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马腾 飞凤游龙 正文

第三章 探天毒门勇救诸女
 
2019-11-14 16:57:25   作者:马腾   来源:马腾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从入谷到现在已费了三个时辰,李少龙依然找不到华云凤众女被困的地方。
  这时的李少龙也不禁有点心慌了。
  突然间,在茫茫中、李少龙似乎看见一条人影在他左方三丈距离的地方一掠而过。
  李少龙不由疑心大炽,暗道:“那散发怪人被我以独门手法点倒在石洞里,照理说来,那条人影绝对不会是他,那么只有他的同伴了……”
  想到这里,李少龙不由得精神一振。原来“千手药圣”白玉修窥悟一大机,算准五十年后会有人至此,所以他洞前的“九天迷魂大阵”在李少龙推开石门的一刹那,便自动解开阵势,以至于后来的散发怪人能够顺利地进入洞中,而李少龙也能够顺利地走出洞口。
  且说李少龙一见到那条人影的同时,虽然他心中在猜测着,但是他人却已展开“游龙宝录”上的“游龙千里”轻功身法,暗中跟随在那条人影的背后,始终保持三丈的距离,迅速无比地但却不发出一点声响。
  前面的人影也不知是看不见或者是认定绝对不会有人,奔驰了大约三里路了,竟然还没发现他身后三丈远的地方还跟着一个人。
  大约又经过了一刻久的时间,那人的速度逐渐减慢了下来。
  李少龙一看他减慢速度,便知道快接近目的地,于是,他估计着那人奔驰着方向,竟向旁边飞掠而去,然后再向那人进行的方向急奔而去。
  过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李少龙已看见远远赫然是一座庄院。
  而适才的那人正停在门口和一位身穿蓝衣劲装的青年交头接耳,也不知是在讲什么,不时地发出一两声笑声。
  李少龙略一沉吟,不顾那两个人,而向庄院的后面绕了过去。
  不久,李少龙已来到庄院的后面。
  他丝毫不加思索,足尖一点,人已似飞鹏一般跃了进去。
  李少龙身形已落地,便凝神向四处看去。
  只见四周围并没有什么特殊可疑的地方,和一般庄院一样,只有一点不相同,那就是这座庄院没有花草树木,当然,常年都布满毒气的地方,怎么可能生长花草呢?
  李少龙无暇多看,只呆了一呆,人已似猫一样地毫无声息进入了大厅。
  只见大厅足有十丈方圆,李少龙刚进来时便怔了怔。
  再看对门的尽处只放着一张虎皮大椅,在椅子上面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块大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三个大字——天毒门。
  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东西,整个大厅空荡荡地。
  但是,李少龙看见这种情形,竟轻叹一声,喃喃道:“看来散发怪人的确是有所准备,单单这个大厅,竟比本门的大厅还来得大,看来刚才没杀死他,实在是一大失策。”
  顿了顿,又似自言自语道:“单建这座庄院已不知害了多少人?‘毒火谷’常年毒气弥漫,又不适宜人居,看来只好一把火把它烧掉了!”
  说到这里,忽然门外来一声忿怒的声音,道:“谁要把总坛烧掉?”
  李少龙微微一笑,转头向门外望去。
  只见门外已快步走进两个年青人。
  这两个年青人正是刚才在大门谈天的青年。
  右边一人身穿蓝衣劲装,左手还提着一把剑,面貌平凡,但却充满着邪气,令人一望之下,便知道是邪道中的人。
  而左边的另外一位青年,正是李少龙跟踪而来的人,他一身灰衣劲装,神情木然,仿佛什么事他都不在乎的样子。
  李少龙看了这两人,淡淡道:“莫非两位不赞成?”
  右边那个蓝衣青年冷冷一笑,道:“如果赞成的话,何必出声阻止你呢?阁下说是吗?”
  李少龙哈哈一笑,道:“是极,是极,在下是对什么人说什么话,面对阁下这样的人只好说胡涂话了?”
  蓝衣青年面色一沉,冷笑道:“阁下来此当然不只是为了要说胡涂话吧。”
  李少龙淡淡一笑,道:“不错,而且还要烧掉这座庄院,最终目的自然是阻止‘天毒门’出现江湖。”
  蓝衣青年面色一变,道:“你怎么知道本门?”
  李少龙说道:“自然是有人会告诉我的。”
  蓝衣青年道:“谁告诉你的?”
