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吊人树 正文

第二章 白衣女
 
2020-05-25 19:28:26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竹屋中的气氛,在刹那间,像凝固起来。
  ——没有人说一句话,单仇就像一团冷气,将他们这些人的心给冻结了,惊、栗与战凛着。
  在极度的惊骇中,所有之人——包括“风尘奇士”在内,均泛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这念头是:“这单仇不会与那一棵吊人树有关?”
  ——显然,这是一个奇异而又奇怪的念头,可是每一个人想到这个问题时,却又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好久好久——
  “风尘奇士”才笑了一下——笑得十分勉强地说道:“阁下确实有推测力!”
  “难道说错了?”
  “阁下为何如此肯定?”
  “因为,再过三天,就是八月中秋!”
  “八月中秋又怎么样?”
  “吊人树上,今年也少不了要死一个女子。”
  “风尘奇士”脸色一变,道:“你又怎么会知道?”
  “难道能例外?”
  ——单仇不但语气冰冷,而且也答得相当巧妙,难得了解一连三年的中秋,已经有三个花容绝代的女死在吊人树上,今年当然也免不了的。
  “风尘奇士”冷冷一笑道:“你又怎么会知道今年不能例外?”
  “你认为能?”
  “风尘奇士”一阵哑然。
  在一旁的“弥陀佛”嘻嘻一笑,道:“你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阻止今年能例外。”
  “你认为能么?”
  “等于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在场诸人又为之色变,单仇的语气里,说明今年照样不可能有幸免之事,也就是说,依旧有一个女子要死在吊人树上。
  这些人不约而同地在心里说着:“不错,这小子可能真的与吊人树有关。”
  “独目神丐”单目一扬,冷冷道:“你知道今年将死的是谁?”
  单仇冷冷一笑道:“你们别误会我跟吊人树有关。”
  “那么——”
  “我不是来讨论吊人树的!”
  “风尘奇士”淡然一笑,道:“是的,我忘了你是来找我的,折腾了大半天,话又说回来了,你阁下来找我,不知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我来找你要人。”
  “要谁?”
  “我姊姊!”
  “你姊姊是谁?”
  “单秋棠!”
  所有之人,又为之一愕,这单秋棠三个字,好像十分陌生,难怪这些人愕然不解。
  “风尘奇士”愕了好半晌,才说:“我不认识她!”
  “我知道你不认识她,可是,十天前,她来这儿找你。”
  “我外出一月,前天才回来。”
  单仇一愕!
  似乎“风尘奇士”的回答,叫他感到绝大的意外,好一阵子,他才从怀中摸出一封信来,向风尘奇士脱手飞掷过去。
  “风尘奇士”伸手一接,只见信上写着:“仇弟:
  姊近查得仇人下落,即赴‘风尘奇士’处,勿念。
  姊秋棠留”
  “风尘奇士”看完了信,不由惊愕良久!
  单仇冷冷一笑,道:“‘风尘奇士’,难道你否认!”
  “我说过我前天才回来。”
  “谁相信?”
  “风尘奇士”脸色一变,道:“老朽几曾打过诳言?”
  神情冰冷的“穿天剑士”终于开腔了:“我证明董大侠所言不假。”
  单仇一怔,道:“何以见得?”
  “我是和他一道儿来的,十天前,我们还在洛阳。”
  ——有人替“风尘奇士”脱嫌,单仇似是不可能再怀疑“风尘奇士”了,但单仇冷冷笑了一句:“白大侠,你能保证?”
  “怎么?你不相信我?”
  “天下的人,又有几个人值得相信?”
  “穿天剑士”勃然色变,道:“信不信由你。”
  “白大侠,话不必说得这么绝,我要的是你亲口保证。”
  “我保证!”
  “好!”单仇冷冷一笑,道:“只要你亲口保证就行了,不过,我话说在前面,嘿嘿嘿……到时候如果有假,当心你的脑袋!”
  单仇目光一扫,又冷冷一笑,说道:“在下打扰,请各位原谅,告辞了。”
  话落,向门外走去。
  “风尘奇士”冷喝一声:“阁下慢走。”
  单仇下意识把脚步停了下来,徐徐转过了身子道:“董大侠,你难道想留我?”
  “我也不想留你,只是有一句话,我还想请教你。”
  “请说。”
  “你的仇人是谁?”
  “可能是你!”
  这一句话说得众人脸色大变,“独目神丐”再也忍耐不住,一个箭步,已欺到了单仇的面前:“小子,你未免太放肆了!”
  “放肆?在我真像未查明之前,谁也可能是我的仇人,连你也不例外,不是吗?”
  “独目神丐”一时拿不出话来反驳!
  “风尘奇士”笑了笑,道:“你说得是,不过,我可以请教你,令尊是谁?”
  “我不知道!”
  “令堂呢?”
  “也不知道,董大侠还有什么要问的?”
  “风尘奇士”笑了一下,道:“没有了!”
  “在下告辞了——”向站在面前的“独目神丐”冷冷道:“叫化子,可不可以把路让一让?”
  一直没有说话,神色冷然的“百毒子”冷冷一笑,道:“叫化子,让他走吧!”
  “独目神丐”下意识让过去路。
  单仇傲然地走了!
  ——他来得兀突,去得也突然,像一团神秘的风,吹了进来,吹得这些武林高手莫名其妙……
  他走了,这些人又愤怒起来,“独目神丐”愤然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如成目中无人!”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风尘奇士”应着。
  “百毒子”冷冷道:“他会回来的!”
  众人皆讶,“弥陀佛”笑了笑,道:“难道你施了手脚?”
  “不错,你们难道相信他真有个姊姊?”
  在场之人,皆不明白!
  “风尘奇士”却说:“可能是假的……其目的来探探我们!”
  “嗯!可能!”
  “那么,他跟吊人树可能有关?”
  “谁知道:“很可能……”
  “……”
  “……”
  大家彼此争论起来,他们推测的,不无道理,他们怀疑的,也不能说没有事实根据,因为单仇如果不与吊人树有关,又怎么会如此肯定,今年也必然又有了一个女子,死在吊人树上?
  所以,有一个可能,他与吊人树有关,于是,他就借故到这儿来查探一番。
  “风尘奇士”说道:“好了,他是谁,我们也不必去争论,反正事情以后总会水落石出!”他语锋略微一停,又说道:“刚才我们讨论到哪儿?”
  “弥陀佛”笑道:“我们赶到‘吊人树’以后怎么办,看你吩咐好了。”
  “风尘奇土”说道:“在十五这一天晚上,我们七个人就围着那棵吊人树,看看对方是不是能将女子,再挂上吊人树。”
  “嗯!对!”

