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钵 正文


2019-11-18 20:25:38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四人吃过晚膳,二乌鸦三乌鸦四乌鸦各将暗器带在身上,也将准备贺寿的礼物包好,便在夜色沉沉的初更时分离开他们的乌鸦山寨,望伏牛山东方出发。
  他们沿伏牛山主脉的稜线而行,一路穿林越壑摸黑前进,巨无霸三人都有一身功夫,走起来自是不费力气,朱玉郎从来没走过这样的山路,当然很不习惯,一脚高一脚低,踉踉跄跄,狼狈不堪。
  巨无霸粗中有细,毎走几里路就让他停下来歇一歇,这样走走停停的走了一个晚上,当第二天早晨来临的时候,已走了四十多里路,距地虎寨只剩二十来里了。
  这时,走在前面的大胖子忽然停下脚步,仰头看着眼前的一颗大树,说道:“就是这一颗吧?”
  矮冬瓜道:“对,就是这一棵。”
  这是一棵高约三、四丈的巨槐,时值夏季,树上开满黄白色的蝶形花,煞是好看。
  大胖子一个纵身飞上一枝横桠,在靠近主干处坐下,然后伸手道:“二乌鸦,你将大乌鸦抱上来。”
  巨无霸应了一声,一手抓住朱玉郎的臂部,一手托住他的屁股,将他托了上去。
  朱玉郎惊慌道:“你们干什么呀?”
  大胖子将他接过,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笑道:“别慌,咱们就在这里等五乌鸦。”
  朱玉郎这才明白过来,他闻出大胖子身上有一股令人作呕的臭汗气味,不愿与他坐在一起,便往上爬到另一枝树横桠上,靠着树身坐下来。
  巨无霸和矮冬瓜也先后上了树,由于巨槐叶多,四人往树上一坐,便如四只乌鸦投入林中,纵然有人从附近经过也不易发现。
  朱玉郎跋涉一整夜,这时有些累了,便在树上闭目静坐调息。
  他这门静坐调息的功夫已行之二十年,一经坐定很快便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巨无霸三人和他交谈,他理都不理,幸好他们认为他是在养神,又觉让他养足精神才好应付一切,因此也就不再去打扰他。
  经过半个时辰的静坐调息之后,当他睁开双目时,已是疲倦全消,神采奕奕!
  就在这时,他听到左方十几丈外的树林间传来一片响动,便低声道:“是不是五乌鸦到了?”
  矮冬瓜一怔道:“什么?”
  朱玉郎举手一指那边,仍压低声音道:“我听见那边有响动。”
  矮冬瓜道:“没有吧,我怎么没听见?”
  一言甫毕,四五丈外的树林中已传来清晰的步伐声响!
  四人屏息注视。
  俄顷,五乌鸦出现了!
  矮冬瓜立刻发出三声“刮刮刮”的乌鸦叫,五乌鸦瘦个子立刻纵身上树,笑问道:“你们这么快就到了?”
  大胖子道:“我们昨晚就动身,已经到达好一会了——怎么样”
  瘦个子笑道:“成了!”
  矮冬瓜急问道:“经过情形如何?”
  瘦个子道:“天龙寨那个独眼龙老小子果然带着手下两个头目和一批贺寿的礼物要去地虎寨祝寿,他们听我一说,常一雄那个老小子勃然大怒,对陆老九破口大骂不已,就掉头回山去啦!”
  巨无霸大喜,向朱玉郎翘起大拇指道:“大乌鸦,你真是料……料……”
  大胖子道:“料事如神!”
  巨无霸道:“对,料事如神!”
  朱玉郎淡淡一笑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同行是寃家,彼此本来就各怀鬼胎,一听对方要假借作寿摆鸿门宴,那有不生气之理?”
  巨无霸笑道:“好啦!今天中午地虎寨的寿宴上大概就只咱们五个客人,陆老九这下不气死才怪!”
  瘦个子道:“只要天龙寨那个常一雄老小子不去,别的贺客越多越好。”
  朱玉郎道:“不错,如无别的贺客,就表示陆老九存心不良,有了别的贺客,便表示陆老九确是在作六十大寿,那样咱们就不会有危险了。”
  瘦个子道:“咱们该动身了吧?”
  矮冬瓜道:“好——对了,我告诉你,我们这位大乌鸦真不得了,刚才你还在十几丈外,我们三人还没发觉,他就先发觉你来了,你说怪不怪?”
