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燕瘦环肥迷壮士
2022-05-02 10:07:4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待到苏醒过来时,发觉置身于一间形式古怪的大地室中!
  一剑震武林卫涛所以一眼就看出自己是置身于一间大地室中,乃因他看不见一门一窗,而当他再仔细观望时,他更为这间地下室的陈设吃惊起来。
  这的确是一间奇形怪状的地下室,看不出地盘是圆是方,室内有许多经过美化的花瓶式铁柱,排成菱形支立,室中家具全是古铜打造的,隐隐泛着黄金光彩,四面靠墙壁处,竖立一尊头戴铁盔身穿战甲手执矛戟的铜塑战士像,全室烛光摇红,呈现一片阴森恐怖之美!
  此刻,一剑震武林卫涛是被安置在一张铜椅上,身上未加捆缚,在他对面六七尺处,艾南村和艾北村亦分别端坐在两张铜椅上,他们正面含悍笑静静欣赏着一剑震武林卫涛的那副惊诧疑惧的样子,神态透着冷酷无情和一丝嘲弄之色!
  不用问,一剑震武林卫涛已经明白自己的身份败露了。
  他举手摸摸后脑,面作苦笑道:“老东家,晚生二两银子尚未赚成,倒先挨了一掌,这是从何说起呀!”
  艾南村活动一下身子,微微一哂道:“卫先生,你可知道老夫兄弟除了经营茶业之外,还兼营甚么生意?”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卖人皮么?”
  艾南村颔首笑道:“不错,卫先生愿不愿意合伙?”
  一剑震武林卫涛笑道:“这倒很有意思,晚生愿闻其详!”
  艾南村轻咳一声,缓缓道:“假如你有意合伙,首先你得告诉我们你是谁!”
  一剑震武林卫涛淡淡一笑道:“艾老先生这是明知故问,在下相信晚间老先生第一眼看见我时,就已认出我是谁了!”
  艾南村道:“下错,老夫认得你是长安万象镖局的总镖头一剑震武林卫涛,也知道你现在是‘四海同心盟’的第十三号秘密金衣特使,但老夫所知道的情形是:长安万象镖局的总镖头一剑震武林卫涛原是已故黄山派掌门人俞云扬之子俞立忠乔装的,而俞立忠已于一个多月前被同心盟杀死,当蓬莱仙翁葛怀侠派遣第八号金衣特使卢仪南赴长安欲委托一剑震武林卫涛缉捕老夫师侄时,我们都觉得好笑,但不料果然出现了你这么一位‘一剑震武林卫涛’接受了同心盟的委托,大前天少林和尚所以能擒获老夫师侄,必是阁下的杰作,足见阁下确有一套,因此老夫现在想知道的是你——究竟是谁?”
  这一番话,听得一剑震武林卫涛心中又惊又喜,喜的是自己真正的身份尚未被对方识破,只要今天不死,以后仍大有发展的余地,惊的是对方消息好不灵通,竟会在短短数天内就已获知自己是同心盟的第十三号秘密金衣特使,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自己答应就任金衣特使之前,曾经一再关照流浪天使卢仪南好好保守秘密,除同心盟主及另十位金衣特使外,不得让其他人知道,卢仪南是一位老成持重的人,他应不会把自己的秘密身份泄漏出去才对,然而眼前这个艾南村是从何得知的呢?
  思忖电转,一剑震武林卫涛忽然愉快的“哈哈”轻笑起来。
  艾北村面容陡沉,双目透出凌厉的光芒,阴阴一笑道:“朋友,这对你似乎没有甚么好笑!”
  一剑震武林卫涛笑了笑道:“有,卫某觉得很好笑!”
  艾北村冷笑说道:“你不妨说来听听,但老夫警告你,讲到老夫兄弟时,最好在字眼上多修饰一下!”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放心,卫某绝不出口伤人!”
  艾北村道:“那就说吧!”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你们两位很想知道卫某是谁,对么?”
  艾北村道:“对,你今天不能不说!”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很好,在答复两位之前,卫某要先请问一句,两位既知卫某的前身是俞立忠乔装的,那么两位对俞立忠之死有何感想?”
  艾北村眼睛闪了闪,嘴角泛起一抹残酷笑意道:“俞立忠的父亲为五派掌门人所杀,他父仇未报反又惨遭同心盟误杀,可谓死得冤枉!”
  一剑震武林卫涛突然面容一正,目光灼灼地道:“很对,尊驾可知一个含冤而死的人会有甚么现象?”
  艾北村上身往后一倾,手捋颊须微笑道:“他也许死不瞑目,但他已经死了!”
