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北上擒凶惩虎伥
2022-05-02 16:57:58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腊月二十九日。
  除夕的清晨,九连山上的晨雾尚未退尽,一个白发怪人已在山上出现!
  这白发怪人,生相异常可怕——
  一张脸白得像死人,再加上一双扫帚眉,一对倒吊眼和一个朝天鼻,一看之下,颇似一具僵尸!
  他每跨一步就有三尺多,长袖一摆一抛,慢慢往山上登去,走到九连山的主峰上,他在一座平滑的岩石前停住脚步,由怀中取出十二根白骨,在岩石上摆成一个圆形光芒,然后登上岩石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
  那副神情,就好像他真是个僵尸,正在吸收日月精华似的!
  朝日由东方的天边慢慢向正午那个位置升去,然后再由正午那个位置慢慢向西徐坠……
  白发怪人,依旧一动不动的端坐着。
  暮烟苍茫的时候,一条人影突地冲上峰巅,在白发怪人对面十几丈外的峰缘飘然落地!
  这人非别,正是要来九连山的俞立忠!
  他一眼瞥见岩石上坐着的白发怪人时,俊脸不禁呈现出万分惊奇之色,他默不作声的打量白发怪人一阵,然后举步走到白发怪人面前,抱拳一拱道:“这位高人请了!”
  白发怪人双目微障,没开口。
  俞立忠略一沉忖,又道:“请问长者贵姓大名?”
  白发怪人冷冰冰地道:“沙英!”
  俞立忠再问道:“沙老前辈之名号可是……”
  白发怪人接口冷冷道:“白骨神君!”
  俞立忠“噢”得一声,愉快的笑道:“沙老前辈知道小可的姓名吧?”
  白骨神君沙英道:“是叫俞立忠么?”
  俞立忠一揖道:“是的,小可奉命来向沙老前辈取一样东西!”
  白骨神君沙英道:“你早到了一天,老夫和葛盟主讲好的交易日期是一月一日!”
  俞立忠又,一揖道:“是的,小可因某种缘故希望能早一天拿到‘九幽白骨雷’,这样沙老前辈不会有甚么不方便吧?”
  白骨神君沙英冷峻地道:“当然不会有甚么不方便,问题是老夫没见过你俞立忠,如今你早一天到达,老夫就怎能断定你是不是真的俞立忠了!”
  俞立忠哈哈一笑道:“沙老前辈顾虑得是,既然如此,小可明日再来好了!”
  语毕,深深一揖,转身便走。
  白骨神君沙英却冷哼一声道:“小子站住!”
  俞立忠转身笑问道:“沙老前辈有何指教?”
  白骨神君沙英冷板板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回来,老夫相信你是俞立忠了!”
  俞立忠欣然回到他面前,一指摆在他身边的白骨笑问道:“这东西即是‘九幽白骨雷’么?”
  白骨神君沙英颔首道:“不错,这种‘九幽白骨雷’只要掷出一根,可以炸毁一座城门!”
  俞立忠笑道:“小可可以见识一下么?”
  白骨神君沙英然不悦道:“哼,老夫这种‘九幽白骨雷’每根造价一千两银子,你想见识一下,先交出一千两银子出来!”
  俞立忠暗吃一惊,忙的陪笑道:“是是,小可一时失言,沙老前辈请勿见怪。”
  白骨神君沙英沉声道:“废话少说,老夫跟葛怀侠讲好以每根一千两之价值卖给他,如今你银子带来了没有?”
  俞立忠点头答道:“有的,小可带来了一百两黄金……”
  一边说,一边由怀中掏出一只小包袱,双手捧着递了上去。
  白骨神君沙英伸手接下,解开一看,果是黄澄澄的数十片金叶,心中暗喜,当下拿起身前的两根白骨递出,说道:“拿去吧!”
  俞立忠伸手接住“九幽白骨雷”的一刹那,突觉双腕脉门一紧,一看脉门已被白骨神君沙英扣住,不禁骇然一震,惊“啊!”一声道:“沙老前辈,您……”
  白骨神君沙英笑道:“怎么样?”
  俞立忠浑身气力皆失,握在手里的两根“九幽白骨雷”脱手掉下,惊慌失措地道:“您……您老怎么扣住小可的脉门呀?”
  白骨神君沙英仰头大笑道:“哈哈,老夫为何扣住你的脉门,难道你自己不知道么?”
