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马腾 飞凤游龙 正文

第四章 破毒计害人贼伏诛
 
2019-11-14 16:58:47   作者:马腾   来源:马腾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李少龙奔出“毒火谷”外时,阵阵杀伐的声音已传进他的耳中。
  李少龙暗中叫苦,于是,更加紧身形,加速向打斗的地方奔去。
  转过一座小树林,李少龙便看见“霹雳堂”堂主东方智正和一位身材雄猛的虬髯大汉展开一场非常激烈的打斗。
  而在他们不远的地方,“龙凤门”的门人正排成“天罡金刚阵”瞪视着一群身穿灰衣劲装,个个提刀举剑的大汉。
  李少龙暗暗吁了一口气,暗道:“总算还没有开始……”
  心中想着,人已走进剑拔弩张的紧张场面啦。
  忽然,一声惊喜而又娇甜的声音传进李少龙的耳中道:“门主回来了……”
  李少龙根本就不用看,已知道发话的人,必是胡秋雪无疑!
  接着,“龙凤门”这面便发出一声似雷的欢呼!
  相反地,身穿灰衣劲装的大汉那面,却是个个呆若木鹤,除了眼中连连闪着惊骇外,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少龙连忙举起双手,使“龙凤门”的门人安静下来。
  接着,沉声说道:“东方堂主住手。”
  这几个字均是贯注真力,所以字字似在东方智的耳边响起一般。
  东方智心头一震,双掌不由一滞!
  而对方那位虬髯大汉却趁机连连攻出七掌十三拳。
  本来,这两人的功力就已相差无几,这时东方智先机尽失,不由得连连闪避,处处受制于人。
  李少龙看到这种情况,本想插手,但又怕落得“以多欺寡”的罪名,所以,只在旁边暗暗着急。
  东方智不愧是成名高手,虽然这时被逼得只有守势而没有攻势,但他依然沉着应战,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而虬髯大汉也不因取得先机而高兴,依旧谨慎地找东方智的空门,趁机进攻。
  经过二十多招之后,东方智似乎大感不耐,忽然双拳齐发,向虬髯大汉“肩井穴”击去。
  这一击,顿时胸前空门大露,虬髯大汉略一迟疑,两肩一沉,右手化掌为拳,一招“直捣龙门”,猛向东方智胸前要害击去。
  李少龙一旁看得大感不妙,但却苦于无法出手。
  岂料就在虬髯大汉出拳同时,东方智突然身子一翻,不但躲过一拳,同时,人也到了虬髯大汉的背后。
  虬髯大汉一失去东方智的人影,便感到不对,于是身子猛向前奔了几步才转过身来。
  哪知东方智不但没有趁机攻击,同时已回到李少龙面前恭身一礼,道:“门主,东方智在此。”
  李少龙适才一看东方智用险招摆脱虬髯大汉,不由得吁了一口气,道:“东方堂主,你们到底为什么打了起来?”
  东方智回顾虬髯大汉一眼,道:“那位‘混世蛟龙’鲁明误会我们将他们小姐困在‘毒火谷’中,所以……”
  话未说完,虬髯大汉“混世蛟龙”鲁明已大声道:“莫非不是?那么你们门主怎么从‘毒火谷’奔出来?”
  东方智一听,沉声道:“那是你们将我们门主困在里面,我们门主要进去救援的关系。”
  “混世蛟龙”鲁明怒叱一声,道:“你胡说八道!”
  东方智刚要回话。
  李少龙已沉声道:“别说了,都是误会。”
  东方智一怔,迷惑道:“误会?”
  忽然一声娇美的声音在旁响起,道:“怎么是误会?”
  原来胡秋雪在他们两人答话之间,已来到李少龙的旁边。
  李少龙轻叹一声,道:“一言难尽,这一切全都是‘天毒门’的阴谋。”
  胡秋雪惊疑道:“怎么江湖中有‘天毒门’,我会不知道?”
  李少龙摇了摇头,道:“我也是在最近才知道的……”
  胡秋雪不解道:“那门生为何不告诉我们呢?”
  李少龙苦笑道:“我说的最近,是指进入‘毒火谷’这段时问……”
  东方智忙道:“门主有没有救出华门主?”
  李少龙点了点头道:“有,她们随后就……”
  话未说完,“毒火谷”口已出现了五十条人影。
  李少龙愉快地笑道:“瞧,那不就是她们吗?”
  不久,华云凤、马思铃众女已来到李少龙的面前。
  而“混世姣龙”鲁明马上惊喜地叫了一声,道:“小姐,妳无恙吧?”
  马思铃一点螓首,道:“我没事。”
  鲁明又道:“邱……小姐,我们回去吧!教主在总坛等得很着急哩!”
  马思铃略一迟疑,才向华云凤、李少龙两人道:“凤妹、龙弟、我想回去看看我爹他老人家——”
