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同心结侣万象新
2022-05-02 17:12:0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首先奔到大门外的是俞立忠,他一看回来的只有蓬莱仙翁葛怀侠及八位金衣特使和三名俘虏——艾东村、艾南村、艾北村,只是不见武英、武杰、武杰、武棍等人,心头微微一震,当下趋前迎接道:“盟主回来了!”
  蓬莱仙翁葛怀侠一见俞立忠,眼睛一亮,颔首答礼,笑道:“嗯,俞特使也回来了!”
  蓬莱仙翁葛怀侠举目四顾,不见烈琉岛主聂卫公和武翁房玄龄等人,因问道:“令师祖和聂岛主没有回来么?”
  俞立忠道:“没有,聂岛主已返回火琉岛,敝师祖则回南村去了。”
  蓬莱仙翁葛怀侠注目又问道:“你们没捉到老山主?”
  俞立忠笑道:“一言难尽,盟主请先入内歇息再作长谈吧!”
  蓬莱仙翁葛怀侠颔首一嗯,答谢了众人的迎接,便举步走入同心盟的议事厅。
  其余众人随后进入,蓬莱仙翁葛怀侠在盟主席位坐下,见各派代表脸上都流露出一股迫不及待之色,于是含笑而起,高声道:“诸位代表,老朽知道你们一定急着想明白歼敌的结果,现在老朽先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同心盟已在青城山三折岩大获全胜了!”
  二帮三教九门派的代表登时跳跃欲呼鼓掌叫好,如醉如痴,喜悦之情,洋溢整个议事厅!
  蓬莱仙翁葛怀侠等到众人“尽兴”之后,含笑又道:“事情是这样的,老朽等在开封知老山主的部下侵犯少林、武当、华山三派后,知彼等下一行动必为崆峒派,因忖度路途遥远无法赶上,便决定赶去青城派守株待兔,果然不出所料,数日之后,他们一行十三人化装儒士上了青城山,为了不使上清宫受到损害,便由武英皇甫奇儿冒充野鹤真人,引诱他去到山后的三折岩,武颠公孙轩不察,派艾家四兄弟出战,结果艾西村战死,艾北村和艾南村受创,其后皇甫老儿的身份为彼等看穿,老朽等便现身围战,经半天搏斗后,艾东村艾南村艾北村被我们生擒下来,武颠、武妖、试狼、武怪、武丐、武鬼、武夫冥顽不驯,为老朽等消灭,只有武狐武淫被逃脱掉——”掌声又起,如雷响动!
  青城派代表剑痴张青龙最是高兴,情不自禁哈哈大笑道:“好呀!武林从此又得太平了!”
  丐帮代表雷丐起立问道:“请问盟主,我方有无伤亡?”
  蓬莱仙翁葛怀侠笑道:“武侠武棍及几位金衣特使在武妖、武狼等六个老魔头的力拼下受了一点轻伤,但都已经痊愈了。”
  雨丐又问道:“那么,武英等四位老前辈何处去了?”
  仙翁葛怀侠道:“他们四位认为老山主经此挫折后已难有再起之力,故已各自归隐深山。”
  答毕,转对俞立忠笑道:“俞特使,现在轮到你谈谈老山主和武狂武毒三人了!”
  俞立忠起立答道:“武狂武毒败于聂岛主及敝师祖之手,已被毁去一身功夫,此刻与老山主同禁于正心牢中!”
  蓬莱仙翁葛怀侠大喜道:“啊,你们已擒获老山主了?”
  俞立忠点头笑道:“正是,他功力平平,家师和属下只两个照面便将他制服!”
  蓬莱仙翁葛怀侠讶然道:“他功力平平?”
  俞立忠道:“是旳,他胸中的武学在当今武林可数一数二,而功力却甚平庸,不堪一击。”
  蓬莱仙翁葛怀侠道:“怪不得那天在‘百花阁’中,他不敢与老朽动手,他究竟是谁?”
  俞立忠转向议争厅外大声道:“封牢主,请带他进来!”
  整个议事厅登时一震,旋见正心牢的封牢主推着头罩黑袋手戴铁链的“老山主”进来了!
