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以毒攻毒 找到线索
 
2019-11-11 00:09:57   作者:马腾   来源:马腾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贺、秦两人兼程赶到莲花镇时,一如贺南楼所料,距黄昏约还有半个时辰左右。
  这莲花镇由于在汉水之滨,镇口又傍着官道,称得上是位处水陆交通之地,故此,镇上市面颇为热闹繁盛,在镇口便可以望到那条大街两旁,店铺林列,招牌高挂。
  而莲花镇比那僻处一隅的登峰镇也大多了,几乎有三个登峰镇那么大,气象自然也比登峰镇恢宏气派多了。
  两人一眼看到镇口那家高升客栈的招牌,便一迳走了进去。
  他们可不是急着投栈,而是向客栈的掌柜的打听那张纸笺上的五个人,看有没有到来投栈,这是打听那五个人是否已来到镇上的最便捷的方法。
  结果,他们要找寻的那五个人,没有一个是曾在这家客栈投栈。
  但这并不表示翻云手方少雄等五人还未赶到镇上,可能,他们在镇上的别家客栈投栈也说不定。
  因为这座镇子这么大,不会只有高升那家客栈的。
  两人虽然又渴又累,但为了救人——及时阻止方少雄五人赶往那个庄院送死,是以,两人连茶也不喝一口,便往镇上其它的客栈去打听。
  贺南楼想出一个好主意,两人分头到其它的客栈打听,这比两个人同去逐家打听快得多,因此,秦乘龙自然没有异议。
  于是,两人相约不论是否打听到方少雄等五人的消息,在各自查问过那一些客栈后,便在镇口头的那家万宝楼相会。
  两人是根据镇上那条大街为分界线,划分成两路,各自负责去一个镇内的客栈查问。贺南楼约问了七八家客栈,都查不到方少雄等五个人的踪迹,但终于在一家叫集贤老栈的客栈内,查问出其中一个的下落。
  那个人是金枪快马潘展!
  他就是投宿在这家客挠的东字三号上房。
  据那个掌柜的说,潘展是在今日一早来到投栈的。
  能够打听到一个,贺南楼高兴得很,振作一下精神,朝那个留了一绺疏落须髯的中年入说道:“老板,请问那位客官在不在客房内。”
  那中年人正是这家客栈的老板,闻言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迟疑地说道:“这位客官,这点我们不太注意,敝栈整日都有人出入,不可能将进出的客人全都留意到的。”
  “我到他住的房间去看一下吧。”贺南楼说道。
  “这……请问贵客是潘公子的什么人?”老板露出为难的神色。
  “我是他的朋友。”贺南楼随口胡诌,同时将一块约一两重的碎银往老板的面前一放。
  那老板立时目光一亮,咽了口口水,一手盖在那块银子上,连声说道:“既然贵客是潘公子的朋友,那自然可以到客房去找他。”接扭头叫道:“阿贵,带这位贵客到东字三号上房找潘公子。”,
  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在另一边答应一声,快步走过来,朝贺南楼说道:“这位贵客,请随小的来。”
  说着便往里走去,贺南楼朝那老板点点头,跟着那伙计走。
  转过一个圆洞门,走上一条廊道,那个叫阿贵的伙计在一个房门口前停下来,转头对贺南楼说道:“这位贵客,这个房间就是姓潘的公子住宿的。”
  贺南楼看一下闭着的房门上,果然写着“东三上”三个字,便对那伙计点了点头。
  “贵客,要不要小的替你拍门?”那伙计阿贵殷勤地说道。
  贺南楼点点头。
  那伙计阿贵便在房门上轻敲了两下,叫道:“潘公子,你在吗?有一位贵客找你!”房内却没有人应。
  伙计看一眼贺南楼又一举手拍门,叫道:“潘公子,你在吗?”
  房内仍然没有动静,那伙计阿贵转对贺南楼说道:“潘公子大概是出外去了,贵客……”
  贺南楼沉吟了一下,说道:“小二哥,烦劳你了,他既然不在,我待会再来找他吧,劳烦你若是潘公子回来,对他说一声:有位朋友来找他,请他在房内等一下。”说着,拿出一块碎银来,塞在阿贵的手上。
  阿贵大喜,迭声说道:“多谢贵客,请放心,潘公子若是回栈,小的记着对他说。”贺南楼点点头,离开了客栈。
  经过这一轮查探,已是黄昏时分了。
  吐口气,他继续向另一家客栈走去。
  那家客栈名叫安顺栈。
  贺南楼一脚才跨入安顺栈内,几乎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幸好两个人的反应及动作皆很快,互相将身子一个偏闪,错身而过,没有撞在一起。
  很自然的,两人在错身而过时,互相瞥了一眼。
  贺南楼一眼便看清楚那人是个年轻人,大约只有二十五六年纪,相貌英俊,穿着华贵,看样子似是一位富家公子,腰畔却挂着一柄剑。
  由于对方很生脸,所以,贺南楼也不为意,往柜台走去,对那个坐在柜后的老头说道:“老先生,请问贵店……”
  蓦地身后有人说道:“请问这位可是贺南楼贺兄?”
  贺南楼闻声扭头回望,发觉那个突然说话的人,原来就是那个在店门前几乎与他撞上的贵家公子。
  “阁下,我就是贺某。”贺南楼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对方,不明白对方怎会认出他的,而他想遍了,也想不出曾与对方见过面,若说见过,那就是刚才在店门口的那一瞥。
  那人两道目光上下打量了贺南楼一遍,目光落在他腰间的七彩明珠剑上,更像铁吸磁般,被吸引着。
  贺南楼头脑精灵,马上便猜到,对方之所以认出他,大概是认出自己腰间那柄七彩明珠剑,因而认出自己的。
  “贺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想不到在这里遇上了你,真是天意!”那人说道。
