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百花谷中
2022-01-11 17:22:20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云飘渺,山风萧萧,雁荡山——
  心如小和尚正神色郑重的跌坐在一个石洞前,夕阳余辉,映得小和尚满脸金黄,从远处看去,就像一尊金罗汉。
  半晌,小和尚脸色愈来愈是凝重,手掌上热气直冒,他用力搓搓双手,转身站起,往石洞内走去,洞内坐着一个憔悴满面的青年,正是方立青。
  心如也不言语,伸手便抵在立青背后穴道,一股热流泉涌而出,立青只觉胸口一畅,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心如长吸一口真气,柔和的佛家上乘内力,缓缓不断送入立青体内。
  大约又过了半盏茶时分,心如额角冒出豆大汗珠,他舒了口气,欢声道:“方大哥,再过两天,你的伤势便可痊愈,只是雁荡之行,不但昆仑秘笈被那老魔头徒儿抢去,又累得大哥你身体重伤,我们难道就此罢手?”
  立青愤然道:“罢手么?可没有这么容易。”
  他饱受三心红王及瞽目杀君之气,不由激发他少年争胜的天性。
  心如自和他交友以来,都见他处处让人一步,善恶不计于怀,这时见他脸露愤容,知他一定气苦,心中不由一乐,暗自忖道:“这下方大哥可不再会婆婆妈妈劝我慈悲为怀了吧,将来在江湖上行走,有方大哥作伴,也不知有多好。”
  立青见他累得满头大汗,不觉甚感歉然,他笑笑道:“心如和尚,真生受了你了。”
  心如又流利起来,他满口江湖腔说道:“些许之劳,何足挂齿,再说方大哥对小弟……不,对小僧盛情高谊,小僧又岂能忘?”
  他摇头晃脑,似乎在自我欣赏适才所说,立青知他会说,便转开话题道:“心如和尚,你刚才说我两天后便可伤痊,此言当真?”
  心如得意道:“小僧久侍家师,对这医道一事,无论内外诸症,刀伤内伤,都还识得一些。”
  他口气不小,其实倒也不假,要知无眉和尚,昔年行脚江湖,便以“三绝神僧”名满天下,医道之高,其技之神,剑法之妙,端的是个奇才。
  立青道:“你上次去追赶武当小道士,结果怎样了?”
  心如一想到武当小道士,心中不由直乐,连忙接口道:“武当小杂毛么?此事说来话长,方大哥,真亏了你那头大虎,不然小僧怎能雪此侮辱?”
  立青笑道:“武当三剑为人极是正派,武功又高得紧,小和尚莫要迫人太甚,闯了大祸才好。”
  心如眼一翻道:“大哥,刚才才道你改了脾气,怎么又是如此怕事?”
  立青笑笑不语,心如道:“小僧追上了杂毛,便又催虎从小路前跑,算定小杂毛们必经过的路上躲了起来。待那群武当小杂毛到了,我一现身便行,不到十个照面,哈哈,便把这五个小杂毛的剑子,通通给抢了下来,我大大羞辱他们一番,连用五种不同身法,顺手又取了他们头上的道冠。”
  立青喜笑道:“小和尚真厉害,少林威名果然不凡。”
  心如接着道:“我把五顶道冠,用五支长剑穿起,刺入一棵大树之中,喝道:‘小杂毛,有本事把剑拔了,便可以滚走,不然小僧可要你们身上留个记号,日后再出狂言,一看到身上记号,便想起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立青道:“心如,你简直变成老江湖油子了。”
  心如道:“那些杂毛又是气愤又是害怕,我拿着小刀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那些小杂毛生怕在脸上留下记号,便一齐去拔剑,方大哥,你道小僧金刚大力的劲道如何?”
  立青道:“小和尚别吹,那些武当道士定然拔不出了。”
  心如道:“我这金刚大力掌一拍,那剑子深入古树之内,哈哈,臭道士们一个个气喘如牛,用尽了吃奶的劲儿,也休想动那剑子一分,我见戏弄得已够了,便喝道:‘人言武当丹阳子剑术通神,怎会教出如此脓包徒弟?’那些杂毛见讨不了好,又怕真的在他们身上作记号,便连几句狠狠的场面话也不及交待,只请教我和尚的大名,便一溜烟逃走了。”
  立青被丹阳子救过性命,知道丹阳子功力惊人,闻言不以为然道:“丹阳子武功之高,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心如和尚奇道:“怎么,方大哥你见着丹阳子了?”
  立青正色道:“我不仅见过这位道长,而且还承他救了一命哩!”
  心如道:“江湖上人称‘道僧王后’功力深不可测,这丹阳子名列四奇之首,想来定有惊人之处。这武当收徒甚杂,道俗均收,听说丹阳子性烈如火,一生只亲传过武当三剑武功,那些小徒孙辈,一年要见他一面也是难上加难,难怪如此不成气候了。”

×      ×      ×

  立青忽然想起一事,急问道:“心如,你可曾告诉小杂毛真实名号?”