  一向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老山主,此刻低垂着头,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他被封牢主一路推到盟主席前时,一颗头垂得更低,看都不敢看蓬莱仙翁一眼,似是恨不得一头钻到地下去。俞立忠离席走出,在老山主身边站住,望着蓬莱仙翁笑道:“盟主愿意猜猜这位‘老山主’是谁么?”
  蓬莱仙翁葛怀侠凝望老山主片刻,转望俞立忠笑问道:“他过去是个有名的人物?”
  俞立忠点头笑道:“是的,名气之响亮,不在盟主之下!”
  蓬莱仙翁葛怀侠听得有趣,含笑沉吟道:“唔,胸中武学数一数二,名气不在老朽之下,这个人倒难猜……”
  俞立忠微笑道:“昔年武林中,没有这么一个人物么?”
  蓬莱仙翁葛怀侠轻轻点着头,道:“有,那便是‘五绝神魔濮阳鸿飞’,但‘五绝神魔濮阳鸿飞’已经……已经……”
  俞立忠接口道:“已经被家父杀死了!”
  蓬莱仙翁葛怀侠忙道:“不,老朽相信当时杀死‘五绝神魔濮阳鸿飞’之人绝非令尊!”
  俞立忠微微一笑道:“然则,盟主可知那杀死‘五绝神魔濮阳鸿飞’之人是谁?”
  蓬莱仙翁葛怀侠目光转移到老山主身上,若有所悟地道:“莫非正是这位老山主?”
  俞立忠道:“不错,正是这位老山主!”
  说着,举手将老山主头上的黑袋取了下来!
  老山主相貌清癯,是个九旬以上的垂垂老者!
  蓬莱仙翁葛怀侠一眼瞧清之下,不觉惊跳起来脱口大叫道:“原来是你,五绝神魔濮阳鸿飞!”
  是的,原来这位领导十二武煞星为害武林企图然灭同心盟的老山主,竟是数年前在“韬光山庄”外死于黄山派掌门人俞云阳的成名暗器“亡魂神针”的五绝神魔濮阳鸿飞!
  这是多么令人惊奇的一件事,想不到杀死五绝神魔濮阳鸿的凶手,就是他五绝神魔濮阳鸿自己!
  蓬莱仙翁葛怀侠和八位金衣特使傻楞楞的瞪望着五绝神魔濮阳鸿好半天,蓬莱仙翁方才回过神来突地瞪目一哼道:“濮阳鸿飞,你干的好事?”
  五绝神魔濮阳鸿飞闭目不语,脸上微露得意之色!
  蓬莱仙翁葛怀侠又哼了一声,转望俞立忠问道:“俞特使是如何捉到他的?”
  俞立忠道:“那天盟主等离开‘百花阁’后,家师命属下暗中守候于‘百花阁’外面,果然不久之后,属下发现沈七姑女扮男装偷偷溜出‘百花阁’,属下乃予跟踪,结果得到了这位老山主藏匿之处,原来他把那艘黑船开入黄河,那沈七姑上了黑船后,船便往下游驶去,属下立即赶回开封报告敝师祖及家师,于是他们四人便连夜雇船追下,经一日一夜之追赶,在李升屯附近发现黑船弃置于河边,原来黑船不熟悉河道之情况,船底触礁破裂了,四人知道这位老山主及武毒十二客等必是弃船逃上岸,便分路追搜,敝师祖便连夜赶去招来聂岛主及家师,于翌日清晨,我们四人便冲入长春客栈,哪