  俞立忠惶声道:“小可确是不知,沙老前辈请放手,有话好说!”
  白骨神君沙英怪笑道:“嘿,老夫怎可放手,一放手,你就要逃了!”
  俞立忠作出惶惑的苦笑道:“沙老前辈这话怎么讲?小可干么要逃呢?”
  白骨神君沙英笑道:“因为,嘿嘿,因为老夫忽然发觉你并非俞立忠!”
  俞立忠神色微变,强作镇静地道:“沙老前辈别开玩笑,小可确是俞立忠不错!”
  白骨神君沙英冷笑道:“可是,老夫却有证据证明你并非俞立忠!”
  俞立忠强笑道:“那是不可能的,沙老前辈的证据是甚么?”
  白骨神君沙英放开他左手脉闪,骈伸二指点中他的麻穴,再放开他右手脉门,顺手将他推倒地上,然后举手往自己的脸上一抹,抹掉许多易容膏,露出了本来面目!
  一点不错,他才是真正的俞立忠!
  倒在地上的假俞立忠自然是司空英所化装的,一见白骨神君沙英一变而为死对头俞立忠,这一惊非同小可,尽管他一向遇事沉着,也不禁“啊哎!”惊叫起来。
  俞立忠拿掉头上的一团白发,哈哈大笑道:“司空英,老夫这个证据够不够?”
  司空英情知今番是死定了,因此惊叫了一声之后,很快就镇定下来,当下冷冷一笑道:“小子,今番轮到你抖了!”
  俞立忠笑道:“不错,此即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说着,上前抓住他胸襟,将他拉起来,一拳往他的腹部击去!
  “蓬!”的一声,司空英往后飞出七八尺,摔了个四脚朝天!
  俞立忠又上前拉起他,又一拳击了过去……
  这是怨气的发泄,因为司空英曾数度以嫁祸的手段害得他差点没命,而且又“辱污”了他心爱的艾菁,这不是一个人所能忍受的,所以他虽然不能将司空英打死,却非打个痛快不可。
  “蓬!蓬!”
  司空英像一尊木偶,毫无抵抗的飞了起来,又跌了下去……
  这时,红小萍由附近的树林中走出,她见司空英被打得惨兮兮的,心下有些不忍,因开口道:“你何不索性打死他?”
  俞立忠道:“不,他是同心盟通缉的凶徒,等同心盟判他死刑时,我才能打死他!”
  红小萍道:“你这样打他,只怕也会把他打死哩。”
  俞立忠见司空英已是鼻肿脸青,奄奄一息,于是停手笑道:“你认为我太残酷么?”
  红小萍一笑道:“有一点,但这并非表示我在同情他,我知道他是死有余辜的!”
  俞立忠道:“他残杀五派门人,又杀害武当华山二派掌门人,害得我差点没命,而且……”
  他住口摇摇头,不愿把艾菁“受辱”的事情说出来。
  红小萍问道:“你打算带他回同心盟?”
  俞立忠点头道:“是的,然后再奔九华山与盟主等人会合,我想我们回到同心盟时,盟主他们大概已经出发了!”
  说到这里,走过去将司空英揽起,说道:“走吧,我们下山去设法买一辆马车!”
  两人下到山麓,俞立忠先将司空英藏在树林中,然后与红小萍走到道旁坐下等候,足足等了半个多时辰,方始等到一辆空车,俞立忠跳到道中,张臂拦车道:“老兄,请停一停!”
  那是一辆载货的马车,驾车的是一个年约五旬的老头子,他瞧见有人挡在道上,只得将马车勒停,惑道道:“小哥,老汉这辆车不是载客的!”
  俞立忠走到他面前笑道:“我知道,这辆马车是您老自己的么?”
  老车夫眼睛一瞪道:“当然是老汉自己的,你小哥问这话是甚么意思?”
  俞立忠笑道:“抱歉,小可打算买一辆马车,所以想向您老打听价钱,现在买一辆马车大约要好多钱?”
  老车夫“哦”了一声,笑道:“现在贵了,新车一辆恐怕要十二两银子,再加一匹马,一共大约要三十两左右。”
  俞立忠问道:“您老喜欢开新车还是喜欢开旧车?”
  老车夫“哈!”的笑了一声道:“有新车开,谁不想开新车啊!”
  俞立忠道:“那么,小可拿三十两银子买您老的这辆旧马车,您老肯不肯脱手?”