  心如诡色满脸道:“我怎会笨到这个地步,这事如让师父知道了,那可是天大祸事,小和尚苦头可够瞧的。我只告诉他们我是少林寺一个香火和尚,方大哥,你想少林之大,香火僧人何止上百,他们怎能知道是我?”
  立青见他得意已极,心中不由忖道:“这小和尚才混江湖几天,便知揣人之心,防人之意,江湖上人心险诈,再善良的人也会生防人之心。”
  心如又道:“精彩的还在后面哩!我打跑了小杂毛,突然发觉黑虎不见了,这一惊只急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心想佛祖有灵,千万保佑我小和尚不能失掉方大哥之物。当下正待四下寻找,忽然从树后闪出一个妞儿来。”
  立青问道:“是谁?”
  心如道:“就是送你黑虎的女子啊!”
  立青心中一震,暗忖此事要糟,心如道:“我见到她,真如见到鬼魅一般,正想掉头便跑,那女子向我招招手,我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搭讪,她这次脾气大大改变,再也不像前次那么凶霸霸的,一言不对便要动手放对。我和她才聊得几句,心中惦念黑虎,正待告辞,那女子忽道:‘大和尚,瞧你满腹心事似的,说出来说不定我可以替你想个主意。’她说得很是诚恳,我和尚心想这事万万不能让她知道,又胡混了几句,告辞而去。”
  立青急道:“她……她生气么?”
  心如道:“没有,没有,她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容满面道:‘大和尚,我小时候师父教过了一些什么星卜之术,专解人间疑难,譬如说……譬如说替人家找掉了的东西啰,只须卜算一课,包管十九不离。’”
  立青也是绝顶聪明之人,要不何克心及少林老和尚如何均争他为徒儿?他略一沉吟,便知其中因果,心想这小和尚千机百伶,想不到到底着了秦琪那巧姑娘的道儿,他是少年心性,想到有趣时,不由嘴角挂笑,心中惧怕秦琪怪罪之心大减。
  心如见状忙道:“方大哥,你一定猜到其中因果了,小僧不说也罢!”
  立青忙道:“我正听得有趣,小和尚卖关子么?”
  心如接着道:“也是我和尚为人忠厚,见她说得诚恳,心一动便告诉她把她黑虎丢掉了。我和尚本待挨她一顿臭骂,再和她一同去寻,不意她笑口吟吟道:‘和尚别急,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不但不怪你,反而立刻替你寻来,好让你向方大哥交待。’”
  心如歇了歇又道:“我和尚当时的确是急昏了头,冲口便道:‘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勾当,我和尚都依得你’。”
  “那姑娘又追问一句道:‘此话当真?’我发了重誓,她便转出树林,才一刻时间,她便牵着黑虎走了过来。”
  立青狂笑道:“小和尚,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那黑虎是她自己的,自然可以招呼随意了。”
  心如惭愧地道:“这女子虽说鬼伶,但她能乘我斗小杂毛时,悄悄走近身旁,把这一头大黑虎叫去,我和尚竟未发觉,那么她轻身工夫也端的不凡了。”
  立青点点头,想起秦琪这人最爱捉弄旁人,甚是难惹,心如又道:“我和尚一定神,不觉恍然大悟,心中连呼糊涂不已,我和尚胸中最存不得事,当下便追问道:‘姑娘要小僧作什么事,就请告知小僧。’那女子想了想道:‘且慢!且慢!待我想一会儿。’”
  立青笑道:“小和尚,她要你作的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吧?”
  心如摇头道:“这回你可猜错了,她想了半天,忽然道:‘算了,算了,小和尚你走吧!’我心中大奇,又见她神色有异,便不停追问,她低着头,突然变得很是羞惭的样子,山风吹乱这姑娘的头发,她低垂着眼,模样儿真好看,就像我……唉!就像小僧的大姐一样。”
  立青见他神色黯然,和往常情形大不相同,心想这心如和尚,只见他成天无忧无虑,想不到也有伤心之事,正待说笑两句把话题拉开,心如紧接道:“小僧自幼被恩师渡入空门,回首前尘,真是茫茫一片,小僧只记得跟着大姐东飘西荡,后来也不知怎样失散了,唉,不说也罢。那女子又等了半晌,像是下了极大决心,低声道:‘大和尚,我也没有什么要求你的,只希望……希望你常常能在……在方大哥身旁。’我和尚听罢不觉好笑,方兄你和我乃生死之交,倒还要你这姑娘操心,那女子说完向我笑了笑又道:‘大和尚,我……我永远……永远感激你。’”
  立青听得一阵激动,真想跑到秦琪面前道谢一番,心如道:“那女子又问了我和尚许多关于方大哥的事,我把你吹成天上少有,地下难寻的君子,她很是得意,满怀欣喜的走了,我和尚这才跑到雁荡来。”
  他这数日潜心替立青治伤,这时才有机会和立青畅谈,两人说得大是投机。
  立青知秦琪不怪自己把她爱虎借给心如,反而处处关心自己,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只觉秦琪可爱无比,恨不得立刻相见。

×      ×      ×

  次日心如又替立青疗伤,心如内力输入立青全身经脉之时,忽然一股柔和的力道反激出来,几乎震得心如内伤,心如大惊道:“方大哥,你……你几时练就了这高的内功,看这力道,似乎和我和尚内功同出一源哩!”