知这位老山主和武狂武毒已逃逸无踪,还在房中留下一信讥讽属下,原来属下于晚间进入客栈向一名店小二打听他们的行踪时,那名店小二误以为属下是他们的朋友,便去通知他们,这位老山主知属下追来了,乃与武狂武毒留笺而逃,因此我们四人只在客栈找到‘万花宫’十二客及沈七姑等,我们知道不会由她们口中得知这位老山主的行踪,故未为难她们,当即离开了长春客栈,出了城后,属下愈想愈觉这位老山主不可能忍心弃十二客于不顾,乃提议再回长春客栈看看,结果所料不差,这位老山主和武狂武毒确未逃走,我们回到长春客栈,发现他们已回到房中蒙头大睡,如此这般,双方便在客厅中大打出手,这位老山主首先为家师和属下合力制服,之后我们师徒再与聂岛主及敝师祖联手围攻武狂武毒两人,终将二魔擒住,这是事情的全盘经过,后来我们逼这位老山主说出聂姑娘及东方特使受关禁的地点,又去‘韬光山庄’救出了聂姑娘和东方特使,聂岛主遂携其孙女温返火琉岛,敝师祖护送我们回到同心盟后,亦返回南村去了。”
  蓬莱仙翁葛怀侠听得频频颔首,目光慢慢移到五绝神魔濮阳鸿飞脸上,含怒沉声道:“濮阳鸿飞,当年你被少林、武当、华山、崆峒、昆仑六派掌门人制服于五台山上,若非老朽出面替你求情,你早已没命,不想你竟不安于归隐‘韬光山庄’,伪死嫁祸于黄山派掌门人俞云阳,又召集另十一个武煞星共同作乱,残杀各派人士,企图消灭同心盟,你想看看,你这样做,对得起老朽么?”
  五绝神魔濮阳鸿飞闭目如故,脸上露出顽强的笑容。
  蓬莱仙翁葛怀侠忍不住怒道:“濮阳鸿飞,你说话啊!”
  五神神魔濮阳鸿飞仍是含笑不语,略无忏悔之色。
  俞立忠一脚扫出,喝道:“跪下!”
  五绝神魔濮阳鸿“扑!”的跪倒,还想挣扎站起,已被俞立忠一掌按住肩头,使尽力也站不起来,不由怒吼道:“俞立忠,你敢对老夫无礼!”
  俞立忠更重掴了他一个耳光,怒笑道:“你害死了我父亲,还想要我以礼相待?”
  五绝神魔濮阳鸿飞脸颊上立现五条指痕,他一生之中何曾被人打过耳光,一时惊怒交迸,厉声道:“好小子,你待怎的?”
  俞立忠一指蓬莱仙翁道:“把你的罪恶一五一十向盟主供出来!”
  五绝神魔淮阳鸿飞怒道:“老夫所作所为,如今你们已尽皆知晓,何必招供?”
  俞立忠冷笑道:“我要你当众供出你的罪恶,你不招供,我打歪你的嘴巴!”
  五绝神魄淮阳鸿飞虽在狂怒中,亦知再发横,只有自取侮辱,乃转对蓬莱仙翁道:“姓葛的,你也要老夫招供么?”
  蓬莱仙翁葛怀侠颔首冷然道:“不错,你须得把一切罪恶供出来!”
  五绝神魔淮阳鸿飞道:“老夫承认害死俞云阳不错,用不着招供!”
  蓬莱仙翁葛怀侠问道:“你为何要害死俞掌门人?”
  五绝神魔濮阳鸿飞道:“当年六派掌门人联手围攻老夫时,他俞云阳最为卖力,后来出手毁去老夫一身功力也是他,所以老夫要报仇雪恨!”
  蓬莱仙翁冷声道:“说清楚一点!”