×      ×      ×

  单仇出了竹屋,走过了竹林,他的脸色充满了一片疑惑而又不安的神情。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何去何从……茫茫然地,一时拿不出一个主意来。
  良久,他才掠身奔去。
  倏然——
  就在单仇弹身奔起之际,腹中一阵绞痛,他唉哟一声,下意识将身子停了下来。
  可是身子停下来,腹中又不痛了。
  单仇当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愕了半晌,才又掠起身子奔去!
  可是,情形依旧,身子甫自弹起,腹中一阵绞痛,比刚才更为厉害,他忍不住叫了起来,身子也蹲了下去。
  单仇突然想起,他一定是遭到了施毒能手“百毒子”的道儿……
  倏然——
  背后一阵娇滴滴的声音传来:“你怎么了?”
  单仇心头一寒,他猛然转身。
  但见一个女子——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绝色女子,站立在三丈之外的竹林中。
  天已经黑了,凄迷的月色,使这个女子,显得有点朦胧的感觉。
  单仇怔在那儿!
  ——自从他进入“寒山小筑”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一个女子。
  那么,这白衣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呢?
  白衣少女淡淡一笑,道:“你怎么不说话?”
  “哦哦哦……”
  “你受了伤?”
  “唔……唔……没有……我只是肚子有点痛!”
  “遭人毒手?”
  “这……”
  狂傲过人的单仇,在突然之间,变得十分驯服,这白衣少女有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
  可是,当某一件意念突涌脑际之后,他冷冷一笑道:“你是什么人?”
  “我?”
  “不错。”一
  “我叫左艳蓉,你不认识我的……”
  “你来这儿干什么?”
  “我来看我丈夫!”
  “谁是你丈夫?”
  “董立呀!”
  “啊!什么?”
  ——单仇吃惊地叫了起来,他几乎不敢相信,这句话是出自这白衣女子之口。

相关热词搜索:吊人树

上一篇:第一章 奇异怪少年
下一篇:最后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