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蛇公为报恩,慨赠毒蛇血
 
2019-08-13 22:28:26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甬道空空如也,而且似乎十分长远,怎么看也无法看得见尽头。
  岳小玉越看越是奇怪,忍不住道:“这是什么地方?”
  彩袍老者道:“你没有看见楼台那块牌匾吗?”
  岳小玉道:“晚辈看见了,那是大补气血四个字。”
  彩袍老者点点头,道:“你说对了,这里就叫大补气血楼。”
  岳小玉奇道:“这又是什么意思?”
  彩袍老者道:“这意很简单,若不是进去的人大补气血,就是里面的家伙大补气血。”
  岳小玉道:“里面的家伙?那又是何方神圣?”
  彩袍老者道:“你跟我进去看看就如道了。”
  大补气血绝不是一件坏事,但若给蛇儿裹腹,而使蛇儿大补气血的话,那就坏得不能再坏了。
  甬道的尽头,是一个阴森的大石牢。
  大石牢里有一个巨人,他的拳头差不多有岳小玉的脑袋那么大。
  他的名字叫阿曼。
  阿曼是个令人望而生畏,身长九尺以上的巨汉,但他却看不见任何人。
  他只有眼眶,没有眼珠,连一颗也没有。
  阿曼是这座大石牢的主人,这里有一座“万蛇池”,他高一丈八尺,只见池内万蛇攒动,一股浓浊的腥气十分刺鼻。
  岳小玉看见阿曼的时候,初时腿软,接看却又为了他的双目失明而大生怜恤之意。
  但等到他向万蛇池探头一望的时候,两条脚立刻又软得像是浸了三个月酸醋的鸭脚,差点没有头重脚轻地掉进池里。
  就在这时,阿曼不知从那里拉来一条大黄狗。
  大黄狗汪汪地吠叫着,阿曼却在笑。
  这一笑,看来竟有着一种异常残酷的意味。
  岳小玉忍不住大声叫道:“你要干什么?”
  阿曼笑得更残酷,忽然一掌向那条大黄狗的头上切了下去,只听见一下骨裂声响,大黄狗立刻就吐血瘫软在地上。
  岳小玉吃了一惊,道:“你怎么如此残忍?”
  阿曼没有回答,只听见那老者道:“不先把它杀了,更加残忍。”语声未落,阿曼随手一抛,那大黄狗已跌落在万蛇池内。
  黄狗虽然粗壮,但才去进池里,就已给成千上万条的蛇儿遮盖住,不消片刻,连狗毛也看不见一根了。
  岳小玉只看得心惊肉跳,遁:“这里怎会有那许多蛇儿?”
  彩袍老者淡淡道:“是我养的。”
  岳小玉诧异地说道:“养这许多蛇儿,有什么用?”
  彩袍老者道:“用途极广,包括观赏在内。”
  岳小玉皱眉道:“这些蛇儿有什么好看?”
  彩袍老者却反问道:“蛇儿又有什么不好看呢?”
  岳小玉这:“在一般人心目中,蛇儿是丑恶的,也是冷血的。”
  彩袍老者说道:“但老夫并不是一般人。”
  岳小玉道:“前辈怎么称呼?”
  彩袍老者道:“你就叫老夫做蛇公公好了。”
  岳小玉立刻就叫了一声,道:“蛇公公!”
  蛇公公道:“你叫岳小玉,又叫小岳子,对不?”
  岳小玉点点头,道:“是的。”
  蛇公公道:“这里是一片很广阔的在院,而这座大补气血楼,只是庄院里无数楼台厅院之一。”
  岳小玉道:“整个庄院的名字又叫什么?”
  蛇公公道:“这庄院到现在还没有名字。”
  岳小玉奇道:“怎会这样的?”
  蛇公公道,“因为老夫太喜欢这个地方了,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一个比较满意的名字来。”
  他叹一口气,又接看道:“所以直到现在,它暂时还是称为无名山庄。”
  “无名山庄…无名山庄……”岳小玉把这四个字念了两遍,才道:“这名字好不好?”
  蛇公公说道:“这并没有所谓好与不好,因为它根本就不能算是这片在院的名字。”
  岳小玉道:“公公既然以蛇为号,何以不索性把这里称为大蛇山庄、宝蛇山庄,或者是蛇王山庄?”