  五绝神魔濮阳鸿飞冷笑道:“那是当年老夫的一条得意妙计,老夫心知他们六派掌门人念念不忘传说中的那册‘天竺圣经’,乃以‘天竺圣经’为饵,修书六封分致他们六派掌门人,称老夫一身武功系得自‘天竺圣经’,因自觉大限将届,故愿将‘天竺圣经’录成六份赠他们六位掌门人,以赎罪衍。万一,请他们于同一驾临韬光山庄,其中给黄山派俞掌门人的那封信,与其余五封书信不同,老夫是以长白掌门骆玉仙的身份寄给他的,文中称有机密事商,请他于同日去南五台虎头坡晤面,并叮嘱勿告诉任何人,俞云阳与骆玉仙交情笃厚接信后果然不疑有他,于该日赶到了南五台的虎头坡,其时,少林、武当、华山、昆仑、崆峒五派掌门人已齐集韬光山庄等候老夫分配‘天竺圣经’,哈哈,少林掌教一怒上人倒也正直,一定要等到俞云阳来时才肯接受,但俞云阳已被老夫骗去虎头坡,他当然不会来,到了那天下午,老夫预先嘱好的一名壮丁便入庄低声报告老夫,说有人来庄求见,老夫使请五派掌门人暂坐,即随那名庄丁出庄,之后不久,他们五派掌门人便听到两声惨叫,赶出一看,发现老夫和庄丁已身中俞云阳的独门暗器‘亡魂神针’而亡,老夫身上的六份‘天竺圣经’已不翼而飞,于是他们很自然便推断那是俞云阳欲独占‘天竺圣经’所出的下策,立即追下山,找到那位等候于虎头坡的俞云阳,哈哈哈!以后的事,不用老夫说了吧?”
  蓬莱仙翁冷“哼”一声,又问道:“那个代旧你死的假五绝神魔是谁?”
  五绝神魇濮阳鸿飞哈哈大笑道:“他是老夫旧日的一名部下,姓范名大成!”
  蓬莱仙翁诧异道:“他怎肯代你死?”
  五绝神魔诡笑道:“他根本就不知老夫会杀死他!”
  蓬莱仙翁葛怀侠又问道:“当年你被迫归隐‘韬光山庄’时,六派曾派人监视你的日常生活,那时你如无人帮助,必难成事,你那四个徒弟!艾东村,艾南村,艾北村,艾西村!是归隐前收的还是归隐后收的?”
  五绝神魔濮阳鸿飞道:“归隐后收的!”
  蓬莱仙翁葛怀侠诧异道:“你怎能在‘韬光山庄’收徒传艺?”
  俞立忠抢着笑道:“盟主可记得他曾收了三个文人徒弟?”
  蓬莱仙翁恍然道:“对,老朽因看重他的‘棋、琴、书’三绝,故准许他收三名徒弟传其‘棋、琴、书’三绝,另外的‘武、色’二绝随他的生命而没,莫非他偷偷把‘武色’一一绝传给那三人了?”
  俞立忠笑道:“正是,而那三人,一个叫史家典,一个叫乐少溪,另一个属下已忘记他的姓名,其中的史家典,属下曾在‘韬光山庄’与他弈过数局棋……”
  蓬莱仙翁惊异地道:“那时俞特使就已看出他身怀武功了?”
  俞立忠摇头道:“没有,由于我们都以为五绝神魔濮阳鸿飞已死,故始终没怀疑到他们三人,属下也是捉到这老魔头才想到的……”
  微微一顿,转望立在五绝神魔濮后,艾东村、艾南村、艾北村三人,笑道:“如属下没有猜错,这艾东村便是乐少溪,艾北村便是史家典!”
  说着,移步走到艾北村面前,伸手扯住他的头发,用力往下一拉,果然由脸上拉下一层人皮来。
  一点都不错,艾北村就是史家典!
  俞立忠凝望着他笑了笑道:“史先生,你的棋道艺承濮阳鸿飞,怪不得在‘韬光山庄’我始终赢不了你!”
  艾北村(史家典)垂首不语。
  俞立忠轻“哼”一声,转对艾东村笑道道:“你是乐少溪吧!”
  艾东村亦垂首不语。
  俞立忠又将他和艾北南的“脸皮”撕下,因以前未见过他们的真面目看了也不认识,当下转对蓬莱仙翁笑问道:“盟主打算如何处置这三个人?”
  蓬莱仙翁知他和艾北村的女儿有一段情,因含笑反问道:“俞特使有何意见?”
  俞立忠摇头道:“没有,属下没有意见!”
  蓬莱仙翁道:“那么,如何处置他们,要由同心盟开会决定!”
  俞立忠点点头,又问道:“何时开会?”
  蓬莱仙翁方欲回答,少林派代表一意大师已先起立道:“本席请求盟主立刻开会审判濮阳鸿飞师徒四人!”
