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马腾 飞凤游龙 正文

第二章 李少龙石洞遇怪人
 
2019-11-14 16:56:35   作者:马腾   来源:马腾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过了五天,“龙凤门”一行两百余人已分批来到了凶险无比的“毒火谷”了!
  “毒火谷”的两旁是两座高耸云海的峻岭,谷口常年笼罩着一层浓而密的白雾,深不见里。
  “毒火谷”之所以凶险,就是因为它有时会喷出一种天然的地火,而这种地火却是极毒无比,中者在一个对时内,如没有解药,必死无疑!
  李少龙看完了“毒火谷”的地势后,旋即轻叹一声,道:“莫怪‘毒火谷’号称天下五绝,本座如无‘骊珠双龙’,恐怕也无法突破这层毒雾……”
  罗刹堂主胡秋雪闻言,神情不禁一愕,说道:“毒雾?莫非谷口这层雾也有毒么?”
  李少龙点了点头,道:“不错。”
  胡秋雪不禁大感迷惑,道:“那为何我们还未中毒?”
  李少龙说道:“那是因为本座身怀‘骊珠双龙’,而且又在大家的前面,毒气飘到本座这里,已被‘骊珠双龙’的灵气所吸收,自然大家所吸入的空气已无毒气了。”
  胡秋雪这才轻“哦”了一声。
  半晌,李少龙又道:“东方堂主,依你看‘飞龙教’差不多有多少人会到这里?”
  李少龙问这句话的用意,东方智自然非常明白。
  他略一思索,道:“门主,属下相信不管有多少人,我们总可以支持四个时辰不败。”
  李少龙剑眉一皱,道:“这座‘毒火谷’恐怕不小,要找华师妹她们实在要费很多时间……而你们却只有四个时辰的时间,嗯……”
  他略为一顿,又道:“这样好了,我们把人分为三十六人一组,然后命三十六金刚为你们讲演‘天罡金刚阵’,这样也许时间能长些……”
  东方智不禁兴奋道:“属下只听人说过这‘天罡金刚阵’异常雄猛,想不到今天竟然亲身体验到……门主请放心,如此相信支持六个时辰是没问题了……”
  李少龙略一点头,道:“趁现在毒雾正浓,你们先演习一番,不然的话,等对方发动攻击,那一定是一批连一批,你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了,更不必说演练阵法!”
  他这一说,众人均觉有理。
  于是,三十六金刚便逐一向众人讲解“天罡金刚阵”的奥妙了。
  片刻后,众人的脸上均充满兴奋的光彩。
  这时,李少龙才沉声道:“各位请注意,除了今天以外,以后不准有人施展‘天罡金刚阵’中的一些武功,否则的话——杀!。”
  众人闻言,神情俱是一震。
  东方智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呢?门主。”
  李少龙道:“等你身在阵中杀人时,你就会明白了。”
  东方智一见门主神情非常凝重,不由得暗起警惕。
  李少龙旋即微微一笑,道:“时间宝贵,本座要进谷了,你们要各自小心。”
  说完,人已举步走了去。
  但是,他还走不满五步,胡秋雪已激动道:“门主——”
  李少龙忙停步,迷惘地转过头来。
  胡秋雪欲言又止,半晌,才轻轻道:“门主要小心了。”
  李少龙一看她的神色,已知道她真正要讲的是什么话,也正因为他知道胡秋雪真正的意思,所以,他才真正地从内心感到一阵震撼。
  他不敢再逗留下去。
  于是,只见一条人影如苍鹰般迅速无比扑进“毒火谷”中。
  而胡秋雪的美目却是一片凄迷。
  蓦然,东方智沉声道:“速退五里,注意雾中有毒!”

×      ×      ×

  李少龙一扑入“毒火谷”中,便稳住身形,纵目四视。
  只见谷中一片白茫茫,丝毫不能看见三丈外的东西,而且隐约还有令人作哎的腐臭味。
  李少龙心中不禁暗自忖道:“奇怪,华师妹怎会进入这座‘毒火谷’而被困,莫非华师妹是被人逼进谷内的?而且,这座‘毒火谷’谷口弥漫毒雾,华师妹身无‘火龙骊珠’怎么可能通过谷口呢?”
