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钵 正文


2019-11-18 20:25:0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觉醒来,已是薄暮时分。
  朱玉郎睡的是前任大乌鸦的房间,由于前任大乌鸦是有学问的人,所以这间房子布置颇为不俗,明窗几几,也有书架书案。
  他睁开眼睛,对着房间打量一番,没有立刻下床出房,而继续躺在床上,因为他觉得有必要利用现在脑筋清醒的时候,好好的想一想。
  在动身离家的时候,他并非没有想到要替父亲报仇,只不过这种意念并不强烈,原因是他自知办不到,他一心只想收回父亲的遗体也就够了。
  他记得父亲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孩子,为父一生闯荡江湖,杀人不在少数,虽然为父自认没有错杀一人,但大造杀孽毕竟有干天德,要是有一天为父被人所杀,你也不用太伤心,更不必想替为父报仇,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这是很自然的事,你只要好好读书,作个规规矩矩的人,这样也就对得起为父了。”
  当然,父仇不共戴天,能报自然要报,但他是个读书人,那有能力找绿林人物报仇?这就是他没有强烈报仇的意念的原因。
  不过,现在情况有些不一样了,现在他是“大乌鸦”,手下有四个武功高强的人,他觉得自己如能善予调度,也许能够为父报仇。
  巨无霸四人分明知道杀害父亲的凶手是谁,但他们却不肯吐露只字,这表示凶手是个异常厉害的人物……
  那么,自己如表明是“大侠朱灭魂”的儿子,他们肯不肯说出呢?
  不成!他们四人亦非善类,其所以尊自己为“大乌鸦”,目的只为利用自己的学识智慧来为非作歹罢了,这样的人随时随地会翻脸不认人,他们若知我是朱灭魂的儿子,一个弄不好只怕反会召来杀身之祸。为今之计,我不如暂时与他们好好相处,替他们出出主意,若能因此打垮天龙地虎二暴,必可赢得他们的信任和好感,那时要从他们口中套出杀父凶手,甚至要他们出力替自己杀死那凶手都是很有可能的事。
  想到这里,心下踏实了许多,当即下床披衣,开门出房。
  “大乌鸦,你醒了?”
  矮冬瓜正好迎面走了来,他告诉朱玉郎大家正在聚义堂等候,要和他商量明日赴地虎寨拜寿之事,朱玉郎便与他一起来到聚义堂。
  大胖子见他进来,立刻说道:“大乌鸦,那地虎寨在伏牛山之东,距此大约有半天的行程,咱们若要赶上明天中午的祝寿,明天一大早就得动身,所以现在要先将一切定好才成。”
  朱玉郎坐下道:“我先要弄明白,你们明天去祝寿,是否打算乘机行动?”
  大胖子道:“要是有那机会,那当然更好。”
  “要是没机会呢?”
  “那就不能妄动。”
  “那么,你们须得先备一份祝寿的贺礼。”
  “送什么较好?”
  “金银珠宝都可以,而且礼要厚重,不可太寒伧小气。”
  瘦个子听了立刻表示反对,说道:“哼,陆老九什么东西,我们凭什么要送他厚礼?”
  朱玉郎微微一笑道:“你们知道‘先礼后兵’这句话么?”
  巨无霸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先礼后兵的意思就是……意思就是先礼后兵!”
  朱玉郎“噗哧!”一声笑了起来,道:“在兵法上,这个‘先礼后兵’的‘礼’字,也可以变为一种虚伪的礼,也就是说先让敌人尝到一些甜头,等他疏于防患之时,再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矮冬瓜微笑道:“大乌鸦,就凭你这一句话,我相信你比我们那个死去的大乌鸦要聪明得多了。”
  巨无霸道:“正是!正是!”
  大胖子道:“咱们送他五颗夜明珠怎么样?”
  朱玉郎点头道:“有五颗夜明珠也差不多了。”
  巨无霸道:“等他陆老九乐得忘了生辰八字的时候,冷不防一刀砍下他的脑袋!”
  朱玉郎摇头道:“不对!”
  巨无霸一怔道:“怎么不对?”
  朱玉郎道:“明天你们到了地虎寨,要坚守一个原则:除非陆老九对你们有不友善的行动,否则你们不可跟他伤了和气。”
  巨无霸迷惑道:“什么意思啊?”