  “请问阁下是谁?大名怎样称呼?”贺南楼思疑地看着对方:“阁下为什么要找我?”
  “兄弟金中玉。”那人说道:“金某人找你,正是为了你身上那把剑。”
  原来此人乃是紫电剑金中玉!
  贺南楼一听他就是要找的五个人中的其中一个,登时惊喜地道:“金兄,原来是你,我正要找你!”
  “请问贺兄找金某有什么事?”金中玉问道:“是不是想杀金某?”
  “金兄,你怎会这么说的?”贺南楼惊诧地说道。
  “哼,江湖上谁人不知,贺兄为了李盈袖姑娘,声言凡是对李姑娘倾慕的人,都视作仇人,杀之而后甘心!”
  “这是哪里话?”贺南楼吃了一惊:“金兄,请你别听江湖流言,贺某虽然深爱盈袖,但还不至于为了深爱一个人,而大开杀戒,滥杀无辜!”
  “这些,金某人暂时没有兴趣追究,现在金某只对你腰畔的七彩明珠剑有兴趣!”金中玉的两道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贺南楼腰畔的七彩明珠剑!
  贺南楼眉梢一挑:“哦?金兄的意思是……“
  “金某不怕坦白对你说,金某对李姑娘痴心倾恋,我要与你公平决斗,谁胜,谁便可以得到那把七彩明珠剑!”
  “你以为得到了七彩明珠剑,便可以得到盈袖?”贺南楼不禁有点气忿,他与秦乘龙由百多二百里外的登峰镇来这里,为的是救金中玉等人,免至他们踏落陷阱,被那伙神秘人所杀,岂料金中玉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居然要与自己争夺那把七彩明珠剑,就算是泥人也会生气:“金中玉,你听着,盈袖是因为喜欢我,才将这把代表了她终身幸福的剑送给我。你就算得到这把剑又如何?她根本不喜欢你,她曾对我说过,这把剑若是落在任何别的人手上,她是宁愿死,也不嫁给他!你应该知道,男女之情,可不是一厢情愿便可以的,那要两情相悦,才会幸福,你应该不是一个糊涂人,不会不明白这一点的。”
  一顿,又说道:“天下间,除了盈袖之外,还有很多模样比盈袖还要美丽的好女孩,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
  金中玉似乎被贺南楼这一番话打动了,沉吟道:“你……果然说得有理,但金某怎知你说的那句‘宁愿死,也不嫁给别的人’的说话,是不是你编造出来的?”
  “金兄,看来我是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那句话是盈袖亲口说的了,可惜盈袖不在身边,就连我也不知她现在的下落,无法叫她当着你的面前亲口加以证实。不过,我可以用行动来证明,我对你是没有一丝恶意,而且,也没有骗你!”
  金中玉没有说话,只是瞧着他。
  舒口气,贺南楼说道:“金兄,我这一次从百多里外赶来这里,乃是得到一个消息,你与翻云手方少雄方兄等五人,乃是得到一个消息——盈袖被一伙人囚禁在离这里约三四里外的一座庄院中,你们赶来这里,是要救她,是不是?”
  金中玉听贺南楼那样说,不由诧异得瞪大双眼,诧声说道:“贺兄,你怎会知道金某来这里的目的?金某却不知道翻云手方兄等人,也得到消息,赶来抢救李姑娘!”
  “那是一个女子告诉我的。”贺南楼说道:“她并要我与秦兄赶来这里,尽力阻止你们去那庄院救人。”
  “为什么?”金中玉不由自主地脱口问道。
  “因为据那女子说,那是一个陷阱,盈袖根本没有被关押在那间庄院内,那只是一个陷阱,目的就是让你与方兄等人踩下去,杀掉你们五个人!”
  “他为什么要杀我们?”金中玉半信半疑地说道。
  “那当然是有所居心了。”贺南楼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却含蓄地说道:“我不说,你也应该想到的。”
  “金某明白了。”金中玉眼色微变:“告诉你这些的女子,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贺南楼说道:“当时,我与秦兄遭到暗算被一伙蒙面人兜在网内……幸得那女子相救,才没有被那伙神秘人杀死并抢去这把剑。”贺南楼简略地说道:“那女子救了我与秦兄,要求我赶来这里,阻止你们踩落那个陷阱,便一迳走了。当时是在半夜,加上那女子又是蒙着脸,所以,我与秦兄皆看不到那女子的样貌,自然亦不知道她是何许人,我曾问过她是谁,她却不肯说,似乎她有隐衷。”
  金中玉听完他的说话后,似乎有点相信了:“贺兄,你所说的那位秦兄,是否千锋剑秦乘龙秦兄?”
  贺南楼颔首说道:“正是他。”一顿又说道:“我与秦兄在黄昏前赶到镇上,便马上与他分头到镇上的客栈查问兄台与方少雄等其余四人的下落,相约不管有没有收获,均在镇口头那家万宝楼相会,金兄若是不相信我所说的,可以随我到万宝楼,当面向秦兄相询。”
  “贺兄,除了金某之外,你还查问到其余四人中哪一个的下落?”金中玉的口气已和缓下来,右手也自剑把上移开。
  他虽然没有说出业已相信贺南楼的话来,但他这种表示,比说话还有力,起码,他不至于那么尴尬。
  “我还在离此不远的集贤楼内,查问到金枪快马潘兄就投宿在内,只是,却找不到他,他出外去了。”贺南楼说道:“金兄,我们一起到集贤栈问一下潘兄是否回来了,然后一起到万宝楼,秦兄或许打听到其他三个人的下落也说不定。”
  “贺兄,金某很感激你兼程赶来相告,金某很惭愧刚才对贺兄你的无礼。”
  “只要金兄明白了就好。”贺南楼笑笑道:“请不要放在心上。”略顿,手一摆说道:“金兄,请。”
  金中玉忙亦说声:“贺兄请。”
  贺南楼也不再客气,当先向客栈外走去。
  金中玉跟在他身后。
  客栈内的伙计及那个掌柜的老头看到两人从剑拔弩张的情势中,缓和了下来,最后和气地相偕离开客栈,不禁也松了口大气。