  李少龙道:“是一位散发怪人告诉我的。”
  蓝衣青年不禁吁了一口气,道:“原来是家师告诉你的,我还以为己泄露秘密了呢?”
  李少龙不解地说道:“迟早总要开宗立派的,纵使泄露出去了,又有什么要紧呢。”
  蓝衣青年道:“那是因为家师认为时机尚未成熟,如果先让武林中的人知道的话,虽然我们并不怕他们,但是对我们说来也是一件麻烦的事……”
  李少龙点了点头,忽然道:“对了,尚未请教两位名讳如何称呼?”
  蓝衣青年不禁一笑,道:“在下黄宗春。”
  说完,一指灰衣青年,道:“这是在下师弟潘琏圃。”
  李少龙淡淡道:“在下李少龙。”
  蓝衣青年黄宗春含笑道:“久仰,久仰,原来是——”
  说到这里,脸色突然一变,惊道:“李少龙?‘龙凤门’门主李少龙?”
  李少龙微微一笑,道:“在下只能说黄兄见识广博。”
  话未说完,“玱琅”一声,黄宗春手中长剑已然出鞘。
  黄宗春道:“刚才你说出了家师的模样,我还以为你说要烧掉庄院的事是在开玩笑,没想到——”
  李少声道:“没想到是真的?”
  话刚说完,突然一条人影一闪,旋即一拳打向李少龙的胸肋要害。
  李少龙微一错愕,他实在没想到从开始到现在均末说一句话的潘琏圃竟然会先出手。
  但是,错愕归错愕,李少龙还是李少龙。
  虽然,这一拳快似迅雷,但是,李少龙只一闪,就已躲开这一拳,但是,他刚躲过一拳,就发觉一道寒光已如飞而来。
  李少龙暗中冷笑,脚下迅速施展“倒转游龙步”左摇右摆起来。
  于是,一场打斗旋即开始。
  经过十招以后,李少龙均未出手,到第十一招——黄宗春一剑刺向李少龙的咽喉时,李少龙不禁大感不耐,于是在躲过一剑之后,右手食指微曲,一连弹出二缕指风。
  黄宗春心头一震,慌忙收到剑势,想要抽身躲避,但是却已太晚了,他虽躲过第一指,但却躲不过第二指。
  只听一声闷哼及“玱琅”一声,黄宗春已被点中昏穴,手中的长剑不由自主地也掉落在地面上。
  灰衣青年潘琏圃看的血脉贲张,一声厉吼,人已扑了过来。
  但是,他是散发怪人的徒弟,上天似乎注定散发怪人一门,手底下的功夫都是稀松平常得很。
  灰衣青年举起两拳,还未击出,他的手腕便已被李少龙扣住。
  灰衣青年潘琏圃瞪大着眼睛怒视李少龙。
  李少龙大为奇怪,不禁道:“你为何要为他拚命?纵使他对你有恩,但是他怀野心,想要独霸武林,毒荼江湖而且又害死抚养他成人的义父,你想想看,像这种人值得你为他拚命吗?”
  潘琏圃闻言,眼中忽然充满了痛苦,半晌,才用颤抖的声音道:“我知道,但是我不能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呀!”
  李少龙-皱剑盾,道:“他对你有什么恩情?”
  潘琏圃道:“我从小就跟着他,我没有饭吃的时候,他给我饭,我没有地方睡的时候,他给我床,我没有衣服穿的时候,他给我衣服,就是这些。”
  李少龙不禁叹了一口气。
  他当然知道这种恩情最大,要报答都报答不完。
  潘琏圃继续道:“所以,我虽然知道他的行为不对,但是又不能反叛他……”
  李少龙不禁放开他的双手,又叹了一口气。
  潘琏圃惊异地看着李少龙。
  李少龙苦笑道:“你走吧,从今天后做个顶天立地的人,也从今以后不要再冋到‘毒火谷’了。”
  潘琏圃急道:“那家师呢?”
  李少龙面色一沉,道:“令师死有余辜。”
  潘琏圃面色一白,颤声道:“李……李门主要杀家师?”
  李少龙道:“令师似乎没有活着的理由。”
  李少龙这种斩钉截铁的回答,使潘琏圃心头一震。
  良久,潘琏圃才似自言自语道:“师父……师父,圃儿无法救你了……”说完,人已飞奔而出。
  李少龙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缓缓噢了一口气。
  半晌。
  李少龙才把黄宗春的穴道解开。
  黄宗春一清醒过来,立刻站了起来。李少龙冷冷一笑,道:“阁下还要不要再试试?”
