔住。
  这附近没有任何人,但耳畔却有一个极阴柔的声音响起。
  那声音道:“你不要白费力气丢石头,也不要东张西望想看见我,告诉你,我用的是传言入密功夫,此刻除了你之外,就算身边有人紧贴着,那人也是全然听不见任何声音的。”
  岳小玉只好点了点头,示意明白,同时心里不断地想:“这人是谁?这声音似乎从来也未曾听过。”
  这的确是个很陌生的声音,甚至连对方是男是女也无法可以分辨得清楚。
  只听见那声音又道:“一神的功夫,虽然打不过铁帚老儿,但他最少可以顶得住三四百招,所以,你不要看急,总之等着瞧就是了。”
  岳小玉闻言,心头略为一宽,但毕竟还是将信将疑,寻思远:“万一欧大哥只是顶到一两百招就给老不死干掉,岂不是冤枉之极吗?”
  过了片刻工夫,欧一神的形势更是不妙了。
  岳小玉心头大急,又要捡石子去掷方竹,但他才俯下了身子,那声音又响了起来,道:“不要用这种笨法子了,还是瞧瞧我怎样对付这个老贼吧!”
  岳小玉听见这两句话,立刻就不再检石子了,索性蹲了下来,看看那人到底怎样对付方竹。
  他才蹲下身子,突觉头顶上一阵劲风吹起,原来正有一个灰衣人在他头顶上飞掠过去。
  这人飞掠时的姿势十分美妙,速度之快更是令人难以想像。
  方竹乍见这条人影飞来,不禁面上变色,立时喝道:“来者何人?”
  那灰衣人并不答话,却突然撑起了一把伞子。
  这把伞子,居然是用精钢铸造的,伞骨前端,尖锐得就像是利剑一样。
  方竹吃了一惊,急忙抽身变招,一连八九帚挥了出去。
  但那钢伞一张开,方竹竹帚上的招式,便立时全被挡了回去。
  欧一神陵地精神大振,兴奋地叫道:“老大,这老贼背叛了许轩主,万万不能放过他!”
  那灰衣人“呵呵”一笑,道:“还用你来提醒吗?况且我已算过,这老贼阳寿已尽,今天谁都再保不住他的老命!”
  岳小玉暗叫一声“妙哉”,忖道:“莫不是欧如神来了?”
  只见火衣人招快如电,方竹虽然早已仰身暴退,但等他退开五六丈远之后,赫然发现小腹左边已被钢伞划破了一条长长的裂口。
  灰衣人冷冷一笑,道;“你现在才后悔,恐怕已经太迟了。”
  方竹脸色铁青,怪声叫道:“谁在后悔,等一会就知道了。”语毕,发出了一下清亮的长啸。
  灰衣人道:“想叫萧焯来助你一臂之力吗?”
  方竹没有答话,又发出另一下的长啸。
  他这第二下长啸,终于获得了回报。
  回报他这声长啸的,是一个滚动而来的人头。
  萧焯的人头。

×      ×      ×

  人头如球,不断向方竹的脚下滚动过去。
  等到人头在方竹脚下静止不动的时候,萧焯的眼睛恰好就对正着方竹的脸。
  这对眼睛向外突出,满脸都是惊悸之极的神情。
  方竹傻住了,在这刹那间,他的脸看来也和萧焯的头颅没有什么分别。
  灰衣人忽然叹了口气,道:“方竹,你是一念之差,才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正是相由心生,你这一错,实在是错得太厉害了。”
  方竹凝视着箫焯的头颅,只见它还是血淋淋的,显然刚刚砍下不久。
  灰衣人又道:“萧焯也同样是想歪了心,但这只怪许轩主生性太随和,明知门前有盗,他还是不理不睬,以致萧焯雄心渐起,以为只要跟你这位铁帚翁勾结,这公主轩迟早也会落入他们万年帮掌握之中,唉!他也不仔细想想,许不醉是何许人也,又岂是万年帮这些乌合之众可以吞噬得下的?”
  方竹脸色苍白,颤声道:“不必多说了,老夫认栽便是!”
  “是”字甫出口,竹帚已被远远抛开了。
  他知道,他知道这一辈子再也用不看这东西了,无论是用来打扫门庭或者是杀人伤人,都用不看。
  只听见“篷”的一声响,方竹举起右掌自碎“天灵”,登时眼凸舌伸,吐血而死。
  岳小玉看得为之惊心动魄,想不到虽然来到公主轩,不但还没见着许不醉,就已遇上了这等惨厉之事。
  就在这时,忽然欧一神发出了一下兴奋之极的叫声:“心凤,你还没有死!”
  岳小玉同头一望,只见一个约莫二十七八岁、一身侍婢装束的绿衣少女,手持看一柄血淋淋的大砍刀走了过来。
  一个侍婢,居然会拿着这柄血刀,实在是令人有着匪夷所思的感觉。
  原来这绿衣侍婢,就是追随许不醉多年,如今还是未嫁之身的心凤。
  心凤没有理会欧一神,却走过来对灰衣人俭衽道:“这次大公子能够化险为夷,真是全凭五先生仗义帮忙,奴婢实在感激不尽。”
  岳小玉一楞,忖道:“什么五先生六先生的,难道这人不是江北仙上仙欧如神吗?”
  但他再想一想,立时又有所省悟:“对了,欧如神又叫欧五先生,这次灰衣人真的就是他!”
  只听得欧如神淡淡一笑,声音还是那么阴柔,那么从容不迫,道:“这点小事,何足挂齿?”
  心凤正待回话,忽听一人咕噜着说:“老欧虽然口沫横飞,但这两句话却是一点不假。”
  岳小玉心头一跳,立刻向那人望去,只见那人头戴高冠,面庞略圆,眼略浮肿,身材略胖,正跟神秘师父形容许不醉的一切不谋而合。
  但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此人满身是酒气。
  不消说,这人的确就是许不醉!

相关热词搜索:虬龙倚马录

上一篇:第十二章 义结金兰契,同去公主轩
下一篇:第十四章 救友赴义举,渡河遭暗算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