  武当派代表古木道人接着起立道:“还有现在正心牢的武狂武毒及司空英三人亦应同时处理!”
  “对,立刻开会审判!”
  “濮阳鸿飞师徒等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何必再经审判,立刻处决他们就是了!”
  于是,整个议事厅七嘴八舌的乱嚷起来了。
  俞立忠心烦,移步欲出,忽然想到还有一个艾西村的身份,没弄明白,当下走到濮阳鸿飞身边,含笑问道:“你那已死的第四徒弟艾西村,他又是何人?”
  五绝神魔濮阳鸿飞冷笑道:“他已死了,你问他干么?”
  俞立忠道:“想知道罢了。”
  五绝神魔濮阳鸿飞道:“他原是老夫的书僮,名叫毕安,在‘韬光山庄’服侍老夫的。”
  俞立忠“哦”了一声,移步溜出议事厅,登上二楼,往自己的卧室走来。
  走到房门口,正欲推开房门,听得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见是红小萍,不由微笑道:“你怎不在议事厅看他们审判濮阳鸿飞!”
  红小萍一耸香肩道:“濮阳鸿飞左右逃不了一死,没甚么看头!”
  俞立忠推开房门,笑道:“你进来么?”
  红小萍扬眉笑道:“你欢迎我进去,我就进去!”
  俞立忠岂有不欢迎之理,但正想拉她入房之隔,一眼瞥见房中人影一闪,遂立刻改变主意,笑笑道:“我那敢不欢迎?不过,说真的,假如你肯让我休息一会,我会更喜欢你!”
  红小萍微诧道:“你有甚么不舒服么?”
  俞立忠摇头笑道:“没有,我只想静静的考虑一些问题……”
  红小萍问道:“考虑甚么问题?”
  俞立忠笑道:“还没考虑之前,我无法回答你啊!”
  红小萍道:“好,我不打扰你,但你可不能偷偷溜走!”
  俞立忠笑道:“溜走,我会溜到哪里去呢?”
  红小萍转眸一笑道:“如今公仇私恨均已了结,我怕你不肯再在同心盟呆下去!”
  俞立忠一哦,笑道:“也许是的,但我要离开时,决忘不了你,你怕甚么?”
  红小萍喜道:“真的?”
  俞立忠点头道:“真的!”
  红小萍嫣然一笑,转身飞奔而出。
  俞立忠目送她奔下楼后,方才举步入房,俊目一扫,不见房中有人,便把视线移上牙床,笑道:“床后那位朋友请出来如何?”
  话落,立见床帐波动了一下,由床后闪出一个貌如花的少女!
  她,正是艾菁!
  俞立忠并不感意外,他把房门关好,这才正对艾菁问道:“姑娘贵姓?”
  艾菁玉脸一变,怫然冷笑道:“哼,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如今连我的姓名也忘了!”
  俞立忠淡笑道:“我重新请教你的姓名并没有错,你仔细想想看吧!”
  艾菁眨眨眼,道:“我姓史,名字仍是个‘菁’字!”
  俞立忠慨叹一声道:“假如你在令尊未遭擒之前就告诉我你姓史,那该多好!”
  史菁登时泪如雨下,哽咽道:“就因我没有老实告诉你,因此你恨我了?”
  俞立忠失笑道:“恨?那怎么会?”
  史菁道:“但是你不理睬我了!”
  俞立忠耸了耸肩,笑道:“我现在不是在理睬你么?”
  史菁挪步走到他身前,仰脸笑道:“那么,我告诉你一件事……”
  俞立忠道:“好,你说吧!”
  史菁忽然玉脸发红,垂首羞答答地道:“你一定以为那次司空英已玷污了我,其实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
  俞立忠根本末把“那回事”放在心上,这时一听她竟想用她的“清白”来讨好自己,心中颇感不悦,道:“别把那回事放在心上,你即使为司空英玷污,我也不会看低你!”
  史菁大喜过望,仰脸笑道:“那么,请救救我爹爹,好么?”
  俞立忠摇头断然道:“不能!”
  史菁一呆,瞪目失声道:“为甚么?你不喜欢我么?”