  黄宗春脸色微变,急道:“我的师弟呢?”
  李少龙道:“走了。”
  黄宗春道:“走了?”
  李少龙道:“是我放他走的。”
  黄宗春惊疑地望了李少龙一眼,道:“那……那我呢?”
  李少龙暗中冷笑,道:“他有该走的理由,你有吗?”
  黄宗春忙道:“只要门主想知道什么,我都说出来。”
  李少龙平生最恨这种临危背义的人,但是,为了救出华云凤众女,这时只好把心中那股气愤强忍下来。
  黄宗春见李少龙没说话,不由得苦着脸,道:“唉,其实在下是被白雷山胁迫的,不然的话,我早己离开他了。”
  李少龙略一沉吟,忽然道:“你从小就跟着他了吧?”
  黄宗春毫不思索的,脱口说道:“是的。”
  话刚出口,突然面色一变,连忙改口道:“不,不,不是的,我……我是最近被他抓来的。”
  李少龙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暗暗冷冷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请问你三个问题……”
  黄宗春闻言大喜,道:“请问是不敢当,李门主尽管问吧,我是知无不答。”
  李少龙冷冷一笑,道:“很好,第一个问题是令师一共有几个弟子?”
  黄宗春飞快答道:“两个,只有我与敝师弟。”
  说完,又想了想,道:“因为家师认为时机成熟了,再广收门下还不晚。”
  李少龙轻“嗯”了一声,道:“很好,第二个问题是,敝师妹被你们困在什么地方?”
  黄宗春似乎早就料到李少龙一定会问这个问题。
  李少龙话刚说完,黄宗春已接道:“令师妹被家……白雷山用毒逼困在一座石洞里边。”
  李少龙不禁迷惑道:“令师为何要用毒呢?‘毒火谷’常年毒气弥漫,令师似乎是多此一举。”
  黄宗春摇了摇头,道:“虽然江湖上传言‘毒火谷’布满毒气,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李少龙惊疑道:“难道此谷也有无毒的地方?”
  黄宗春点了点头,道:“不错,那是在此谷的尽头有一条很狭窄的小道,一边环山,一边临崖,异常凶险,如果从此道一直走到尽头,便是‘毒火谷’的后谷,那个地方便没有毒气,令师妹就是被白雷山用毒逼进来的。”
  他似乎已晓得李少龙很痛恨散发怪人,所以到现在已没有提过一句“家师”,殊不料他聪明反被聪明误,李少龙看他如此可恶,对他的厌恶却是越来越深,只是,他还不明白,而且还一副得意的样子。
  这时,李少龙闻言也不由得恍然大悟,忖道:“原来华师妹是被散发怪人用毒逼进那条小道才进入‘毒火谷’的,我还奇怪她们怎能够进入‘毒火谷’的?”
  想了半晌道:“我第三个问题!”
  说到这里,突然一顿。
  黄宗春心头一震,忙道:“门主请问,请问……”
  李少龙摇了摇头,道:“还是等一下再问吧。”
  黄宗春连忙谄笑道:“那现在要做什么?”
  李少龙厌恶地看了他一眼,道:“先带我到敝师妹被困的地方去。”
  黄宗春恭声道:“是,门主请跟在我的后面,因为谷内全都是一—”
  他“毒气”两字尚末说完,李少龙已不耐烦道:“放心,我是怎样进来的?”
  黄宗春恍然道:“不错,原来门主已有克制之法……”
  李少龙闻言,不禁问道:“那你们是用什么方法的?”
  黄宗春道:“其实也不是我们用什么方法,而是在谷后生长很多能克制‘毒火谷’毒气的无名花,只要身上有一朵那种花,就能克制毒气二个时辰,白雷山曾经研究过它,岂知它只对此谷的毒气有效,对其他毒气就不能产生效用。”
  李少龙惊叹一声,道:“天生万物,一物克一物,但是为什么我在你的后面,就能不中毒呢?”
  黄宗春道:“因为此花还有一种功用,就是能在它周围二丈均无毒气,白雷山说,这可能就是后谷无毒的原因。”
  李少龙点了点头,道:“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黄宗春恭声道:“是,在下遵命。”
  说完,人一腾身,飞射而出。
  李少龙脚一顿,马上展开“游龙千里”轻功身法,紧跟在黄宗春之后,电射而去。

×      ×      ×

  片刻后,两人已来到了一处没有毒气弥漫的地方。
  这里并不像前面那样白茫茫,却显得十分的清朗。
  黄宗春说的没错,这里的确生长了很多无名小花,李少龙看的连连赞叹。
  黄宗春突然指着一个深不见里的石洞,道:“李门主,这就是令师妹被闲的地方。”
  李少龙心头一震,忙向那个石洞走过去。
  突然,黄宗春急道:“不可!洞口已有毒了……”
  李少龙一惊,转过头来,“为何洞口有毒?”