  一剑震武林卫涛接口沉声道:“但他阴魂不散!”
  艾南村和艾北村均是面容一变,霍地站起,齐声惊呼道:“你说甚么?”
  一剑震武林卫涛冷然一笑道:“两位现在知道卫某是谁了吧?”
  艾南村双目大睁冲口惊问道:“你是俞立忠?”
  一剑震武林卫涛摇头道:“不,我只是俞立忠的阴魂,换句话说,我是借尸还魂的!”
  艾南村神色一怔,继而突然纵声大笑道:“哈哈,阁下谈吐不俗,可知曾读过几年诗书,难道未闻‘子不语怪力乱神’一语么?”
  一剑震武林卫涛神态平静的继续道:“秉承俞立忠的遗志,为世人解决各种疑难,两位如有用得着卫某的地方,只要谈好酬劳数字,卫某绝不推辞!”
  艾南村笑声倏地停住,凝目眈眈凝望卫涛半晌,阴声缓缓道:“看来你决定不说,是么?”
  一剑震武林卫涛耸了耸肩说道:“卫某已经说了!”
  艾北村含怒接口道:“老夫知道你脸上涂着一层特制的易容膏,必须有一种特制的药粉才能洗掉,但老夫可以剥你的皮,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一剑震武林卫涛淡淡道:“活剥人皮的事,卫某早就听说过了!”
  艾北村冷哼一声那右手徐举,立闻左边石壁响起一阵“轧轧”之声,一剑震武林卫涛别脸望去,只见一堵石壁已分成两片,正慢慢向左右分开,露出一间精美的壁橱!
  壁橱中,悬挂着二十多张完整的人皮,男女老幼均有,赤条条的像一堆人干!
  艾北村目注一剑震武林卫涛又道:“这些人都是当今武林颇负盛名的高手,阁下如不想成为他们其中的一个,请快回答!”
  一剑震武林卫涛心中震骇欲绝,但却不肯露出一丝畏惧之色,扬眉不屑的一笑道:“照说,你们只要得到我这个‘一剑震武林卫涛’的一身人皮,应可心满意足了,何必打破沙锅‘问’到底呢?”
  艾南村道:“老夫兄弟是看重你的一身武功和机智,故不忍剥你的皮,假如你愿意归顺老夫兄弟,你会得到很大的好处!”
  一剑震武林卫涛笑道:“甚么好处啊?”
  艾南村道:“如你的兴趣在于享受,我们这里也有享受的东西!”
  说着,他走去另一面墙壁边,也不知怎样按动机关,但见墙壁上“拍达!”一响,露出一个形如蜂巢而有巴掌大的小窗口,他对着小窗口凝声说道:“贵、清、寿、佳、素、幽六客入厅见客!”语毕,又是“拍达!”一声,小窗口霎时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左边墙壁上的那间壁橱也在“轧轧”声中关闭了。
  一剑震武林卫涛暗在心中嘀咕着,忖道:“哼!何谓贵清寿佳素幽六客,这两只臭鼠在跟我玩什么把戏啊?”
  思忖未已,忽见对面的石壁上现出一道光线,定睛看时,那石壁上已自动开出一道门,由里面姗姗走出一个身披红色轻纱的艳丽女子!,
  这艳丽女子年约二十许,蛾眉杏目,唇红齿白,脸蛋儿有一种异于常人的高贵美,胴体丰腴修长,身上除了那一袭红轻纱外别无一物,因而红里透白,湖色山光若隐若现,端的是吊人心魂!
  一剑震武林卫涛一见之下,登时心跳气窒而又神驰意荡,暗呼道:“好家伙,这两只臭鼠要用女色来引诱我了!”
  他敢情有“克制不住”的毛病,是故两眼冒火,贪婪的在那艳丽女子的胴体上溜来溜去,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
  艾南村睹情微微一笑道:“这一个是贵客‘红牡丹’,假如你不喜欢丰肥的,底下还有细骨轻身的!”
  言未毕,门内又走出一个身披白色轻纱的清丽女子!
  这清丽女子年纪与“贵客红牡丹”相彷,但容貌体格另有一番风光,是个柳腰纤细,娇不胜衣,临风欲飞的瘦弱美人!
  一剑震武林卫涛眼睛更亮,全身血液翻腾,若非神智未乱,早已一式“饿虎扑羊”过去了。
  艾南村又笑道:“这一个是清客‘白梅花’,假如你也不喜欢瘦的,底下更有不肥不瘦的美人儿!”
  说话间,又一个身披轻纱的美女走出来了!
  潇酒俏丽,如玉树临风,如秋云吐华月——来者是寿客黄菊花!