  他心中想着,人却漫步向谷中走去。
  大约经过一盏茶时间,李少龙突然发觉他竟走进一座天然石洞中。
  这一发现不由得令他吓了一大跳。
  李少龙不禁忖道:“怎么搞的?记得我是一直走,并没有转弯,现在应该是越深入才对呀,怎么竟走进这个石洞里面来了?”
  他心中不停想着,不禁运足周身功力贯注在双眼,顿时,李少龙却又心头一震,险些跳了起来!
  原来这座石洞深不及二丈,但是在石洞的尽头却又是两扇石门,赫然是人工开凿而成,在石门的上面,还清清楚楚刻着二行深约二寸的字:“入门即有缘,一念隔死生”。
  李少龙这时不禁喃喃道:“莫非我不慎走进石洞主人所安排的阵中,才莫名其妙地走进来的吗?”
  想到这里,人不觉转过身来,朝来路望去。
  但是,任凭他很仔细地看,却又看不出洞外究竟有什么禁忌。
  于是,一股好奇心又驱使李少龙重新走向来路去。
  然而,没多久,李少龙便又发现,他又回到原来的石洞中。
  这情形使李少龙暗暗吃惊。
  半晌,李少龙才轻叹一声,忖道:“难道我注定要被困在此洞?难道除了洞口,便没有别条通路?”
  想到这里,李少龙的心底又浮起了一丝丝的希望。
  因为他突然想起石门上面的两行字:“入门即有缘,一念隔死生”。
  既然上面写着“有缘”两字,自然不会叫跟“他”有缘的人困在石洞里罢?
  于是,李少龙精神一振,快步走到石门前停了下来。
  他略一沉吟,便举起双掌,运起五成功力缓缓向石门推去!
  岂料,两扇石门并不似李少龙想象中那样重,李少龙轻而易举地便把石门推开。
  李少龙凝目向里面望去,这一望,李少龙的心头不由得又是一震。
  原来,对着门的一块四方形的石块上正坐着一位银须老人。
  银须老人的胡须似雪一般白,而且长长地拖了一大把在地上,他的脸色显得很苍白,但是一双眼睛却似利刃一般似能看透人的心底!
  从外表看来他大约有七、八十岁上下,但是从他的眼神中,你却只能看见他的雄猛和活力,丝毫没有半点老态,而穿在他身上的一件似灰似白的衣裳,已有些破烂了!
  李少龙之所以一惊,就是他看见了银须老人的眼睛,现在经过一段时间后,李少龙心中不由镇定下来。
  当他再度望向银须老人时,不由大感奇怪。
  原来,银须老人这时仍和刚才一样,依然瞪着眼睛看着李少龙。
  李少龙赶紧抱拳一礼,说道:“晚辈李少龙打扰前辈的清修,仅在此致万分歉意……”
  岂料,银须老人却似没听见一般,依然瞪视着他!
  李少龙一怔,又道:“前辈为何怒瞪晚辈?”
  银须老人却没一点反应!
  李少龙心中不由微泛不快,又道:“前辈为何不回答晚辈的话?莫非前辈看不起晚辈?”
  哪知银须老人依旧瞪着他,连眼珠动都不动。
  李少龙不禁感到有点不对头了。
  于是,他慢慢移动脚步走了过来。
  但是,银须老人却又像看不见他一样,依然瞪着石门口!
  这时,李少龙吁了一口气,但是,旋即又感慨一叹,喃喃道:“这位银须老前辈死了还不瞑目,莫非他有什么事留在人间?”
  李少龙一边想着,一边却已走到银须老人的面前!