  蛇公公道:“山庄若以蛇为名,未免不够气派,也不够诗情画意,倒像是邪魔外道集结之所了。”
  岳小玉道:“如此说来,公公似乎并不怎么喜欢蛇?”
  蛇公公道:“若与善良的人相比,蛇儿当然是远逊万分的,但世间上却有不少伪君子、真小人,他们比最恶毒的蛇儿还要狠辣千百倍,真教人防不胜防?”
  岳小玉道:“公公最憎恨这种人?”
  蛇公公道:“人人都憎恨这种人,因为就算是他们的同类,他们彼此之间也是充满着无穷纠纷和勾心斗角的。”
  岳小玉道:“有人说,公公又叫吃人王,是不是真的?”
  蛇公公道:“是真的。”
  岳小玉心下骇然,道:“公公会不会吃了小岳于?”
  蛇公公道:“你若听我的话,我一定不吃。”
  岳小玉吸一口气,道:“小岳子一定会听公公吩咐的。”
  蛇公公道:“你很聪明,很懂得见风把舵,但我若是个江湖巨擘、元凶大寇,你又怎样?”
  岳小玉叹了口气,道:“那当然很不妙了。”心中却已暗叫不妙,付道:“什么蛇公公蜴伯伯,多半不是什么好人!”
  蛇公公又道:“依你看,老夫又是何等样人?是忠?是奸?还是忠好莫辨?”
  岳小玉道:“是忠奸难分。”
  蛇公公“唔”的一声,道:“理由何在?”
  岳小玉道:“即使说及晚辈,连晚辈也不知道自己是忠是奸,那又怎能对公公立下判语?我若随便说了,那就是言不由衷,大大的不老实!”
  蛇公公面露满意之色,听得不住点头道:“说得好,难怪公孙我剑居然会到了这把年纪还收你为弟子。”
  岳小玉心中一动,便道:“公公对小岳子之事,似乎知之甚详?”
  蛇公公道:“这都是许不醉说的。”
  “许轩主?”
  “正就是他,你就是这位酒霸之孙用布袋背来的。”
  “不!公公一定是弄错了。”岳小玉忙道:“晚辈本来是许轩主背着的,但后来他在路上遇着一伙强盗,经过一番激战后,许轩主已不幸……”
  “他没有遭遇到半点不幸的事情!”蛇公公莞尔道:“你上了他的大当才是真的。”
  岳小玉一怔,道:“那吴河四鬼后来还剩下两鬼,他们的说话,小岳子还历历在耳…
  唷!不好!难道…难道这两个人的声音……”
  蛇公公哈哈一笑,这:“那两个人的声音,其实都只是一个人的声音,而且那个人就是诡计多端,最爱促狭弄鬼的许不醉!”
  岳小玉一拍额角,连连顿足道:“对了!我怎么笨得如此厉害!”
  蛇公公说道:“你一定曾经捉弄过他一次,所以他才放意趁机报复,把你吓得屁滚尿流!”
  岳小玉苦着脸,道:“我也不是捉弄他,只不过赌赢过他一次而已。”
  蛇公公叹了口气,道:“这就是了,他是个‘假醉真赌精’的老江湖,不意居然栽倒在你这个黄毛小子手下,这口鸟气,他又岂能不找个机会吐将出来?”
  岳小玉又苦笑了一下,道:“说来说去,这还是因为晚辈不诸武功,所以才会任人鱼肉!”
  蛇公公摇摇头,道:“若说到任人鱼肉这句话,未免是太严重了,许不醉的性倩,我这个蛇公公是十分了解的,说正确一点,他活到这把年纪,还是经常闹着孩子脾气,这就和他的死对头公孙我剑一模一样!”
  岳小玉道:“那么,吴河四鬼是不是全都给许轩主解决了?”
  蛇公公微微一笑,道:“不要说是吴河四鬼,就算是鬼王谷的三十六恶鬼,许不醉也绝不会放在眼内!那吴河四鬼自持人数众多,且不到几个回合,便已全部丧命在许不醉的‘铁佛指’下。”
  岳小玉倒抽了一口凉气道:“真的那么厉害?”
  蛇公公说道:“他若没有几下子真实本领,公主轩早落在方竹和箫焯的手里啦!”
  岳小玉道:“是不是小岳子根令人讨厌?”