  他一边说一边运起真气,这才将立青体内真气归窍,立青长吸几口气,胸口竟已毫无不适,心知内伤渐痊,不由大喜道:“小和尚,你真行,我是练过少林内功啊!”
  心如奇道:“方大哥,你上嵩山了么?”
  立青摇头道:“心如,当今贵派除了令师而外,可还有一等一的高手么?”
  心如道:“我大师伯即是本派中人,也从未见他露过功夫,不过,不过小僧一直犯疑,大师伯深藏不露,只怕功力犹在恩师之上。啊,难道是大师伯传授你的内功?”
  立青点头道:“我也不认得那位老神仙,他教我功夫,却不告诉我称号,也不准我叩谢师恩,不过听他口气,正是你大师伯哩!”
  心如道:“方大哥,你真好福缘,我这大师伯生平未曾授徒,难怪你这短短时间,功力竟然大进了。”
  立青道:“还有一位异人也传授我武功,是以我这次才能抵挡住瞽目杀君一击,不然早就没命了。”
  心如问道:“那位异人又是谁呢?”
  立青奋然道:“何叔叔,何克心,小和尚你听见过么?”
  心如想了想,哦了声道:“方大哥,你说的姓何的施主,可就是数年之前,独闯鬼愁谷,和令尊联手毙掉五个高手的人么?”
  立青道:“正是此人。”
  心如道:“何施主武功怪道,家师说他原是昆仑一派,可是当今昆仑以长春上人为尊,武功也以他最高,但瞧何施主能单身击毙无敌三剑,功力似乎又在长春上人之上,真不知他是何路数了?”
  立青道:“天下高手,人称‘神州四奇’为最,依我看来,何克心何叔叔是唯一能和他们分庭抗礼的。”
  心如点头道:“何施主端的武学惊人,那神州四奇虽说被江湖上渲染成神人一般,其实真的见过他们真功夫的人,倒是少而又少了。”
  立青道:“道、僧、王、后,天下齐名,我想你大师伯可能就是名排第二的奇人了。”
  心如大喜叫道:“方大哥,你也认为如此么?你有什么证据啦?”
  立青沉声道:“我亲眼看见他接过何叔叔一指,丝毫未露退状,心如你想,天下能抵得住血指刀的,又有几人?”
  心如惊叫道:“血指刀,血指刀,难道世上真有人能够练就这外门绝顶功夫?”
  立青道:“心如,血指刀的厉害简直令人不敢相信,这全身力道集中于一指之上,你大师伯居然能够若无其事的接下,你想想看,这不是很明显的证据?”
  心如道:“家师说过,血指刀是外门至刚工夫,也是唯一能和敝派达摩神功相抗衡的。百年之前,无名老人挟着血指刀施技,竟上嵩山找我少林前代师祖百衲真人比试,结果斗了一日一夜,无名老人锻羽而去。事后百衲祖师爷向人说,无名老人血指刀还差两成火候,如果能达成极点,真是可谓天下外功之极,无坚不摧了。”
  立青道:“是以何叔叔敢毫无惧色的去寻三心红王的晦气了。”
  心如道:“如果大师伯真是神州四奇之一,那么武当丹阳子也不用神气了,我揍了小杂毛,也不怕他上山撒野了,哈哈,大师伯,你真会装呀!”
  立青正待接口,忽然背后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好啊,你两个小鬼又在胡言乱语了,立青,你怎的也跟心如这小鬼学得这般惹是生非?”
  立青一听,那口音正是教他武功的老和尚,心如翻身拜倒道:“大师伯您好。”
  老和尚怒容满面哼了声道:“总算没被你这小鬼气死,心如,你把武当道士打了,你师父在你下山来时,怎么交待你的?”
  心如哭丧脸道:“那武当派欺人太甚,大师伯,但望你老人家在师父面前多多担当一些。”
  老和尚虽则生性无束,但对门户之见却未能尽除。他对心如和武当结梁子之事,其实丝毫不怒,只不愿见这小鬼吹得太厉害,又在背后道自己长短,不由心中有气,这才现身责骂。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十七章 同生共死
上一篇:
第十五章 昆仑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