  他仔细瞧了一下银须老人,忽然瞧见银须老人的脚前还放着一本书皮都变黄了的书卷。
  李少龙一怔,随即弯下腰去把那本书卷捡了起来。
  他随手打开一看,只见第一页清清楚楚地写着三个大字:“天毒谱”。
  这三个字,李少龙还不觉如何,只是,却被落款人的名字惊得险些叫出声来。
  原来在“天毒谱”左下方写着七个小字:“千手药圣”白玉修。
  李少龙呆了一呆,旋即跪拜在银须老人的面前,磕了三个头,同时道:“晚辈不知前辈灵身在此,适才冒犯之处,请前辈多多见谅……”
  说完,人才站了起来。
  望了下银须老人,李少龙才继续掀开第二页,只见上面这样写着:
  “吾自家祖从天竺远来中原时,年方五岁,当时战祸迭起,家祖悲天悯人,始钻研医学,至家父已是一代名医,吾虽爱好医术,却慕剑侠行事,于弱冠之年,始拜师‘黄山千手如来’,五年后,再拜师‘江南百步穿杨’,三年后,艺满下山,却惨遭丧父之痛,家母于三月后,亦撒手尘寰,吾于巨痛之下,乃专研医术,以报父母在天之灵,十年后,吾已名满江湖,外号‘千手药圣’,有一天,吾于‘九华山’山下’捡到一名弃婴,当时便抱回家中抚养,但是,谁知吾一念之仁,却替自己养了一条反噬的毒蛇,也替武林造成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本来,吾是极为喜爱他,本想将一身武功、医术均传授给他,等到他十五岁时,竟公然向吾下毒,吾大怒,他大声求饶,谓试验乃尔,原来,他尽学吾之医术,却不用于好处,反而专研毒药,日子一久,吾实忍耐不住,便将其逐出家门,不料,当日夜晚,他竟暗中返来,偷走吾一切医书及武功秘籍,吾翌日醒来,发觉已迟,于羞愧之下离开,岂料,那畜牲还不满足,利用‘毒火谷’的地势及至毒地火将吾困在此地,每日软求硬逼,想要吾无意中说出武林奇书:‘天毒谱’,吾在一错之下,哪肯再错?故畜牲每日前来,均无功而退,日子一久,吾参悟禅机,在洞口排设‘九天迷魂’奇阵,终使那畜牲无法入洞,一直至吾证道之日,如今,吾已窥得天机,五十年后,将有福禄人至此,诛杀畜牲,谨以此语告知来者,‘天毒谱’一卷谨赠来者。白玉修笔。”
  李少龙看得心头大震,暗道:“原来百年前名动江湖的‘千手药圣’白老前辈被他的养子困在‘毒火谷’,莫怪师父也不知道白老前辈生死如何……”
  想到这里,李少龙突然听到洞外似乎有人轻步向里面走来。
  李少龙连忙收摄心神,把“天毒谱”匆匆放入怀中,身子一挺,人已轻轻贴在石洞的上顶,这正是李少龙习自“游龙宝录”之中的“游龙引”。
  李少龙刚上去不久,石门口已凝立一人。
  李少龙仔细一看,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原来来的是一个一头散发,高瘦无比,尤其穿上一袭长衣裳,更显得有点可怕,而且,谷中毒雾弥漫,一片白茫茫,忽然之间出现了一个七分像鬼三分不像人的人,纵使是艺高胆大的人,匆忙之间也一定会吓一跳。
  不久,李少龙平复波动的心情,凝目注视那散发怪人。
  散发怪人在门口呆了一会,似乎也被银发老人的眼睛瞪得心头一跳。
  半响,散发怪人才冷冷一哼,慢步走了进来。
  李少龙这时才看见散发怪人的面貌。散发怪人生得异常怕人,二道残眉,左眼似乎被传染上毒疾一般,整只眼睛附近都生了烂疮,右眼虽然完好无损,但眼珠却布满红丝,一道刀疤从右眉斜划过鼻梁直到左嘴角,同时,他的鼻子也似被利器削掉一半,只剩下一个鼻孔,一道血糟,形状似从地狱来的魔鬼一样,在白茫茫中,更透着几分的诡异。
  李少龙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散发怪人的动作。
  散发怪人走到银须老人的面前停了下来。
  然后,又冷冷一笑,似自言自语道:“老鬼,你死了吗?你也许想不到我还活着吗?你以前常劝我不要研究毒药,你说制造毒药是邪道的行为,但是,你可知道,我却因为这种本事,手创‘天毒门’,如今,我就要广收门下,凭着‘毒’称霸武林,你瞧瞧,江南‘飞龙教’教主马龙行的女儿‘霓裳仙子’马思铃和江北‘龙凤门’门主华云凤均被逼困在谷中,无疑地,江湖武林迟早是我掌中之物啊……”
  说完,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这一笑,笑声直震得洞里嗡嗡作响,由他这一笑,李少龙已知道这个散发怪人的内力,绝不在屡获奇缘的他之下,同时,他也暗暗吃惊,忖道:“这个散发怪人显然就是白老前辈的义子了……嗯,他想创立‘天毒门’以达到他统治武林的野心,如果让他成功的话,那无异是平静江湖遭受血劫的开始,我一定要阻止这件事……”
  想到这里,不觉吸了―口气。
  蓦然,底下的散发怪人沉声道:“什么人?”