×      ×      ×

  贺南楼偕同金中玉来到那家集贤客栈,那个坐在柜台后的老板不等贺南楼说话,便已抢着说道:“这位贵客,可是来找东字三号上房那位潘公子的?”
  贺南楼颔首道:“回来了吗?”
  老闻摇摇头道:“还未回来,贵客找他,是否有什么急事?贵客可以留下书信,待他一回栈,我便交给他。”
  贺南楼听他那么说,灵机一动,说道:“老板,我留下一个口讯,可否替我转告他?”
  “可以,当然可以。”老板迭声说。
  “请你转告潘公子,有一位朋友在镇口头的万宝楼等着他,有极紧要之事相告,请他得到口讯后,立刻赶往万宝楼一晤。”贺南楼对那老板说出口讯。
  老板用心地记在心中:“贵客,只要潘公子回栈,我一定代为转告。”
  “有劳了。”贺南楼说着,便与一直没有吭声的金中玉走出客挠,往镇口头走去。
  两人来到万宝楼的时候,天色已开始黑下来。
  万宝楼内已经灯火明亮。
  这时候,也正是吃晚饭的时候。
  偌大的店堂内,几乎座无虚席,贺南楼在店堂内游目扫视了一匝,看不到秦乘龙,脚步一移,往楼上走去。
  金中玉与秦乘龙素未谋面,就算双方对面相遇了也不认识,因此,他默默地跟着贺南楼走。
  贺南楼与金中玉相继走上楼上,立刻便瞥到墙角那边临窗的一副座头上,有人向他们直招手。
  贺南楼放眼望去,一眼便认出,那个人正是秦乘龙,忙举起手挥一下,表示已看到了。
  “金兄,那位就是秦兄。”贺南楼边扭头朝金中玉说话,一边向秦乘龙那边走过去。
  随即,他便发现那副座头上还坐了一个人,年纪与秦乘龙相若,一脸英气,正与秦乘龙在说话,目光却向他瞧过来。
  “秦兄,这位是——”贺南楼眼看着坐在秦乘龙对面的年轻人,忙向秦乘龙询问。
  他虽然不知那人是谁,但却猜到,必是那纸笺上的五个名字中的一个。
  秦乘龙已站起身来,说道:“贺兄,这位就是双龙堡少堡主银龙楚南图楚少堡主。”
  那年轻人忙站起身,朝贺南楼抱拳说道:“贺兄,小弟久仰大名了,想不到有幸与贺兄相见,实乃一大快事。”
  贺南楼忙还礼道:“楚兄,别客气,来,我为两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人称紫电剑的金中玉金兄。”
  金中玉忙抱拳与秦、楚两人互道一声久仰,然后便坐下来。
  贺南楼目光在三人的脸上溜了一转,说:“三位想必已肚子饿了,这样吧,我们先要些酒菜,边吃边谈好吗?”
  三人同时点点头。

相关热词搜索:七彩明珠剑

上一篇:第二章 夜探槐庄 险遭炸死
下一篇:第四章 恋妻成狂 伊人玉殒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