  黄宗春道:“那是白雷山怕令师妹走出来,所以才在洞口布满了奇毒,中者子不见午,异常厉害。”
  李少龙忽然一皱剑眉,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黄宗春面微微一红,呐呐道:“因为……因为……”
  李少龙看了他一眼,轻“哦”了一声,道:“你是怕我万一中了毒,无法替你阻挡令师杀你吗?”
  黄宗春脸上一红,说道:“是……是的。”
  李少龙冷冷一哼,道:“放心吧,你还是站在一旁看看吧,我保证不中毒就是了。”
  说完,人已走进洞口二尺的地方。
  黄宗春一看,果然见李少龙没有中毒的迹象,他不由得吁了一口气。
  只听李少龙向洞内朗声道:“师妹妳在哪里?华师妹……”
  话声虽然不大,但却字字贯注真力,句句飘进洞内去,不久,从洞内已传出一声娇甜的惊呼,颤声道:“是师哥吗?我在这里!”
  李少龙心头一喜,又扬声道:“华师妹!我在洞口,妳快出来吧……”
  话刚说完,只见人影一闪,又是一声荡人心弦的娇声,悲声道:“师哥……”
  话音未了,那条人影已扑进李少龙的怀中放声大哭。
  李少龙暗中叹息,轻揽住那个人的肩头,安慰道:“师妹,别哭了,我们赶紧出谷去吧……”
  原来那不是别人,正是“龙凤门”门主之一华云凤。
  这时,华云凤闻言,似乎一惊,马上从李少龙的怀中挣了出来,而且还退了一步,羞怯地看了李少龙一眼。
  只见她这一抬头,李少龙不由得看得心头连震。
  那是一张非常动人的面孔,眉似通山含翠,凤眼似一泓秋水,琼瑶玉鼻,一张宜喜宜嗔的樱口,尤其这时眼泪未干,仿若雨后梨花一般,惹人爱怜!
  华云凤又看了李少龙一眼,突然发现李少龙正呆呆地望着她,粉面立红,不禁娇嗔道:“师哥!”
  李少龙闻言,顿时清醒过来,俊脸也一阵发热。
  半晌,李少龙才呐呐道:“师妹,什……什么事?”
  华云凤白了他一眼,嗔道:“师哥不是说要赶快出去吗?怎么竟呆住了?”
  李少龙俊脸又是一红,道:“不错,不错,师妹赶快叫十二女飞卫和三十六血罗刹出来吧!”
  华云凤点了点头,转身又走了进去。
  李少龙看得一怔,暗道:“站在这里招呼就行了,还进去干什么?”
  他心中虽然这样想,却没有问出来。
  他略为呆了呆,便走了出去。
  不久,娇美的华云凤已牵着一位身穿绿色劲装的少女,后面还跟着四十八个一身白衣劲装的美丽少女站在洞口。
  李少龙看着华云凤一眼,才转眼向那位绿衣少女看去。
  这一看,李少龙心头竟然一跳,不禁呆了呆。
  如果说华云凤是春兰,那么绿衣少女该是秋菊了。
  她高挽秀发,横插凤珠玉钗,一排刘海下光滑的前额,柳眉凤眼,琼鼻瑶口,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动人,仿若瑶台仙子下凡一般,怎不叫李少龙发呆呢?
  绿衣少女似乎也被李少龙盖世风采吸引住,神情微一错愕,但随即低下头去。
  一旁的华云凤似乎很注意他们两个人的神情,这一看,芳心不觉就有气,不由娇嗔道:“师哥,你到底想不想我们出去的?”
  李少龙这才回过神来,不解道:“妳们怎么不出来?”
  华云凤老大不高兴,道:“傻师哥,没有‘骊珠双龙’我们怎么出去?”