  就在他说话同时,散发怪人已抬头望向李少龙贴身的地方看来。
  李少龙心里叫苦,身形却一震,人已落了下来。
  散发怪人一只右眼凝视李少龙,眼中杀机连闪,显然,已准备把李少龙杀之灭口。
  李少龙知道眼前这个散发怪人正是他平生劲敌,他半点也不敢大意,所以,一落下地面,便蓄势待发,准备作全力的一击。
  岂料散发怪人突然哈哈大笑,半晌才顿住笑声,接着望了李少龙一眼,道:“娃儿,你可知道刚才老夫在笑什么?”
  李少龙丝毫不敢松懈戒备,闻言,淡淡地一笑,说道:“在下似乎无知道的必要。”
  散发怪人一怔,旋即又一笑,说道:“娃儿,老夫告诉你吧,因为老夫今天高兴。”
  李少龙轻轻道:“哦?”
  散发怪人又道:“你知道老夫为什么高兴吗?”
  李少龙微微一哂,道:“在下已说过,在下似乎无知道的必要。”
  散发怪人摇了摇头,道:“这次可不行了,因为这件事与你有关系……”
  李少龙心中一动,不禁道:“为何与在下有关?”
  散发怪人哈哈一笑,道:“因为老夫要收你为徒。”
  李少龙闻言,神情似乎一愕,内心却已不知笑了多少回了。
  散发怪人看李少龙全无言语,不禁问道:“如何?老夫虽不敢说武功是天下第一,但却是天下第一人哩!”
  李少龙不解道:“既然武功不是天下第一,为何却是天下第一人呢?”
  散发怪人得意道:“因为老夫精通用毒及暗器,足以弥补武功的不足……”
  李少龙道:“那在下拜你为师,在武技方面定然不会有什么成就的!”
  话对说完,散发怪人急急道:“但是,在暗器及用毒方面,你均能压倒天下之人呀!”
  李少龙故意正色,说道:“包括你在内?”
  散发怪人微微一笑道:“我自然是例外。”
  李少龙面泛不快,道:“那我学来干什么?”
  散发怪人一怔,问道:“那么你学来又做什么?”
  李少龙轻轻一笑,道:“当然是杀你呀,或者毒死你呀,那才真正是学以致用呢!”
  散发怪人面色一沉,道:“弑师是犯江湖大忌,你不怕引起公愤吗?”
  李少龙佯装不解道:“那怎么会呢?以前有一个义子想毒死他的义父,他还不是活到现在?”
  散发怪人丑脸一变色,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李少龙耸耸肩,道:“自然是有人告诉我的。”
  散发怪人眼中凶光一闪,狞笑道:“谁告诉?”
  李少龙正色道:“说起这个人,在江湖上是鼎鼎有名哩,只可惜他现在已经死了。”
  说完,脸上顿现遗憾之色。
  散发怪人嘿嘿冷笑,道:“别拐弯抹角了,那人是谁?”
  李少龙神秘一笑,道:“那人与你的关系不浅!”