  朱玉郎道:“我这里已定下一条锦囊妙计,不过在说出这条妙计之前,你们先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两个问题。”
  巨无霸道:“好啊,你说!”
  朱玉郎道:“第一:这伏牛山中,如今是天龙、地虎及你们乌鸦山寨鼎足而三的天下,对或不对?”
  巨无霸道:“对啊。”
  朱玉郎道:“第二个问题:那大侠朱灭魂是不是死在天龙寨之手?”
  巨无霸道:“这个……”
  一提起大侠朱灭魂,他立刻变得十分谨慎,不敢随便回答。
  瘦个子以机警的眼光望定朱玉郎,森然道:“大乌鸦,你问这个干么?”
  朱玉郎道:“与我的锦囊妙计有关,你们如若不愿说出杀死朱灭魂的人的姓名,只回答我那人是不是天龙寨的人就够了。”
  瘦个子沉吟半响,才答道:“不是!”
  朱玉郎道:“确实不是!”
  瘦个子点头道:“不错。”
  朱玉郎道:“那么,是不是地虎寨的人干的?”
  瘦个子道:“也不是。”
  朱玉郎道:“天龙地虎二寨的人,知不知道是谁杀了朱灭魂?”
  瘦个子道:“他们可能不知道吧。”
  朱玉郎道:“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我听说朱灭魂有一部剑谱名叫‘灭魂三十六剑’,那是武林人梦寐以求的剑法,是不是呢?”
  瘦个子点头道:“是。”
  朱玉郎笑道:“好,现在你们附耳过来,我告诉你们我的锦囊妙计!”
  四人趋前附耳过去,朱玉郎便低声说出自己的计划,巨无霸听完之后,喜得连连拍手道:“妙!妙!大乌鸦,你这条锦囊妙计真是妙透了!”
  就连一直表现得最“阴沉”的五乌鸦瘦个子,这时  也在脸上绽开笑容,说道:“很好,咱们就照这个计策行事!”
  大胖子嘻嘻的笑道:“大乌鸦,你怎么这样聪明,想得出这样稀奇古怪的计策?”
  朱玉郎微笑道:“因为我读过孙子兵法——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必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四人听他“可胜不可胜”的念了一大篇,一句也听不懂,但正因为听不懂,所以对朱玉郎的“博学”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矮冬瓜笑眯眯道:“算命的先生说我们今年要发迹,敢情就应在你大乌鸦身上!大乌鸦,你可说是我们的贵人,等我们消灭了天龙地虎二寨之后,可要好好的报答你——你喜不喜欢女人?”
  朱玉郎听到最后这一句,不禁一呆道:“你问这个何为?”
  矮冬瓜笑道:“你若是喜欢女人,改天我们下山捉一个标致的姑娘供你寻乐。”
  巨无霸拍手道:“正是!正是!我们经常下山抢劫标致的姑娘寻乐,玩腻了便一刀刴翻,再下山去抢一个,好玩得很哩!”
  朱玉郎正色道:“不可,万恶淫为首,你们以后别再干这种事。”
  矮冬瓜道:“这有什么关系嘛!我们杀人放火什么都干,玩几个姑娘算得了什么?”
  朱玉郎心知他们积恶如山,已不是三言两语所能劝得过来,当下言归正传道:“如果你们认为我这条妙计可行,那么你们中谁先去办那件事?”
  瘦个子道:“由我去吧。”
  朱玉郎道:“天龙寨在伏牛山之西,地虎寨在伏牛山之东,两地相距多远?”
  瘦个子道:“大约百里之远。”
  朱玉郎道:“你的脚程快不快?”
  瘦个子道:“我们四人中,我的脚力最好,一定来得及的,不过须得马上动身就是了。”
  朱玉郎道:“既然如此,你快去准备,马上动身,但要在何处会合,你们自己决定一下。”
  瘦个子便与二乌鸦三乌鸦四乌鸦商定一处会合地点,随即回到他自己房中,刻意乔装一番,使人认不出他是乌鸦山寨的五乌鸦,便连夜赶下山去了。
  这边,朱玉郎仍与巨无霸三人在聚义堂交谈,后来四乌鸦大胖子忽似想起什么,大叫道:“不对!”