  俞立忠摇容笑道:“救你爹,和喜欢你是两回事!”
  史菁发急,扯住他胸襟道:“你救救我爹,我便嫁给你,终生服侍!”
  俞立忠道:“不能,别说我无力救他,卸使有我也不能为私人的情爱而去拯救令尊!”
  史菁不禁又流泪哭道:“但你不救我爹,我怎能嫁给你?”
  俞立忠道:“你如一定要把两件事牵扯在一起,那你只好由你了!”
  史菁泪涟涟的瞪望着他,道:“你……你好狠啊!”
  俞立忠叹道:“我想我一点也不狠,问题在于这不是可以两全之事!”
  史菁突然跪下,抱住他双脚痛哭道:“我求求你,请你救救我爹吧!”
  俞立忠连忙将她扶住,恳切地道:“别这样,史姑娘,我实在无力解救令尊,不过你放心,令尊并非主脑人,谅来同心盟不致判处他死刑的。”
  史菁悲恸异常,颤声道:“不!不!同心盟一定会处死我爹,我知道!我知道!”
  俞立忠也觉得史家典生望不大,故默默无言!
  史菁哭了一阵,突地抬头问道:“你说!你喜欢不喜欢我?”
  俞立忠点头道:“喜欢!”
  史菁又问道:“救不救我爹?”
  俞立忠摇头道:“爱莫能助!”
  史菁号哭一声,用力推开他,开门冲出卧房而去。
  俞立忠深深一叹,动手把自己的衣物包好捎起来,留了一张字笺放在桌上,随即举步出房。

×      ×      ×

  “杀!”
  “杀!”
  “非杀不可!”
  楼下议事厅传来了阵阵怒吼!
  俞立忠立另一条楼梯下楼,悄悄走出同心盟,踽踽往峰下走去。
  下了五老峰,正想加快脚步奔下山,突见由一丛杂树林中窜出一个红衣少女!
  定瞧一瞧,原来正是红小萍!
  她身上也背着一个包袱,似有远行之意!
  俞立忠呆了呆,问道:“你——何处去?”
  红小萍甜然一笑道:“下山去,你呢?”
  俞立忠窘笑道:“我……我也想下山去。”
  红小萍笑道:“不是想偷偷溜走吧?”
  俞立忠俊脸发热,窘笑了笑,上前拍拍她香肩道:“对蓬莱仙翁来说,我是偷偷溜走,对你而言,却又不然!”
  红小萍吃吃笑道:“怎么说?”
  俞立忠笑道:“我在房中留了一张字笺,那是给你的!”
  红小萍“气色”稍见好转,凝眸问道:“那张字笺,你怎么写的?”
  俞立忠道:“我说我决定离开同心盟,假如当面向盟主辞职,他必会挽留我,故打算不告而别,但为了避免‘拐骗’之嫌,我不打算和你一起走,如你有意,可于见字后,禀明你大姐二姐,然后去长安‘万象镖局’找我!”
  红小萍眼睛一瞟一瞟的含笑打量他,问道:“不是骗我的吧?”
  俞立忠转身欲走,道:“走,我们回去看那封信!”
  红小萍伸手拉住他,笑道:“好,我相信你便了!”
  俞立忠转回身子,笑问道:“你怎知我要走而先来此等候我?”
  红小萍微笑道:“心有灵犀一点通!”
  俞立忠仰头大笑,道:“好好,你既不嫌弃我,咱们就一起下山去吧!”
  红小萍笑了笑,问道:“你决定回长安万象镖局去?”
  俞立忠点头道:“是的,我喜欢那种生涯!”
  红小萍含情脉脉地道:“但愿我能帮助你,使万象镖局做得更有声有色!”
  俞立忠道:“你能的,只要你能替我烧几样可口的菜!”
  两人于谈话中,慢慢移动脚步,偎依着往山下走去,俪影双双,终于消失于翠绿的山林中……

  (全书完,感谢“孤鶴”提供万盛版图档,“weiwei277”、“淡淡的笑着”校对,古龙武侠网独家首发)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五十五章 擒巨魁竟是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