  散发怪人眼中棱光暴射,冷冷道:“说,那人是谁?老夫已越来越没有耐性的了。”
  李少龙忽然哈哈一笑。
  散发怪人一怔,道:“娃儿,你笑什么?”
  李少龙道:“我笑你。”
  散发怪人又是一怔,道:“笑我?”
  李少龙点了点头,道:“不错,在下笑你像一头笨猪。”
  散发怪人眼中凶光连闪,冷冷一笑,道:“娃儿,老夫越来越不敢收你这个徒弟了。”
  李少龙道:“我可也越来越不欣赏你这条笨猪了。”
  散发怪人面色一寒,道:“够了,娃儿,老夫承认被你耍了,敢在老夫面前这般说话的人,天下间除了你以外,我想已没有别人了。”
  李少龙轻“哦”了一声,道:“如此说来,你一定知道我是谁了?”
  散发怪人冷冷地道:“我看除了江北‘龙凤门’李少龙李门主以外,别无他人了。”
  李少龙闻言,不禁哈哈大笑。
  良久,才顿住笑声,道:“阁下果然是枭雄人物,莫怪白老前辈在十五年以后才看清你妁真面目。”
  散发怪人闻声色变,道:“白老头都告诉你了?”
  李少龙笑道:“不然的话,我如何得知阁下弑父的丑闻呢?”
  其实李少龙这番话是另有用意,他当然知道散发怪人创立“天毒门”就是表示还记惦着“天毒谱”。
  如果他说告诉他这件事的并不是白玉修本人,那么奸险无比的散发怪人自然而然要想到白玉修的遗物上去,也许在他知道有遗物之后,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李少龙怀中的那卷“天毒谱”,所以,李少龙才婉转地“点”了散发怪人一下,让他自入迷途,认为是白玉修亲自告诉李少龙的。
  果然,散发怪人已认定是白玉修告诉李少龙了。
  慕然,散发怪人冷笑道:“那为何白老头却死了呢?”
  李少龙沉声道:“在下来时,白老前辈已奄奄一息了,算起来已有三个月之久了。”
  散发怪人猛一回身,凝视着白玉修的遗体。
  良久,才转过身来,道:“你胡说八道,白老头分明刚死去不久,所以尸体未腐,李门主不知用意如何?”
  李少龙闻言,不由得也大感迷惑,暗道:“不错呀!白前辈已死去五十年了,为何遗体未腐?”
  心中这样想着,口中已笑道:“那是因为——”
  说到这里,突地一顿。
  散发怪人急道:“因为什么?”
  李少龙忽地灵机一动,忙从怀中取出一颗通体火红,光滑无比的小球,道:“阁下认识这颗小球吗?”
  散发怪人一看,脸色微变,心中贪念顿时大起,他嘿嘿一笑,说道:“此珠正是‘骊珠双龙’之一的‘火龙骊珠’,是吗?”
  李少龙笑说道:“阁下果然是见识渊博,此珠正是能解天下百毒的‘火龙骊珠’。”
  话声方落,突然,对面散发怪人右手似闪电般向李少龙手中“火龙骊珠”抓过去。
  李少龙早就有警戒,这时一见散发怪人发动攻势,□中冷冷一笑,左手斜斩向散发怪人右手的经脉,速度快如疾雷,同时已把“火龙骊珠”收入怀中。
  散发怪人脸色微微一变,赶紧化爪为指,一招“双龙抢珠”向李少龙两只眼睛点去,同时左手已扣向李少龙疾斩而来的左手。
  李少龙冷哼一声,右手也是一招“双龙抢珠”,反而迎上散发怪人的右手,几乎在同一时刻,李少龙脚步向斜右连连踏了四、五步,恰好顺势躲过散发怪人扣来的左手,同时,李少龙一转左手,竟奇妙无比反扣住散发怪人的左手经脉。
  散发怪人只觉左臂一麻,左半身几乎无法移动,而且右手食、中两指与李少龙两指相扣时,从李少龙的手指上竟传来阵阵热流,似要张开他的手指一般,他虽想收回,但是李少龙却越扣越紧,丝毫不给他机会。