  接着,佳客瑞香、素客丁香、幽客兰花一个个如云出岫,飘然而出!
  果然环肥燕瘦兼而有之,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一剑震武林卫涛看得眼睛都直了,陡然大叫道:“老东家,你们到底要些甚么呀?”
  艾南村微笑道:“还是刚才那句话,假如你愿意归顺老夫兄弟,这六个美女是你的!”
  一剑震武林卫涛神态如醉似狂,又大声道:“罢了,罢了,古人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诚不我欺也!”
  艾南村笑道:“人生短暂,享乐须及时,阁下如有意,即请赐告真姓名。”
  一剑震武林卫涛宛似一只斗败了的公鸡,悲声道:“老东家说得对,在下复姓欧阳,贱名志!”
  “何方人氏?”
  “河北马水口人。”
  “师承?”
  “云南无量山野枯佛!”
  “哈哈哈,阁下真会鬼扯蛋,老夫生于云南长于云南,却从未听说过无量山有一位野枯佛!”
  “敝恩师为世外高人,当今武林知者甚鲜,不过,老东家如是云南人,应不致毫无所闻,大概‘鬼扯蛋’的是老东家您自己吧?”
  “好,老夫可以派人去无量山查证!”
  “但去不妨,只千万不要告诉他老人家我欧阳某人在贵庄‘六客’之前泄了气,否则他老人家会把我撕成一片片。”
  “令师武功以何为最?””
  “剑!”
  “能否露一手让老夫兄弟见识见识?”
  “当然可以,请借把剑来!”
  艾南村右手一抬,立见一名黑衣大汉由附近的一支铁柱后闪出,他双手捧着一柄长剑,健步走到一剑震武林卫涛面前,递了上去。
  一剑震武林卫涛伸手接过长剑,却面露诧异目注黑衣大汉讶道:“阁下可是黄山派的云中雁薛子亮?”
  黑衣大汉神色一怔,转望艾北村,不敢擅自作答。
  艾北村微微一笑道:“阁下照子真亮,确然不愧为二世一剑震武林卫涛!”
  一剑震武林卫涛笑道:“老东家谬奖了,俞立忠原是黄山派的人,欧阳某人既欲取他而代之,对黄山派的人自应认识清楚。”
  说着,再回望黑衣大汉问道:“阁下是云中雁薛子亮抑或是穿上云中雁薛子亮的人皮?”
  黑衣大汉这次开口答道:“在下正是云中雁薛子亮!”
  一剑震武林卫涛手按剑卡徐徐抽出长剑,一面含笑道:“久闻贵派‘黄山三十六剑’为震慑武林之奇学,不知阁下得其真传否?”
  云中雁薛子亮答道:“略知一二,只是火候尚差。”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薛兄客气了,黄山派门徒有上千之众,能获得‘黄山三十六剑’者寥寥无几,薛兄既得奇学,必为黄山派之高手无疑!”
  语至此,转望艾南村笑道:“老东家,欧阳某人就跟贵部属试试如何?”
  艾南村望望云中雁薛子亮,轻笑一声道:“只怕功力相差悬殊!”
  一剑震武林卫涛笑道:“欧阳某人绝不以功力取胜!”
  艾南村点头道:“也好,薛兄弟你再去取一把剑来!”
  云中雁薛子亮应声而去,不久取来一把长剑,艾南村挥手示意贵、清、寿、佳、素、幽六美女退去一旁,然后目注薛子亮道:“薛兄弟,你就用‘黄山三十六剑’向欧阳先生领教几手吧!”
  云中雁薛子亮恭应一声,横跨三步,朝一剑震武林卫涛抱剑一拱道:“欧阳先生请赐招!”
  一剑震武林卫涛也不摆甚么架式,只惦惦手中长剑笑道:“薛兄只管发招便了!”
  云中雁薛子亮说了声“好”,突然神色一肃,双目精光渐露,气纳丹田神注锋铭,凝望卫涛半晌,然后开始游步起来。
  黄山派以剑术闻名天下,这位云中雁薛子亮虽非黄山派的第一流高手,但此刻一剑在手,确已表现出不同凡响的气势!
  但见他凝神蓄势游行数步之后,蓦然身如脱兔疾扑而上,对准卫涛前胸一剑猛点过去。
  这一剑是“黄山派三十六剑”的起手第一式,名曰“仙降天都”,可实可虚,内有纵横出奇之妙,中藏鬼神莫测之机,据说当年蓬莱仙翁葛怀侠曾对“黄山三十六剑”赞不绝口,断言武林中人如能避开第一式“仙降天都”者,即可列为高手,可见这一式剑法的威力!