  话未说完,华云凤已截口道:“铃姐姐,何必那么着急呢?先跟我们回‘龙凤门’玩几天才回去嘛!”
  马思铃神色又一迟疑。
  李少龙也轻声道:“铃姐姐,我看妳就委屈几天,到敝门陪陪华师妹吧!”
  马思铃突然从凤眼中射出一道奇异的眼光,直注在李少龙的脸上,轻声道:“你是真心要我去?”
  李少龙突然警觉到马思铃的眼光,不禁心头一震。
  因为,他曾经在胡秋雪的眼睛中看过这种眼光。
  他怕这种眼光,他实在“惹不起”。
  但是,在礼、在理,他都应该说是真心。
  于是,李少龙马上说道:“自然是真心。”
  马思铃看了李少龙良久,才轻叹一声,道:“我也很想去见识一下威镇江北的“龙凤门’,只可惜,我一定要回去跟我爹他见一次面。”
  华云凤神色一黯,道:“铃姐姐,妳一定要早一点来哟。”
  马思铃强笑道:“会的,红妹,至多五天,我一定会去看妳……”
  华云凤坚定地看了马思铃一眼,道:“一定?”
  马思铃轻笑道:“傻凤妹,我骗妳干什么?”
  华云凤高兴道:“好,我和师哥等妳来。”
  马思铃黯然地看了华云凤和李少龙一眼,低声道:“再见啦!”
  说完,人一腾身,快如闪电般地消失在远处。
  接着,“飞龙教”的教徒也纷纷跟随在马思铃的背后,飞身离去。
  华云凤望着马思铃消逝的方向,又轻叹一声。李少龙突然道:“对了,白雷山呢?”
  东方智,胡秋雪听得一怔。
  东方智不解道:“门主,谁是白雷山呢?”
  于是,李少龙又把他进谷的情形说了一遍。
  东方智听后,不禁咬牙道:“这厮简直比畜牲还不如,竟然害死抚养他长大的义父,而且,还想称霸武林,哼,这种人留在世上,连我都替他感到可耻……”
  李少龙道:“现在话都不用说了,还是找白雷山要紧,免得他又去害人了。”
  华云凤等人均觉得有理,不禁点了点头。
  但是,华云凤却面有难色道:“然而,我们要从什么地方找起?天下如此广阔,谁知道他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李少龙剑盾一轩,说道:“是呀,要找——”
  话未说完,从树林中已传出一种似夜枭的狂笑,道:“不用找了,老夫已经来了。”
  李少龙闻声知人,马上低声向华云凤道:“白雷山来了。”
  循着笑声,散发怪人白雷山已站在离李少龙身前三丈远的地方。
  李少龙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道:“莫非阁下又练成什么样的绝技吗?不然的话,怎么敢明目张胆地站在那里?”
  白雷山并不生气,反倒哈哈一笑,道:“李门主,绝技是不敢说,倒是玩意却不少哩!”
  李少龙厌恶地瞪了他一眼,道:“废话少说,你既然敢出来,一定是有非常把握了?”
  白雷山突然面色一寒,道:“李少龙,你破坏老夫的大计,你想,老夫会干休吗?”
  李少龙哈哈一笑,厌恶地道:“白雷山,你已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不但做错事不知悔改,而且还变本加厉,残杀人命,你良心何在?人性何在?”
  白雷山的脸色忽然变得十分的难看,但那只是一瞬间,不久就已恢复正常,并且还仰天大笑。
  半晌,白雷山才顿住笑声,狞笑道:“李少龙,老夫现身的目的,并不是来和你说道理的……”
  李少龙不屑地道:“哦?”
  白雷山独目中突然射出一道骇人的杀机,道:“今天我一定要和你分一个高下,反正我的计划都被你破坏了,纵使老夫不能一统天下,但是能杀死‘龙凤门’的门主,相信也是一件很光采的事……”
  李少龙道:“你想向我挑战?”
  白雷山飞快道:“不错,只有我们两人,不准任何人参加,直至有一方死去为止。”
  李少龙还未答话,一旁的华云凤已低声道:“师哥,千万别答应他,我看这人满脸奸诈,说不定他会用什么奸计来使你上当……”
  李少龙闻言,不由沉思起来。
  白雷山一见李少龙不说话,又道:“如何?老夫绝不用毒,也不用暗器,只凭真才实学和你决斗。”
  李少龙不禁道:“可以,只要你不耍奸巧,本人舍命奉陪就是……”说完人已向白雷山停身的地方走去。
  岂料白雷山突然道:“不可太靠近老夫,只能在老夫一丈远的地方动手……”
  李少龙闻言一怔,颇感意外地道:“你有能力凌空发掌?抑或是另有阴谋?”这也莫怪李少龙耍怀疑,因为他曾经和白雷山打斗,对于白雷山的能耐,他实在不敢恭维。
