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胆气冲霄侵山主
2022-05-02 15:50:5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俞立忠神智恢复时,他发觉眼睛被人用布绑住,全身也被紧紧的继绑着,而且从不停的震动和“辘辘”的声音判断,他知道自己正在一辆飞驰的马车中。
  他试图挣扎,但浑身动弹不得,除了清醒的神智外,全身好像都已不属于自己的了。
  噫,他们要把自己送赴何处呢?
  总坛?
  不错,一定是去总坛,但为甚么要坐马车?
  难道说,他们的总坛当真不在巢湖的姥山上?
  然则,他们在巢湖何以有那么多现成的爪牙?
  是了,一定是艾北村在路上发现自己在跟踪他,故派人赶回总坛报告并提出他打算诱补自己的计策——好厉害的艾北村!
  俞立忠想到这里,不由又想起了艾菁,心想双方发展到这地步,即使艾菁在获知自己是俞立忠而仍肯嫁给自己时,艾北村也一定不肯答应,艾菁性烈如火,动不动就寻死觅活,这一段情可真不好了结呢?
  接着,他想起那个比艾菁更天真活泼的红小萍,正想得神驰意荡,忽觉胸口被人轻拍了一下,旋闻武怪褚一民的声音道:“喂,俞立忠,你醒了没有?”
  俞立忠没料到武怪褚一民竟是与自己同车,闻言吃了一大惊,失声道:“啊,我不是俞立忠!”
  武怪褚一民哈哈大笑,指指他的面颊道:“算了,你脸上的易容膏已被湖水洗掉啦!”
  俞立忠一听之下,浑身凉了半截,沉默良久之后,方才开口道:“好吧,褚老前辈,小可将被送去何处?”
  武怪褚一民笑道:“你喜欢去的那个地方!”
  俞立忠道:“它不是在巢湖的姥山上么?”
  武怪褚一民摇头道:“不,在另外一个湖中的山上!”
  俞立忠道:“为甚么把小可的眼睛蒙起来?”
  武怪褚一民道:“为的是我们可以让你去总坛见识见识,但你却不能知道我们总坛的所在地!”
  俞立忠笑道:“怕我大破匪窟是么?”
  武怪褚一民道:“等一下见到老山主,你最好在字眼上多修饰一下!”
  俞立忠暗佩对方心思灵敏,当下又笑笑道:“褚老前辈若是不放心,不说就是了!”
  武怪褚一民笑道:“告诉你也不妨,这是第二天的午后啦!”
  俞立忠微笑道:“哦,小可倒觉得全身衣服还没有干呢!”
  武怪褚一民道:“这是暮秋,而且你又一直躺在这马车中,所以衣服不容易干!”
  俞立忠又问道:“到总坛还有多少路程?”
  武怪褚一民道:“快了,大约还有三四里路。”
  俞立忠道:“褚老前辈可否把小可身上的索子解开,让小可出去解个手?”
  武怪褚一民道:“你衣服未干,尿在裤子里也一样!”
  俞立忠心知对方不会上当,乃故作不悦的“哼”了一声,不再开口说话。
  马车不停的飞驰着,约莫驰过三里多路后,速度忽慢,最后“嘎”的一声停下来了!
  俞立忠只觉武怪褚一民将自己揽腰抱着跳下马车,向前走出十来步,接着身子“浮”沉了两下,分明是登上一条船!
  船,慢慢驶动了!
  俞立忠忍不住开口道:“褚老前辈,可是在船上?”
  武怪褚一民道:“正是,很受用吧!”
  俞立忠道:“何不把小可放下来?”
  武怪褚一民笑声道:“放下后,你就可以凭触觉而判断出所乘的是那种船只,对不对?”
  俞立忠笑道:“褚老前辈真够厉害,小可服了你啦!”
  武怪褚一民哈哈笑道:“好说,老夫对你这个‘一剑震武林卫涛’也佩服得紧!”
  俞立忠道:“小可有自知之明,今番进入你们总坛大概有死无回,褚老前辈何必这么谨慎?”
  武怪褚一民笑道:“话虽如此,提防万一总是不错的!”
  俞立忠问道:“这船还要乘多久?”
  武恪褚一民道:“马上就到!”
  他说得不错,过了一会后,只觉船头半转,船底“笃”的一声碰着了水中岩石,靠岸了!
  紧接着,俞立忠觉得被抱着的身子突“飞”而起,耳边风声呼呼,不看即知武怪褚一民抱着自己向一座峻峭的山上飞登!
  俞立忠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确信此刻正在飞登的这座山一定是在某一湖中的孤山,否则的话,武怪褚一民就不必带着自己乘船过一段水路了。
  皖境多湖,较大的有巢湖、洪泽湖、石臼湖、南猗湖及东湖西湖等,除了巢湖之外,还有哪个湖中有山呢?