  那知一剑震武林卫涛对此竟似毫不在意,只见他从容不迫的略一移动脚步,便已巧妙的避开了薛子亮点到的一剑,手中长剑仍垂直不动,好像懒得理会似的。
  云中雁薛子亮一剑落空,发觉自己竟没看出对方是用甚么步法避开的,不禁面色一红,怒火随之而起,一声沉嘿,长剑一缩一吐,变招横扫而出!
  这一招名为“青鸶展翼”,是对付擅于身法步法者的无二妙手,可迫使敌人出剑封架,然后乘隙施出杀手。
  但这一次的情形更大出薛子亮意料之外,就在他一剑扫出之际,突见一剑震武林卫涛身形蓦然疾转,竟顺着他的剑势由左至右旋转过去,快如车轮飞滚,一旋而至薛子亮身边,相距不过半尺,几乎可以面贴面!
  而这时,一剑震武林卫涛如欲取其性命,已是垂手可得,但他手中长剑仍不动一下,只含笑逼视着对方,一副莫测高深之相。
  云中雁薛子亮骇了一大跳,恍如见了鬼似的,仓皇撤剑暴退。
  艾南村适时摆手道:“好,薛兄弟你退下!”
  云中雁薛子亮满脸通红,收剑躬身道:“庄主可否容许属下再向欧阳先生领教两手?”
  艾南村微讶道:“你已经输了呀!”
  云中雁薛子亮道:“属下确非欧阳先生之敌,但庄主旨在观赏欧阳先生的剑法,如今欧阳先生尚未发过一招半式——”
  艾南村截口笑喝道:“胡说,你低头看看!”
  云中雁薛子亮低头一看,赫然发现自己的裤管上已破了两道裂口,这才大吃一惊,失声一啊,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艾南村挥手喝道:“快滚,若非欧阳先生剑下留情,你此刻还有狗命在吗?”
  云中薛子亮再也不敢吭气,以惊恐迷惑的眼光看了卫涛一眼后,急忙拖剑退下。
  艾南村立即回望卫涛笑道:“欧阳先生的剑术果然高明,请问适才那两剑以何为名?”
  一剑震武林卫涛笑道:“名为‘降魔三宝剑’,不登大雅之堂,两位老东家勿见笑!”
  艾南村满脸堆笑道:“那里那里,老夫现在已相信欧阳先生所说的师门来历了!”
  一剑震武林卫涛大喜,手指一排玉立于石壁边的贵清寿佳素幽六女说道:“这么说,贵庄这六位美女是属于我的了!”
  艾南村点头笑道:“欧阳先生只要再答应老夫一项请求,即可手携六美进入‘万花宫’享乐!”
  一剑震武林卫涛急道:“老东家还有甚么要求,请快吩咐!”
  艾南村微笑道:“欧阳先生既有意加盟敝庄,似应让老夫兄弟见见你的庐山真面目,是否?”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正该如此,只是在下并未随身携带洗面药粉出来,这却如何是好?”
  艾南村道:“不妨,欧阳先生请将药方开出,老夫自会派人去调配。”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好的,药方为千年藤二钱,木瓜灰一钱,石圹灰三钱,花蕊石一钱五分,共研细末,浸酒七日,取出晒干即可。”
  艾南村雏眉道:“要七天工夫么?”
  一剑震武林卫涛点头道:“是的,少一天也不行!”
  艾南村起身伸了个懒腰道:“那么欧阳先生请在此委屈七日,俟药粉制成时,老夫兄弟再来打扰。”
  一剑震武林卫涛慌了手脚,又指那六个美女道:“药粉制成之前,在下不能先跟她们进入‘万花宫’么?”
  艾南村颔首笑道:“正是,老夫兄弟是商贾出身,不能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生意!”
  一剑震武林卫涛十分着急,两眼色迷迷的注视着那六个美女,直搓手道:“这怎么会?这怎么会?在下已决心竭诚归顺,绝不会再生异志了!”
  艾南村但笑不语,转对六美女一使眼色,六美女立即一齐向右转,挪动细步,姗姗飘向那扇活动门,宛如一条云带,袅袅而入,瞬即不见。
  那扇活动门,就在最后那个幽客“山兰花”踏入之后,自动慢慢关闭,转眼又变成一堵石壁,不留一丝痕迹!
  一剑震武林卫涛顿足叹道:“唉,老东家您好吝啬啊!”
  艾南村哈哈大笑道:“七日之期弹指即过,欧阳先生何必着急!”
  长袖一拂,掉头径向一堵石壁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十三章 人皮披体走单骑
上一篇:
第十一章 虎穴谈情赚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