  李少龙恍然道:“我倒忘了洞口有奇毒……”说完,已从怀中摸出一颗通体火红的珠子。
  正是天下解毒至宝“骊珠双龙”之一的“火龙骊珠”。
  李少龙手握“火龙骊珠”,突然手一震,只见红光一闪,“火龙骊珠”已朝华云凤飞射而去。
  李少龙投珠同时,口中道:“师妹,物归原主啦……”
  华云凤轻“嗯”了一声,右手一抬,已把“火龙骊珠”接在手中。
  然后,华云凤才向她旁边的绿衣少女低声道:“铃姐姐,小妹先出去了……”
  绿衣少女妩媚一笑,道:“凤妹,快去吧,妳看妳师哥都看得着急……”
  华云凤定神一看,果然看见李少龙站在洞外,一脸着急相。
  华云凤不明是为了什么事,竟翘起嘴唇,冷冷一哼,道:“管他的,让他急死好了。”
  顿了一顿,又道:“铃姐姐妳不知道,真正气死人啦……”
  绿衣少女柳眉微蹙,轻声道:“什么事也要出去再说……”停了一会,风趣一笑,道:“妳不出去,姐姐可要出去哩……”
  华云凤闻言,似乎一惊,忙道:“好,小妹马上出去。”
  话末说完,人已快步走出洞口。
  绿衣少女看得苦笑一声,但是,她内心却是一阵莫名的怅然。
  洞外的华云凤忽地扬声道:“铃姐姐,接着!”
  随着话声,红光一闪,“火龙骊珠”已射到绿衣少女的面前。
  绿衣少女忙一定神,举起右手,又把“火龙骊珠”接在手中。
  她刚接住,华云凤又扬声道:“铃姐姐快出来,时间不多了。”
  绿衣少女听得一怔,她不知道华云凤所说的“时间不多”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并没有问,赶紧快步走了出去。
  于是,就这样地一个接着一个走出古洞,片刻后,四十八个美丽少女都已走出洞口。
  这时,李少龙才急道:“师妹快走吧,现在都已五个时辰了。”
  华云凤一怔,道:“什么已五个时辰了?”
  李少龙又急急道:“那是我进谷到现在已有五个时辰了。”
  华云凤柳眉一扬,道:“五个时辰又怎么样?师哥不耐烦是吗?”
  李少龙听得一愕,他实在不明白今天这位美丽的师妹又在闹什么意气?
  他也实在想不出到底自己又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她?
  虽然,他身为华云凤的师兄,但是,对这位又美丽、又任性的师妹,他实在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时一听,只好耐着性子,把谷外的情形和他进谷的情形一一说给华云凤听。
  岂料华云凤一听,竟发出银铃似的娇笑。
  李少龙听了一楞。
  半晌。
  华云凤才忍住笑声,道:“师哥,不会的,这次‘飞龙教”绝对不会和我们冲突。”
  李少龙一皱剑眉,道:“为什么?”
  华云凤避不作答,却拉起绿衣少女的右手,轻声道:“铃姐姐,这就是我那位傻师哥李少龙。”
  绿衣少女微红着脸,裣衽一礼,低声道:“李门主好。”
  李少龙连忙还了一礼,向华云凤道:“这位是——!”
  华云凤忙道:“师哥,这位铃姐姐就是‘飞龙教’教主马龙行的女儿,人称‘霓裳仙子’的马思铃姐姐……”
  李少龙不禁恍然一笑,道:“原来是马姑娘,幸会,幸会。”
  一旁的华云凤却又不高兴地说道:“师哥,我已和铃姐姐结拜为异姓姐妹,你是我的师哥,自然也应该跟我叫姐姐才对呀!”
  绿衣少女马思铃芳心一惊,忙道:“红妹,姐姐怎么当得起呢?”
  不料,李少龙正因为师妹又发起脾气来,心头一急,不禁脱口道:“理应如此,铃姐姐,小弟这厢有礼了。”
  说完,又拱手一礼。
  马思铃不由惊呼道:“李门主,千万不要如此多礼!”
  李少龙还未答话。
  一旁的华云凤已愉快地道:“铃姐姐,千万不要客气,妳不知道我师哥他有多气人,时常欺负我,现在可好了,有了姐姐帮我,我再也不怕他啦……”
  李少龙听的暗中叫苦,因为他知道平常他连叱呵华云凤都没有,更不用说欺负她了,倒是他常常被华云凤捉弄得啼笑不得,而现在有她这一句话,以后的日子,他是越来越难过了。
  这时,只好苦着脸道:“是,是,小弟有错的话,铃姐姐只管教训就是……”
  华云凤一见李少龙那副委屈的呆相,不由“噗”一声,笑了出来。
  马思铃却大感惊异,心中不由奇怪,威镇江湖,天不怕,地不惧的“龙凤门”门主竟会怕他的师妹?