  巨无霸瞪起眼珠子道:“什么事大惊小怪?”
  大胖子道:“不对!不对!咱们若要在明天中午赶到地虎寨,须得马上动身才行!”
  巨无霸道:“为什么?”
  大胖子一指朱玉郎道:“我们大乌鸦是个文人,他只能走不能跑,若是明早动身,中午一定赶不到地虎寨。”
  矮冬瓜恍然道:“不错,由这儿去地虎寨,要走七十多里的山路,大乌鸦是文弱书生,那里能够在一个上午跑七十多里路?”
  朱玉郎吓了一跳道:“慢来!慢来!我可没有说要跟你们一起去地虎寨呀!”
  大胖子讶然道:“你不去?”
  朱玉郎道:“我手无搏鸡之力,去那儿干么?”
  矮冬瓜道:“不对,你非去不可!”
  朱玉郎瞪目惊愕道:“为什么?”
  矮冬瓜道:“因为你是我们乌鸦山寨的大乌鸦!”
  朱玉郎想到要跟他们“入虎穴”,心头便发毛,连连摇头道:“不成!我不能去,我手无搏鸡之力,万一你们双方一言不合动起刀剑来、我岂不是死定了?”
  巨无霸咧嘴一笑道:“不会,万一打起来,我可以保护你。”
  朱玉郎道:“别说笑话了,那时你对敌都来不及,如何保护我?”
  巨无霸笑道:“大乌鸦,你还不知道我的力气,我是天生的神力,我可以一手抱着你,一手跟人打架,照样可以把敌人打得……打得……”
  矮冬瓜道:“唏哩哗啦。”
  巨无霸道:“对,唏哩哗啦!”
  大胖子接口道:“大乌鸦,明天的祝寿你一定要去,理由有两个,第一:你是大乌鸦;第二:你跟我们在一起才能替我们出主意,这叫御驾亲征!”
  他一口说出“御驾亲征”四个字,自觉得意万分,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朱玉郎为之愁眉苦脸道:“可是,我不会跟人打架,我见到强盗双脚就发软……”
  矮冬瓜笑道:“别担心,你的锦囊妙计一定管用,那陆老九见到咱们送的贺礼,也一定开心得不得了,明天的寿宴打不起来的。”
  巨无霸道:“正是!正是!”
  矮冬瓜道:“总之你一定要去,你不去我们心里会发慌,那条锦囊妙计只怕也玩不成了。”
  朱玉郎道:“要是我坚决不去呢?”
  大胖子嘻嘻笑道:“那么,我叫二乌鸦抱着你去!”
  朱玉郎抗议道:“昨天在那古刹中,你们原说要听我的,怎么一转眼就食言了?”
  巨无霸眨着眼睛道:“食盐?我们没食盐呀!”
  朱玉郎愤怒道:“我是说你们说话不算数!”
  巨无霸一哦道:“这个不是这样说,我们说要听你的,是要听你的主意行事,若说什么都听你的,你要我们去死,我们岂不就得去死?”
  朱玉郎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大乌鸦”没有实权,因此对他这种辩解也不感意外,心知去地虎寨势在必行,当下怏怏然道:“万一你们双方起冲突,你当真能够保护我?”
  巨无霸点头道:“正是,保证你一根汗毛也不会损伤。”
  矮冬瓜道:“有了!我有一件‘猬甲衣’,你把它穿起来,就不怕刀剑的攻击,谁要揍你一拳,那他要倒楣了。”
  巨无霸大喜道:“正是!正是!你快去取来!”
  矮冬瓜去后不久,便取来一件无袖的皮衣,那是用许多张刺猬皮缝制而成的上衣,皮上的硬刺已削短,故可当内衣穿;他要朱玉郎脱下外衣,帮他穿上“猬甲衣”,然后再穿上外衣,哈哈笑道:“谁要揍你一拳,他的拳头非皮开肉绽不可!”
  朱玉郎穿上“猬甲衣”,胆量自是壮了不少,便道:“好吧,我就舍命陪……陪好汉,跟你们走一趟地虎寨便了。不过我现在肚子又饿了,吃了饭再、再动身如何?”

相关热词搜索:侠钵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