  瘦个子惊讶的望着朱玉郎道:“真是这样么?”
  朱玉郎道:“是呀!我静坐养了一会神,眼睛刚刚一睁开,正好看见那边的一棵小树动了一下,我猜可能是你来了,而果然是你来了。”
  瘦个子听了才释然于怀,当即从树上一跃落地,说道:“咱们走吧。”
  巨无霸、大胖子和矮冬瓜同时跳落地上,朱玉郎不敢跳,慢慢的攀下去。
  于是,五人动身往地虎寨赶来。
  这天晌午时分,五人终于抵达地虎寨,原来地虎寨坐落在一座高峻的山峰上,过了山寨的大门,还要绕着峰腰转上好几圈才到山寨:因为今天是陆老九的六十大寿,他的手下喽啰便在山寨的大门上张灯结彩,并有小头目在该处迎接贺客。
  五人到达山寨大门,便有一个小头目出迎,说了几句客套话,随即领他们上山。
  又走了两刻时,才真正抵达地虎寨,早有地虎寨的副寨主无牙虎吴伦在场恭迎。
  这无牙虎吴伦体壮如牛,怪的是两排牙齿都掉光了,说起话来不免有些漏气,他向五人抱拳行礼,满面堆笑道:“五位寨主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巨无霸把“恕罪”听成“守岁”,便翻起白眼道:“年早过去了,还守岁呀?”
  瘦个子用手肘撞了他一下道:“别胡说,这位吴副寨主是说恕罪。”
  巨无霸“哦”了一声,笑道:“对不住,吴副寨主说话有些漏气,我二乌鸦没听清楚,你别见怪。”
  换了平时,无牙虎早已老羞成怒一拳打出去了,但今天是老大的六十大寿,他身为主人之一,当然不便生气,仍然抱拳堆笑道:“二寨主真会说笑话,请!请!”
  进了山寨,只见广场上摆着百桌酒席,正中搭个凉篷,篷下一张红案,其上摆着红烛寿桃之类的东西,红案后面有块大红布,上面贴着一个斗大的金色“寿”字,一看即知是供贺客拜寿的地方。
  这时,那百桌酒席上,只在靠近凉篷的一桌红酒席上坐着五个客人,从他们的神态衣着上可看出均是江湖人物。
  巨无霸忍不住问道:“吴副寨主,今天你们陆寨主过生日,到底请了多少客人啊?”
  无牙虎道:“不多,不多,除了我们陆大哥的几位好朋友之外,只请你们乌鸦山寨的五位寨主和天龙寨的常寨主等人而已。”
  巨无覊道:“那干么摆这么多的酒席?”
  无牙虎道:“敝寨有上千兄弟,今天都要一起为我们陆大哥祝寿,当然要这么多酒席了。”
  大胖子问道:“陆寨主何在?”
  无牙虎道:“我们陆大哥等寿宴开始时,自会出来向诸位答谢,现在诸位请到这边来。”
  他领着他们五人走到“寿堂”前,巨无霸四人再怎么笨头笨脑,也知道该向“寿堂”行礼拜寿,当由朱玉郎带头拜了下去。
  拜毕,大胖子便取出贺礼,交给无牙虎道:“这是我们五只乌鸦的一份薄礼,不成敬意,请转陆寨主笑纳。”
  无牙虎连连称谢,安排他们在一桌红席上坐下,才施礼告退。
  朱玉郎看看邻桌那五个江湖人物,见他们生相凶悍,心颇忐忑,便向瘦个子低声问道:“你识得那五个人么?”
  瘦个子摇头道:“不识得。”
  矮冬瓜也低声问道:“大乌鸦,你看怎样?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朱玉郎低声回答道:“现在还看不出来,若照眼前的情形看,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不过仍然不能大意,陆老九虽然也请了几个好朋友,但说不定他们正是陆老九请来的帮手。”
  巨无霸瞥了邻桌那五个江湖人物一眼,略带不屑的道:“这五人如是陆老九的帮手,不够我二乌鸦一顿打发!”
  这句话,他虽是压低声音说的,但他是天生的大嗓门,故仍被邻桌的五个客人听了去,只见他们五人面色微变,颇有不悦之色。
  幸好就在此时,场面有了变化,但见从里面列队走出一行小喽啰,他们走到“寿堂”前,一整队一整队的在“寿堂”前跪下磕头,然后十人一桌的在酒席上坐下来。
  不多时,百桌酒席已然坐满。
  忽然,炮竹“劈里叭啦”的响了起来!