  老车夫哈哈笑道:“小哥别开玩笑,要搭便车就快上来吧!”
  俞立忠掏出三十两白银,道:“一点都不是开玩笑,假如您老肯脱手,这三十两便是您老的!”
  老车夫见他态度很正经,不由神色一楞,仔细打量他一番,又看他手里三锭白银,忽然冷笑一声道:“朋友,别来这一套,真银假银,老汉是看得出来的!”
  俞立忠将银子递过去,笑道:“你老看吧!”
  老车夫接过银子,掂了掂,敲了敲,知为真银不错,心中更加吃惊,瞪大眼睛问道:“奇怪,你小哥为甚么要化三十两银子买老汉这辆旧车?”
  俞立忠道:“小可有急用?”
  老车夫追问道:“要载送甚么东西?”
  俞立忠道:“这个你老别管!”
  老车夫注白银沉思半晌,忽地跳落地,把白银纳入怀中,把马鞭交给俞立忠,大声道:“好,老汉卖了!”
  俞立忠接过马鞭,一指车厢道:“你老如有东西放在车里,可以带走。”
  老车夫摇头笑道:“没有甚么东西,只有两只麻袋,一并送给你小哥好了!”说罢,好像怕俞立忠后悔似的,迈开大步向前便跑,转眼跑得没了影子!
  俞立忠便将马车拉到道旁,再由车厢里取出一只麻袋,回到树林中,把司空英装入麻袋中,抱入车厢放好,然后红小萍道:“小萍,你陪他坐在车厢里,每隔半个时辰点他一次麻穴,好不好?”
  红小萍点首道:“好,但为甚么要每隔半个时辰点他一次麻穴?”
  俞立忠道:“他也许有运气冲穴的本领,所以不能不提防一下。”
  红小萍点点头,由前门钻入车厢。
  俞立忠于是登上车座坐下,一挥马鞭,驾车向前疾驰……
  晓行夜宿,一路平安无事!
  半月之后,马车抵达庐山牯岭市集外。
  俞立忠在一处舞边勒停马车,叫道:“小萍,你出来!”
  红小萍应声跳出,问道:“甚么事?”
  俞立忠拉着她走入树林中,四顾无人,便把她按在一株树身上,双手捧着她玉颊吻了起来。
  红小萍没想到他忽然要来这一手,不由有些发窘,轻轻推开他,红脸娇嗔道:“你发甚么神经?”
  俞立忠轻笑道:“你知道,同心盟快到了!”
  红小萍道:“快到了又怎样,莫不成你要离开我了?”
  俞立忠道:“不,我要你帮个忙!”
  “我能做的么?”
  “能,只要你肯做!”
  “说说看!”
  “把马车驶入牯岭市集的车行,告诉他们说,那两匹黑白马已因故卖掉,如富以马车交还,那家车行是同心盟经营的,他们不敢有异议,你交了马车后,就将司空英带上同心盟,交给执事者发下正心牢!”
  “怎么,你不回同心盟了?”
  “是的,今天已是元月十五,盟主等人已出发前往九华山,与各派掌门人会合,不在同心盟了。”
  “我猜这不是你不回同心服的理由!”
  “是的,还有一个理由是:老山主在同心盟四周布有眼线,我若回同心盟,形踪难免落入敌人眼中,我不喜欢敌人知道我的行踪!”
  “好吧,我替你跑一趟,不过你要在此等候我,不准偷偷溜走!”
  “好的,我就在这树下等你,还有一点你必须注意,除了同心盟的执事者和那位封牢主之外,你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麻袋中人是司空英,这一点最重要,关系我的生死!”
  “关系你的生死?”
  “不错,我打算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哦,你想化装司空英混入敌方总坛?”
  “正是如此。”
  “妙!”
  “但假如你不小心而让敌人知道司空英已为同心盟所擒,那一来可就一点也不妙了!”
  “我会小心的!”
  “那么快去吧!”
  红小萍奔出树林,跳是车座,开动马车,驰入牯岭市集而去。
  俞立忠听得车声去远,便抽出长剑在那株树身削下一大片树皮,再取出一支炭笔,在那树身上写道:“九华之役,凶战必多,你武功不高,不宜参与,可与你大姊二姊同住,等我回来。”
  写完,取出铜镜和易容皆略为化装后,随即闪出树林,取道直奔九华……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四十二章 客中应知江湖险
上一篇:
第四十章 岛主离逃狡狐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