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钵 正文


2019-11-18 20:20:1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已大亮。
  朱玉郎先送走了妻子,然后自己也打点了一些衣物揹在背上,将所有的门窗锁好,走出几步,回头对自己的家投出最后一瞥,轻轻的说道:“爹,您的儿子这回要下江湖了,您若有灵,就指引您儿子顺顺利利寻到您的遗体吧!”
  随即迈开大步,往城里赶去。
  他虽是个读书人,却跟一般文弱书生不一样,走起路来可也称得上健步如飞,这因为其父曾在他小时候敎他一种静坐调息的功夫,他搞不清这是不是一门内功心法,不过二十年来从不间断的静坐调息之下,居然百病不生,力气也比一般人大些;有一次村里的一头牛发了狂,向他猛冲过来,他一时闪避不及,情急之下,出掌一推牛头,不料竟将那头牛推得摔倒在地,虽然他怀疑当时那头牛可能踩上鹅卵石失去平衡之故,但能将一头牛推倒,心里可也得意万分。
  今天,为了急着赶去伏牛山寻找父亲的遗体,他快步奔行,不消一刻时竟已赶出四、五里路,这时若有武林人见到他赶路的速度,一定会认定他身怀绝技呢!
  他住的村子是开封府北十里外的来凤村,由来凤村到开封府这段路相当荒凉,据说偶尔也有翦径贼出现抢劫过往行人,对翦径贼他当然也是害怕的,因此,一边赶路一边祷告:“希望不要遇上翦径贼。”
  不料正在心里这样祷告的时候,蓦觉眼前人影一闪,一个翦径贼已站立在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吓得倒退了好几步,定睛一瞧,不觉失声道:“又是你!?”
  原来,这个人不是别个,正是昨夜去他家骚扰的蒙面怪客!
  蒙面怪客长剑出鞘,摆出杀人的姿态,嘿嘿冷关道:“小子,你哪里去?”
  朱玉郎惊魂略定,才答道:“去伏牛山收回家父的遗体呀。”
  蒙面怪客举剑指着他,暴声道:“把你背上那个包袱解下来!”
  朱玉郎道:“干么?”
  蒙面怪客跨上一步,喝道:“叫你解下来,你就解下来!”
  朱玉郎依言解下包袱,扔到他跟前,道:“你要的尽管拿去,不要的留下来给我。”
  蒙面怪客蹲下解开包袱,一看只有几件旧衣,顿时恼怒起来,破口大骂道:“你奶奶的,当真你老子没有把那部‘灭魂三十六剑’的剑谱录一册给你么?”
  朱玉郎举起双手道:“你可以再搜搜我的身上,但请不要伤害我,我要留着一条命去收回家父的遗体。”
  蒙面怪客果然上前搜他的身子,结果当然毫无所获;他见朱玉郎身上连一两银子也无,大感奇怪道:“你连银子也不带一些么?”
  朱玉郎道:“不是不想带,而是没有。”
  蒙面怪客道:“此去伏牛山要走五百里路,你一个铜板都没有,如何去得?”
  朱玉郎道:“我打算去城里找朋友告贷一些。”
  蒙面怪客嘿然道:“你奶奶的,你父亲是名震天下的大剑客,你为什么这样穷?”
  朱玉郎道:“家父虽是大剑客,却不是大富翁,我们一向就穷。”
  蒙面怪客瞪视他半晌,悻悻的一顿足,转身纵去,走了。
  朱玉郎在他身后大声道:“昨夜阁下拿去的那本书是‘论语’,阁下没事的时候不妨多看看,说不定对你有益呢!”
  目送对方远去不见,他才重新打好包袱,继续向前赶路。
  约莫辰牌将尽之时,已经赶到开封府,他在一条小街上站着等候了好一会,才见袁大叔驾着一辆马车到达;袁大叔是个六十开外的老农,人挺和气的,他从车中取出那只剑匣,交到朱一郎手上,笑眯眯道:“玉郎,你放心前去,路上要小心,家我会替你们看着……”
  朱玉郎再三道谢,便抱着剑匣走进一家当铺。
  他是这家当铺的常客,那个蓄着八字胡的老朝奉一见他进门,呵呵的笑道:“玉郎,你今天好早啊!”
  朱玉郎将剑匣往台上一摆,说道:
“贺老,你瞧这东西能当多少?”
  老朝奉取过剑匣打开,他虽认识朱玉郎已久,却不知他是大侠朱灭魂的儿子,当然也就不知道现在手上拿的这把古剑的来历,不过他开当铺已开了几十年,一眼就看出此剑非常名贵,面容一动道:“这把剑你从那里得来的?”
  朱玉郎道:“是我们朱家的传家之宝。”
  老朝奉又仔细看了一遍,才问道:“你要当多少钱?”
  朱玉郎伸出五个指头。
  老朝奉道:“五百两?”
  朱玉郎摇摇头。
  老朝奉道:“五千两?”
  朱玉郎又摇摇头。
  老朝奉扳起面孔道:“顶多五千两,再多一两都不成!”
  朱玉郎道:“不要那么多,我只想当五十两。”
  老朝奉一怔道:“只要五十两?”