  地虎寨的大寨主插翅虎陆老九就在此时在副寨主吴伦的陪同下,从里面走出来。
  众喽啰立时起立鼓掌,表示祝贺之意。
  陆老九年已六十开外,有一颗半秃的头,顶上光溜溜,两鬓却还有不少头发,给人的印象是阴沉、世故、强悍。
  今天,他穿得很漂亮,面上也堆满笑容,可惜那种笑容怎么看都是属于“皮笑肉不笑”的笑。
  他先走到那坐着五个江湖人物的一桌,分别跟他们把臂言欢,说了许多感谢的客套话,然后才转到“五乌鸦”这一桌来。
  五人起身向他道贺,巨无霸拉开大嗓门道:“陆寨主,恭喜你了!”
  “谢谢!谢谢!”
  陆老九想是对他们那份厚礼相当满意,所以态度十分亲切客气,连连拱手笑道:“陆某人能请到五位寨主,真是蓬荜生光辉,感激之至!感激之至!”
  他对朱玉郎似甚注意,说话之间,就连向朱玉郎瞟了几眼,似乎很想知道朱玉郎的来历和底细。
  巨无霸道:“陆寨主,这位是我们的大乌鸦,我们乌鸦山寨的乌鸦头!”
  陆老九立刻一把握住朱玉郎的双手,哈哈笑道:“幸会!幸会!敢问大乌鸦贵姓大名?”
  朱玉郎发觉他手劲很强,双手都被他握痛了,本能的便运力反抗,一面答道:“在下……在下就叫大乌鸦,陆寨主就叫我大乌鸦好了。”
  他运力反抗,不过只想减轻手指的疼痛,不想这一运力反抗之下,陆老九好像感觉出什么,面色为之一变,连忙松开双手,又哈哈笑道:“好!好!果然不愧是大乌鸦!陆某人有缘识荆,不胜荣幸之至!不胜荣幸之至!”
  巨无霸见他尊重朱玉郎,心中十分高兴,笑道:“我们这位大乌鸦虽然不会——哎呀!老五,你踩到我的脚了!”
  瘦个子缩回脚,接下巨无霸的话道:“我们这位大乌鸦虽然不大会说话,不过比起我们前任那个大乌鸦可要开明得多了。”
  陆老九连连点头笑道:“诚然!诚然!”
  瘦个子道:“陆寨主,咱们二寨一向很少亲近,今后可要多亲近一些,彼此都在伏牛山做买卖讨生活,要是……唉,我说大乌鸦,你会说话,底下的话由你来说吧!”
  巨无霸横了他一眼道:“刚刚还说我们大乌鸦不大会说话,怎么现在又变成会说话了?”
  朱玉郎怕他们笑话越闹越大,忙向陆老九一揖道:“陆寨主,敞寨五兄弟今日借贺寿之便,愿向陆寨主表达我们诚心结交之意,常言道‘英雄惜英雄,好汉惜好汉’,又所谓‘分则两害,合则两利’,要是贵我二寨能结为兄弟寨,岂非更好?”
  陆老九大笑道:“大乌鸦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哈哈哈……”
  朱玉郎问道:“陆寨主没有邀请天龙寨的常寨主来么?”
  这一问,好像触及陆老九的心病,只见他面色一变,哈哈变成嘿嘿,冷笑道:“实不相瞒,陆某人是请了,但大概陆某人的面子不够大,所以天龙寨那位常寨主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朱玉郎轻叹一声道:“看情形,传言属实,常寨主如今已非昔日的常寨主了!”
  陆老九听他话中有话,目光一注道:“大乌鸦此言怎讲?”
  朱玉郎摇摇头道:“今日是陆寨主大喜的日子,此种煞风景的话不提也罢。”
  陆老九听了更是好奇,道:“不妨,大乌鸦听到什么只管说,陆某人这里反无禁忌。”
  朱玉郎仍然摇头道:“陆寨主一定要知道的话,等寿宴过后,在下再奉告便了,此刻不宜说出,免得扫了大家的兴头。”
  陆老九道:“好,等寿宴结束,陆某人再向大乌鸦请敎!”