  对了,武怪褚一民说,现在是第二天的午后,假如他的话属实,以路程计算,只有石臼湖才能在两天之内赶到,而石臼湖中好像也有一座岛屿……
  正思忖间,蓦觉上升之势忽止,武怪褚一民由飞纵改为奔跑,地势似极平坦。
  拐弯抹角,转眼工夫奔跑也一顿而止!
  到了?
  不错,俞立忠发觉武怪褚一民已停下,旋听武怪褚一民道:“老山主,你道跟踪令徒艾北村的这雁‘摘星剑狄化龙’是谁?”
  俞立忠一听“老山主”三字,不由心弦一紧,既兴奋又紧张,暗忖道:“好极了,今天终于能够见到这个统御武林群魔的大魔头,不知他可有三头六臂?”
  思忖间,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唔,是那个破坏本山主刺杀葛怀侠计划的俞立忠么?”
  嗓门老迈而不带劲,听起来很像是个毫无武功的老头子!
  旋听武怪褚一民答道:“是的,也就是曾经化名‘一剑震武林卫涛’在长安开设‘万象镖局’的俞立忠!”
  老山主以略带喜悦的声音道:“很好,褚老请将他眼上的黑布和身上的索子解下,让他暂坐一旁,等本山主处理井厉应玄的事后,再来发落他!”
  于是,俞立忠眼上的黑布和身上的索子被解开了!
  呈现在俞立忠眼前的一间富丽堂皇的大殿,四面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地上是光滑如镜的大理石,正中的殿上隔着一道蝉翼般的轻纱,那位老山主就坐在轻纱之后!
  他坐在一张“龙案”后面,浑身一色黑服,头脸罩着一只特制的黑袋,这黑袋一直罩到双肩上,除了黑袋上开着两个眼孔外,根本看不见他一丁点的皮肉!
  在他的身后,侍立着一群美女,个个嫣红腻翠,娇丽如花,有的捧剑,有的抱琴,有的擎扇有的执巾帨……
  轻纱的殿中,雁翼般排列着两排交椅,每排有十二张之多,此刻二十四张交椅上都坐满了人,个个肃然静坐,气氛极为严肃!
  俞立忠对此不大感兴趣,倒是那端坐在交椅上的另外十三人使他暗暗心惊,他知道那十三人中有七人是“十二武煞星”中的武毒、武颠、武淫、武狼、武丐、武鬼、武夫!
  这群昔年惊天动地的大魔头,如今竟成了老山主的部下,怎不令人心惊?
  俞立忠正自惊异间,只见武怪褚一民向殿上的老山主躬身问道:“山主,俞立忠麻穴受制,要不要给他解开?”
  老山主答道:“解开吧,他若逃得出这白虎堂,那是他命不该绝!”
  武怪褚一民立即转向俞立忠,俯身运指解开了他的麻穴笑道:“你稍候片刻,要坐要立随你,就是不准妄动,你是明白人,了解老夫的意思吧?”
  俞立忠当然十分了解,此刻在这白虎堂上,在座的二十四人中,至少有十个人可以弹指之间杀死自己,故不敢生逃走之念,当下由地上站起,点头会心一笑道:“褚老前辈请放心,小可绝不做没有把握的冒险!”
  武怪褚一民含笑一嗯,走去一张空交椅坐下。
  俞立忠负手而立,仰观堂壁上的许多雕刻,一副从容不迫之态。
  经过一阵短暂的肃静后,老山主开口了,他以平静的口吻向跪倒在堂上的胖瘦双魔说道:“井厉、应玄,你们可以开始为自己辩护了!”
  胖瘦双魔浑身一颤,胖魔井厉磕头颤声道:“启禀老山主,卑职两人实因早年吃过武翁房玄龄的苦头,所以一听‘霹雳三击’就不由气馁,要是知道那人是‘铁面阎罗靳正伦’,卑职两人说甚么也不会不战而逃,如今卑职两人愿拼命将靳正伦头颅带来总坛将功折罪,只求老山主破例宽饶一次!”
  俞立忠一听说到自己的师祖和师父,心中一惊,听到后来,方知说的是数月前第八号金衣特使卢仪南在隆中山中敌陷阱,将要惨遭剥皮时,师父(铁面阎罗靳正伦)适时现身搭救,之后胖瘦双魔现身寻衅,为师父的“霹雳三击”惊走之事,心想胖瘦双魔根本不是师父的对手,他们不战而逃,可说是聪明之举,有甚么不对呢?
  只听老山主冷哼一声,缓缓道:“这就是你们两人的辩护么?”
  胖瘦双魔齐声道:“是的,求老山主饶恕!”
  老山主沉默半晌,开口喊直:“司刑堂主!”
  在座一位残眉老人起身抱拳道:“卑职在!”
  老山主道:“临阵脱逃,该当何罪?”