  朱玉郎点头道:“是,只要五十两。”
  老朝奉失笑道:“玉郎,你为人老实忠厚,又是老汉这儿的老顾客,老汉不想占你便宜,你这把剑至少可当五百两银子,老汉给你五百两好了。”
  朱玉郎摇头道:“不要,我只要五十两。”
  老朝奉道:“为什么?”
  朱玉郎道:“因为我不需要那么多钱。”
  老朝奉“啧!”了一声,故作严肃表情道:“不成,人都要有良心,老实说这把古剑可卖得几千两银子,你只要五十两,老汉于心不安!”
  朱玉郎道:“没关系,我只要五十两。”
  老朝奉道:“不成,最少也要四百两!”
  朱玉郎明白他心中的打算,微微一笑道:“贺老,你的好意小的消受不起,请留给小的一个赎回的机会好么?”
  老朝奉被他一语道破心意,老脸有些发赤,讪讪一笑道:“瞧你说的什么话,老汉原是一番好意,旣然你只要五十两,那就这么办啦!”
  取得五十两银子和一纸当票,走出当铺,朱玉郎感到身心轻松不少,仰天默告道:“爹,孩儿知道这把灭魂宝剑价值连城,五万两银子都有人抢着要,但请您放心,您儿子穷死了也不会出卖它。您儿子只是暂时用它借些盘川,同时替它找个安全的寄存之处罢了。”
  身上有了银子,他便在街上略事打尖,买了一包干粮带在身上,随卽出城南下,开始了五百里的长程跋涉……。
  一路上,为了节省开支,他不敢投宿客栈,只找寺庙或民家借宿,这样走了四天,果然省下不少钱。
  第五天走到一处荒野上,看看夕阳已将西沉,眼前却不见一户人家,心里有些着急,当下加快脚步,希望能在天黑之前找到可过夜的地方。
  时值仲夏,照说夜里赶路更比白天舒适,但眼前距伏牛山已仅剩一天半的路程,他在路上听到不少人传说最近伏牛山常有强人出没,更有那占山为寨的强盗叫什么“天龙寨”啦“地虎寨”啦的,所以他便特别小心,不愿在夜里赶路,怕遇上劫匪。
  听到那些绘声绘色的传说,他还想到父亲之死可能就是那“天龙寨”或“地虎寨”的强盗干的,因为他深知父亲最痛恨那些专干没本钱买卖的人,可能打算去铲除那些强盗不小心反而着了道儿。
  走着走着,天已渐渐暗下来,就在这时,他发现远处山坡上有一点灯光闪动,心中大喜,立刻快步奔了过去。
  临近一瞧,敢情是一座古刹。
  古刹建在山坡上,四周树木森然,灯光从佛殿上透出,他一脚跨入殿中,顿时为之一愕。
  原来,这座古刹的佛殿已破旧不堪,连佛像都已残缺不全,地上一片脏乱,看样子已被废弃很久了。
  怪的是供案上居然点燃着两盏油灯!
  朱玉郎呆了呆,才开声呼叫道:“喂!请问有人在么?”
  连喊数遍都不见有人回答,他便走入殿后去看,但见殿后的几间厢房均已倒塌,肯定没人住着,只好回到殿上,拣个净地坐下来。
  古刹不见人迹,供案上却点着两盏油灯,这情形极之怪异,他也觉得奇怪,不过却往好的方面想,推断必是有过路人刚才曾在此歇脚,临走便点上两盏油灯,使后来的过往行人便于到此休息——看来世上好人还是不少呀!
  当下,他解下包袱,吃了些干粮,便靠着殿壁躺下,打算一觉睡到天亮。
  还没睡着,眼睛便随意在殿上浏览,偶瞥及对面那堵殿壁,顿时又是一愕。
  你猜他看见什么?
  原来,他看见那堵殿壁上悬挂着一幅未完成的鸟禽画图!
  一幅画不足怪,怪的是那幅画布上只画着一只大乌鸦!
  画一只大乌鸦也不足怪,更怪的是那只大乌鸦竟然没有头!
  一幅未完成的画,干么悬挂在殿壁上呀?
  他大感奇怪,便起身过去细视,左看右看,端详老半天,确定它是一只乌鸦没错,只是画得很拙劣,很像是出自小孩的手笔,不觉暗笑道:“这只无头乌鸦实在难看,但不知挂在这殿上是何意思?”
  视线左顾,只见壁下有一张小桌子,桌上有笔墨和砚台。
  他趋前看那砚台,上面墨水已干,看情形画乌鸦的人已离去甚久,他又觉奇怪道:“这人为何不将乌鸦的头画好就离开了?旣然要离开此处,又为何不将笔墨砚台带走?”
  他百思不得其解,倒是忽然生起童心道:“乌鸦本就难看,没头乌鸦更是难看,我何不替牠画上一个头?”
  兴趣一起,便去找来一些水,硏墨成汁,然后提笔画起来。
  他对绘画也稍有涉猎,虽非名家,画个乌鸦头却也难不倒他,几笔一挥,一颗乌鸦头即告完成。
  接着,又在上面写了七个字:“天下乌鸦一般黑”,题毕搁笔,退后三步看了看,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长笑,从殿梁上飘下四个黑衣人!