  散发怪人说的不错,在武功方面他并不是第一人,所以他现在只好受制于武功是天下数一数二的李少龙了。
  李少龙轻轻一笑,道:“阁下的武技的确令人不敢恭维。”
  散发怪人咬牙道:“娃儿,老夫今天可是阴沟里翻船,倒霉到家了。”
  “了”字刚刚出口,突地右脚无声无息地已踢向李少龙的下腹。
  李少龙虽然已占了七分胜算,但是他仍然凝神戒备,因为他知道至少散发怪人还有暗器、用毒这两方面的绝技,所以他丝毫不敢疏忽。
  这时一见散发怪人又发动攻势,心中冷冷一笑,两脚已前后左右似柳枝一般地摇摆起来,而他的双脚虽然走得很迅速,看似杂乱,其实却是“游龙宝录”上的绝技——“倒转游龙步”。
  李少龙一施展“倒转游龙步”,散发怪人一脚便已落空。
  就在散发怪人失手发愣的时候,李少龙突然放开双手,却又迅速无比地在散发怪人身上连点三处穴道。
  散发怪人在指风近身时方始警觉,但却已太迟了,于是,散发怪人发出一声闷哼,人已萎顿下去。
  李少龙忙向前一步,把快摔在地上的散发怪人扶着。
  散发怪人虽然失去行动自由,但却能够讲话。
  他恨恨地瞪了李少龙一眼道:“小子,快解开老夫的穴道,不然的话,你将会后悔的。”
  李少龙微微一笑,道:“阁下以为在下是什么人?”
  散发怪人略一沉吟,忽然轻声道:“娃儿,这样好了,你解开老夫的穴道,老夫把那些女娃儿释放出来如何?”
  李少龙冷冷一哼道:“阁下的措词显然有些不当。”
  散发怪人一怔。
  李少龙又道:“首先在下是一门之主,阁下这声‘娃儿’似乎应该换成‘门主’,至于在下师妹,那是被你们逼困,并非是被檎,阁下这‘释放’两字也似乎应该省略。”
  散发怪人闻言,眼中凶光一闪,但随即轻叹一声,道:“好吧,门主就门主……李门主,虽然令师妹不是被擒,但是,如果老夫不放弃攻势,令师妹似乎也出不了‘毒火谷’,你说是吗?”
  李少龙点了点头,道:“不错。”
  散发怪人得意一笑,道:“那么李门主就应该解开老夫的穴道才对。”
  李少龙淡淡道:“为何应该解开你的穴道?”
  散发怪人一怔,道:“难道门主不顾令师妹的生死?”
  李少龙道:“敝师妹的生死与解穴道有何关联?”
  散发怪人面色一变,道:“门主应当明白,只要老夫解开穴道,令师妹就能脱困了。”
  李少龙轻“哦”一声,道:“这么说来,阁下是在和在下谈条件了?”
  散发怪人道:“门主要如此想也不要紧,反正这个条件门主并没有任何损害,何乐而不为呢?”
  李少龙轻咦一声,道:“可惜在下素来最不喜欢与人谈条件,要求人不如求己,在下不如亲自去找,也许能顺利找到敝师妹那也说不定。”
  散发怪人面色再度一变,道:“你不解开老夫的穴道?”
  李少龙淡淡一笑,道:“阁下的穴道经过三个时辰后,自然会自动解开,何必急在一时呢?”
  散发怪人眼中杀机连闪,咬牙道:“好,很好,这笔‘恩惠’不知要如何来偿报?”
  李少龙轻松道:“千万不要有那一天,如果不幸,那一天来临了,恐怕阁下不止是失去行动自由那么简单!”
  散发怪人听得几乎要吐血。
  李少龙一时童心大起,又向散发怪人扮了个鬼脸,才转身向洞外走去。
  散发怪人不禁恨得牙齿“咯咯”地作响。
  而李少龙却已在毒雾中失去了身影。

相关热词搜索:飞凤游龙

上一篇:第一章 毒火谷华云凤遇险
下一篇:第三章 探天毒门勇救诸女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