  残眉老人恭声道:“缚入虎栏与虎搏斗,败则喂虎,胜则赦!”
  老山主笑声道:“听到没有?井厉应玄,你们还有一线生机!”
  胖瘦双魔却比听到“五马分尸”更恐惧,浑身悚悚发抖起来了!
  老山主头微转,向座中的艾北村道:“北村,去将俞立忠的眼睛绑起来,我们都去虎栏边看虎吃人!”
  艾北村应声而起,走到俞立忠面前,拿起先前那条黑巾,面泛冷笑道:“俞立忠,来啊!”
  俞立忠自知抗拒无益,便转身让他绑眼睛,一面笑道:“老东家,你是在甚么地方发现我在跟踪你的?”
  艾北村一边绑眼睛一边“嘿嘿”冷笑道:“老实说,我根本没有发现你在跟踪我,也根本不知道你是俞立忠!”
  俞立忠微怔道:“真的?”
  艾北村道:“不假,但我确信你会跟踪我,所以我路经某分舵时,放出了一只信鸽!”
  俞立忠赞道:“妙,你真是一位好对手!”
  艾北村绑好他的眼睛,左手扣住他右手脉门,道:“走,我带你去看虎吃人!”
  俞立忠瞎子一般任他拉着走,走出黑虎堂,转右行约五十步,停住了。
  只听几下“叮当”声响,似是在开一道铁锁,随着是开门声,听艾北村说道:“入门就是一条向下伸的石级,你小心走!”
  俞立忠道:“谢谢,我嗅到一股腥臭味了!”
  艾北村不答腔,拉着他走入一道铁门,往一条伸入地下的石级一步一步走下。
  俞立忠心中默数着,走下四十级,发觉那股腥臭味更浓烈,因笑问道:“老东家,到了吧!”
  一语甫毕,刚好一脚踏落宽阔的地面。
  艾北村又带着他向前走了几步,方将他眼上的黑布解下来。
  俞立忠睁眼一瞧,不觉抽了一口冷气,暗叫道:“我的天!这位老山主敢情喜欢玩虎!”
  原来,他此刻已置身一间圆形的地下广场上!
  这片广场有十丈宽阔,高约四丈,四边围绕着三排梯形座位,广场四周围着三丈高的铁栅,广场上正蹲伏着九只斑毛大虎!
  铁栅上挂着十盏气死风灯,把整个广场照得明亮如昼,但却充满恐怖的气氛!
  那九只猛虎一见有人进来,立即纷纷起立,发出一片震耳欲聋的“呼呼”低吼,在广场上迈动骠健的步履,穿梭游走起来。
  而这时,老山主一行二十多人也走下广场来!
  他们在梯形的石板上坐下,司刑堂主走去打开一扇铁栅门,然后将双手反缚着的瘦胖双魔推入广场中!
  俞立忠失声道:“噫,这太不公平了!”
  艾北村面呈残酷笑容道:“你是说,不该把他们双手反缚着?”
  俞立忠点头道:“正是,两人赤手空拳搏斗九只猛虎已难取胜,再把他们双手反绑,岂不等于要他们活活喂虎!”
  艾北村沉笑道:“他们还有一双脚可以使用,此即所谓一线生机?”
  俞立忠冷笑道:“我看半线也没有!”
  艾北村道:“他们看见令师摆出‘霹雳三击’的架式,就吓得抱头鼠窜,这表示他们胆子太小,这九只猛虎,就是特为胆小鬼而豢养的!”
  俞立忠不再开口,因为这时胖瘦双魔已经在广场上“跳跃”起来了。
  那九只猛虎敢情正饿得发慌,一看有了“食物”,登时目射奇光,一齐裂嘴吼叫,前脚慢慢伏下,尾巴左右摇摆,在空中绕圈子——
  这是猛虎扑人之前的动作,胖瘦双魔脸色苍白如纸,冷汗涔涔而下,胖魔井厉不禁颤呼道:“山主,求求您——”
  那九只猛虎对于选择“食物”本无成见,可是一听胖魔井厉的呼叫突然一齐纵身向他猛扑过去!
  猛如狂风,迅若闪电!
  胖魔井厉惊叫一声,慌忙顿足跳起两丈多高,由那九只猛虎的头上越过,降落于广场一角,落地时,脚下踉跄颠出数步。
  原来,人在纵跳时,双手也有平衡身形的作用,现在他双掌被反缚着,身法自然不灵活了。
  那九只猛虎一扑未中,顿时凶性大发,怒吼如雷,倏地旋转身,五只猛扑胖魔井厉,四只猛扑瘦魔应玄,去势奇快无比!
  胖瘦双魔那敢攫其锋芒,赶紧又跳起老高,逃了开去。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三十章 金衣披上恶魔身
上一篇:
第二十八章 蹑踪冒险寻魔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