  事出意外,朱玉郎唬得魂飞魄散,大叫一声“妈呀!”,便要抱头鼠窜,但脚下刚动,只觉后颈一紧,已被人提小鸡一般提了起来。
  “蓬!”
  次瞬间,屁股落到供桌上!
  接着,四个黑衣人在他面前跪下,齐声道:“大乌鸦在上,受二乌鸦三乌鸦四乌鸦五乌鸦一拜!”
  登时叩头如捣蒜!
  朱玉郎本是吓得魂不附体,这下反而傻了。
  什么大乌鸦二乌鸦三乌鸦四乌鸦五乌鸦?这四人莫非是疯子?
  他下桌要走,当中一个黑衣人又将他架上供桌,大声道:“不准跑,好好受礼!”
  这人是个巨无霸,头大如斗,身高在八尺以上,大眼睛厚嘴唇,嗓门大得像打雷一般!
  朱玉郎从来不曾见过这样高大的巨人,一时惊得目瞪口呆,就在供桌上坐着不敢稍动;他肯定自己若是再动一下,极可能会被对方像捏小鸟一样捏死在掌上。
  再看另三个黑衣人,也是个个生得古怪:一个是矮冬瓜,身高不及三尺,嘴上留着胡子,邪气得很;一个是大胖子,一颗秃头光溜溜,大肚子落到膝盖上,全身不怕有几百斤肥肉;又一个是瘦子,面无三两肉,身子细如竹竿!
  四人唯一相同之处是浑身黑服,黑衣黑裤黑靴子,连皮肤也黑得一塌糊涂!
  他们对着朱玉郎跪拜一番之后,一齐站起“桀桀”怪笑,好像对朱玉郎非常欣赏。
  朱玉郎怕得要死,颤声道:“你们……你们这是干么呀!?”
  那巨无霸桀桀怪笑道:“我是二乌鸦!”
  矮冬瓜也桀桀怪笑道:“我是三乌鸦!”
  大胖子笑道:“我是四乌鸦!”
  瘦子也笑道:“我是五乌鸦!”
  朱玉郎愕然道:“你们是乌鸦!?”
  二乌鸦巨无霸指着他笑道:“你是大乌鸦,我们的乌鸦头!”
  三乌鸦矮冬瓜也指着他笑道:“你替我们填上乌鸦头,所以你就是我们的乌鸦头!”
  朱玉郎犹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一怔一怔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大胖子嘻嘻笑道:“上个月我们大乌鸦死掉了,乌鸦无头不能飞,所以我们要找个大乌鸦,谁替我们画上乌鸦头,他就是我们的大乌鸦!”
  朱玉郎还是莫名其妙道:“这什么意思呀?”
  瘦子笑道:“我们那个死去的大乌鸦学问好,头脑好,可惜死掉了!”
  矮冬瓜接口道:
“我们四人斗大的字不识得一箩筐,所以我们要另立一个带头的大乌鸦!”
  巨无霸桀桀大笑道:“现在你就是我们的大乌鸦,哈哈哈……”
朱玉郎有些明白了,道:“你们是干什么行当的?为何以乌鸦为号?”
  大胖子笑道:“我们喜欢乌鸦,所以就叫乌鸦;我们干的是没本钱的买卖,杀人放火,劫财劫色,什么都干!”
  朱玉郎大惊道:“你们要立我为首领?”
  大胖子点点头道:“正是!你会画乌鸦,又会写字,学问一定好,脑筋一定不坏,够当我们的首领。”
  朱玉郎连连摇头道:“不成!不成!我不会武功,不能充当你们的首领!”
  矮冬瓜道:“不会武功不打紧,会动脑筋就行啦!”
  朱玉郎又连连摇头道:“对不起,我也不想落草为寇!”
  巨无霸大眼睛一瞪道:“真的不要?”
  朱玉郎斩钉截铁地道:“绝对不要!”
  巨无霸道:“好,你看这个!”
  他一步跨到殿右,那地上放着一口巨大的铜钟,其重必在千斤以上,他却一手抓住钟上的圆环,不费吹灰之力就提了起来。
  单是这一身神力,就足以吓死人!
  但可怕的不是这个,而是铜钟下的三颗血淋淋的人头!
  三颗人头摆在一堆,其中一颗已经腐烂,头发脱落,散发出恶臭气味!
  朱玉郎瞠目结舌,震骇欲绝。
  矮冬瓜桀桀怪笑道:“这三人也替我们在画上填上乌鸦头。可是他们死也不肯作我们的首领,我们只好砍下他们的头。”
  朱玉郎打了个寒噤,背脊阵阵发寒,战战兢兢道:“不答应作你们的首领,你们就要杀人?”
  矮冬瓜道:“是呀!”
  朱玉郎连忙点头道:“这样的话,我干!我干!”
  四人大喜,巨无霸放下铜钟大声道:“来呀!咱们再磕一次头!”
  于是,四人又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相关热词搜索:侠钵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