  然而,她却不知道李少龙处处护着华云凤,只是因为华云凤有一段凄凉的身世的缘故。
  心中想着,口中却谦逊地道:“李……龙弟弟,千万不要如此说,我可不敢当呢……”
  华云凤娇笑道:“好啦,快走吧,不然的话谷外的人等不及了,真的火并起来,谁负责任?”
  李少龙不觉点头,道:“正是,反正有‘骊珠双龙’,要保护七、八个人不受毒气伤害,那也不是什么困难事……”
  说到这里,忽然似想到什么事,道:“这里的小花均能袪除‘毒火谷’的毒气,妳们可以每人带一朵,这样就能出谷啦……”
  华云凤迷惑道“你怎么知道?”
  李少龙道:“是黄宗春说的。”
  华云凤轻“哦”了一声,道:“他那人呢?”
  李少龙也轻“咦”了一声,迷惑道:“不错,他人呢?”
  话刚说完,华云凤身后四十八名白衣少女其中一名突然发出一声娇呼。
  李少龙、华云凤不禁同时道:“什么事?”
  那名白衣少女这时已镇定心神,闻言不由恭声道:“启禀门主,大石后面有一具尸体。”
  话未说完,李少龙已快步奔了过去。果然,在一块大石的后面正躺着一个人。
  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领路而来的黄宗春。
  李少龙一看之下,心中大感不妙,但是他还是把手向黄宗春的经脉探去。
  这一探,却使得李少龙心头一震。华云凤、冯思铃两女这时已站在龙的身后,看到这种情景,不禁同声道:“怎样了?”
  李少龙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华云凤心中已知道没救了,但是还忍不住道:“没救了?,还是……”
  李少龙截口道:“脉息很弱,最多只能再支持一盏茶的时间。”
  华云凤不觉轻叹一声。
  马思铃却一蹙眉头,道:“到底是谁伤了他的?”
  李少龙闻言,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人的身形,但是,他为了要证实一下,还是忍不住再度向黄宗春身上望去。
  这一望,顿时使他想象中的人更加确定。
  原来黄宗春的咽喉赫然插着五根细如牛毛的银针。
  李少龙略一沉吟,不禁长叹一声。华云脤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道:“师哥,你已经知道是谁了?”
  李少龙照了点头,道:“妳记得我刚才告诉妳,害死白老前辈的人吗?”
  华云凤粉面微微一寒,道:“师哥说的是把我们逼困在此谷中的人?”
  李少龙微撤一点头,道:“正是白雷山。”
  马思铃轻轻一叹,道:“此人也真可恶,害人还不够,现在还杀了人……”
  李少龙俊面一寒,厉声道:“我真后悔没杀死他,我发誓,不杀此人,誓不为人。”
  华云凤安慰道:“师哥,别难过了,我们赶快出谷去吧,否则,白雷山不知又要用什么奸计来陷害我们了。”
  李少龙冷冷一哼,道:“只怕他不来,他一来,我就要他死……”
  马思铃忽然面泛忧色,道:“龙弟弟,只怕他不是对我们而是对谷外的人。”
  李少龙闻言,悚然一惊,不禁道:“不好了,果真如此,那谷外的人岂不要吃亏了?”
  马思铃看李少龙面色焦急,芳心颇为不忍,不觉宽声道:“我只是猜想而已,并不正确……”
  李少龙未等她话说完,急道:“师妹,妳和铃姐姐随后来,我先走了……”
  他不等华云凤回答,人已暴射而去。
  华云凤只好扬声道:“师哥要小心一点……”
  然而,李少龙的人却已消失不见了。
  马思铃不禁赞叹道:“龙弟弟好高明的轻功。”
  华云凤得惫一笑,道:“师哥的轻功本来就很高明哩……”
  马思铃看着她,芳心突然有一股莫名的妒意。
  华云凤蓦然娇呼了一声。
  马思铃一惊,忙道:“凤妹,有什么事?”
  华云凤道:“师哥叫我们随他后面去,我们还是赶快走吧,不然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马思铃深觉有理,一点螓首,道:“说的是,我们走吧。”
  于是,众女便各摘了一朵小花带在身上,然后,各人施展高绝轻功,纷纷向李少龙消逝的方向急奔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飞凤游龙

上一篇:第二章 李少龙石洞遇怪人
下一篇:第四章 破毒计害人贼伏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