  于是,他下令开席,刹那间送酒端菜的人满场飞跑,寿宴也就开始热闹起来了。
  陆老九就在他们“五乌鸦”和邻桌五位江湖朋友间来回应酬,也接受手下的敬酒,后来看看气氛融洽,他便介绍那五位江湖朋友和他们“五乌鸦”认识。
  原来,这五人都是北方绿林好汉,与陆老九有很深厚的交情,他们的名号是:金翅鹏郝连山、黑煞神樊顺、草上飞杜三、青面狼毛大鼎、开山斧褚一贵。
  陆老九请他们来,一来是请他们喝寿酒,二来也想在天龙寨和乌鸦山寨面前示威,有机会的话,还想请他们拔刀相助,将天龙寨和五乌鸦除去,以便独霸伏牛山。
  早先,他曾将自己的心意告诉金翅鹏郝连山五人,也得到郝连山五人的首肯,后来见五乌鸦送来价值数千两银子的珠宝,觉得人家对自己相当敬重,实在不便在这个时候翻了脸,因此临时改变主意,对五乌鸦表现得十分客气。
  但金翅鹏郝连山五人却以为他是在做表面文章,骨子里是希望自己五人出面替他收拾五乌鸦,因此到了酒过三巡菜上五味之后,金翅鹏便起身向陆老九大声道:“陆大哥,你今天这个寿宴请了这五位大名鼎鼎的乌鸦寨主,小弟能够赶上这个盛会真是高兴,但不知陆大哥可有准备酒后余兴?”
  陆老九一怔道:“郝老弟所谓的酒后余兴是……?”
  郝连山道:“咱们都是道上朋友,小弟认为若是来一场以武会友,岂不很有意义?”
  陆老九心知他要以此理由闹闹五乌鸦,连忙摇手道:“不可!不可!今天大家只喝酒,不谈别的!”
  黑煞神樊顺大笑一声道:“陆大哥,郝兄这个主意很好!刚才那位大乌鸦说‘英雄惜英雄,好汉惜好汉’,小弟觉得对极了,好汉碰上好汉,彼此在不伤和气的情况下切磋几招,乃是很有意义的一桩事啊!”
  陆老九又连声道:“不!不!我说今天不谈这个,要闹,咱们来闹酒——来,我敬你一杯!”
  巨无霸站起道:“陆寨主,这两位朋友说的有道理,咱们现在就来一场以武会友!”
  陆老九赶紧过去把他按下去,笑道:“二乌鸦,以武会友的事,改天再说,你请坐下喝酒。”
  巨无霸那肯坐下,哈哈笑道:“我们五乌鸦别的不会,若说要动手过招,那是正中……正中……”
  大胖子道:“正中下怀!”
  巨无霸道:“对,正中下怀!”
  那边桌上的青面狼毛大鼎也站了起来,向朱玉郎抱拳道:“这位大乌鸦,兄弟不才,愿向大乌鸦讨敎一二!”
  朱玉郎吓了一跳道:“你……你要跟我动手过招?”
  青面狼毛大鼎悍笑道:“不错,希望大乌鸦不吝赐敎!”
  朱玉郎吓得双手连摇,道:“不成,我……我是……”
  巨无霸一拍胸膛,大声道:“毛朋友想玩玩就冲着我来!打得过我二乌鸦,再找我们大乌鸦不迟!”
  青面狼立刻含笑出席道:“如此亦佳,在下便先领敎二乌鸦的高招。”
  到了这时候,陆老九知道压不住了,当下神色一正,沉声道:“你们双方既然要以武会友,便请先听陆某人一言!”
  巨无霸笑道:“你说!”
  陆老九道:“今天陆某人是主人,而你们双方都是陆某人的朋友,万一有人伤亡,陆某人于心不安,所以要动手的话,大家就在拳脚功夫上切磋切磋,不可动家伙!”
  巨无霸笑道:“好,就这么一句话!”
  那青面狼毛大鼎以“三十六连环踢”称雄北方绿林,听了也正中下怀,点头道:“既是以武会友,自以不动兵器为宜。”
  陆老九又道:“此外,彼此点到为止,不论谁胜谁负,都不可变脸伤了和气!”
  巨无霸道:“依你!依你!”
  陆老九道:“那么,就请到后边演武厅来,你们双方切磋过了,还回到这里来喝酒。”
  当下,便领着五乌鸦和金翅鹏、黑煞神、草上飞、青面狼、开山斧离开酒席,往后边的演武厅走来。

相关热词搜索:侠钵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