  白雷山如果说有能力打败李少龙的话,或许只有用暗器,用毒方面胜过李少在,但是这时他又事先答应绝不使用暗器、毒物,那么他到底是凭什么呢?
  况且,现在白雷山又叫李少龙不可靠他太近,这对一个武功不高的人是大反常规的事。
  但是,他又想到一件事,那就是白雷山虽然武技并不高明,但是他的内功却非同小可,如果白雷山能获名师指熙,他体内那股强大无比的内力就会自然而然地充分发挥出来,到那时,李少龙也不敢有十分把握能胜过白雷山了。
  他这里如此想着,那边的白雷山已阴声道:“李少龙,你别得意,虽然老夫武技并不高明,你也要承认老夫的修为也是非常雄厚的……”
  李少龙不禁哑口,因为这是事实。
  一旁的华云凤却冷冷一笑,道“既然如此,为何不敢让我师哥再向前!”
  白雷山不由干笑:“因为老夫——”
  话刚说到一半,忽然右手一扬,一粒黑点已应手飞向李少龙停身的地方。
  同时,白雷山人已顺势向后面电射而去。
  岂知华云凤早已感觉奇怪,这时一见白雷山扔出一颗黑丸,芳心没来由的一震,不由急道:“师哥快躲——”
  同时,娇躯一拧,人已拦住白雷山的去路。
  也就在这时,李少龙听到华云凤的喊声,丝毫不加思索,人已快速飘身倒退。
  只闻“轰”一声似雷声响,众人只觉耳中大震,顿时均是一呆,而眼前已是白烟弥漫。
  然而,李少龙不愧一代奇男子,他略为一呆,立刻冲入烟幕中,向白雷山逃走的方向扑去。
  哪知,他刚冲出烟幕,便已看见华云凤正向白雷山的右手经脉扣去。
  看到这种情形,李少龙不由倾住身形,站在一旁观看,因为他相信,对付白雷山只是华云凤已是足足是余。
  果然,白雷山一见华云凤纤手急扣而来,连忙一缩右手,躲过这一招。
  但是华云凤不给他机会,左手突然挥出,顿时一股强大无比的劲气向白雷山胸前卷去。
  白雷山心头大骇,想要躲避却已来不及了。
  只听“波”一声,白雷山的胸前已被华云凤一掌击中,人也“登登登”连退三大步,接着便吐出一口鲜血,显然内伤极重。
  原来华云凤原先只想擒住白雷山,继而听到一声巨响,便知白雷山方才所投去的黑丸正是一颗包有火药的铁珠,于是芳心一急,所以一出手便是杀手锏,而且每一招都已用上了全力,这就莫怪白雷山要吃亏了。
  李少龙冷哼一声,道:“原来你的真才实学,就是这粒铁珠……”
  一旁的华云凤惊喜道:“师哥,你没有受伤?”
  李少龙闻言,不禁向她微微一笑,道:“没有,方才真要谢谢师妹……”
  华云凤也不知为什么,粉面竟然一红,道:“谢什么?自家人还客气什么?”
  说到“自家人”的时候,华云凤的俏脸显得更红了。
  李少龙略有所觉,连忙一定心神,沉声叱喝道:“白雷山,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这时,“龙凤门”的众人都已围了过来,人人均是一片愤怒的神色。
  东方智不禁恨声道:“门主,像这种无耻的小人,活在世上已是多余,干脆一刀把他杀了……”
  胡秋雪却不大同意地道:“他想害死门主,岂能如此便宜他?”
  华云凤听得一点螓首,恨声道:“对啦!这人实在太可恶了,不让他吃点苦头怎么行呢?”
  李少龙却面色凝重地说道:“虽说此人可恶,但是,他现在身负重伤,我们岂可——”
  话末说完,面色突然一变。
  华云凤和众人看得一怔。
  李少龙蓦然一伸右手,向白雷山的鼻孔探去。
  华云凤看得芳心不由大感不妙。
  果然,李少龙略为呆了一呆,随即轻叹一声。
  华云凤粉脸微变,急忙问道:“他死了?”
  李少龙道:“不错,他自断心脉。”顿了顿,又道:“他也许已知道今天绝对活不成了,所以才自尽的……”
  东方智也道:“人死百了,无论他有多坏,也应把此恨泻水东流了。”
  胡秋雪“哼”了一声,道:“只是便宜了他……”
  李少龙突然仰望天上白云,缓缓地吁了一口气。
  华云凤轻轻靠近李少龙的身边,幽幽道:“师哥,我们回去啦……”
  李少龙面无表情,平静道:“不错,我们应该回去了。”
  于是,一行人马已慢慢地离开了“毒火谷”……
  只剩下青天白云,似乎正在为死者洗清罪恶。

×      ×      ×

  黑暗过去了。
  光明接着便已来临。
  他们都已看到他们心中的希望一一家园已在望了。


  (全文完,凌妙颜录校,古龙武侠网独家首发)

相关热词搜索:飞凤游龙

上一篇:第三章 探天毒门勇救诸女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