  蛇公公一征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岳小玉叹道:“师父把我交给了许轩主,但许轩主又把我带到这里来,似乎都不想我留在他们身边。”
  蛇公公摇了摇头,道:“你这种想法实在是错得离谱,公孙我剑和许不醉先后把你交托到别人手上,都是为了不想要你去冒险。”
  岳小玉目光连闪,道:“但我真的很想立刻就飞上饮血峰,和他们并肩争拼到底。”
  蛇公公道:“这个你不要想了,快喝掉这一碗蛇血再说!”
  岳小玉一征道:“什么蛇血?”
  阿曼突然在他面前出现,手里捧看一只很雅致的青花大碗。
  碗里有血,蛇血。
  岳小玉立刻闻着一股极腥的气味;连忙说道:“我不喝!”
  蛇公公道:“这不是普通的蛇血,喝了对你的身于极有帮助。”
  岳小玉还是摇头,道:“既然对身于大有帮助,晚辈更不能喝。”
  “为什么不能喝?”
  “留给蛇公公喝嘛!”
  “不必了。”蛇公公叹道:“就算我喝了,那也是白白的浪费而已。”
  岳小玉道:“我还是不能喝。”
  蛇公公道:“你可以不喝,但阿曼也可以立刻把你抛进万蛇池里。”
  阿曼听见这句话,面上又露出了那种说不出的残酷笑意。
  岳小玉吃了一惊道:“这算是什么?”
  蛇公公道:“这里叫大补气血楼,你进来若不想自己大补气血,那么就得让蛇池里的蛇儿大补气血,两者之间绝无半点选择的余地。”
  岳小玉望了望阿曼,又再望了望万蛇池里的蛇儿,只见他中大大小小的蛇儿都似乎正在盯看自己,不禁为之心中发毛。
  两条路任择其一,当然是喝蛇血比较好得多了。
  蛇血是冷的,又腥又冷。
  如此滋味,实在是不佳,不佳之又不隹。
  但蛇公公却有严令在先:“喝了不准吐,只要吐一口就把你送去见黄狗!”
  黄狗早已变成了蛇儿腹中之物,当然是万万见不得它的。
  所以,纵然蛇血滋味极劣,岳小玉还是不得不喝个干干净净。
  喝完蛇血后,蛇公公哈哈一笑,道:“花了几十年的功夫,就只是这么一喝就喝掉了!”
  岳小玉呆了一呆,道:“什么几十年的功夫?”
  蛇公公道:“你过来瞧瞧!”两根金拐轻轻一点,人已飘然掠出三四丈远。
  岳小玉喝了蛇血后,感到浑身都不自江,但蛇公公叫他过去,他也不敢站着不动,唯恐激怒了阿曼,把自己抛进万蛇池里,那就千完万完了。
  走到蛇公公身边,只见地上有一条金、红、青三色相间的蛇儿,直挺挺地放任地上。
  “它还会不会动?”
  蛇公公道:“当然会动,而且还将会动得十分厉害。”
  岳小玉皱了皱眉,道:“但它好像已经死了,它是什么蛇儿?”
  蛇公公道:“这是苗疆第一怪蛇,平均每三百年才能发现一条。”
  岳小玉“哦”一声,道:“这倒是珍贵之极。”
  蛇公公又说道:“这种蛇的名字很特别,叫‘赤蝮单刀’,它咬人的姿势,就像是高手使刀一般,往往一击就已中人要害,而且剧毒无比,连蛇血也毒得不能再毒。”
  岳小玉登时面色一变道:“什么?蛇血也有毒?”
  蛇公公道:“是的,而且还大大的有毒。”
  岳小玉道:“那么,小岳于刚才喝的……蛇血…难道就是这条单刀家伙流出来的吗?”
  蛇公公微微一笑,道:“不错,所以它虽然已经死了,但它的血仍然会动。”
  岳小玉惊道:“在什么地方动?”
  蛇公公说道:“自然是在你的肚子里动。”
  岳小玉差点没昏倒过去,道:“你……你好毒…”
  蛇公公淡淡一笑道:“我怎么算毒?最毒的还是赤蝮单刀蛇血。”
  这时候,岳小玉开始感到不对劲了。

相关热词搜索:虬龙倚马录

上一篇:第十四章 救友赴义举,渡河遭暗算
下一篇:第十六章 救人需救彻,小灵精谈天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